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二十四章 意外的亲切

第七百二十四章 意外的亲切

  “网贷APP?”

  安律师有些诧异地道。

  “嗯,有七八个网贷APP。”

  “俩人,都欠网贷么?”

  周泽沉吟了一下。

  “这会不会是个巧合?毕竟现在大学生用网贷也很常见。

  虽说这个年代想饿死很难,但想活得潇洒也很难。

  不少年轻人是真的抗拒不了这种提前消费的诱惑的。”

  安律师说道。

  “对啊,尤其是现在好像支付宝默认付款都是花呗了吧,花的时候真的一点都没感觉到,等到还款时,才诧异自己居然欠了这么多了。”

  老道在旁边附和着。

  “现在还不能确定他们的死亡和这个网贷APP有关系。”老张本着一个刑警严谨的职业素养在分析着,他也觉得很怪异,因为以前的分析都是拿来抓人,现在是拿来抓鬼。

  “等第三个死者出来,看看他有没有欠网贷就能清楚了,不是么?”

  周泽耸了耸肩说道。

  “这…………”老张。

  周泽笑了笑,

  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晃了晃,

  道:

  “我以前好像听说过关于‘鬼来电’的故事,是不是存在某种特定的鬼魂,可以通过类似网络或者电波信号的方式,进行来回?

  甚至,

  它很可能就存在于这类的地方。”

  “难不成这个鬼活在这个网贷APP里?”

  老道说着说着自己都笑了。

  然后笑着笑着,

  发现周围的所有人都不在笑,

  他也就不笑了。

  “老板你见解独到啊!”安律师。

  “…………”老道。

  “很有可能啊。”老张。

  老道:挖槽,你也懂了?

  到底是拍马屁还是在说真的啊,

  你们给点提示啊。

  老道很急。

  “老张,你争取快点把两个人欠的网贷综合对比一下,看看其中相吻合的有几家,然后再把那几家的情况做个初步调查,同时让人找个借口和理由,找学校领导或者是学生会的人,先调查一下,看看有哪些学生…………”

  说到这里,周泽摇摇头,

  “算了,这个太多了,你把第一件事做好就行。”

  接着,

  周泽又看向了身边安律师,

  “你再在这里观察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反正没具体的任务,但以那个鬼杀人的频率和范围来看,很可能下一个死者还在这个学校里。

  “嗯,明白。”

  周泽又看了看老道,

  老道马上站直了身子,准备接受自己的任务。

  “老道啊。”

  “在!”

  “你回去看看猴子吧。”

  “…………”老道。

  “老板,那个鬼还没抓住呢,我怎么可能走。”

  “那你就跟着老安一起在这里巡逻巡逻吧。”

  “…………”老安。

  “好!”

  分派好了任务,

  大家也就散了,

  周泽因为身体的原因,只能拄着拐杖随便地走走,再加上他是老板,给自己安排个清闲的工作,也无可厚非。

  几个小时后,

  该热闹的也热闹完了,

  短期内,连续两个学生跳楼身亡,学校领导应该是最着急的。

  就像是当初的福福康公司,

  虽然一直是规模很大的公司,

  但它真正的走入人们的视野被大部分人所熟知,则是从它那儿不断传出员工跳楼事件开始的。

  一个学生跳楼,还能捂住盖子,把事件影响降到最低。

  但现在俩了,

  天知道还会不会有人跟风变成第三个。

  到时候对于这个学校来说,说是天塌了都丝毫不为过。

  周泽走了一会儿,在操场和大门之间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警车以及私家车络绎不绝,还有采访车。

  仰起头,

  看着满空繁星,

  有点烦躁。

  自己在抓鬼,在抓罪魁祸首,拖着现在这具残破的身子还在维护治安,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而这帮人,

  来来回回地,

  跟无头苍蝇一样地在瞎折腾。

  就不能安静下来,让那个鬼再找下一个目标么?

  “唉。”

  一声叹息,

  从周泽身边传来,

  一个穿着黑色皮夹克年纪大概在五十岁左右的男子在周泽身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可以看出来,

  他也很烦。

  他双手捂着自己的脸,使劲地揉搓着,同时恨恨地自言自语道:

  “这叫什么事儿嘛!”

  周泽一开始没理会他,但扫了他一眼后却发现有些眼熟,认出来了,这人的照片还在学校大门入口处的陈列牌里头挂着。

  他是这所学校的校长,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副校长,但职权不小,属于比较强势的副职。

  周泽对他的印象还蛮好的,上次来这所学校时,看见在这位副校长安排之下,所有留学生都被安排住进了最破旧的宿舍楼,国内学生则是住进了新宿舍楼,以及种种的举措,可以表明他是一个肯为学生踏实做事儿不玩儿虚的不玩儿表面政绩的好领导。

  “烦着呐?”

  周泽问道。

  校长愣了一下,

  还是点点头,

  道:

  “是啊,烦啊。”

  “嗯。”

  俩男人,

  继续一起坐在同一张长椅上,不说话了。

  又不是情侣之间晚上踩操场不能冷场,所以周泽也没真的没话找话讲。

  不过周泽倒是想到了自己当初似乎想着去认识认识这个校长来着,当即伸手在衣服口袋里掏了掏,还真的掏出了自己的名片。

  这就是莺莺的体贴了,

  每次周泽要出门前,莺莺都会把之前设计印制的名片塞周泽口袋里。

  虽然,

  周泽基本没用过,

  但莺莺每次都没忘记。

  周泽掏出来,镶着金边,似乎还带着香水的气味,把名片递给了旁边的校长。

  校长有些诧异地接过了名片。

  “我在南大街开了一间书斋,

  有空的话可以去那里喝两杯。”

  “额……好的,好的。”

  校长明显兴趣不高,

  当然了,

  如果他知道书屋到底个什么地方的话,

  估计会吓得直接从长椅上蹦起来!

  自打书屋设置了最低消费之后,

  去书屋的都是些什么人?

  周泽伸手在校长肩膀上拍了拍,道:

  “放心吧,事情不会恶化下去的。”

  “什么?”

  “叫你放宽心,警察会管的。”

  “嗯,其实是我们学校自己的工作失误,我们只顾着抓学习教学工作,只关注学生的衣食住行,却忽略了现在学生复杂的内心精神世界引导。

  这是我的过错啊…………”

  “管吃管喝管住,还得管心理按摩?你做得已经够好的了,真的,希望这次的事儿,对你影响不会太大吧。”

  “承你吉言了。”

  “客气客气。”

  这时,

  校长的手机响了,他站起身,一边接电话一边对周泽点头挥手示意自己有事儿要走了,他之前坐在这儿,其实也是心烦得厉害想静静而已。

  “来喝茶!”

  周泽挥挥手,告别他。

  校长点头后继续接着电话转身离开。

  周泽继续坐在长椅上,

  低垂着头,

  晚风有点大,

  吹得他那肥厚的卫衣不停地摇摆,摇摆……

  ………………

  “唉,居然出了这种事儿。”

  “可不是嘛,谁能想到学姐她就这样……就这样想不开了。”

  “那场面,是真的惨啊。”

  “我今晚和你挤一个被窝好不好,我一个人不敢睡了。”

  “来吧,我也不敢睡了。”

  女生寝室里,

  几个女生在小声地交谈着。

  薛玉英虽然比她们大一届,是学姐,但因为是同系的,又是学生会的,所以大家接触的时间比较多,薛玉英也经常来寝室找林忆,林忆和她一样是学校辩论队的。

  林忆坐在自己的床上,在她旁边的铺位是陈雅。

  陈雅正打着手电筒,在看照片集。

  “阿雅,你不怕么?”

  林忆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问道。

  “怕。”

  陈雅回答道。

  “那你敢一个人睡么?”

  “敢。”

  “…………”林忆。

  陈雅抬起头,看着林忆,笑道:

  “怎么,你不敢一个人睡?那就过来吧。”

  陈雅掀开了自己的被子一角,示意林忆过来。

  林忆摇摇头,道:“我不怕的,我是怕你怕。”

  陈雅点点头,

  继续拿起手电筒看自己的照片。

  这个照片集她一直都存放在上锁的柜子里,也就偶尔晚上自己一个人看看,不会给其他人看。

  “你真的不怕?”

  林忆又问道。

  “怕。”

  陈雅平静地回答道。

  “行了行了,也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大。”

  林忆躺了下来,盖上被子,眼睛有些泛红,她在想薛玉英的事儿,好好的一个学姐,就这么没了?

  林忆是真的不怕的,因为之前有小半年时间,她一直在噩梦的困扰中度过,在那个梦里,她看见了很多可怕的景象,宛若地狱。

  她挺过来了,胆子自然也就变大了许多。

  陈雅则是继续翻阅着照片,

  照片的背景,

  是一家殡仪馆,

  她拿着玩具熊,

  笑得很开心很甜美。

  接下来的照片里,

  她和一个又一个不同地躺在布满鲜花的冰柜里的人合照,

  甚至,

  还有她和冰柜里全身泛白的男女的合照。

  她一直没有和林忆以及其他同学说过,

  她家是开殡仪馆的。

  也一直没有说过,

  她母亲有精神病,

  从她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带她去家里殡仪馆里和那些“人”合影,和他们一起玩,所以,她是和那些“人”玩到大的。

  她更不会对林忆说,

  不知道为什么,

  第一眼看见她那位姐夫时,

  就自然而然地觉得很亲切……

  ————我是想亲近你的分割线————

  有点卡文,写得有点慢,龙先去睡一会儿,设个闹钟晚上起来继续写。

  继续求月票,

  希望一觉醒来,咱已经回第一了。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