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四十九章 讲究(第一更!)

第七百四十九章 讲究(第一更!)

  死侍跪伏在草床边,用嫩绿的叶子给黑小妞擦拭着脸,小心翼翼的样子,看起来无比严肃认真,仿佛在呵护着这世上最为珍贵的瓷器。

  若是此时有一台摄影机架在这里,

  完全可以拍一部《妻子瘫痪在床,丈夫不离不弃》的感人新闻纪录片。

  在其身后,放着一个玻璃杯,杯子上方盛开着一朵白莲,白莲蕊心之中不时有乳白色的液体滴落下来,一滴接着一滴,散发着阵阵异香。

  这味道,隔着老远,也有沁人心脾的效果,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植物精华,和化妆品广告商吹的那些化学物质根本就是两种极端。

  等积攒了小半杯之后,死侍转过身,把杯子拿起来,上方的白莲自动闭合,不让一滴外流浪费。

  死侍托举着杯子,又来到黑小妞面前,准备服侍黑小妞把这些**给喝下去。

  “啪!”

  黑小妞一巴掌把杯子给抽翻,

  里头的**倒在了地上,溅洒了一地。

  但很快有一条条细细的根须出现,将它们全部吸收,没怎么浪费。

  死侍没说话,他的脸上,长时间地保持着一种木讷的平静,让人看不出他的喜怒,哪怕是和黑小妞,他也不怎么说话。

  这段时间来,似乎他唯有对周泽开口说过话,也有了稍微丰富一点的表情。

  “我又死不了,现在是你耗费本源在我身上的时候么?我早下床一天和晚下床一天,又有什么区别?

  反正我下了床也是坐轮椅,还能飞起来不成?”

  黑小妞躺在草床上直接开喷。

  死侍沉默不语。

  “现在老板的一只手又断了,你既然修养好了,就主动去找老板,帮他再换手一次,难道还要等人家来找你?

  他找你,是天经地义,你本来就是他圈养的东西,但你就这样不喜不悲地摆这种姿态,你是心甘情愿地认清了自己的身份?

  还是想摆谱装什么世外高人?”

  死侍继续沉默,同时伸手轻轻抚摸黑小妞的后背,急促的说话让黑小妞有些气喘。

  “去找他,快去啊,就说你将养好了,可以给他再续断肢了,你去啊,主动点能死啊你!

  最难挣的,是情分,你知道不?”

  死侍默然地点点头,他听她的话。

  当初,

  她说她腿脚不方便,

  他就把她背了起来;

  她说要把他给种下去,

  他只是点点头,

  就被她种下去了。

  “昨天,我看见了,那位,已经出来帮他站台了,你是有机会的,我早就说过了,有些人,看似一直浮浮沉沉,看似胸无大志,看似咸鱼不思进取!

  但奈何人家命好,

  人家命是真的好,

  这一点,

  你就得承认!

  不说‘父子关系’了,哪怕是一个主仆关系,也是一种情分!

  去找他,

  就说你准备好了,

  把他肩膀换上去!”

  死侍起身,

  向外走去。

  黑小妞继续躺在草床上,叹了口气,目光有些无神地看着上方翠绿的天花板。

  有时候,

  她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也不晓得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时间久了,

  她居然发现,

  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室内菜园子里带着一个闷葫芦种种菜,

  似乎也是一种不错的人生?

  至于什么悔教夫婿觅封侯,

  呵呵,

  矫情。

  …………

  舞狮老人被送入了地狱,

  但最后一句话,却仿佛还在这里飘荡着。

  周泽打了个呵欠,他承认,自己似乎不是很会安慰人,上次面对那个叫“胜男”的小女孩儿时,也是因为自己的嘴遁失败,差点导致最后对方的彻底暴走。

  因为,

  你又不是那种傻白甜,

  当你自己都不信那些鸡汤时,

  再想用这些鸡汤去安慰别人,

  真的是有点过于想当然了。

  但刚刚的那种情况周泽又不能直接说:

  “您下去后别说舞狮了,连蹦跶都蹦不起来了,只是跟着周围一起踮着脚跟往前走,跟个行尸走肉的煞笔一样。”

  所以,书店还是得留一个鬼差来坐镇比较好,反正现在自己成了捕头之后,重点应该放在功德的积累上,至于业绩这方面,真的不用太过于担心,自己手底下的五个鬼差,刨除老张这个划水严重的,其余四个只要做了业绩,自己都能得到部分提成。

  “心中有狮子,哪里都能舞起来。”

  老道在旁边装作不经意间念诵了出来,

  像是真的在细细地品味,

  领会着领导传递下来的精神指示在进行深入学习一样。

  然后下意识地又来了一句:“心中无码……”

  而后,

  他马上捂住自己的嘴。

  好在,这个时候死侍从菜园子那边走出来,站在了周泽面前,目光看着周泽的断臂位置。

  周泽明白了他的意思,但还是问道:

  “你身子吃得住么?”

  死侍点点头。

  “嗯。”

  周泽也没矫情,

  和死侍一起进了隔壁菜园子。

  “这谁能想到,以前的那位喜欢搞事情的日本神父,居然最后变成了站在老周身后的那个男人。”

  许清朗一边擦拭着杯子一边感慨着。

  “这话怎么听起来酸酸的,盖里盖气的。”

  老道在旁边砸吧砸吧嘴。

  过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

  周泽走了出来,

  手臂恢复了。

  “这手术速度,是真的快啊。”许清朗递上来一杯咖啡给周泽。

  周泽接了咖啡,一只手抓着,另一只手拿着汤匙轻轻搅拌,还是两只手喝咖啡舒服。

  莺莺拿着温毛巾过来给周泽擦了擦脸。

  在旁边早就等得望眼欲穿的老张终于忍不住走过来,问道:

  “老板,我们可以出发了么?”

  “老板还没洗澡呢,天大的事儿,也得等老板洗好澡才行!”

  莺莺直接怼了老张一句。

  老张讪讪一笑,没再说什么,本就是他强求人家帮忙,这时候自然也不好意思逼迫太甚。

  周泽倒是洒脱一笑,对老张道:

  “等我洗个澡。”

  “好的,好的。”

  莺莺陪着老板进了卫生间,周泽脱下了衣服,站在那里,莺莺拿着喷洒一边给老板冲着身体一边给老板身上打着沐浴露。

  主仆二人对这个,早就轻车熟路了,有时候,关系真的可以亲近到超越了情y的界限和层次。

  就像是如果你有痔疮,你估计不会好意思让你刚在一起的女朋友帮你擦药,但如果是老夫老妻的话,倒是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老板,你怎么这么宠着老张啊。”

  莺莺有些好奇地问道。

  她是真的觉得,老张有时候真的很不知趣儿,总是拿一些事儿来麻烦老板,而自家老板却是个最怕麻烦的。

  当然了,这里面,可没有把老张当作竞争对手的意思,自家老板的审美莺莺还是有自信的,就算喜欢男的,也应该是许娘娘那种眉骨天生的才配。

  老张都快成老腊肉了,自家老板才不会稀罕。

  “看似每次是我在帮他,但你知道么,有可能,是他在帮我。”

  周泽这般回答道。

  “他在帮你?怎么可能啊老板,每次不都是…………”

  “这个,我现在也不是很懂,但总有这种感觉,我也不晓得该怎么去解释,所以,有时候我确实觉得很烦,恨不得直接挖个坑把老张给埋了,但想想,还是不愿意这么做。”

  “舍不得么?”

  “我是舍不得我自己。”

  “好深奥呢,莺莺不懂。”

  “有句话,你应该能懂。”

  “什么话?”

  “好人,有好报。”

  “好吧。”

  莺莺继续打着沐浴露,换了个话题,道:“老板,我最近在研究做菜呢。”

  “嗯,不错啊,先练习着,试着做做,谁都不是生来就会做饭的,做出来了,可以先找老道品尝一下,让他给出点意见。”

  “是的呢,我就是这样做的。”

  周泽恍然,怪不得他发现老道这几天脸色总是很奇怪,青中带黄,黄中带绿的。

  …………

  菜园子里,

  死侍形容枯槁地跪坐在那儿,显然已经严重透支了生机。

  好在,因为他本身的特殊性,倒是可以慢慢通过大地的滋养重新补充回来。

  大地滋养万物,也不多他这一个累赘。

  他就像是一个转换器,

  把周泽等人无法获得的力量进行中转和转化,从而供给出去。

  黑小妞看着他现在这个样子,眼里噙着泪花。

  死侍默然一笑,没说什么。

  黑小妞躺在草床上,拿起了手机,拨通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风声,接电话的人应该是在外面。

  “这个发出去,这个热搜买上去,这几个记者钱给上。

  特么的,这几个大V名声都臭了,这特么的几个是水货刷出来的粉丝热度,

  你们居然还花钱请他转发,当老子的钱是台风刮来的啊?

  喂,

  哟,

  是你啊,店里出事儿了?

  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

  “这几天您可以试着多补补,不要怕补坏了身子,等过几天,可以帮您把手臂续回来。”

  电话那头的安律师愣了一下。

  黑小妞继续道:“不是只有老板的身子才能做这种事,其实我一直在研究着,也有了点进展和成果。”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

  随即传来一阵小声,

  道:

  “你们小两口,

  讲究。”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