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三十九章 喵!

第七百三十九章 喵!

  老张的身子开始摇晃,

  且慢慢地站了起来,

  隐约间,

  可以听到骨骼内传来的递进摩擦脆响;

  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正在荡漾而出,

  至少对于书屋众人来说是这样子的。

  其实,真的是有官威这种东西存在的,可能你见自家村口的村支书不会有特殊的感觉,但再往上的话,对于普通人来说,真的会有一种无形的威压。

  仿佛当他站起来时,

  头顶的天,

  也被顶了起来,

  自然而然地,

  大家也就相对变得“更矮”了。

  好在书屋里都不是什么纯粹的普通人,大家虽说觉得呼吸有些困难,胸口有些闷,但也不至于直接吓得跪伏下来,纳头便拜。

  换做是以前,

  兴许会这样吧,

  当初的安律师第一次见到獬豸分身投影出现时,其实真的很狼狈。

  但有着自家老板两次手撕獬豸的光辉战绩在前,

  獬豸的威慑力,那种光环,在书屋众人眼里,明显就打了不少的折扣。

  就像是电视机上的女神在你隔壁坑位稀里哗啦地拉了两次肚的感觉一样,

  嗯,话糙理不糙。

  老张站起来,

  他盯着周泽,

  带着无上威严,

  有时候,

  站在高的位置太久了,往往自己都把自己当作“神”了,也就是伟人所说的那种脱离了人民群众。

  獬豸觉得,

  自己站起来时,

  眼前的人,

  就应该跪下来了,

  但眼前的人只是很平静地看着它,

  浑然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

  甚至,

  獬豸还能看见对方嘴角在轻轻地抽搐,

  这是,

  这是!!!!

  他居然在憋着笑!!!!

  “很大的一只啊,比以前都要大啊,铁憨憨。”

  “是……的……”

  “次次都来送东西,而且一次比一次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以前哥俩好呢。”

  “以……前……没……觉……得……它……这……么……可……爱……”

  真的是太客气了,

  太客气了啊,

  来就来嘛,一来就送东西;

  来一次就行了嘛,还三顾茅庐了。

  书屋这边,除了安律师有点猜测赢勾已经苏醒了以外,其余人,其实心里都没底。

  但周老板这边,

  一是最近实力大增,

  刚刚暴打花狐貂就是最好的证明,

  二则是颇有一种铁憨憨在手,天下我有的膨胀!

  “喵!”

  黑猫叫了一声,

  叫声里,

  带着些许的颤抖,

  显然,

  作为一只器灵,

  它是害怕眼前这位存在的,

  但它依旧在继续操控着阵法,阻隔着阵法内的事物与外界的联系。

  当初老头儿弄出了一个结界,隔绝了陈警官体内的獬豸分身和本尊的联系,眼下,这座阵法,也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就如同当初许清朗融合海神部分一个道理,

  说白了,

  原理就是瞒着对方本尊强行融合其分身,从而以先上车后补票的方式造成一种既定现实,逼着对方捏着鼻子认了你的存在。

  所以,

  只要阵法不破,

  周老板以及他体内的那位,

  是不虚的!

  而且,也不怕獬豸本尊以后亲自过来,这种级别的存在,先不说能不能正常出现在阳间,就算真的不管不顾地来了,也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那时候,可不仅仅是封路那么简单;

  而是风雨雷动,龟龟,肯定是一个大场面,到那时,自然是该怎么从心怎么从心。

  “是你?”

  獬豸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周泽,

  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道:

  “这么巧的么?”

  是的,

  很巧,

  刚潜伏没几个小时,

  就被直接发现了。

  可以说是,

  好尴尬啊。

  有点像是打算策反一个黑道组织内部成员当自己的眼线,

  结果找到了这个组织的老大准备去策反他。

  “尔等放肆,敢猎本座分身,今日,本座以一缕精魂亲至,定要将尔等绳之以法!”

  文绉绉的话语,

  却自带着一种压迫感。

  周老板还是一点都不慌,这个感觉,就像是在看着院子里跳得最欢畅的那只鸡在尽情表演,想象着待会从烤箱里把它取出来的样子。

  而且像是戏台上的唱腔,格格不入。

  獬豸抬起手,

  它打算先破开这个阵法。

  周老板也抬起手,

  他不可能让獬豸破开这个阵法。

  “咔嚓!”

  一声脆响传来,

  不是阵法裂开了,

  而是一道道红色的电蛇开始在獬豸身上不停地游走,

  獬豸刚刚举起的手,

  落了下来,

  身子一颤,

  竟然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

  低垂着头,

  脸上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这是…………”

  獬豸双手放在了自己胸口位置,

  那里,

  刚刚被周泽塞进去了一根煞笔。

  “呵…………呵…………”

  心底深处,

  传来了铁憨憨的轻笑。

  周泽可以理解,

  想当初铁憨憨和自己关系不好的时候,几次发火,都是被煞笔给强行封印下去了。

  这种滋味,他体验过了,此时再看别人也在体验,自然觉得舒畅了不少。

  “这支笔,怎么会在这里…………”

  獬豸有些疑惑,也有些茫然,但他的语气和动作,却依旧流露出一种自然而然的流畅。

  “咔嚓!”

  胸口位置的脆响再度传来,

  一道大大的“封”字,悬浮在了獬豸的上方,开始向下压!

  獬豸抬起头,

  张开嘴,

  发出了一声咆哮,

  “封”字开始颤抖,被阻隔住了,没能真的下来。

  “小小的地方,居然有这些有意思的东西。”

  獬豸掌心摊开,

  一团黑色的暗斑在其掌心游走着,

  而后猛地按向了自己的胸口:

  “天地法度,亘古永存,封!”

  “滋滋滋滋滋…………”

  宛若烈火烹油的声响传来,

  獬豸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吼,

  等到他将手掌挪开时,

  老张胸口也就是周泽把煞笔刺入的位置,

  竟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光圈。

  以封印见长的煞笔,

  竟然被封印住了!

  这一幕,就是周泽都有些惊讶。

  周老板都惊讶了,外围的书屋吃瓜群众就是惊吓了。

  本来,在他们看来,那支钢笔就是封印的关键,是杀手锏,现在最大的依仗被封印了,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许清朗眼里倒是露出了明悟之色,

  “法兽,本就是掌握法度的存在,对一切不法违规进行封杀。

  封印之术,本就是它的专长啊。

  失策了,失策了啊。”

  以封印之法对付法兽,

  真的是有点班门弄斧的意思了。

  安律师白了一眼许清朗,道:“现在不是你当龙套在旁边解说的时候吧?”

  许清朗微笑着看向安律师,道: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我看你不紧张,我就不紧张了。”

  “…………”安律师。

  这意思是,以前真的有危险时,我很怂?

  不过,说是这么说,

  许清朗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了符纸和银针,这是打算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强行刺激自己身体潜能,请海神上身!

  小猴子也从老道怀里跳出来,趴在了吧台上,咬着牙,身体一颤一颤的,随时准备化身妖猴。

  书屋一楼的墙壁上,藤蔓的翠绿已经覆盖了起来,随时准备落下。

  角落里,

  小男孩站起身,嘴巴微微张开,正在尝试调动体内的煞气。

  小萝莉站在小男孩身边,没说话。

  就连老道,

  此时居然也把手伸入到了裤裆里,

  表情倒是严肃得很,

  但这个动作,

  配上这个表情,

  真的是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安律师愣了一下,

  我艹,

  这是要拍电视剧么?

  一个个都表现出了视死如归?

  是不是要再给你们配点激昂悲壮的BGM啊!

  这一般在战争片里经常看见,几个伤病聚集在一起,硝烟弥漫之下,一起向再度扑上来的敌人冲去。

  不对,不对,

  还是你们都是戏精?

  是啊!

  安律师忽然想通了,

  他比其他人更掌握到一些消息,

  那就是老板体内的那位,

  不出意外,

  应该是苏醒了。

  没看见老板现在还神色如常么,

  安律师真不信周泽是在装!

  他不装,

  我得装啊!

  安律师的白骨手露出,只剩下一条胳膊的他,看起来颇有杨大侠的风采,只可惜书屋里没有大雕,只有一只傻貂。

  有时候,

  安律师也会怀念自己以前穿着酒红色西装衣冠楚楚冷质彬彬的一面,

  那时的自己完全可以去做男性时尚杂志的封面人物。

  但现在,

  唉……

  其实怪不得自己,是这个世界这个社会太残酷,任何美好的东西都会在这里被扭曲变形。

  他在往前走,

  走到了阵法边缘位置,

  脸色平静,

  没有任何的用力过猛,

  只剩下淡淡的忧郁,

  白骨手指放在自己唇边轻轻拨弄,

  淡淡道:

  “老板,你先撤。”

  演技的标准讲究的是意境,而不是累赘的言语,在这一点上,安律师很成功。

  然后,

  安律师愣住了,

  因为他觉得自己成功过头了,

  首先,

  自家老板居然真的点点头,

  开始往后退去,

  真的是一点都不哔哔,丝毫不拖泥带水。

  随后,

  自己面前的这道红色阵法圈子,竟然主动地给自己开了一个缝隙,示意自己进去。

  尤其是那只正在操控阵法的黑猫,

  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

  见自己没及时往里走,

  居然还发声催促着自己:

  “喵!”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