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二十三章 催命,催债?

第七百二十三章 催命,催债?

  周泽抬起头,看向宿舍楼上方;

  果然,在那里的边缘位置,站着一个女孩儿,穿着红色的裙子,双臂张开,类似泰坦尼克号里的那个经典动作。

  老张马上冲了过去,他是警察,第一时间进入自己的职业本能。

  周泽瞥了一眼身旁的安律师,安律师点点头,马上冲进了女生宿舍楼,这时候,因为跳楼女生的出现,导致这栋宿舍楼下面一片乱糟糟的,哪怕是眼尖的宿管阿姨此时也只顾着看着上面没心思去阻拦什么男人进出了。

  “这咋滴又有人要跳楼咧!”

  老道一拍大腿,跟着安律师也向宿舍那边冲去。

  林忆则是惊呼道:

  “这不是薛玉英么!”

  看来,

  要跳楼的女孩儿和林忆是认识的。

  宛若一颗石子儿,忽然砸入了水潭之中,附近的学生开始向这里聚集,旁边的宿舍楼窗户那边,也都挤满了听到风声向这边张望的人头。

  不过,

  那个叫薛玉英的跳楼女孩,

  没有什么开场白,

  也没有什么最后的留恋,

  安律师还没跑到楼下,

  老道还没跑入宿舍的大门,

  周老板才刚刚拄着拐杖还没能挪几步,

  女孩儿,

  就跳了下来……

  她不是为了来哭诉,

  她不求什么感情的解脱,也不求什么情绪的宣泄,更没有什么劳务薪资纠纷,

  她诠释了果决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把跳楼这件事演绎得极为骨感干脆,

  甚至,

  连下方起哄和关心的人,都没来得及有所发挥。

  “啪!”

  很多人都会好奇,跳楼摔到地面时,到底会有什么声音?

  这里可以打个比方,

  你把百多斤的猪肉从楼上丢下去会是个什么动静,

  其实也就差不多了。

  鲜血,

  开始渲染这个夜晚的色调,

  这一夜,

  这栋女生宿舍楼里,

  将注定有许多人失眠。

  周泽没再往里走,林忆尖叫着向里冲去。

  “小忆和薛玉英的关系很好的,玉英是学校辩论队的队长,是小忆的学姐。”

  陈雅没有动,她只是站在周泽身边。

  周泽重新坐回到了长椅上,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咳嗽了起来,然后默默地抽出一根烟,点燃,烟嘴通过口罩的缝隙塞入嘴里。

  反正是晚上,有这些遮掩,足以让周围的人看不清楚自己这张脸现在到底有多么恐怖。

  陈雅居然也在周泽身边坐了下来,

  靠得周泽很近。

  “离我远点。”

  周泽开口道。

  这个女孩,给他一种异样的感觉,他不喜欢和任何未知的人靠得太近。

  “当初,你把我被子掀开时,可没说这种话。”

  陈雅完全无视了周泽的警告,而且直接把以前二人之间带着点暧昧的糗事儿说了出来。

  “你不去看看你同学?”

  “想陪你坐坐。”

  “你有病?”

  “有病的,好像应该是你,上次你来时,装的不是假肢吧?”

  闻言,

  周泽伸手,

  一把抓住了陈雅的脖子,

  把她的脸往自己胯部位置下压,

  同时把自己的嘴凑到了陈雅的耳边,

  不过,

  陈雅没反抗,

  所以她的脸是对着下面的,

  周泽甚至能够感知到对方呼出的鼻息湿热的温度。

  周老板是不怕冷的,

  所以哪怕是大冬天,他也只是夏秋的薄裤,自然没穿秋裤的习惯。

  “听着,我是看过你的腿,但你别想着在我面前肆无忌惮,你以为你很特别么?”

  “你喜欢这种粗鲁的方式么?”

  “什么?”

  “还是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

  “你……”

  陈雅伸出手,

  向下抓去。

  周泽猛地攥住她的头发,往后一拉,陈雅的身子从自己身上挪开。

  陈雅甩了一下头,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她不是那种很瘦的类型,带着点丰腴,老实说,是周泽喜欢的那种口味。

  但周泽比较喜欢傻乎乎的一点的女孩儿,至少对待自己时,得傻乎乎的那种。

  但这个女孩儿,显然不属于此列。

  她太明显了,第一次见面如果是一次带着点香艳的尴尬,那么这一次,在这个时候,她所表现出的主动,足以让周泽产生警惕。

  “我就是对您有亲近的感觉,我也没办法,其实,我不是一个轻浮的女孩子。”

  “你这算是表白么?”

  “算是吧,其实,上次在宿舍里,第一次看见你时,我就很有感觉了;

  就在刚刚,我抓着你的手,然后你又安装回去时,感觉更强烈了。”

  说着,

  陈雅夹了一下自己的腿,她穿着牛仔裤。

  “呵,你一个同学刚跳楼摔得很惨,你在这里跟我说这些?”

  如果不是周泽可以确认眼前的这个女孩儿,

  的的确确是一个活人的话,

  周泽现在真想来一声:“妖精,吃俺老孙一棒!”

  但问题是,她是个活人。

  这个世界上,奇人异士很多,周泽也的确是见过一些不是鬼,不是妖,却很“厉害”的人。

  比如那个癞头和尚,比如黑小妞,甚至,自己的那个发小王轲也可以勉强算进去。

  但这种人,真的很让人心烦。

  “在我眼里,死人和活人没什么区别。”

  陈雅很平静地说道。

  “老板!”

  安律师气喘吁吁地跑了出来,看了一眼周泽和其身边坐着的女孩,有些奇怪。

  “你可以圆润地滚开了。”

  周泽说话毫不客气。

  陈雅点点头,起身,离开了长椅附近。

  “她是谁?活人啊。”

  在安律师的印象里,自家老板似乎只喜欢搞鬼,

  对活人女性的兴趣,一直缺缺。

  “不晓得,叫陈雅,和林忆一个宿舍,等这件事处理完之后,你调查一下她。”

  “嗯。”安律师点头示意自己记下了,然后马上汇报刚才的事儿,“去晚了一步,我感应到了那里的残留,但正主还是走了。”

  “这么快?”

  周泽很是意外,

  按理说,

  鬼既然想害人,肯定就是在附近的。

  借助一些类似催眠和幻境的手段,使得被害人做出一种“自残”的举措,这是鬼害人的基本方针。

  那种动不动就露出爪子直接杀人的鬼,起码得到了鬼王的级别才行,因为那会儿时,鬼气才能够实质化。

  这就像是判官在阳间也很少见一样,鬼王也是一样。

  但眼下,

  从那个叫薛玉英的女孩儿跳楼到安律师跑过去,才多久?

  那个鬼的速度有这么快么?

  而且它刚刚作祟时,

  自己和安律师等人就在这附近,居然一点预知都没有?

  凭空地出现,又凭空地消失?

  “我们的路线错了。”周泽想了想,忽然开口道:“我们陷入了某种固有的思维,对方杀人,很可能不是通过直接靠近被害人的方式,它有它的媒介!”

  那种,

  可以躲避掉自己等人感应的媒介,

  有点像是玩儿地道战,

  人家悄无声息地来,完事儿后又悄无声息地离去。

  随着时代在发展,鬼似乎也在变化。

  没多久,

  警车和救护车就开了进来,

  老张这时也从人群中出来,

  站在周泽旁边,点了根烟。

  不管怎么样,看见一个年轻的生命在自己眼前就这样消失,确实不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线索呢?”

  周泽还能保持冷静,

  有时候周泽也会不禁疑惑自己的冷血。

  其实,上辈子也是这样,做外科医生的,见过的死者太多了,一开始入行时,看见病人没能抢救过来死了,兴许还会哭,还会落泪,还会觉得很压抑悲伤。

  但入行时间久了之后,你就能冷漠地面对抢救失败的患者,转而沉着地投入对下一个患者的救治之中去了。

  人既然死了,

  又非亲非故的,

  周老板也没什么多愁善感的。

  “哦,我们查了孙铁成的个人信贷情况,发现他的征信已经黑了,借了很多网贷,都没还。”

  有些网贷是不上征信的,但也有一些网贷是上征信的。

  “哦?”

  周泽有些意外,那个孙铁成还真是个能人,一边受资助上学,一边还拼命撸小贷。

  如果是学生的话,九成九以上撸这种网贷是为了生活潇洒,毕竟,在这个年代,想饿死一个人,真的太难。

  “但不可能啊,不可能是催收的人逼还款去杀人的。”

  先不说在国家现在重点打击校园贷的前提下,那些网贷公司是否还有那个胆子堂而皇之地跑学校里来催债,就说现在光凭掌握的线索痕迹来看,这就是地地道道的鬼怪杀人事件,和什么催收的打手,关系不大。

  况且,

  孙铁成死的时候,教学楼那边的监控也拍摄到了当晚没人再上去过,而且,发生在自己等人眼皮子底下的这个叫薛玉英的女孩儿跳楼自杀,也没看见被逼迫的痕迹。

  “队长,这是死者的手机,遗留在案发现场了。”

  这时,一个警员把一个用塑料膜套着的手机送了过来。

  “交给技术科去解锁啊,给我干嘛?”老张问道。

  “这……这个手机,没锁。”

  “没锁?”

  老张接过了手机,

  隔着塑料膜对着屏幕点了一下,

  然后根据提示滑动解锁,

  咦,

  真的打开了界面,

  不说指纹锁了,

  这连个密码锁都没有。

  老张没急着去翻动短信和通话记录,而是随意地先翻翻手机主页面,然后他眉头马上一皱,对着周泽道:

  “薛玉英这手机里,一大堆的网贷APP!”

  ——————我是来催债的分割线————

  月票榜刚被第二超了,

  大家帮龙,

  把他给爆回去吧!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