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四十三章 她……她还活着?(第三更!)

第七百四十三章 她……她还活着?(第三更!)

  为什么帝尧要选一只野兽来当法之图腾,不去选人去当?

  这个问题,

  当真是:虾仁猪心!

  獬豸愣了一下,

  似乎陷入了沉思,

  但他随即醒悟了过来,

  低吼道:

  “该死,你想坏我法心!”

  周泽瞥了它一眼,

  一副懒得再搭理它的样子,

  这感觉,

  就像是一个长者在看着一个顽皮孩子。

  当年,

  赢勾曾和黄帝并肩作战,

  战蚩尤,灭九黎,打下之后的人族格局;

  但之后呢?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看似高高在上的人物,一旦走到那个位置,说实话,和后世那些玩弄权术的人间帝王,也没什么本质的区别。

  只是,这些东西,赢勾不愿意去想,也不愿意去折腾,俱往矣,往事如烟,有时,一饮一啄,仿佛真的有天意一般。

  当然了,

  这些感慨,

  他不会说出来,

  他赢勾,

  永远不会做出那种坐在桌边一边喝酒一边感怀自顾垂怜的小老儿姿态。

  周泽伸手,拍了拍獬豸的脸,

  道:

  “选……个……吃……法……吧……”

  同样的选择,

  同样的问题,

  前不久才问过,

  前不久也才吃过,

  这次,

  又送货上门,

  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但这点尊重,还是要给的,毕竟人家这么客气,上桌前,也总得征求一下人家的意见。

  是的,

  周泽把这个看作是“尊重”。

  “呵呵……”

  獬豸咧开嘴,笑了,

  “还真是,莫大的荣幸和恩典。”

  语气之中,全是讽刺。

  “或……者……你……可……以……告……诉……我……你……老……窝……在……哪……儿……”

  “…………”獬豸。

  意思就是问你,

  你本尊,

  在哪里沉睡?

  老是麻烦你上门送件太不好意思了,

  下次我去自提。

  獬豸犹豫了,

  是的,

  他犹豫了,

  精魂具备着本尊的大部分思考和感情模式,

  在这一刻,

  他的犹豫,就能够说明其本尊对这件事的态度。

  哪怕眼前的这个男人现在很虚弱,

  哪怕眼前的这个男人现在还在苟延残喘着,

  但万一呢?

  告诉他自己本尊的位置,

  恐怕……

  他发现自己怕了,

  正常的刚性思维,应该是直接告诉他,然后以后让自己的本尊和他一战,了结当年的恩恩怨怨。

  但它没有;

  周泽笑了笑,

  “算……了……”

  “呼……”獬豸。

  “我……自……己……找……总……能……找……到……你……的……狗……窝……”

  “…………”獬豸。

  周泽抬起手掌,

  看了看光秃秃的指尖,

  微微摇头,

  咸鱼看门狗打架时,是真的不讲究,照他这个打法,自己当初在打九黎时,早就死无全尸了。

  哪里还会有什么功高震主的麻烦?

  指甲,暂时是长不出来了,但周泽的指尖位置,还是出现了五根黑色的烟雾,虽然形态还有些飘忽,却也可以当指甲用用了。

  然后,

  五指指向了獬豸的脸。

  獬豸目光一凝,

  “他也会死!”

  这是他第二次提醒了,

  以獬豸的高贵和尊严,

  他做不出拿老张的命做威胁换自己的命的事儿,尤其是老张的身份。

  这一点,

  铁憨憨还是懂的。

  但以铁憨憨的脾气,最不想的就是麻烦,

  威胁来威胁去,

  多浪费时间多折腾?

  那种,

  认知在我手中,放下枪!

  你快开枪啊!

  别管我,

  快开枪啊!

  这种戏码,连自家的咸鱼看门狗也懒得看,更别说是他自己了。

  呵,

  而且,

  赢勾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儿,

  以前自己每当要做什么事儿时,

  哪怕占据着身子,

  但那条咸鱼依旧可以表达出他的意见,

  就像是之前老张反抗自己体内的獬豸一样,

  然而,

  这一次,

  他却很安静。

  腹黑了啊,

  是自己也觉得麻烦,

  所以干脆交给我来处理?

  就像是那条海上的小杂蛇一样,

  他把我当成他的白手套?

  这些心思,也只是一念之间,赢勾没有在乎这个,他的手,还是在慢慢地向下压。

  “我可以把这具分魂切割掉和本尊的联系,送给他。”

  獬豸忽然开口道。

  周泽停下了手,

  没有继续往下。

  “你自己选吧,你吃掉我,或者这条精魂,送给他。”

  周泽有些意外,

  慢慢地抬起头,

  道:

  “为……什……么……”

  “因为他是个好警察。”

  “呵…………”

  “你……也……配……说……”

  “我知道你心里是怎样看我的,当初的事情我没参与,但这个世界,不能没有法度,我…………”

  “借…………口…………”

  “好,但我毕竟是法兽,哪怕是死,也得死得有价值一点,总不可能,拉着他去陪葬吧?

  我是法兽,我做不出来这种事!”

  “我……想……吃……”

  前两次是分身投影,

  这次是精魂,

  味道肯定会更好。

  “我没让你选!”

  獬豸盯着周泽的眼睛,吼道:

  “我让你选!”

  周泽的眼睛眯了起来,

  这一刻,

  一股愤怒的情绪开始在他心底升腾,

  什么意思,

  不让我选,

  让我家的狗来选?

  在你眼里,

  谁才是真正的主人!

  然而,

  愤怒只是刹那间的出现,转瞬间又消失无踪,

  周泽嘴角带着嘲讽的笑容,看着躺在自己脚下的獬豸。

  “挑……拨……离……间……”

  獬豸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很是意外道:

  “你变了,你真的变了。”

  你不再是当初那个直接跳起来打断我一只角的赢勾了……

  “我……没……变……”

  “你变……呜呜呜呜!”

  周泽的手,

  按住了獬豸的嘴巴。

  而后,

  目光看向了獬豸的胸口位置,

  道:

  “该……你……了……”

  在周泽帮忙的压制下,

  煞笔突破了之前獬豸对它的封印,

  红色的光芒宛若一条条纹路,

  开始四处扩散,逐渐覆盖住了獬豸的全身。

  獬豸被周泽捂着嘴巴,

  也没再挣扎,

  眼睛里,

  露出了一抹释怀,

  同时,

  他主动解开了自己的防御,

  让煞笔的力量直接进入。

  此时的他,整个人像是被分割了一般,煞笔的力量开始迅速地侵入其肉身,乃至于,其灵魂!

  一旦让煞笔完成了这项工作,

  只要它在这个身体内一天,

  那么,

  獬豸就再也翻不出什么大浪!

  当初的赢勾也被煞笔封印得很憋屈,何况是旺财?

  周泽低下头,

  继续看着它,

  微微颔首,

  这是催促;

  催促他快点斩断自己和本尊的联系。

  这一切一切的行动,一切一切的基础,

  其实都是建立在獬豸的本尊不知道这里情况的前提下的,

  虽说那位不可能本尊亲至,

  但这个时候,

  还真的不适合去拜访当年的故人。

  獬豸点点头,又“呜呜呜”起来,它想说话。

  周泽松开了手,

  獬豸长舒一口气,

  道:

  “我觉得,我们会再见面的。”

  周泽没搭理它,

  直接无视。

  獬豸却没有被无视的自觉,继续道:

  “虽然这无数年来,我没再下地狱,但我知道,这地狱的天,要变了。

  地藏王菩萨和当初的泰山府君一脉不同,

  泰山是立在那里,顶天立地。

  但那位菩萨,

  只是想在他空置的神台上,再放置一尊神像,好让他继续可以恢复到以前的生活,顶礼膜拜。

  阴变了,阳还会远么?”

  周泽继续无视,这些事儿,他都知道,前不久,他也曾下过地狱。

  尤其是地狱阎罗们双手合什念诵佛号的动作,

  更是刺激得他几乎发狂,

  煌煌地狱,

  竟然堕落如斯!

  “当年死的那批人,你以为,能有几个,可以和你一样侥幸地活下来?

  这一次再来一次,你还能恢复如初么?

  就算恢复了,

  你还敢继续站在前面么?

  你敢么?”

  周泽仍然选择无视。

  同时,

  周泽看向了前方窗檐位置的一株藤蔓,

  道:

  “送……来……”

  藤蔓微微颤抖,

  很快,

  从隔壁院子里,

  一株株藤蔓包裹着一只花狐貂被送到了周泽面前。

  花狐貂还昏迷着,虽然眼睛睁得大大的,但一脸痴呆相,刚才被周泽一同乱扁,当真是揍得不轻。

  周泽的手指放在了花狐貂的肚子上,

  花狐貂身体一颤,

  目光开始聚焦,

  看着自己头顶上的周泽,

  它的眼里露出了深沉的畏惧,

  与此同时,

  还有一股疑惑,

  像是在思考,

  这个人,

  好像有点不同了。

  周泽没急着给花狐貂施加封印,

  而是抓住了花狐貂的耳朵,

  像是提起一只兔子一样提起来,

  花狐貂晕乎乎的,

  已经没能力挣扎了,

  而且,

  也不知道为什么,

  这次再被周泽这样对待时,

  它居然一点都不反感,

  甚至还觉得有些理所应当,本该如此!

  好在,

  这只花狐貂还是比较单纯的比较二的,

  如果是一个正常成年人忽然有了这种思绪感觉,

  可能要马上陷入自我的深深怀疑之中。

  周泽把花狐貂提到了獬豸面前,

  道:

  “看……看……它……是……谁……家……的……”

  语气里,

  带着一点点的自豪,

  一开始他都没注意,

  谁知道自家那只一直喜欢往家里捡破烂的看门狗,还真能捡到个好东西。

  獬豸一开始目光还很平静,

  但等再看一会儿之后,

  它的情绪忽然陷入了失控,

  像是见了鬼一样,

  惊呼道:

  “她……她还活着!”

  ………………

  这是今天第三更,龙会继续码字,今天还有。

  争榜,真的是太累了。

  既然我们现在第一了,

  就趁着这个机会把距离拉开吧,

  争取不要在月底再打一场了。

  龙会在身体条件可以的前提下,稳定爆发,

  求票,

  求票,

  求月票!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