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四十二章 铁憨憨和旺财不得不说的故事

第七百四十二章 铁憨憨和旺财不得不说的故事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很多时候,

  老乡指的是和你在一个地方出生的家乡人,

  但又有些时候,指的是在一个时代诞生的人。

  比如,当你九十高龄时,你和你同乡三四十岁的小屁孩,

  还有什么好聊的?

  可能若是碰到一个外乡的九十岁高龄的老人,才能一起聊聊当年经历的那些已经在历史的潮水之中锈迹斑斑的风风雨雨。

  拨开历史的尘烟,

  铁憨憨的目光中显露出了一抹深邃,

  又见到了家乡人,

  哦不,

  不对,

  是又见到了家乡的狗。

  和上次暴打陈警官所不同的是,

  獬豸的分身,更像是分散出来的既定程序,看似正常,却不带多少感性,有点像是机器人,智商看起来很足,却又像是没什么智商。

  但眼前的这个,

  是獬豸特意分割出来的一缕精魂,

  它会思考,

  它会感性,

  它在一定程度上,

  才算是真正代表着獬豸的意识存在。

  和铁憨憨这边“乡愁是什么”相比,

  那边的獬豸,

  就显得有些……破坏画风了。

  本来淡淡的离愁,那个时代的风雪夜归人,一起坐下来,红泥小火炉绿蚁新醅酒什么的,也挺有意境逼格。

  哪怕最后一刀捅死你,

  还能含着笑从椅子上摔下来,

  才不复这种上古时期大能的腔调。

  然而,

  獬豸却直接身子一颤,

  猛地后退了好几步,

  双手压在了地上,双脚后倾,

  四肢着地,

  带着无比警惕和惊悚的目光,

  死死地盯着周泽。

  就差来一声:

  “旺旺旺!”

  “还……是……那……么……调……皮……”

  周泽摇摇头,

  有点略微地失望,

  却又产生了一种缅怀的情绪。

  遥想当年,

  自己正坐在白骨王座上打盹儿,

  它出现了,

  带着法兽的尊严,高高在上,似乎在替天行道,代苍穹立法规;

  以无上之威,

  宣布自己十八大罪状,

  意思是要让自己去负荆请罪,

  自我封印,

  然后再被它封印,

  最后心甘情愿地跟它走,

  离开地狱,

  去寻找当代的人间皇者,

  明正典刑!

  那时的它,是真的可爱啊,虽然有点过于聒噪。

  你说话就说话吧,也没不让你说话,但你说话时非得给自己做出个“苍穹之音”的特效,

  一句话下来雷声震荡,

  轰轰轰的,

  直让人脑门儿疼。

  自己又不是什么阳间的愚民蠢妇,

  难不成真的看个天地异象就对你纳头便拜?

  大家都是这么高级的存在了,

  这种戏法儿一样的玩意儿,

  谁不会啊?

  装这个逼,有意思么?

  原本,

  赢勾没有理会它的,

  只觉得它挺有趣的。

  就像是你看这一只哈士奇头戴王冠在那里一本正经地拿着什么经文或者法典对着你念诵,“嗷嗷嗷嗷”的样子,

  你会对它生气么?

  估计你会觉得很搞笑,

  晚餐再给它加快骨头。

  当时,

  赢勾就是这种感觉,

  只觉得很有趣,很有意思。

  但它在宣布自己十八大罪状之后,

  又宣读了三十六条处置措施…………

  最重要的是,

  特效还没关!

  就是这样,

  赢勾也忍了,

  面对一只可爱蠢萌的狗狗,

  换做是谁,

  容忍度都能大很多的。

  然后,

  等三十六条处置措施宣读完了之后,

  獬豸又开始宣读一百零八条地狱未来法制发展规划。

  “…………”赢勾。

  当时,

  赢勾只是说了句:

  “你再废话下去,我就打断你的角。”

  獬豸说得就更来劲了,

  到底年轻,

  总想弄个大新闻,

  就像是很多年轻律师在从业刚开始时,总想碰到一个大案来让自己一炮成名一样。

  獬豸也激动了,

  它把赢勾对它的威胁,当作了对自己的鼓励,对它的认可!

  然后,

  它真的就无视了赢勾对它的警告,

  开始宣读一百零八条的未来发展方案。

  终于,

  它成功地撩拨起了赢勾的火气,

  事实上,

  在当时,

  以赢勾的脾气以及身份地位,

  真的已经很克制很克制了。

  赢勾动手了,

  按照他之前所说的,

  打断你的角。

  这一次,

  就造就了以后未来无数年间,

  獬豸在民间的形象,

  就是独角。

  而且还演绎出了无数解说版本,

  比如獬豸的独角形象,意味着它对法的尊重,对违法者的零容忍,等等等……

  …………

  “咔嚓”声,还在继续,

  但身子,已经恢复了许多了。

  赢勾有些不满意地看了一眼失去了那条臂膀,

  总觉得这种形象,

  缺乏了一种仪式感。

  虽说按照那条咸鱼看门狗的说法,

  断臂维纳斯,

  也是一种美。

  獬豸匍匐在地上,十分警戒,它甚至觉得有些荒谬,道

  “你居然没死!”

  周泽有些无奈,

  摇摇头,

  道:

  “这……是……第……三……次……了……”

  语气里,

  满满地不耐烦。

  因为这是第三次面对獬豸,

  而每次面对獬豸时,

  显露出真身气息之后,

  对方都会惊恐万分地来一句:

  “你居然还没死?”

  第一次,还是有不少爽感的。

  第二次,还能嘿嘿嘿笑笑。

  到了第三次,

  就索然无味了。

  “所以,我之前的分身,都是被你给……”

  说着,

  獬豸就抬起头,

  这个阵法,

  成了他现在最苦恼的一件事。

  “你……破……不……开……的……”

  獬豸点点头,没有反驳。

  但还是道:

  “总得试试看,毕竟,以前只是分身投影,这次是精魂。”

  周泽闻言,

  点点头,

  似乎深表同意,

  然后开口回应道:

  “谢……谢……”

  “…………”獬豸!

  谢谢!

  谢谢是什么意思!

  以前送半斤肉,

  这次送了两斤还带着骨头可以炖汤喝?

  獬豸的气息,开始变得粗壮起来。

  “你之前,为什么不早点出…………”

  问到这里时,

  獬豸停住了话语,

  因为它明白了,

  对方之所以不早点出来,

  是想借助它的能力,重新淬炼这具身体!

  这是拿自己当棒槌,

  让自己做白工!

  周泽的头微微一侧,继续保持微笑:

  “这……身……子……太……杂……了……”

  在赢勾沉睡的这段时间里,周老板到处受伤,到处搞事情,虽然都不是主动的,但一次次地重伤之下再出来,给这具身子留下了太多的隐患。

  所以,

  出于对对手的了解,

  赢勾才没直接醒来。

  现在,

  这身子骨,

  变得轻盈干整多了,

  用着也更舒服一些。

  “你,想吃了我?”

  獬豸问道。

  “已……经……吃……了……两……次……了……”

  言外之意,

  明摆的事儿,

  就别问了。

  “我死了,他也就死了。”

  獬豸开口道。

  “我……会……在……意?”

  周泽表情冷漠,

  因为他曾经欲言又止地说过,

  整个书屋,

  除了那个破裤裆,

  其余人,

  都是自家看门狗往家里领回来的垃圾。

  似乎,

  双方的立场颠倒过来了,

  原本应该更注重张燕丰安全的书屋一方的最高战力,

  表现出了无所谓的态度。

  而刚刚被老张被窝都没捂热反手就卖的獬豸,

  却表现出了要保护他的意思。

  “其实,也挺好笑的,当初的你,没死,我是想不到的。

  但你,居然会愿意以这种方式,继续苟延残喘下去,我也是没想到的。”

  周泽点点头,

  挥挥手臂,

  示意道:

  “来……吧……”

  不逼逼了。

  怎么你和以前一样,

  做事儿前喜欢废话那么多,

  反正都是你要被挨揍,

  反正都是你要被挨打,

  再说那么多的话,

  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么?

  獬豸点点头,

  四肢猛地一颤,

  地面都为之一震,

  却没有造成破坏,

  其实,

  从一开始打架到现在,

  双方至多就把书屋的地板给弄坏了不少,也没弄出什么大动静。

  獬豸是不想伤及无辜,

  周老板之前是心疼自己的装修费。

  周围的空气,

  为之凝固,

  獬豸的身子化作了一道白光,

  直接冲向了周泽。

  周泽缓缓站直了身子,

  周泽慢慢地侧过身体,

  周泽轻轻地举起手臂,

  而后,

  周泽仅存的那条胳膊,

  像是一根皮鞭一样,

  直接甩了出去!

  “啪!”

  “砰!”

  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但又像是一加一等于二的那般理所当然,

  没有冲突,没有高嘲,

  也不用跟奥特曼一样,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然后倒地后“嘀嘟嘀嘟嘟”亮亮红灯,

  最后续上圣斗士的小宇宙爆发,

  KO掉了对手。

  每次赢勾出来,

  都是这么地干脆利落,

  利落得连被抽倒在地一动不动的獬豸,

  都觉得是这般的理所当然。

  “输的是我,但法,没有输,我本尊还在,你也清楚。

  我有无数分身,我可以分化诸多精魂,

  但你敢真的露头么?

  你要知道,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獬豸开口道。

  说是死鸭子嘴硬,也差不多了。

  周泽的手臂压在獬豸的胸口位置,

  他慢慢地弯下腰,

  低下头,

  让自己的脸,

  凑到獬豸的面前,

  有些怅然且略带思索地缓缓道:

  “上……次……你……跑……得……太……快……忘……记……问……你……了……”

  獬豸脸一红,

  但还是问道:

  “问什么?”

  周泽停顿了一会儿,

  问道:

  “帝尧……既……然……要……选……法……之……图……腾……”

  “嗯?”

  “为……何……不……选……人……而……是……选……了……自……家……门……下……走……狗……”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