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四十六章 送佛送到西(第二更!)

第七百四十六章 送佛送到西(第二更!)

  老张稀里糊涂地站在那里,

  他觉得,

  自己似乎有点不对劲,

  哪怕自己没被直接撞死,

  但至少也该瘫倒在地上站不起来了出气儿比进气儿多才对,

  怎么可能再站起来?

  伸手,

  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血渍,

  摸出了一把血污。

  但自己却头不晕,身不晃,

  好像找张面巾纸擦一擦,

  连消毒包扎都不用,就可以自己开车回家了?

  可能中途还可以去吃一顿火锅。

  老张甚至觉得,自己应不应该再躺回去?

  “你在碰瓷,你在碰瓷,你在碰瓷!!!!!!!!!”

  肇事车里的年轻司机下了车,伸手指着老张声嘶力竭地喊道。

  老张看都懒得看他,

  通城刑警队队长大早上地跑到十字路口来碰瓷?

  你的脸咋这么大呢?

  很快,

  警车和救护车都来了,

  一切的处理程序都步入了正轨,

  在有监控的前提下,

  谁是谁非,

  真的是一目了然,

  尤其是在得知老张的身份后,

  肇事车主也马上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愿意接受处罚和教育,态度非常诚恳。

  原本没晕的老张在医院和交警队走了一遭后,反而觉得晕乎乎了,局里的领导还特意过来看望了他,见他脑袋被包扎着,勉励了他许久,还特意给批了假让他休息。

  如果不是老张拒绝了记者采访和专题报告,

  可能现在还脱不了身。

  或许其他人喜欢被采访,喜欢露个面,蹭个访谈什么的,但老张自己的哀悼会都被电视台播放过,

  也早就懒得凑这方面的趣儿了。

  最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现在这个位置挺好的,也不想再升职什么了。

  自己的车被交警大队拖了回来,他想开自己的车回去,却被拒绝了,毕竟老张虽然能走能说话没什么问题,但脑袋上包扎得那么一大圈儿,谁也不敢让他开车。

  还是交警队的一个警员送老张回到了出租屋,老张回到屋子里,

  躺下,

  开始做冥想,

  然而,

  刚刚进入冥想状态,

  脑海中马上就浮现出了自己被车撞的画面,

  当即吓得身子一抖,

  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老张想回书屋问问,

  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应该是出了些问题,

  但自己刚出来,又回去,总觉得不是很好,反正自己又没被车撞死,这是好事儿,再看看吧,不急。

  之前自己也问了老道和安律师了,他们说没事儿了,那就应该是没事儿了吧。

  不继续冥想了,

  老张其实也不是很困,

  干脆起身坐到了办公桌前,

  把一份卷宗拿在手里开始翻阅起来。

  看了一个小时,

  老张伸了个懒腰,

  准备下去找家面馆填一下肚子。

  这时,

  手机响了,

  是自己队里的一个警员。

  “喂,小许啊,什么事儿?”

  “队长,你今天没事吧?”

  “我没事,在家呢。”

  “是这样子的,今天不是分配来了两个新人嘛,我们决定中午凑一桌,队长你现在身体方便么?”

  老张犹豫了一下,道:

  “可以,可以。”

  “好,那我把小餐馆的地址发给你。”

  “嗯,好,我马上到。”

  收到了地址,老张下了楼,直接打车去了那家小餐馆。

  队里的人大半都在了,其实也就是一顿简餐,没有酒的,喝的都是饮料,毕竟下午还得继续上班。

  “队长!”

  “队长!”

  手下们都站起来打招呼,

  老张一个个点头致意,

  然后目光扫向了桌上的两个新人,

  第一个长得很健硕,肌肉膨胀得很,

  第二个……

  第二个,

  第二个怎么这么眼熟呢?

  “队长,这是王力,这是张峰,是新人。”

  张峰?

  张峰!

  老张身子踉跄了一下,差点直接摔倒在地上,

  怪不得这么眼熟,

  居然是我儿子!

  “队长,你好。”

  张峰走上前,和老张握手。

  老张很僵硬地笑了笑,

  伸手握住了自己儿子的手,

  道:

  “爸……

  把王老吉都倒上,我们碰一杯。”

  …………

  “你有哪里不舒服么?”安律师问身边的枕边人。

  小男孩摇摇头。

  “那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么?”

  小男孩继续摇摇头。

  “一点都没?”

  “没。”

  “那我怎么看那位拍你肩膀时,你很开心的样子?”

  小男孩皱了皱眉,看向了安律师,很认真地道:

  “好像,你当时比我还开心。”

  “…………”安律师。

  “不同的,我是把他当上级,我觉得我舔得够好了,但还是没你厉害,开口就是‘祖’。

  还是你脑子灵光,这时候喊一声老祖宗,老祖宗肯定要给你点东西过过年。

  老道的那只猴子就没你会来事儿,直接吓缩回去了,那位难不成还会给炖猴脑补补不成?”

  “我觉得,那位不是对猴子不满意,那位,是对老道不满意。”

  “嗯?”安律师心里微微惊讶了一下,了不得啊,居然能看出来?

  “我倒是觉得,他之所以会和你说话,完全是因为,你当时正好站在老道边上。”

  “…………”安律师。

  有时候,

  实话也会很伤人。

  “但我就很奇怪了,为什么,那位,会对老道产生出这种特殊的情绪?”

  安律师马上随意地打了个哈哈,道:“有什么好特殊的,不是一句话也没说么?”

  “不对,不同,我能感受到,那位看我们在场所有人的眼神,和普通人看丢在路边的垃圾差不多。”

  “咳咳…………”安律师咳嗽了几声。

  “但他看老道时,我能感受到,在那一瞬间,他有怒气,很明显的情绪波动。

  你会对路边的一个垃圾生气么?”

  “我不是很喜欢把自己比喻成垃圾。”

  “但我们在他眼里,就是垃圾,区别就是,有些是可回收,有些不可回收而已。”

  “太深奥了。”安律师想结束这个话题。

  小男孩却直接看着安律师,道:“你就没有觉得,老道和我们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现在全书店,就他一个正儿八经的活人了,珍稀保护动物。”

  “是啊,一个正常的活人,能在这里住了一两年了,这难道不奇怪么?

  还有,据说他上次跟着的老板,出了事儿后,他居然也活了下来。

  以前我倒是没想什么,但这次连‘祖’都对他另眼相看,我觉得……”

  “这些话,放在心底就好了。”

  小男孩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你早猜到了什么,是吧?”

  “猜到有什么用,猜不到又有什么用?

  这日子,得一天天地过的,饭,也得一口口地吃。

  你现在应该想想,等过阵子再去四川时,你得争取老板能带你去才行。”

  “哦,我明白的。”

  “乖,明白就好,咱们再睡会儿。”

  ………………

  “啊~~”

  芳芳伸了个懒腰,

  又打了个呵欠。

  冬天的太阳晒在身上当真是舒服得很,

  芳芳犯困了。

  好在她还挺有敬业精神,并没有真的坐在那儿趴着睡觉,而是使劲地托着自己的腮帮子,强行盯着店门口的位置。

  头,

  一颠一颠的……

  眼,

  虎视眈眈……

  偶尔有路人从药店门口经过,被芳芳这样一扫,心里还真有点发虚。

  这时,

  从里头的病房里,

  三个身上还缠绕着绷带打着石膏的男子走了出来,把芳芳给惊动了。

  “呀,这就准备走了啊?”

  芳芳站起身,很热情。

  因为就在刚刚,这仨人把这两个月的医疗费全都结清了,转账得很痛快,就是靠着他们仨,这家药店账面上在年底前,居然成功地扭亏为盈!

  芳芳真想他们一直住下去,

  这样一来明年的业绩报告也有着落了。

  “嗯,就不耽搁了,不耽搁了。”

  勾薪眼神示意身后的小黑小白,后面俩人马上跟上。

  是的,

  当他们苏醒后,

  马上决定离开这里!

  再不走,

  他们自己都要绝望了!

  “哦,好,我帮你们打车?”芳芳问道。

  “好,谢谢了,谢谢。”

  同时,勾薪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马上道:

  “隔壁的人我们已经打过招呼了,就不用再通知他们了,送来送去,怪麻烦的。”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我也最怕这种麻烦了。”芳芳深以为然,“你们等一下,我去帮你们叫车。”

  “好,谢谢。”

  “客气啥,以后常来啊!”

  “…………”勾薪。

  芳芳走到了店门外,

  拿出手机,想叫个车,又张望着看看有没有恰好路过的出租车,但这会儿大中午的,还真的很难碰到,打车软件也一直显示是在排队中。

  芳芳有些无奈,

  恰好看见老道蹲在店门口正在刷牙,

  “呼噜呼噜…………噗!”

  老道把裹在肩膀上的毛巾取下来,擦了擦嘴,又折叠起来,爽爽地擦了擦脸。

  他也是刚醒,待会儿还得去忙着装修修补的事儿。

  “喂,老道!”

  芳芳对老道招手。

  “嗯?”老道站起身,看向了芳芳,“啥事儿啊,大妹子。”

  “那几个病人要出院了,现在打不到车,你去送一下吧,毕竟人在这里消费了这么多。”

  老道闻言,马上放下了东西,拍拍手,道:

  “这可不,应当的,应当的,我亲自开车去送,

  咱做人得厚道,送佛送到西。”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