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二十八章 预备,唱!(第三更!)

第七百二十八章 预备,唱!(第三更!)

  老道打了个激灵,回过头,看向了那个之前还比较儒雅的老板;

  当然,现在的这个老板模样,可是和“斯文儒雅”半点关系都没有了。

  那凹陷的眼眶,那汩汩流出的鲜血,那恐怖的嘴角弧线,一切的一切,都在明示着,

  他是个鬼!

  老道一开始很惊喜,

  他找到鬼了!

  然后惊喜马上就变成了惊慌,

  他找到鬼了……

  惊恐、紧张,等等的情绪促使老道的手变得很快很迅猛,直接伸入自己的裤裆。

  超级瞄准已就绪!

  老板则是双手猛地一拍办公桌,

  低喝道:

  “你是不是也不想还款?”

  老道取出了符纸,昂着头,装作一身正气地模样,

  满脸不屑道:

  “我还!”

  老板目光中露出了狐疑之色,

  手中出现了一个钱包,

  这个钱包老道认识,

  大红色的,

  是通城的一个大妹子在准备回家做奶奶金盆洗手前的那一夜,送给他的。

  “我的钱包!”

  “你不姓安,你姓陆!”

  老板从钱包里抽出了身份证,

  又低头看了一眼老道刚刚填写的表。

  “你想赖账!你想骗钱!好啊,又来一个想赖账的!”

  “我不想,我不骗,我不赖,我特么一直送钱!”

  但任何的解释,

  在此时都是那么的苍白和徒劳。

  周老板曾和安律师讨论过,一般来说,鬼的存在根本其实就是执念,一旦执念放下,大部分鬼也就烟消云散或者自己下地狱走黄泉路去了。

  而那种会疯狂杀人的鬼,也就执念太重,已经扭曲了,那些鬼王级别的真正的大鬼头,他们反而知道分寸,不敢去肆意妄为,因为他们清楚,任何蹦跶地欢的存在,到头来的结局,都会很凄惨。

  要么引起秩序守护者的注意,比如阴司会派人上来解决,要么就是直接一道雷劈下来,干净省事。

  所以,

  眼前的老板因为老道的几句调侃而露出了真身,表现出了愤怒,甚至显露了自己的鬼相,这并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

  况且,

  触发的人还是老道,

  那就更好理解了。

  老板的手瞬间伸长,直接锁向了老道的肩膀。

  老道祭出自己的符纸,上面还夹杂着几根冒着热气的毛毛,

  直接贴在了老板的手臂上。

  “嘶嘶嘶嘶嘶嘶嘶………………”

  一时间开水沸腾的声音传来。

  …………

  屋外,安律师率先向里冲去,哪怕那个鬼在他自己看来,除了会逃跑以外没什么其他本事,但他还是不放心让老道一个人去对付他。

  两条腿走路,总比一条腿稳,是吧?

  老张也想冲进去,因为他也看出来了,眼前的一楼屋子里一闪一闪的,明显是出了什么变故,但见周泽还坐在那儿不动,他也就继续站在那里,脑子里又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给过了一遍。

  他不是没想过安律师可能就是故意糊弄他玩儿,但没办法啊,别的老张又不会。

  …………

  符纸是很有效果的,

  他让这个网贷老板受伤很重,

  但也彻底激发出了他的凶性,

  一时间,

  老道只觉得自己脚下屋子开始四处漏水,很快整个房间的水都快浸没到自己腰部了,他马上冲向了窗户那边,使劲地捶打着,但是窗户那里却有防盗窗锁着,撬不开。

  然后他又趟水去开门,但门也是被锁着的,怎么都无法打开。

  此时,

  水面已经蔓延到了脖子位置了,速度之快,难以想象。

  老道忽然双手合什,

  开始念诵佛经,

  是的,

  你没看错,

  一个道士,

  他居然在念佛经。

  换了几个佛经,只记得前面几句话,后面他都没记住,但老道的反应很快,马上开始默念:

  “这都是幻觉,这都是幻觉,这都是幻觉…………”

  窒息的感觉袭来,

  身上湿冷的感觉袭来,

  幻觉,

  幻觉,

  啊啊啊啊啊,

  太真实了!

  老道开始挣扎,无法继续保持淡定了。

  而当你开始挣扎时,往往就意味着你已经走入了鬼魂给你设下的圈套,当你自己开始自信于自己被水淹没的时候,你的身体开始本能地进行应急反应以配合你的“思想”,你就会在空气中被“淹死”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破!”

  门被打开,

  老道看见了一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白光的天使,

  是的,

  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老道真想跳过去抓着安律师的脸狠狠地亲上几口。

  安律师对老道点点头,

  示意有我,示意他来了,示意剩下的交给他吧,

  只需要一个眼神交汇,

  然后一切就在不言中。

  其实安律师早就来了,还特意在门外等了一会儿,才选择在最“恰当”的时候出现。

  这是安律师的一点小心思,没法子,没背景没身份的人,总得付出更多的精力去运营自己。

  以前,安律师对书屋所有人的态度是,

  除了老板以外,整个书屋,都是渣渣……

  而老板,连渣渣都不如。

  现在,

  赶紧舔!

  网贷老板身体开始扭曲起来,桌上放着一款手机,此时的他,竟然在钻向手机之中。

  “想跑?”

  安律师撸起袖子直接冲了上去,白骨手出现,直接抓向了手机,想要阻断对方逃离的路径。

  然而,

  诡异的事情却在此时发生了,手机直接裂开,化作了粉尘,安律师只觉得自己掌心位置一阵刺痛,抬手一看,发现自己白骨手上,密密麻麻的一片倒刺!

  黑雾开始倒退,

  同时天花板位置上忽然传来了一连串的手机铃声,

  天知道这上面为什么会藏着这么多部手机!

  安律师掌心向上,狠狠地一拽,

  本就不是很牢固的天花板就掉落了下来,连带着十多部手机落下,而黑雾对着手机冲了进去!

  这么多部,

  你怎么拦截我?

  安律师倒是没有拦截,而是笑了笑,道:

  “你以为你能出的去?”

  …………

  “你以为你能出的去?”

  坐在外面的周泽自言自语,

  手掌摊开,

  五根指甲长出,

  散发着黑色妖异的光泽,

  五根黑色的烟雾开始弥漫,宛若五团鬼火正在慢慢地升腾着。

  “咖啡!”

  话音刚落,

  五道粗长的黑雾矗立起来,像是一道牢笼一样,将这座屋子对外的方向完全锁死。

  黑雾冲入了手机冲入了一半之后,就不得而入了,像是下水道堵了,怎么都流不下去一样。

  安律师好整以暇地用白骨手攥住了黑雾,

  “叫你敢刺老子!”

  “啊啊啊啊啊啊!!!!!!!”

  白骨手发力,

  黑雾之中传来了凄厉无比的成年男子叫声,

  带着浓浓的不甘和不服。

  一张男子的脸显现而出,

  对着安律师近乎咆哮道: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这话,还真的无法反驳。

  欠债还钱,确实是天经地义。

  那些因为家里有人生病或者实在是遇到了什么重大变故导致暂时实在没有能力去偿还债务的人,一般来说,也很少有债主会去真正的为难他。

  既然知道再怎么为难再怎么逼迫也榨不出什么油花了,那还逼迫做什么?

  当然了,那些逼良为娼的,另谈。

  然而,现在这个阶段,仗着钻空子钻人情仗着不要脸的方式当老赖的人,却越来越多,也算是成了社会风气。

  笑贫不笑娼,坚持底线的人往往被认为是傻子。

  老道心里还有些同情这个黑雾里的老板,因为刚刚的合同条款他看过了,真的不算是很离谱的高利贷。

  “对不起,老子不听你哔哔,你在这里杀人,砸了我……我的老板的饭碗,sorry!”

  安律师在体制内混了这么久,心性如铁,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自寻烦恼?

  你可以去其他地方杀这些老赖,说不定听了消息我还能拍手叫一声痛快。

  但你在书屋地盘上这样杀人,抱歉,屁股决定脑袋,你必须得被处理掉。

  没什么好犹豫的,也没什么好思考的。

  哪怕是老道,

  心里暗暗猜测这个网贷老板应该做的是比较良心的网贷生意,可能是因为太多人欠贷不还导致自己公司破产最后自杀了,带着极强的怨念变成鬼通过自家网贷APP开始杀老赖报复。

  同情是同情,

  但真的没办法去阻拦啊,

  你不被解决,

  岂不是要继续去杀人?

  当一个人左右为难时,往往会选择沉默。

  安律师死死地掐着黑雾,黑雾开始沸腾和挥发起来。

  显然,

  他支撑不了多久了。

  但安律师目光一转,对着窗外喊道:

  “老板,试一下?”

  周泽没回答,

  但安律师已经把黑雾一甩,

  黑雾穿透了窗户向外飞去。

  周泽掌心移动,继续下压!

  五道黑色的烟柱直接倾轧了下来,没有彻底绞杀它,却把它向其他区域移动的可能给彻底堵塞,只剩下了一条路给他。

  而这条路,

  正对着站在那个方向的老张。

  老张只觉得身体忽然发冷,像是掉入了冰窖一样,

  一阵阴风吹来,吹乱了他的视线和头发。

  这是,来了啊!

  老张可不懂老板和安律师达成的py默契,

  这一刻,

  二十年老刑警的警惕和本能让他马上站直了身子,

  面色一肃,

  唱道:

  “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我是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的分割线——————

  今晚至少还有两更,

  同时呼喊月票,

  爆肝很辛苦了,看着距离越来越被拉大,更痛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