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三十一章 老男人的第二春

第七百三十一章 老男人的第二春

  许清朗微微皱眉,

  像是在问身边的安律师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这是在做什么?”

  安律师摇摇头,老实说,他还是看得有些迷糊;

  有些东西,确实是超出了他的视野范畴,你让他弄一些阴谋诡计或者谋划布局,都没问题,聊什么在体制内的摸爬滚打门门道道,也不在话下。

  但这种赢勾的私房传功,你想看得懂?

  你这也太难为我这个前任巡检了吧?

  坐在吧台后面的老张,继续手捧着自己的枸杞保温杯。

  哪怕之前周泽的忽然“爆发”,也没惊扰到他,反正他清楚周泽又不会对他做什么,所以无论周泽怎么搞,他都很淡定。

  甚至此时见到周泽把莺莺搂在怀里,

  他也很淡定。

  毕竟骨子里是个儿子都谈婚论嫁的老男人了,

  这点儿小年轻的温柔浪漫,

  也早就见多了。

  周泽的眼眶里,全是黑色的光泽在流转,此时的他,意识完全平息了下来,身上依旧散发着浓郁疯狂的僵尸气息,却都像是被盖上了一层黑布,变得不再张狂,但这种内敛,却更为恐怖。

  一头野兽,当然可怕;

  但一头拥有冷静头脑的野兽,更可怕!

  “这…………也…………行…………”

  “废话,你这种把人强了还能在几千年后不要脸地说要是没我镜子你都不能活这么久的铁憨憨,

  是不能理解的。”

  “你…………很…………得…………意…………”

  “嗯哼。”

  “那…………就…………得…………意…………吧…………”

  铁憨憨的声音消失了,

  让周泽都有些意外,

  他这次居然这么好说话?

  正当周泽还在沉浸于这种冷静和疯狂和谐共存的感觉之中时,

  却忽然感觉到,

  莺莺的舌头居然在主动地撬着自己的牙关,

  她想要进来。

  《女仆的自我修养》里,不会讲做饭,

  但是对于其他的事情,

  描述得却很详尽!

  很显然,

  莺莺是个会读书的人,

  她读进去了。

  周泽忽然很想笑,哪怕是上辈子凭实力光棍的他现在也知道在这个时候笑出声是一件很傻的事情。

  不过再看看那边站着的安律师和老许等人,

  周泽犹豫了一下,

  后退了一步,

  唇分,

  牵连着几条线,

  藕断丝连,

  以及那余温和淡淡的甜味,

  让人无比留恋。

  莺莺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也没等她想什么,

  周泽的手就按住她的后脑,将她的脸贴在了自己胸口位置继续温存。

  嘤~~

  周泽仰起头,

  喉咙里发出了一声颤音,

  身上的僵尸气息开始消散,

  整个人也恢复了正常,

  但就像是刚刚大夏天跑步出了一身汗一样,

  感觉身上有些粘稠,不是很舒服。

  “老板,你想洗澡了么?”

  最懂你的人就在你身边。

  其实两个人之间真正的关系,并不在于所谓每天的浪漫以及海誓山盟,烛光的映照以及美轮美奂并不可能持久;

  这些,只存在于那些自己恋爱都没怎么谈过的作者写的恋爱和恋爱秘籍之中。

  一个眼神,她知道你中午想吃什么了。

  似乎这种,才是真正的生活。

  周泽去了卫生间,

  莺莺也进去帮忙搓背洗澡了,

  书屋一楼,

  许清朗和安律师对视一眼,

  二人眼里都有一抹诧异,

  这就,

  结束了?

  来得太快,像是龙卷风;

  吹得满地凌乱后,又消失无踪。

  不是,

  至少来个谢场吧?

  老张继续喝着温水,笑呵呵着,看起来比老道的年纪更老道。

  今晚的夜宵,是许清朗做的,虽说身子还没完全好利索,但总是吃外卖,也不是个事儿。

  夜宵也很简单,却秉承了老许精致的手艺。

  扁豆饭里切入肉丁,

  配上书屋自家腌制的咸菜咸萝卜,

  佐着紫菜蛋花汤在旁,

  大家吃得很是满意。

  老张是特意等到夜宵吃完后才拍拍肚子准备走了,对此,大家也是见怪不怪了。

  警察也是人,好警察也是人,或许在古代,因为信息不流通会出现那种圣天子在上洁白无瑕的幻想,但现如今,大众已经逐渐习惯那些风云人物属于“人”的一面。

  走出了暖气开得十足的书屋,

  凉风这么一吹,

  老张打了个哆嗦,

  但因为刚刚吃饱了肚子,倒是不觉得如何冷。

  他坐进自己的车里,看了下手机,随后发动了车子。

  一刻钟后,

  老张出现在了医院住院大楼里。

  坐电梯上去,走到病房门口,老张推开了门。

  那个女人还躺在床上,没有苏醒,样子看起来依旧有些憔悴。

  老张抽出一张椅子,在病床旁坐了下来。

  他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但就是想看看她。

  很多时候,尤其是在面对地狱里的事儿时,老张觉得自己一直稀里糊涂的,比如,他根本就没想到过,眼前的这个女人,居然还有另外一层身份。

  现在回想起来,

  老板他们应该是早就有所察觉了吧。

  他倒是没有去埋怨老板他们为什么要把这件事瞒着自己,

  他自己也能换位思考,

  就像是自己以前带那些蠢萌蠢萌的新人哈士奇时,

  他自己也懒得说多少,

  如果不是纪律不允许,他真想直接上脚去踹。

  老张伸手,帮女人把两鬓的头发给整理了一下,整理好了之后,心里忽然有了一种想用手背蹭蹭她脸的冲动。

  毕竟之前刚被老板和莺莺刺激了一下,

  老男人表面上虽然是古井无波,

  但内心里,

  还是有些触动的。

  不过,还是忍住了。

  重新坐了下来,老张也没看她,只是愣愣地看着窗外。

  他觉得这里挺好,安静,清冷,适合坐坐。

  他想到了自己的前妻,二人早就离婚了,她也在国外许多年了,连自己的葬礼,她都没回来参加。

  记得自己刚认识前妻时,她在银行上班,带着点娇气,她家条件也是极好的,哪怕老张家条件也不差,但她本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但她当初还是选择了自己,

  刚交往时的羞涩,腼腆,却主动在她家亲戚朋友面前牵着自己的手,宣示自己的决心。

  在一起后的甜甜美美,

  想着想着,

  老张脸上露出了一抹回忆的温暖色。

  也不说是年纪大了,或许只是人的一种本能吧,会尽可能地敛去让自己痛苦的记忆,只回忆美好的画面。

  协议离婚后,各自分开,有无奈,有不舍,也有放手的从容,因为二人的生活和工作习惯,已经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

  坐在一个女人的床边,脑子里想着的却是另一个女人,说实话,挺禽兽的。

  但很多事情,只要不说出来,在心里想着,也就多了一层厚重的遮羞布,无所畏惧了。

  外面的风似乎有点大了,窗帘在不停的吹拂着,病房里开了空调,本就很燥热,所以把窗子开小一些,进一点新鲜空气调和一下。

  不过现在不光是风大,而且还夹杂着雨珠。

  老张起身,走过去,关窗子。

  就在这时,

  一道黑影夹在在雨水之中,从上面落了下来,而后慢慢地汇聚,一路蔓延,从墙壁位置一直渗透渗透再渗透,一直到,渗透到了病房里。

  “这风还真大啊,来得时候还真不觉的。”

  老张自顾自地关窗子,外面的那个插梢有点弯了,再加上风一直在吹着窗户,不是很好取下来。

  他是真的没有感应到病房里的异常,不是大意,而是他没那个本事。

  作为一个被周泽半路就拉回来还阳连地狱都没去过的人,很多时候,在书屋遇到事儿时,他总觉得很尴尬。

  虽说今天刚刚发现了一个新大陆,

  但这个新大陆是真的有点鸡肋。

  病床上的陈警官依旧一动不动,没有醒来,但黑影却已经慢慢地脱离了墙壁,以一种水银泻地的流畅方式流淌了过来。

  “呼……终于关好了。”

  关好窗子的老张转身往回走,

  站在了床边,

  脚上的皮鞋正好踩在了下方黑影所在的位置,只是因为病房里只开了一盏“睡眠灯”,所以大部分地方还是黑黢黢的,地板上颜色的变化,还真的很难让人察觉出来。

  “今天就先这样吧,我先回去了,希望,你早点醒来。”

  说完,

  老张弯腰,

  稍微凑近了一点,

  看了看陈警官,

  随即满意地站直了身子,准备离开。

  “哚……哚……哚……”

  这是皮鞋触地的声响,

  老张打开了病房门,

  走了出去。

  走廊那边,灯火通明,还有守夜的护士坐在护士台那边聊着天。

  老张去那里和护士打了几个招呼,希望她们多辛苦一下照看一下陈警官,随后转身,走向了电梯位置。

  刚刚和老张说完话的女护士伸了个懒腰,

  然后揉了揉眼睛,

  有些疑惑地自言自语道:

  “怎么感觉刚刚那位警察的影子,好像在自己动哎。”

  旁边一个女护士调侃道:

  “是你的心动了吧,我跟你说哦,人才三十出头,不算老,还是刑警队队长,怎么啦,小蹄子你看上眼了?”

  “你才是小蹄子呢,你这个sao浪蹄子,我看是你自己看上眼了吧,瞧你刚刚打招呼时多热情。”

  “呵,我都离婚了,还有个女儿,人家怎么会看得上我。”

  “不见得哦,男人喜欢技术好的。”

  “你这小蹄子,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