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三十六章 暴扁!

第七百三十六章 暴扁!

  花狐貂没让周泽等太久,确切的说,是它对周泽的仇恨,早就已经积蓄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程度。

  它其实还没发育完全,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封存在了绿色石壁之中,所以,它的性格就像是小孩子一样。

  大家都觉得小孩子很可爱,那是因为小孩子就算再调皮,对你的威胁也有限,但如果小孩子手上正拿着一把真枪在玩儿……

  你慌不慌?

  花狐貂就是这般拿着手枪的小孩,它的血统天赋确实可怕,但它偏偏又怕疼,实力和性格在这里形成了一种反差极端。

  当花狐貂飞速而来时,

  周泽没有跟着一起动起来,

  笑话,

  除非周泽脑子进水了才会和这货去比速度比敏捷。

  哪怕这种僵尸状态开启的状态下,周泽依旧没奢望去在速度上强吃对方。

  “砰!”

  周泽身体一侧,寒光从周泽胸口位置掠过,周泽黑色的眸子散发出一缕光泽,这速度,应该不是它的极速!

  果不其然,

  就像是牛被斗牛士给晃过去了一样,

  只是花狐貂却在刹那间强行转速变向,

  两只爪子,

  直接扑向了周泽身后,

  扑向了屁股位置!

  它要报仇!

  捅,捅,捅,

  捅你的!

  周泽身子再度一侧,五根宛若镰刀般的指甲横扫了过来,速度也是非常之快。

  毕竟自己干儿子在这儿,

  让他看着自己亲爹在这里被一只畜生给爆了,

  也太丢人了。

  周泽的指甲带着恐怖的罡风,说实话,这还是花狐貂第一次与周泽正儿八经的交手,上一次二人碰面时,周泽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甚至可以说是处于濒死状态。

  况且,

  在昨天,周泽刚刚在赢勾的帮助下学会了“半张脸”的部分能力,使得其对僵尸体魄的运用更上一层楼。

  有些恋恋不舍地扫了一眼那处烂漫褶皱所在的位置,

  花狐貂不想受伤,

  因为受伤会痛,

  而它怕痛。

  这一点,

  周泽自然也是清楚的,

  所以在花狐貂于空中第二次强行变速转动方向时,

  周泽的手腕忽然一番,

  轻笑道:

  “宝贝,吃糖。”

  “嗡!”

  无名指上的指甲直接射出,

  因为预判到了花狐貂的走位,所以还给了个提前量。

  花狐貂的毛发在此时完全炸了起来,

  身体周围的空气仿佛都陷入了一种凝滞,

  速度已经快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竟然硬生生地躲避了这根指甲!

  这让周泽也是很意外,

  这货的潜力到底有多大?

  甚至,

  周泽都在思考,

  要是上次碰到那个老头儿和陈警官时,这货不怕疼不划水往死里干的话,兴许都不用自己拼着吸那最后几口血赌铁憨憨的苏醒了。

  不过,

  周泽可没有半点手软,

  “加糖!”

  “加糖!”

  “加糖!”

  “加糖!”

  “…………”花狐貂!

  小时候,大人常对你说,糖吃多了,对牙齿不好。

  哪怕是现在,一口气吃下太多的甜食,也会腻得难受。

  花狐貂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但它的表现,

  又再度超出了周泽的预料,

  居然又躲避了三根指甲,

  好在,

  周泽这四根指甲其实是封锁各自一块区域,

  花狐貂躲掉了三根,但第四根,却躲不了了。

  “噗!”

  指甲刺入了花狐貂的尾巴,

  而后发出了一声飞镖砸入木板上的声响,

  花狐貂被挂在了绿色的藤蔓所组成的墙壁上。

  周泽深吸一口气,

  十指连心,虽说现在自己只剩下五根手指,但这痛楚,也是实打实的,不参半点水分。

  “嘶……真疼啊。”

  “看……你……打……架……可……真……难……受……”

  “现在不是说风凉话的时候吧,你能先帮我止血么?”

  周泽记得,在赢勾苏醒之后,自己身上的伤势恢复速度明显得到了提速。

  “在……你……眼……里……打……架……不……让……自……己……变……得……很……惨……就……不……过……瘾……”

  “我怎么觉得你的话比以前多了这么多?”

  “你……和……他……现……在……走……的……路……一……样……你……们……很……像……”

  “谢谢夸奖。”

  “他……打……着……打……着……就……剩……半……张……脸……了……你……也……快……了……”

  “…………”周泽。

  周泽觉得铁憨憨说得很有道理,

  自己继续这样打下去,

  一路缺胳膊短腿儿的,

  距离那“半张脸”,

  真的很近很近了。

  不过此时不是扯皮的时候,周泽走到了花狐貂面前。

  花狐貂现在还悬空着,

  它的尾巴被周泽的一根指甲洞穿,钉在了藤蔓上,它的身子也是悬浮着的,没敢挣脱。

  可能动物的尾巴和人的十指差不多,都很敏感。

  它不敢去挣扎,也不敢去主动拔出来,现在已经很痛了,再乱动的话肯定会更痛。

  此时的它,

  正委屈巴巴地看着周泽,

  眼里噙着晶莹的泪水。

  从冲突的爆发到结束,

  可能也就是一个正常人打个呵欠的时间,

  双方也没有跟武侠小说里那般大战三百回合,或者从破晓到黄昏;

  因为真的没有什么好打的,对方这么大的破绽在这里,周老板如果还搞不定的话,真的混得太失败了。

  周泽伸手,先抓住了花狐貂的尾巴。

  “叽叽…………”

  花狐貂身子一颤,嘴巴里发出了颤音。

  指尖一挑,指甲被抽出,花狐貂下意识的“Biu”想要逃脱这里,然而它的尾巴被周泽死死攥住,这样一来,等于是自己快速地拉扯着自己的尾巴。

  “叽叽叽叽!!!!!”

  尾巴快被自己给拉断了,

  花狐貂赶忙退了回来,

  且顺势两只爪子快速地抓向周泽的手腕,

  它,

  还没死心!

  但周泽的反应比它更快,

  且是毫不犹豫地直接抓着它的尾巴往下狠狠地摔去!

  “砰!”

  像是提着麻袋,

  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叽!”

  举起,

  继续摔!

  “砰!”

  “叽!”

  举起,

  再摔!

  “砰!”

  “叽!”

  ………

  ………

  “砰!”

  “叽~~~”

  “砰!”

  “叽……”

  “砰!”

  “叽、、、、”

  “砰!”

  “emmmm……”

  周泽只觉得自己这具僵尸体魄的胳膊都开始发酸了,这才停了下来。

  地面,

  已经被自己砸出了一个大坑,

  土地都被夯实了。

  花狐貂鼻青脸肿地任凭周泽抓着它的尾巴倒挂着,

  口水都滴淌了出来,

  一脸呆滞,

  已经有种出气儿比进气儿少的子意思了。

  “呼…………”

  周泽长舒一口气,

  僵尸气息开始敛去,

  瞳孔的颜色开始褪去,

  整个人也随之恢复了正常。

  身上,已然是大汗淋漓了,

  讲真,

  周老板第一次发现,

  原来揍人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其实,想把花狐貂直接杀死,尤其是在它已经被自己制住的前提下,真的不难。

  但周泽舍不得,

  自己辛辛苦苦这两年坑蒙拐骗来的家业,自己的《动物世界》,外加这花狐貂的实力,要是直接把它弄死,还真的会很心痛。

  此时,

  死侍忽然从藤蔓之中探出了身子,

  双手摊开,

  掌心里有好几粒五颜六色的种子,

  低下头,

  很是恭敬地跪伏在周泽面前。

  周泽明白他的意思,这些种子是他献上来让自己可以控制住这花狐貂的。

  不过,周泽还是摇摇头。

  死侍什么都没说,又缩了回去,继续维护着他自己营造出来的绿色牢笼。

  倒不是周泽对死侍有什么不放心的,嗯,确实不怎么放心。

  但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花狐貂毕竟是上古时期的妖兽血脉,这些种子能不能长久有效地控制住它,谁敢保证?

  万一哪天它忽然偷偷自己解决了束缚,瞬间反咬自己一口怎么办?

  之前有煞笔镇压着它,周泽可以放一百个心。

  但现在煞笔需要另作他用,只能重新再选办法了。

  好在,

  办法还是有的,

  黑小妞为什么会这么听话?

  她膝盖上的尸毒和禁制,可是赢勾留下的!

  只是现在还不到让赢勾提前苏醒的时候,省得待会儿真正需要他时反而萎了。

  “噗通!”

  花狐貂被周泽丢在了地上。

  “看住它。”

  死侍低下头,

  一根根藤蔓迅速蔓延了过来,将花狐貂给死死地捆缚住。

  当周泽准备转身离开时,一株藤蔓慢悠悠地落在了自己面前,上面开着几朵黄花,花瓣掉落,正好落在了周泽手中。

  把这些花瓣放置在自己指尖位置,先前因为指甲脱落而出现的伤口位置当即传来一股酥麻的感觉,花瓣贴合在了上面,起到了很好的止血作用。

  头上的汁水开始慢慢地滴淌出水珠,带着绿色的清亮,汇聚在一起,形成了水线。

  周泽双手摊开,用这些水洗手,洗去了手中的血污。

  死侍恭敬地站在一旁,

  没说话,

  也没有表功,

  仿佛这一切都是自己应该做的。

  洗好了手,居然还有枯黄的看起来像是芭蕉叶一样的大叶子落下,让周泽擦拭。

  周泽笑了笑,

  道:

  “以后要泡茶的话,我让莺莺来你这里要水。”

  这也算是无根水了吧?

  死侍的头放得更低了,示意自己应下了。

  本打算直接离开的周泽,反而转过身,在死侍面前蹲了下来,

  伸手,

  抬起死侍的下巴,

  让他的目光和自己对视,

  周泽微微斜着头,

  很认真地看着他,

  但也只是看着,

  少顷,

  周泽站直了身子,转身离开。

  没有说话。

  死侍的头,

  放得更低了……

  ————————

  看见书评区有不少人亲留言要裙号,这里再公布一下:

  龙盟(盟主):

  VIP全订裙: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