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四十七章 狮语者(第三更!)

第七百四十七章 狮语者(第三更!)

  “车来了,你们上车吧。”

  芳芳站在药店门口对站在里头的勾薪三人招手呼喊。

  一辆奥迪停在了药店门口,按了两次喇叭。

  “谢谢,谢谢。”

  勾薪三人一边对芳芳表示感谢一边上了车,

  小黑小白坐在后面,

  勾薪则是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

  坐稳后,

  勾薪扭过头道:

  “师傅,去火车…………啊!”

  “火车站是吧,没问题,坐稳了,要开…………”

  “咔!”

  车门被迅速打开,

  勾薪反应极快,

  直接打开了车门下车,

  他可不敢坐老道的车,上次坐他的车,自己在车里直接被炸上了天。

  哪怕是到现在,他还记得一边被火烧一边在空中做托马斯回旋的感觉。

  只是,

  一般人下车前,其实都会刻意看一下后视镜或者看一下身后是否有车辆过去,这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同时也是保护其他人的安全。

  然而,

  勾薪下车下得实在是太果决了,自然没功夫开门前看看身后,他拄着拐杖刚下车,就听得后面传来了汽车喇叭声!

  虽说身子受伤严重,骨头没养好而且还有大面积的烧伤在,

  但勾薪的本能还是在的,他下意识地向老道车身上靠过去,差不离就能和后面的那辆根本来不及刹车的轿车错过去。

  然而,

  就在这时,

  刚刚被他闭合上去的车门被从里面推开了,

  正在向车门位置贴过去的勾薪只觉得自己被车门弹了一下,

  身子开始不自觉地后仰。

  老道推开车门,

  喊道:

  “上车嘛,别客气嘛!”

  然后,

  “砰!”

  勾薪被后面的车前盖给撞到,整个人像是个陀螺一样被抽飞了,又砸到了老道的车头位置,而后翻滚下来。

  “噗通!”

  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脑袋一撇,

  直接不省人事。

  在药店门口打呵欠还没进去的芳芳恰好目睹了这一幕,

  眼睛里都开始冒出了光!

  马上招呼道:

  “快,快救业绩,快救业绩!

  不,不,快救人,快来救人!”

  芳芳很激动地喊着,

  就像是走在路上发现了一座金矿,

  呼朋唤友地去挖!

  老道下了车,

  小黑小白也下了车,

  勾薪被撞得身上多处骨折,还有很多处软组织挫伤,总之,就是很严重的样子。

  值得庆幸的是,

  他是在药店门口出的事儿,

  抢救肯定无比及时,连电话都不用打就又被送入了抢救室了。

  “你怎么开车的!”

  “我还问你呢,你们怎么开车门的!”

  “放屁,你没保持安全距离!”

  “我又不是追尾,是你们自己开车门没往后看。”

  老道和撞了勾薪的司机开始互喷唾沫,到最后,还是打了交警电话,让交警来处理这件事。

  等一通忙完,事故定性之后,老道摸了摸脑袋,想去找小黑小白,却发现他们人直接不见了。

  “他们走咧,说等他们的老大好了之后,再来接他。”芳芳主动对老道说道。

  “唉,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这些人,真不够兄弟。”

  老道对着地上呸了一声,

  想着自己还有事儿,

  也懒得管又在被抢救的勾薪了,

  转而开车去材料市场去忙活。

  …………

  傍晚时分,周泽才和莺莺一起下了楼,几个装修师傅正在收拾东西,修补工作已经结束了,老道在递烟送他们离开。

  装修师傅们有些受宠若惊,倒是真的很少见到活儿做完了依旧这么热情的主顾。

  老道则是心里想着,反正家里以后需要你们的地方还多,先把关系打好吧。

  地板恢复原状了,

  周泽在沙发上躺了下来,莺莺泡了一杯茶送上来。

  “老板,是用那个汁水儿泡的。”

  周泽点点头,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味道确实很沁人,书屋的茶叶都是普通的茶叶,因为书屋里除了老道,没人有喝茶的习惯,而老道的口味又偏大众接地气一点。

  但拿藤蔓汁水煮出来的茶,味道真的提升了好几个档次,连周泽这个不怎么喝茶的人都觉得很不错。

  “嗯,好香啊。”

  安律师走过来,凑着鼻子嗅了一阵,道:

  “这就是死侍尿汁泡的茶?”

  周泽微微皱眉,放下了茶杯。

  “哟,老板,抱歉,我口不择言。”

  安律师在周泽对面坐了下来。

  “没事儿。”周泽侧过脸看向站在吧台那边的莺莺,“安律师今天的咖啡,加双倍。”

  “好的,老板。”

  安律师听了还挺开心,拿出手机,道:“老板,你现在身体怎么样?”

  “挺好的,基本上问题不大了。”

  安律师点点头,心里则是在想着,昨天明明被打得那么惨,居然反而把身子打好了,这就是传说中的,

  欠扁?

  当然了,这种吐槽还是只能在心底想想。

  “那我就预定一周后的机票再去蓉城?”

  “预定吧。”

  “好嘞,这次我就不去了,那边我也安排好了,我留在这儿和老道一起把对面网咖两层给重新装修一下。

  就让莺莺和那个小子陪你一起去吧。“

  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一个小团体里,也是有着自己的小团体的,此时的安律师,其实就是在给自己的枕边人多争取一些好处。

  周泽闻言,没反对,算是默认了这个安排。

  “咳咳…………”

  端起茶杯,

  吹了吹,

  又喝了几口,

  心底其实对安律师刚刚的调侃也没受多大的影响。

  “开饭了。”

  系着围裙的许清朗走了出来,

  “今晚是泰国菜,我们换个口味。”

  晚餐时分,天色已经基本暗了下来。

  小萝莉见书屋没事儿了,也就回家了,隔壁药店的三个鬼差,也已经相继离开,只是和安律师打了个招呼,没亲自过来和周泽这个捕头道别。

  不是可以怠慢,只是觉得很不好意思,明明是来帮忙打架的,结果连敌人的面都没见到就被放倒了,还得劳累自家捕头给他们掏医疗费。

  “叮叮叮,叮叮叮……”

  外面传来了铃铛声。

  周泽侧头看去,

  发现一个穿着深色中山装的白胡子老头,以一种很诡异的姿势蹦蹦跳跳地向书店大门走来,老头儿的手腕位置,系着一个铃铛,走动时会发出阵阵脆响。

  “来生意了,谁接一下。”

  周泽说完,

  才发现整个书店除了自己,似乎没其他正儿八经的鬼差在了。

  没办法,只能放下筷子。

  老道也离开了饭桌,去开门迎接客人。

  这个年纪死去的老人,和老道最有共同话题了。

  许清朗也起身,准备水酒之类的东西。

  包厢很快被准备好了,那个老人继续很沉醉地双手托举着,不停地跳跃着,就这样蹦蹦跳跳地进了包厢,哪怕是坐下时,也是一只脚踩在椅子上,一只手撑在桌面上。

  “这是什么把式?”许清朗问道。

  “舞狮。”周泽回答道。

  “哦,确实像。”许清朗恍然,把米酒放下后,他就走出去继续吃饭了。

  “大兄弟,吃好喝少,好上路啊。”

  老道亲自给老人倒了一杯酒。

  老人伸手捡起几粒花生米,送入嘴里,又拿起酒杯,“咕嘟”一下,一饮而尽。

  随后还“砸吧”了一下嘴,

  “哈!”

  老头儿吃了一点儿东西后,

  又下了桌,

  双手托举起来,下蹲,继续开始舞狮子。

  可以看出来,他很喜欢这项技艺,而且是真正的哪怕是人死了,都放不下来。

  “可惜了,早知道拿个纸做的狮子,让他给咱们表演一段再下去。”

  老道话语里带着惋惜的语气,因为只要不傻的都可以看出来,眼前的老人,应该是一个舞狮的老艺术家。

  “行了,汤该凉了,我送他下去吧。”

  周泽向前走了几步,

  手指在面前画了一个圈,

  地狱之门被打开,

  正当周泽伸手准备去抓这个老人时,

  老人忽然弯下腰,一根手指放在唇边,目光不停地四处游离逡巡,压低了声音,

  道:

  “嘘!!!!!”

  “老先生,该上路了。”

  周泽懒得再玩了,嗯嗯,众生平等,众生平等吧,谁来这里,都得走最后一遭。

  “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后天庙会,会死人,会死很多人!

  狮王要出来,要出来吃人了!吃人!吃人!”

  老道闻言,面色顿时一变,然后看向了周泽,这话,总是让人觉得心慌慌的。

  而且通城庙会,真的就是在后天,老人的话,不像是无的放矢。

  再加上老人从进店以来的这些奇怪举动,其实都从侧面衬托出了他的不平凡,他应该是普通人,但普通人里,也是有些奇人异士的。

  谁知道周泽还是毫不犹豫地伸手抓住了老人,

  道:

  “还好老张不在,不然他又要管这个闲事儿了,他管就算了,肯定还要死磨着我们也跟着一起折腾来折腾去的。”

  周老板可想不管这个麻烦,

  就当自己没听见就好了,

  且不说这个老人是不是已经稀里糊涂了,哪怕变成鬼也走火入魔了,万一这是个笑话,自己还得去追查么?

  谁知,

  就在周泽话音未落之时,

  包厢外面就传来了张燕丰爽朗的大嗓门声音:

  “哎呀,来的可真巧啊,你们在吃着呐!”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