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四十一章 乖,过来!

第七百四十一章 乖,过来!

  你从没见过这么懂事儿的小可爱,

  自己把自己毛给拔掉,

  自己把自己给洗干净,

  自己给锅里倒了水,

  自己坐进了锅里,

  同时,

  给你续了天然气费还不算,

  坐在锅里的它还手拿着王守义十三香在眼巴巴地看着你。

  这一刻,你甚至开始恍惚,这么可爱的它,自己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下得去嘴。

  一句狗肉上不得席面,

  獬豸说得一本正经,

  周泽憋笑憋得那真叫一个痛苦,

  一本正经地装逼同时一本正经地骂自己,

  换做一个轻松闲适的氛围似乎无所谓了,纯当是闲趣。

  但在此时这般严肃的场景下,

  几乎是将黑色喜剧幽默的本质给发扬得淋漓尽致,

  多少个黑色喜剧大师穷极一生,都没能达到过这种效果。

  所以,

  周泽终于还是憋不住了,

  “哈哈哈哈…………”

  笑得眼泪,

  都滴落了下来。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只可爱的汪,它叫旺财。

  这笑声,宛若推倒第一块多米诺骨牌的最后一点力量,

  獬豸的心态也在此时开始发生改变。

  原本威压是威压,威严是威严,压迫是压迫,

  一切的一切,

  还显得堂堂正正,

  至少这一层皮,

  批得那叫一个光鲜亮丽。

  但在此刻,

  书屋一楼,

  开始被一股子寒意彻底填充,

  这寒意,

  来自于獬豸!

  周泽知道自己把它彻底喏怒了,

  他想再做点什么,

  只是,

  自己这具身体,

  确实是被禁锢住了,

  周泽能够清晰地感知到在自己体内出现了一道道白色的闸门,它们将自己体内煞气的运转给阻滞住,就像是原本属于他周泽的封地里头,出现了无数个收费站,这样交通运输的功能,就几乎瘫痪了。

  而眼下,

  獬豸的身子和他的身子,有一大半的区域,是附着在一起的。

  就像是自己前阵子刚看的那部让自己想到铁憨憨和自己之间关系的那部电影一样,

  但说实在话,

  电影里的效果可没现实里这么恶心。

  獬豸的眼睛眯了下来,

  似乎自己刚刚的威胁并没有起到什么好效果,有点让它失望。

  失望会给人带来“恼羞成怒”,这二者本就是相辅相成的。

  自打它苏醒以来,它就一直想要维系住那种高高在上的层次感,只可惜,眼前的这个小男人,

  仿佛和自己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一样。

  它这个主演在这里聚精会神的演戏,旁边一个快领盒饭的小龙套在拼命地笑场!

  “砰!”

  周泽愣了一下,

  自己的胸口位置传来了一声炸裂声响,

  獬豸的脸色也苍白了一些,

  这是一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

  却最是酣畅淋漓,

  让它觉得舒服。

  其实也是因为周泽这块骨头太硬,也太难啃了,獬豸不得不准备崩碎掉自己几颗牙了。

  到底是灭了自己两具分身的家伙,

  确实值得几分重视。

  “砰!”

  周泽的手臂位置也传来了炸响,手臂断是没断,但已然失去了力气,垂落了下来。

  周泽黑色的瞳孔深处,

  终于有了一点点紧张。

  接下来,

  就是一连串地炸响,

  獬豸的笑声从一开始的压抑到放肆,

  原本老张的这张脸,很适合去拍警匪片里在开头或者结尾就牺牲的那种好警察,

  但此时却看起来很是扭曲,

  眼眸里的戏谑和暴戾,

  面容上的狰狞和宣泄,

  完全颠覆了老张以往的人设,

  真的像是一头野兽,

  被你彻底惹毛了,

  它炸了!

  獬豸本就是帝尧养的凶兽,经过了点化,又背负了法兽的“命格”,但不管如何地去修葺去装点,依旧改变不了它的本质。

  它是兽!

  “砰!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爆炸,

  爆炸之密度,之强度,虽说被压缩在了小小的范围里,甚至连身边的空气似乎都没受到什么波及,但越是压缩到极致的东西,其威力反而越大。

  一阵白烟将这里笼罩,

  书屋众人一直紧张地看着里面的情况,

  就是刚刚看起来一点都不紧张担心的安律师,

  这会儿嘴角也下意识地抽了抽。

  要是真的阴沟里的翻船了,

  自己“重建帝国”的大业,也就直接GG了吧。

  终于,

  白烟退散,

  露出了獬豸的身影。

  而在獬豸脚下,

  躺着的是周泽,

  僵尸体魄被完全炸开,

  周泽躺在地上,身体各个筋骨位置似乎都被炸裂开,整个人呈现出一种被挑断手筋脚筋的既视感,

  一动不动,

  像是已经陨落。

  獬豸的身体有些虚弱了,

  摇摇晃晃,

  却一直保持着站立姿势。

  它的一只手依旧捂着自己的胸口位置,

  那里,

  红光依旧在做着顽强的抵抗,

  但它的另一只手却又一次再度指向了阵眼方向。

  黑猫胆怯了,

  它想跑,

  它对周泽,谈不上有多么忠诚,但它很聪明,因为它清楚,自己已经把眼前这个恐怖的存在给惹毛了,刚刚操控阵法对付它的人就是自己。

  所以,

  它跑与不跑,

  认输不认输,

  其实都没有什么区别。

  身为妖兽,它其实更能理解真正的兽类再感受到自己尊严受到侵犯时的那种愤怒。

  有时候,和人,是真的不一样。

  “喵!”

  黑猫的叫声中带着一抹疯狂,

  阵法中的红光再度压向了獬豸。

  獬豸身子虽然一直在摇晃,但在其身边一米处,一条条律法条纹正在不停地闪烁交织,将这红光给全部格挡开。

  它一步一步地走向了阵眼位置,

  走向了那只正在声嘶力竭的黑猫。

  法兽之威,足以让绝大部分的妖兽胆寒,哪怕是那位海神大人,也不敢在法兽面前放肆,不谈实力,就是谈辈分,也差得太远太远。

  书屋众人一起走到阵法边,

  大家一边注意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几乎被完全打残了的老板,

  一边留意着阵法内部的情况。

  一旦阵法崩溃,

  就是大家一起上去拼命的时候了。

  很可惜的是,

  书屋前阵子因为那个老头儿的事情,大家身上都带着伤,如果大家都是全盛时期,说不定真有很大的概率把这个也已经元气大伤的獬豸精魂给扑灭掉。

  但现在再想这些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只是,

  獬豸的脚步却忽然停了下来,

  他皱着眉头,

  眼里的色彩开始从红色又退回到了清明,但红色很快又将其给覆盖住。

  “到了现在,你还敢在我面前放肆!”

  獬豸开口道,

  这是标准的自言自语,

  因为他这是对自己这具身体的主人说的。

  但老张的挣扎并未停止,

  还在继续着,

  獬豸刚刚解决了周泽,

  耗费了大量元气,

  又被这红色阵法压制着,

  同时煞笔还在不停地搞事情,

  一连串的削弱下来,

  老张也终于找到了机会可以冒一下头了,

  毕竟在之前最开始的时候,

  老张其实已经被周泽从镜子里唤醒了一次。

  “我看重你是个好警察,所以才,但你却…………”

  獬豸的声音卡壳了,

  他的手脚在此时也有些不受使唤,

  “你以为……你以为,你以为我当真不敢灭了你?”

  獬豸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声低吼,

  他原本打算去抓黑猫的手,

  转而放在了自己天灵盖的位置。

  他的手,开始慢慢地往外拉扯,

  一道黑色的魂魄被抽出了大半,

  可以看清楚老张的脸,

  老张在不停地扭曲和挣扎着,

  显得无比痛苦,

  但老张并没有放弃,

  因为他清楚,

  一旦自己都放弃了,

  对于这家书屋以及书屋里的人来说,

  究竟意味着什么。

  獬豸却犹豫了,

  他可以在这个时候直接把老张的魂魄给撕裂,

  像是对待一张被使用过的脏面巾纸一样,揉成团后直接丢到垃圾桶里去,看都不再看一眼。

  但在此时,

  它犹豫了,

  它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犹豫,

  在它的脑海中,仿佛又浮现出了老张梦里的那些画面,

  那些它熟悉且陌生的氛围。

  短暂的停顿之后,

  獬豸没有继续将老张的灵魂给撕裂,

  而是掌心中出现了一道道律令条纹,将老张的灵魂也一起封印下去,重新塞回了自己的天灵盖里。

  做完了这些,

  獬豸忽然觉得有些意兴阑珊了,

  它想早点把这个书店里的这帮敢以下犯上的家伙都处理掉,

  然后去继续自己的沉睡。

  只是,

  当它的手再一次伸入阵眼之中,

  打算先把这个阵法给破掉时,

  刚刚它所在的位置,

  传来了一声声“咔嚓咔嚓”的声响,

  獬豸扭过头,

  看向身后,

  它看见本该没有声息的周泽忽然慢慢地站了起来,骨头关节位置竟然在重新打通,

  虽然错位严重,受损也很夸张,

  但周泽还是重新站了起来,

  脚和手都有些扭曲,

  却在不停地一次次正骨之中重新恢复,

  “咔嚓”

  手晃一下;

  “咔嚓”

  脚动一下;

  “咔嚓”

  脖子扭一下;

  像是一个人在跳着难度最高的机械舞,

  夸张却富有韵律。

  獬豸微微有些愕然,因为周泽这一次站起来时,它感应到了一种截然不同的气息;

  一种,

  让它灵魂在此时都开始颤栗的气息,

  仿佛尘封已久的恐怖记忆,

  正在慢慢地被撕开封泥,

  血淋淋的那一幕,

  正在慢慢地被重启。

  一直到,

  站起来的周泽,

  又慢慢弯下腰,

  对着他,

  手掌摊开,

  招了招,

  嘴里发出了:

  “砸砸……砸砸……砸砸……乖……过……来……”

  ——————

  抱歉,昨儿就更新了两章,因为这段时间太累了,又吃了比较多感冒药的缘故,导致龙昨天下午睡觉时,直接睡了十多个小时……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