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人二十九章 新大陆的发现(第四更!)

第七百人二十九章 新大陆的发现(第四更!)

  “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

  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

  第二不拿群众一针线………”

  歌声嘹亮,

  恢宏如铁,

  周泽侧着身子,

  看戏;

  屋子里的安律师走到窗户边,

  张望。

  老道砸吧着嘴踮着脚跟,

  心里在想着,

  你们瞅啥咧?

  只可惜,

  原本二人预期的一些东西根本就没有发生,

  没什么浩然正气一出四方臣服,气冲云霄!

  也没什么光彩夺目的绚丽光华四射,横扫千军!

  一切的一切,显得有些过于平静,平静得,让人不免觉得失望。

  黑雾,

  毫无阻滞地,

  直接钻入了老张的身体,老张身子开始不停地颤抖起来,且迅速地恢复平静。

  一时间,

  周泽微微愣神,

  屋子里隔着窗户看着这里的安律师也是张大了嘴巴,

  二人心里不禁有些担心,

  玩儿脱了?

  要是老张因为这个被人造的意外给玩儿死了,

  那算谁的?

  周泽掌心一挥,没有再去碰拐杖,忍着身上的疼痛直接出现在了老张的面前,伸手抓住了老张的脖子,准备把刚刚钻进去的家伙给拔出来!

  老张却在此时忽然睁开眼,

  用一种宛若动物世界赵忠祥老师“在这个万物复苏的季节”的语气开口道:

  “他们欠了我的债,就要还钱啊。”

  很平和,

  很平静,

  和之前化作黑雾面容扭曲的网贷小公司老板的风格截然不同。

  见状,周泽倒是不急于用指甲把这货给拽出来了,只是盯着老张的眼睛。

  “我不想杀人,我真的不想杀人,我也不想害人,但他们实在是太过分了,真的是太过分了啊。”

  老张哭了出来,

  眼泪不停地滴落,

  估计老张今天水喝了不少,

  眼泪直接把周泽的手腕都打湿了。

  “但他们求我借钱时,一个个卖可怜,一个个来诉说自己的不易,一个个发毒誓肯定会还!

  我是放贷,

  但我做的是正规生意!

  我公司是小,但我有营业资质!

  我收的利息也是行业里最低的,我也没有去雇佣催收队和艾滋病人去暴力催债!

  但我就活该破产么?

  我就活该走投无路么?

  凭什么他们钱欠钱的一个个活得潇潇洒洒,人模狗样,

  我就得因为破产,背上一屁股债!”

  他说的很动情,也很真挚,

  真挚地像是在舞台上演情景剧。

  周泽思考了许久,他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安慰一下这位暴躁老哥,

  然后,

  他开口道:

  “但你不能犯法啊。”

  杀人犯法啊。

  “…………”张燕丰(网贷老板)。

  “你逃不掉的,也没其他退路了,现在,我可以给你留一个体面,自己消解吧。”

  成了厉鬼,杀了人,就算进入地狱也不能投胎了,反而得遭受极为恐怖的折磨。

  张燕丰笑了笑,

  当周泽松开手时,

  他蹲在了地上,

  开始痛哭起来,

  一边哭一边用拳头砸水泥板,发泄着自己内心的抑郁。

  安律师和老道也走了出来,当那个网贷公司老板出去之后,这个公司里的布局就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饮水机里的水居然是黑的!

  老道心里一阵庆幸自己先前坚持不要喝水。

  出来后,见到张燕丰的这一幕,老道有些诧异道:

  “老张这是被上身了?”

  安律师则是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有些好笑道:

  “这就是老张的能力?”

  很显然,

  之前要打要杀要复仇要报复要宣泄的网贷老板,

  虽然现在依旧情绪激动,但完全变回一个“人”的思维状态之下了。

  “贫道不知道这是不是老张的鬼差特殊能力,但有一点贫道可以确定,等会儿老张的手会很痛。”

  哭喊宣泄了许久,

  老张抬起头,

  眼睛里露出了不甘、愤怒、纠结等等情绪,

  但最后都被慢慢地打压了下去,

  目光不说是清明,但至少没之前那般充斥着戾气了。

  少顷,

  一团团青烟从老张背后升腾起来,

  一阵接着一阵,

  到最后,

  老张身体一个踉跄,

  摇摆,

  跪伏在了地上,

  大口地开始喘着粗气。

  紧接着,

  “嘶…………我的手…………好痛…………”

  ………………

  随着网贷老板的亡魂自我消解,这一连三起的所谓“学生自杀事件”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阳间的警方和单位到底会如何继续看待这件事,接下来的全校学生是否会迎来所谓的心理辅导调研等等事情,都不是周泽所再需要关心的了。

  众人坐车,回到了书店,其实,距离是真的不远,也就两条街。

  老张没再去学校那边处理事情,其实他本就不用去,毕竟在外面还是认定是自杀事件,也不需要他刑警队长再去刻意凑什么热闹,外加他现在身子有点虚。

  从老道那儿要了一杯枸杞茶,蜷缩在吧台后面,喝一口热茶,身子哆嗦一下,像是得了重感冒。

  但老张还真是虚并快乐着,

  有一种发现自己新大陆的喜悦。

  老道上去看猴子了,安律师则是迫不及待地去看小男孩。

  大家各自有各自的事儿,

  周泽去卫生间冲了个澡,

  出来后莺莺送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给换上,

  然后就习惯性地往沙发位置躺了下来。

  岁月静好,岁月静好。

  电视机里的TCTV新闻还在播报着磁疗医院的进展情况,院长等十八名骨干已经被正式刑拘,后续的调查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甚至人民日报还发表了文章,说要深挖保护伞云云。

  明眼人都清楚,

  以这家磁疗医院为代表的整个XX体系链,已经凉透了。

  看着新闻时,周泽不禁想到了许清朗的师傅。

  捂着你的眼啊,捂着我的眼,

  看不见了哟,看不见了喂。

  这首歌,似乎还能在耳边回响,但其实真的如那个老头儿所说的那样,当大家都集体捂着眼装瞎时,罪恶就会自然而然地得到其可以滋生的土壤,但当阳光照射到这里时,一切的一切,又将灰飞烟灭。

  只是这里的“阳光”和人间一样,经常会出现长时间的阴雨天气。

  网贷老板也消散了,他的复仇也被迫中断,杀了三个老赖,还是以学生为主体。

  对错暂且不论了,至少因为他的关系,老张似乎得以开发出了自己的“天赋”,虽然这个天赋很鸡肋。

  要知道,

  你当鬼差收鬼下去是有业绩点的,哪怕是周老板当初在“实习”鬼差和正式鬼差时,也是心心念念地像是只松鼠储存松果一样,不停地积攒着绩点,勤勤恳恳。

  但只要鬼上你的身就能自己灰飞烟灭算怎么回事儿?

  好在周泽也清楚,老张的目标只是当一个好警察,他没有太大的动力想在阴司系统里去爬,也就无所谓了。

  “老板,咖啡。”

  莺莺递上来一杯咖啡。

  周泽把口罩摘了下来,

  皮肉没有完全长好,但明显比之前大片白骨露出要好了一些,喝咖啡时小心一点的话,倒是可以不会渗漏出来。

  慢慢地喝,慢慢地品,再看着外面因为天气寒冷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大衣步速极快的人群,

  生活的滋味,

  也就在此时被酝酿出来了。

  接下来,摆在面前的还有两件事需要做,一件是通过那个珠子为线索,找到老头儿的本质,然后在源头位置将其掐灭掉。

  另一个则是去一趟青城山的疗养院,帮铁憨憨把那半张脸的债给收了。

  周泽身子往后靠了靠,打了个响指。

  “嗖!”

  花狐貂瞬间来到茶几上,周泽把手放在上面,抚摸着。

  这货的毛发比最精美的丝绸还要顺滑,摸起来当真舒服得很。

  花狐貂似乎也习惯了,就匍匐在那里,让周泽摸,甚至还会很没妖兽节操地根据周泽的抚摸角度改变自己的姿势,让周泽摸得更舒服。

  这货只要不弄疼它,一切都好说。

  对了,

  关于这货的来历,似乎还没弄清楚,到底是谁把它封印在那里,自己把它弄出来,又把那里的尸毒都吸食光了会不会引发什么后续影响,似乎也不能确定。

  但,

  管他呢,

  不想了。

  闭上眼,

  忘我,

  无忧,

  咸鱼,

  葛优。

  这一刻,周泽感觉自己的内心变得超然物外,感叹着宇宙之浩瀚,时空之浩渺,似乎和这满天星辰都达成了一种共鸣。

  大家都是苍茫之中的一条鱼,再怎么扑腾,只不过是变成一条会扑腾的鱼;

  你看,

  还是鱼。

  周泽记得自己书架里的很多小说里的主人公,进入了这个状态之后,似乎都会有什么星光入体,或者大彻大悟直接境界飘升的,但自己这边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无所谓了,

  自己舒服就好。

  沉浸,沉浸,继续沉浸…………

  一直到,

  似乎有一个人已经看不下去了,

  在心底开口道:

  “够…………了…………”

  “我总觉得我得需要一点私人空间,比如当我不叫你时,你不要随便冒出来。”

  “你…………又…………不…………行…………人…………道…………”

  “就是因为你在我体内,所以我才不方便…………”

  “呵…………呵…………”

  “嘿,我说,铁憨憨,你笑什么?”

  “我…………信…………了…………”

  “…………”周泽。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