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四十四章 新的法兽!(第四更!)

第七百四十四章 新的法兽!(第四更!)

  深夜书屋正文卷第七百四十四章新的法兽!?“所以,那个它,

  是谁?”

  老道在旁边抓了抓下巴,问身边的安律师。

  这时候,眼见峰回路转,大菊已定,

  大家也都放下心来了。

  尤其是那位的苏醒和表现,更是给大家吃了一个快要撑死的定心丸。

  安律师摇摇头,“我怎么知道,我祖爷爷的祖爷爷的往上不知道多少代,也和他们扯不上一代去啊。”

  老道叹了口气,“看老张的样子,应该很吃惊啊。”

  “这倒是。”

  “贫道早就看出来了,那只花狐貂,肯定来历非凡!”

  “你瞎啊,这还用看?”

  “额……”

  …………

  周泽没有回答獬豸的惊疑,

  只是随手把花狐貂一丢,

  “噗通”一声,

  花狐貂摔在了地上。

  “你和她当初不是……”

  “啪!”

  周泽一巴掌抽在了獬豸的脸上,

  獬豸的脸被抽歪了过去,

  下面的话,

  也被堵住了。

  …………

  “这个她,好像不是宝盖头的它啊。”

  老道进入了吃瓜状态,津津有味。

  平时在微博上等瓜吃,这个明星出轨了,那个明星出柜了;

  那些瓜,

  可没有眼前的这个瓜有年份啊,

  这是货真价实的上古神瓜!

  “的确不是。”

  安律师深以为然。

  “那这个她,到底是谁啊?”

  “她是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件事。”

  “什么事?”

  “待会儿老张醒来后,他的脸会很痛。”

  老道张了张嘴巴,有些意外道:

  “你说得很有道理。”

  …………

  煞笔的工作,此时也进入了收尾阶段,獬豸的身体和灵魂已经被煞笔给完全侵入,一张红色的渔网在獬豸的身上浮现。

  獬豸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它的半边脸,已经肿了,看起来很是狼狈。

  不这这毕竟不是它的身体,

  而且,

  在眼前这个男人面前,

  它似乎也没尊严可言,

  所以,

  它居然也没怎么生气。

  “其实,你倒是可以去求求我,兴许,这一次,我能站回来。”

  周泽的手掌放在了花狐貂的肚子上,

  往下一压,

  五根指印在花狐貂的肚皮上留了下来,

  花狐貂身子只是一颤,

  没有痛得大呼小叫,

  甚至还发出了一声轻吟。

  随即,

  周泽站起身。

  “我和你说真的,这一次,我说不…………”

  “人……为……什……么……要……去……求……畜……生……”

  “…………”獬豸。

  獬豸脸上露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

  道:

  “我知道了,你从来都没有瞧得起我过,包括当初我去地狱,在你面前宣读罪状时,

  你,

  从来都没瞧得起我!”

  在上古时期,人和现在的人,完全不同。

  现在分种族,是白黑黄来这样区分,但在那个时期,人族是和其他妖兽种族对抗的存在,那种自我的认同感,比现在高多了。

  周泽没回答。

  獬豸眼里的光彩开始慢慢地消散,

  身上出现了一道白光,

  白光正在剥离,

  最上面一层飘离了出去,

  化作了飞灰,

  剩下的则全部又落回了这具身体内。

  少顷,

  煞笔留存在老张身上的血线也全都敛去,

  但煞笔,

  依旧留在了老张的体内。

  周泽转过身,

  一脚踢飞了躺在自己脚边的花狐貂,

  “咚!”

  花狐貂撞在了吧台上,又掉了下来,小家伙的生命力确实顽强,今天被相继蹂躏了这么多遍,都这样了,居然还没断气。

  周泽向书屋这边的人走来,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老道和安律师,

  忽然间有了一种很局促的感觉,

  我的手该往哪里放?

  我的脚该怎么摆,内八还是外八?

  我脸上的笑容应该怎么摆?

  是矜持点还是直接开舔?

  大家都知道,

  眼前正在走来的人到底是谁!

  周泽先走到了老道面前,

  居高临下,

  看着老道。

  老道只觉得自己的腿有点软,还好自己现在是坐在椅子上的,否则他真可能瘫软下去。

  妈嘢,

  以前这位出来是经常出来,

  老板也经常把他放出来,

  但可没一次像现在这样,

  还特意跑到我们这些小龙套的面前啊。

  “蹬!”

  安律师忽然站了起来,

  微微弯着腰,

  一脸真挚崇拜的笑容,

  似乎还想上去双手握住领导的手,再感叹一下领导的手真温暖,但双手刚刚举起,又放下了。

  他,

  不敢!

  眼前的这位,

  可是上上上上代的地狱最高BOSS啊!

  旁边的群众站起来了,

  老道忽然觉得自己还坐着,很不合适,马上屁股一蹲,想站起来,结果脚下一个趔趄,直接摔在了地上,跪在了周泽面前。

  周泽吸了一口气,

  眼底露出了一抹失望的神色,

  稍纵即逝。

  这位,

  怎么看起来,

  比地狱里现在的那九小只都不如啊……

  老道马上爬起来,

  扶着吧台,

  慢慢地站起身。

  有些羞涩,也有些讨好地看着周泽,

  “老板……哦不,大老板,哦不……”

  “老板板。”安律师在旁边提醒道。

  “啊,老板板……!”

  老道猛地扭过头,瞪了安律师一眼。

  看着眼前的老道,

  周泽懒得再说话了,

  他本来是想说些话的,

  但只觉得眼前这位,实在是让自己有些……无话可说。

  当下,

  周泽看向了安律师。

  安律师瞬间觉得全世界的聚光灯全都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自己的肾上腺素开始快速分泌,

  整个人瞬间走向了人生巅峰!

  古往今来,

  阴司多少巡检,

  能有幸站在这位面前,

  享受被眼前这位单独目光注视的,

  除了他安不起,

  还有谁!

  “你……很……聪……明……”

  “卑职愿为大人效死!”

  安律师瞬间单膝下跪在了周泽面前,

  手掌贴在胸口位置,

  热泪盈眶,

  慷慨激昂:

  “愿大人早日重回冥海,再造地狱!”

  语气铿锵,

  不知道的,

  还以为他安不起从一开始就是赢勾的手下呢。

  旁边的老道看着这一幕,

  只觉得一股子凉意袭来,

  妈的,

  记得一开始见到安律师时,

  这货多骄傲多会装逼拿捏强调啊,

  没想到,

  居然这么会舔!

  老道顿时觉得自己在书屋的地位,受到了严重的威胁!

  “一……直……聪……明……下……去……”

  安律师当然听懂了言外之意,

  马上点头道:

  “卑职明白,卑职定然全心全意,侍奉大人重回白骨王座!”

  周泽转身,

  走向了另一边站着的小萝莉和小男孩。

  跪在地上的安律师则是长舒一口气,

  冷汗淋漓,

  他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

  但是在面对这位时,

  跟个乡下土包子没什么区别。

  “嘿,白骨王座,你能啊你,怎么不说铁王座呢?”

  老道在旁边对安律师翻了个白眼,

  心里则是痛惜不已,

  觉得自己错过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毕竟,

  那位和安律师说话了,却没和自己说话。

  小萝莉站在小男孩前面一点,

  但周泽直接掠过了小萝莉,看都没多看一眼,直接把目光落在了小男孩身上。

  小男孩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弯下腰一拜:

  “祖。”

  周泽伸手,

  放在了小男孩的肩膀上,

  一缕煞气,

  窜入其中。

  小男孩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但眼睛里,却放出了光芒。

  随即,

  收手,

  没有多留一句话。

  转而,

  周泽走向了莺莺面前。

  莺莺低着头,看着面前的这个陌生的老板,没有什么畏惧,也没多少恭敬。

  周泽也只是看看,没说什么,也没做什么。

  这时候,似乎是觉得差不多了,

  周泽站在那里,缓缓地闭上眼。

  “大老板,等一哈!”

  老道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见周泽要闭眼了,马上抱起身边的小猴子来到了周泽面前。

  “大老板,给它看看相……看看吧。”

  女子柔弱,为母则强!

  可怜天下父母心!

  周泽将闭上的眼睛,忽然释放出一抹精光。

  “吱吱吱吱!!!!!!”

  猴子忽然发了疯似地窜出了老道的怀抱,直接上了天花板,抱着房梁瑟瑟发抖。

  老道愣住了,

  这是咋回事捏?

  周泽眼里,最后还流露出了一抹不屑和失望,

  一直到,彻底闭上眼。

  少顷,

  周泽再度睁开眼,

  眼睛里,

  则满是疲惫,

  身子一晃,

  几乎摔倒在了地上。

  “老板!”

  莺莺主动过来,抱住了周泽。

  周泽摇摇头,

  “累死我了,你最后干嘛不早点回去,差点给我累虚脱了。”

  不过在心底,铁憨憨没有回应。

  其实,

  大家都知道他刚刚在做什么,

  周老板的埋怨,

  也有点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

  也难得,

  铁憨憨居然还舍得给自己站个台,这要是放在以前,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儿。

  “老板,你没事了吧?”莺莺关心地问道。

  “没事,就是有点口渴。”

  “嘶…………”

  这时,

  老张苏醒了,

  他有些茫然地坐了起来,

  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这个梦很曲折,也很离奇,

  在梦里,他还背诵了许久法律条文,很复杂的字体,很晦涩的发音,把脑子都充得胀痛难耐。

  好在,

  这个梦算是结束了。

  但在下一刻,

  他又马上捂住自己的侧脸,

  那里好痛,

  果然,

  摸上去后发现,

  肿得好高好高,

  老张有些茫然地环顾四周,

  看了看在场的众人,

  道:

  “仙宰鸡店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