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二十六章 敬业福(第一更!)

第七百二十六章 敬业福(第一更!)

  周泽这边不紧不慢,安律师那边则是速度最快,很快就和老道一起出现在了学校大门门口,大门口马路对面就是一座毗邻学校的小区,年代有点久远了,但因为其得天独厚的区位因素,有很多教职工以及更多的学生在这里租房住。

  安律师一边感应着那股气息一边和老道一起过马路,校门口和对面,居然连个红绿灯都没有,只有一个大大的人行横道。

  只是,正当安律师和老道人行道刚走到一半时,就看见在距离他们不到百米的位置,一个身穿着黑色羽绒服的年轻人正一脸茫然地站在公路的中央。

  他的脸上,带着一种清晰无比的渴望,双手摊开向前,仿佛在接着什么珍贵无比的东西。

  头发乱糟糟的,眼眸里,却显露着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

  安律师马上向那边靠拢过去,眼角余光注意着四周的车辆,但脚下却直接开始奔跑起来。

  于车马横行的大马路上奔腾,这是很多动作电影里的主角喜欢做的事情。

  在动作电影里,基本上主角怎么蹦跶怎么跳无论飚车还是开机车,都不会有事;

  但文艺爱情电影里,女主往往喜欢作死地跑进去被车撞飞再落下什么定情信物的首饰掉在旁边。

  很显然,

  王申不是主角,

  此时,

  他的眼里到处都是天上洒落下来的金钱,不光是人民币,还有美钞和欧元,前方,还有他最喜欢的辅导员白老师。

  由金钱为基础所缔造出来的“幻想”世界,正在不停地捶打着他的心防,原本就支离破碎宛若烂泥的防线,此时早就彻底崩溃,他沉浸在这种美好的幻想之中,完全不晓得自己现在究竟在哪里,自己到底在干嘛。

  老道本也想追着跑过去,但只是向前一侧,一辆黑色轿车就从他面前冲了过去,老道稳住自己的身形,险又险地躲避过去。

  一百米,

  五十米,

  二十米,

  十米!

  安律师彻底拉近了距离,

  近了,

  近了,

  近了!

  安律师甚至看见了那个青年背后的黑影,

  黑影侧着脸对着青年的耳朵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使得青年的脸上一直保持着一种变态般的红潮。

  “阴司有序,亡………………”

  安律师一边奔跑一边单手于胸前开始掐印,

  然而,

  就在这时,

  一辆黑色的奥迪直接擦到了青年的身子,青年整个人像是陀螺一样转向了另一侧,而后,正好一辆小卡车开了过来。

  “吧唧!”

  血浆的迸射,

  身体的撕裂,

  人类再一次证明了自己本人在他们自己所创造出的钢铁器具面前的脆弱和不堪,

  宛若热情如火的音乐会上忽然被关掉了音响,

  一切的一切在此时都陷入了死寂。

  正在向这边跑的老道只看见一道黑色的影子抛落向了自己,

  老道下意识地伸手接住了它,

  是一个人头,

  脸上还挂着渴望和贪婪的笑容。

  “妈嘢!”

  ………………

  现场被封锁,

  道路被阻断,

  交警和警察直接出动,

  很多之前就在学校里的警察赶了过来,

  包括校领导。

  当周泽拄着拐杖坐在校门口的圆形石墩儿上的时,还看见了那位副校长匆忙的身影。

  自杀,

  其实真的会传染的,

  大部分人其实在内心深处,都在某一时段曾在脑海中涌现出“我想结束”自己的冲动,但自杀的人往往寥寥,因为这种冲动会被自己很快克制住。

  而一旦自己身边接二连三地出现自杀的消息,且还是自己的“同类”,这里的同类可以指的是同一个年龄段,同一个职业,那么自己内心的那股子冲动宛若会找到恰当的宣泄口,开始跟随着上去。

  当然了,

  校领导坚持认为这只是一场意外,

  虽然死者是本校的学生,

  但他应该是死于交通事故,绝不是所谓的自杀!

  笑话,短时间内三个学生在学校或者在校门口自杀,这盖子还怎么捂?

  谁还敢去捂?

  就像是往井盖下面丢鞭炮一样,继续站在盖子上,不怕自己被炸飞么?

  但很快,

  随着道路监控视频以及学校大门口的监控视频都被调出来之后,

  原本坚持认为是意外的校领导直接沉默了。

  这他娘的,

  还能是意外?

  明明是作死中的作死啊,自己主动往车上撞的!

  当然了,阳间的风云和周泽无关,安律师有些颓然地走到了周泽身边,咬了咬牙。

  他很不甘心,

  就差一步,

  真的就差一步,

  结果那人死了,

  而后黑影迅速消失,

  消失之快,

  让人咂舌!

  身为前任金牌巡检,被一只鬼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连续害了两个人,安律师自觉脸上很没光彩。

  最重要的是,如果这个鬼是类似于上次的那个许清朗师傅那个老头儿也就算了。

  那个老头儿是真的猛,

  安律师觉得除了自家老板至少目前来看通城地界是没人能制住他的。

  但这个鬼,明显不强,只是一般的厉鬼罢了,否则也不会每次都倏然而来又倏然离去。

  已经死去三个人,

  第一个孙铁成是因为事发突然,

  那么,

  接下来的薛玉英和王申,就是在书屋众人眼前死的了。

  被一只鬼,这样不给面子地戏弄,饶是咸鱼如周老板,心里也是真的升腾起了一股火气。

  人们常说需要换位思考,但那只是妥协的借口,如果实力足够,代价轻微,谁不想去任性妄为?

  老张这时走了过来,手里拿着王申的手机,道:

  “他也借了很多网贷。”

  又是网贷,

  周泽点点头,

  道:

  “具体的发现有没有?”

  如果只是这样被动地防御,且不说效果很差纯粹碰运气,就是对方这种来去迅速的方式,你就算在守株待兔,也来不及去处置。

  “王申的手机已经被送去技术科解锁了,不过之前我调查了几个网贷APP,薛玉英和孙铁成二人同时都贷了的网贷有四家。

  这四家我做了重点调查,

  发现了其中有一个APP已经倒闭三个月了。

  叫‘缺钱呗’。”

  “倒闭了?”安律师有些意外。

  “对,因为这一年来国家大力打击和整治校园贷市场,很多资质不合格的网贷已经被取缔了,这家‘缺钱呗’倒是没被直接取缔,似乎是因为经营不善,破产了。”

  “这两年,凡是和金融沾关系的,都不好做啊。”安律师感慨道,“P2P一爆,牵扯着很多金融相关产业一起爆。”

  “我没心思听你去探讨研究经济问题,除非你有本事劝说地狱的阴司也开展天地银行业务。”

  周泽站起身,继续道:

  “先从这个‘借钱呗’入手吧,公司注册地是哪里?”

  “就是通城。”

  周泽闻言,若有所思。

  一般来说,鬼都是有局限性的,看似神奇,看似琢磨不透,但你一个通城的鬼,想千里迢迢地跑去蓉城搞事情,也相当于是天方夜谭。

  这时,老张的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过了一会儿,挂断了手机,看着周泽道:

  “王申的手机被解锁了,他临死前最后使用的APP就是‘缺钱呗’。”

  “还能找到这家公司在通城的运营点么?哪怕是以前的。”

  “已经找到了,在崇川,距离南大街不远。”

  “呵,还在咱家门口呐。”

  周泽撑起拐杖,

  “那就去看看吧。”

  ………………

  任何一个事物,有光鲜的地方,就肯定有阴暗的一面。

  这里,

  距离通城老市中心的繁华地带真的不远,就隔着两个街区,但就像是山姆大叔隔壁的墨西哥一样。

  脏,

  乱,

  差,

  破旧的老小区,

  满是污水的小道,

  充斥着一种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城乡结合部的味道。

  据说这里当年本打算进行拆桥和重新开发的,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没能成功,当时正处于房地产建设最如火如荼的年代。

  而之后,伴随着拆迁的代价和成本越来越大,这里也就被搁置了下来,成了通城市区的一道“伤疤”。

  “缺钱呗”的总部,就在这处小巷子里,似乎是租住的居民楼,小巷子门口还有它的牌子挂在那儿,哪怕公司早倒闭了,但依旧留存着它曾存在过的痕迹。

  顺着路标一直往里走,

  周泽的拐杖撑在了水沟旁,身体站立在一侧,

  安律师、老道以及老张都站在他身后。

  众人一起停下了脚步,

  并不是想要在这里合影留念,

  比如某某年某某月某某日书屋众人在此降妖除魔。

  而是因为大家隔着窗户玻璃看见了,

  原本应该早就倒闭了的网贷公司,

  里面依旧人声鼎沸,

  一派繁忙的办公景象。

  屋子里,

  鬼气森然,

  这是死了都要继续办公的敬业典范。

  周泽点了根烟,

  笑着调侃道:

  “真该找个能拍出他们的摄像机,然后把照片送给阴司的人去看看。

  都是死鬼,

  看别人是多么敬业,

  而他们的混日子得是多么的羞耻。”

  老道闻言,马上准备拍马屁赞成道:

  “老板说得对,照片洗出来,

  咱们书店要不要也挂一张………………”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