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二十五章 补天!

第七百二十五章 补天!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卫生间漏水的声音,不停地传来,那里面已经积攒了一层浅浅的水洼,不停地在渗透着。

  楼下的住户这两天已经上来敲了几次门了,但王申都没有在意,这个屋子本就是他租的,他才不会傻乎乎地帮房东花钱修理这个呢。

  楼下的既然要抱怨,那就让他们跟房东扯皮去吧。

  至于押金什么的,王申并不在意,等房屋租期到期之前一个月,他还可以当二房东把房子转租出去,到时候自己别说押金不会在意了,说不定还有赚。

  忽悠一下学弟学妹这类单纯的小屁孩,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至于以后怎么样,嘿嘿,他们来咬我啊?

  敢不敢来咬自己是一回事儿,自己都快毕业了,反正毕业证又拿不到,怕你啊?

  王申觉得自己过得很超前,

  虽然他只是一个大四的学生,并没有真正的走入社会。

  但王申一直认为,自己的思维,自己的意识以及自己的生活经验,早就超出了自己的同学,乃至于已经超出了社会的平均水平,

  他觉得在自己这个年轻的年纪,他承受了太多的波涛风浪,见惯了云起云落,年轻的身子得承载如此沉重的思维,还真是了不得呢。

  他点了一根烟,

  校门,他已经一个礼拜没进去了,他觉得学校里学不到什么东西,还不如早点出来自由自在着。

  吐出一口烟圈,抖了抖烟灰,

  打开了笔记本,

  进入了一个网页,

  上面有一连串的球和数字,

  十分钟就开一期,战局正酣。

  他搓了搓手,

  先拜了拜佛,

  又拜了拜耶稣,

  三清的照片就在床头墙壁上挂着,

  然后,

  开始充值,

  进行拼杀!

  明明看运气的游戏,明明是看概率的游戏,

  甚至,

  明明是一个可以看后台程序员心情如何的游戏,

  但赌徒们都有着自己的“仪式感”,且深信这种仪式感能够让自己得以成功!

  他们还为此总结归纳出了许多的经验和技巧,

  一场网赌,

  在他们这个圈子眼里,

  宛若风水大师以天地为棋盘正在厮杀拼斗着!

  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

  王申都陷入了一种亢奋且专注的状态,这几天手气不是很顺,亏了不少,好在今儿个又找到了一个新的口子(网贷)给撸了出来。

  他有种预感,

  补天,

  上岸,

  就在今朝!

  “杀大龙!要抬头了,要抬头了,肯定要抬头,没错,是这个趋势,就是这个趋势!”

  “斩,斩,斩!!!!!!!!”

  “哈哈哈哈哈,中了,中了,中了!”

  “继续杀,追杀,追杀!”

  “哈哈哈哈,又中了又中了!”

  “要出6、7、8了,补一手!”

  “又中了,又中了,哈哈哈哈!”

  “今天老子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今天鸿运当头照,抓着大龙杀,杀,杀,杀!”

  “要出反龙了么,你反啊!”

  “哈哈哈哈,又中了,又中了!!!!”

  “喂,妈,怎么了?学校最近功课忙呢,我大概一月底回去吧,我爸身体又出问题了啊?

  钱你不用着急,你儿子我是大学生了,能赚钱。等我回去啊,呵呵,你儿子我有本事,家里不缺钱的。”

  “看看外围了,今晚会所嫩模走起,也该好好犒劳一下自己的二弟了。”

  “舒服,舒服啊,这几个妞真漂亮,我艹,三千,这个要五千,我的个乖乖!”

  “嘿,这出的号有点奇怪了。”

  “不对啊……”

  “咦?”

  “怎么可能?”

  “这是被追杀了?”

  “不对不对,要稳住,要稳住,今天已经赚了五万了,不能急,不能急。”

  “稳住,稳住,洗把脸,洗把脸,今天还是赚了四万的,我得稳!”

  “去撒泡尿,缓缓,我要缓缓,不能上头,不能上头,已经赚了三万了,没事,没事!”

  “不要慌,不要慌,已经赚了两万了。”

  “草他妈的,我这是被杀猪了吧!狗屁东西,后台在针对我吧,靠!”

  “好了,好了,不玩了,不玩了,已经补天五千了,五千了,可以还一点小贷了,没事,没事,要收手,收手,不能上头。”

  “对,收手了,至少,今天是赚了的,我得控制住我自己。”

  …………

  “再玩一把?”

  “不甘心啊,才五千。”

  “大不了把这五千玩完了呗,反正没出本了。”

  “嗯,再下一注,杀!”

  “日,黑了!”

  “再来!”

  “艹,又黑了!”

  “狗庄,你这是吃人不吐骨头啊!”

  “煞笔庄狗,老子要恁你娘!”

  “啊啊啊,拼了,拼了,拼了!”

  “天灵灵地灵灵!”

  “艹!完了,这个口子刚撸出来的钱都没了。”

  “洗白了,洗白了,洗白了啊…………”

  “补天,老子补你娘的天!”

  王申失魂落魄地靠在了椅子上,

  一脸地落寞。

  那种坐过山车的感觉,那种金钱刺激的爽感,真的是让人迷醉,宛若毒瘾一般。

  黄赌毒,老实说,你碰个黄,除了运气特别不好直接中标了的话,小心一点别走什么旱道,也不要箩奔,

  问题其实不大。

  但后面俩个,一旦碰上了,就是真的不死不休,不光害死自己,往往还会拉着自己家人和亲近的亲戚朋友,一起陪葬!

  尤其是对于“赌”而言,

  一旦你在短时间内连续体验过几千数万资金的下单砸的快感,整个人的金钱观会因为而直接崩塌。

  因为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还是普通人,一旦这种世界观崩塌了,想再去工厂上班正儿八经做事一个月赚个几千块,累死累活为了这点钱,你是真的不愿意去做了,也懒得去做了。

  王申去卫生间,

  穿着拖鞋的脚直接踩在了水洼里,

  使劲地冲了把脸。

  今晚会所嫩模是没希望了,

  连楼下街道上按摩店里的一百块快餐都成了奢望。

  “喂,妈啊,我这里要报一个活动,参加一个比赛,要报名费,三千,对,很重要的,对我毕业以后的发展很重要的。

  这还是辅导员看好我才给了我这次的机会,真的很难得。

  放心吧,妈,好,我等你打钱来,谢谢妈,等我毕业了,我会让你们享福的。

  对了,那些短信啊电话啊,你们都不要信啊,都是骗人的,对,都是骗人的,骗钱的。

  你们不看新闻的么,现在电信诈骗很恐怖的,我怎么可能欠钱嘛。

  嗯,

  行了行了,

  妈你抓紧时间打钱过来就是了。”

  挂了电话,

  王申伸了个懒腰,在狭窄的厨房里找了找,找了半袋薯片,先吃了起来。

  手指在手机上刷着,

  很多网贷已经逾期了,

  不过王申早就已经死猪不怕开水烫了,也没打算真的去还。

  征信嘛,

  黑也就黑了呗。

  大不了老子以后不坐飞机坐高铁了,怕个毛?

  不能贷款买房?

  呵呵,

  老子以后全款买房,贷你妹!

  “咦,这是什么APP?”

  王申忽然发现自己手机APP里多出了一个软件,它和自己的其他网贷APP靠在了一起,红色的图标,字母上写着:

  “缺钱呗?”

  “妈的,这网贷的名字真二啊。”

  王申点进了这个APP,熟门熟路地开始填写和上传自己的信息。

  其实,王申早就是黑户了,很多网贷是撸不出来钱了,但也有一些网贷因为信息共享以及各种各样的原因,还能给予他机会,他这阵子反正一直在碰运气,能撸出来就不考虑还了,撸出来就是赚的。

  不过,等填写好了之后,短信居然马上就来了。

  “这么快的么,这就通过了?”

  “我看看额度,一,一个零,两个零,三个零,四个零,五个零,六………………”

  王申感觉自己的肾上腺素正在快速地分泌着,

  这是在做梦吧?

  这怎么可能?

  这他娘的,十个零!

  直接体现出来的话,

  还补个什么天啊

  我就是天!

  血液,仿佛在此时都开始沸腾了起来,难道是系统错误?还是其他什么操作失当?

  王申清楚,以自己的资质和现在黑户的身份,怎么可能贷出来这么多钱!

  “不管了,不管了,管你们那边是什么原因,只要让我把钱给体现出来,就别再想老子吐回去!

  你们这些网贷公司本来就是喝人血的王八蛋!

  钱只要能取出来,

  到时候想让我还回去?

  没门儿!

  反正,要钱没有,要命,呵呵,可以啊,拿去!”

  王申伸手点击了体现的选项,

  刹那间,

  一种冰凉的感觉袭遍他全身。

  “嘶…………好冷啊,怎么忽然这么冷了。”

  ………………

  学校生活区小道上,

  和老道保持着距离一起走的安律师忽然停下了脚步,

  猛地转身,

  看向了学校大门的方向。

  老道被安律师这个动作给吓了一跳,

  下意识地伸手就摸向自己的裤裆。

  ………………

  操场外的长椅上,

  低着头,

  坐在那儿吹了许久冷风的周泽,

  缓缓地抬起头,

  帽子向后落了下来,

  露出了那张戴着骷髅头面罩的脸。

  周泽的目光看向的不是教学区也不是生活区,

  而是另一个方向。

  “这一次,在学校外面么?”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