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五十章 周老板的舞狮(第二更!)

第七百五十章 周老板的舞狮(第二更!)

  周泽坐上了老张的车,老张特意扭头看了一下已经双臂恢复的老板,

  嘴角抽了抽,

  道:

  “真是神奇啊。”

  “等你头上长角时,你会觉得更神奇。”

  “…………”老张。

  “开车吧,位置找到了吧?”

  在有名有姓有照片又有职业这些信息的前提下,找到那个人的家庭地址,并不是什么难事儿。

  “找到了,我们现在先去他家里吧?”

  “嗯。”

  车子发动了,外面,此时居然慢慢飘落起了雪花,很小很小的雪,带来片刻的晶莹。

  “老板,你平时看舞狮么?”

  老张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老张,你平时看话剧么?”

  “不看。”

  “一样。”

  周泽取出两根烟,自己点了一根,还有一根递给了老张。

  老张摇摇头,道:“现在通城开车抽烟会被抓拍。”

  “你反正撞不死。”

  “…………”老张。

  见老张执意讲原则,周泽也就随他了,自顾自地把车窗打开,抽了起来,同时道:

  “我对舞狮最大的印象还是在黄飞鸿系列的《狮王争霸》上,记得小时候在孤儿院的小堂的电视机,经常放这个电影。”

  “哈哈,很老的片子了,我也喜欢看,尤其是最后一句,我们赢下了这场比赛,却输了整个天下。”

  “好像两广和港澳那边舞狮活动比较多,反正我从离开孤儿院到现在,没见过通城有舞狮表演的。”

  通城这边倒是有个地方剧种,叫童子戏,但现在也就那些上了年纪少部分本地老人才会去听听,现在的作用也就是在对外宣传通城时,会提一下这个。

  “这也算是比较接地气的一个民俗文化吧。”老张感慨着。

  “嗯,算是比较接地气的一类了。”

  这些年来,国家在大力弘扬传统文化产业,弄得不管什么东西哪怕生编乱造也要给自己弄出个名头出来,而那些很多曲高和寡的传统艺术,在国内年轻人里尚且无法流行,却寄托着帮国家对外进行文化输出的目标……

  “到了。”

  老张在大门口停下了车。

  这里不算是市区范围了,在郊区位置,独栋小洋楼,看起来排场不俗。

  至少,那种苦逼到吃不起饭的苦难民间艺人形象是没有的。

  铁门口,挂着两盏白灯笼,可能是为了防火,不是用的蜡烛而是通电的。

  老张走上去,按了门铃。

  很快,

  里头有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有些疑惑地打量着周泽和老张,却没开口询问什么,直接开了门,请二人进去。

  老张刚准备好的说辞一下子全没用了。

  中年男人在前面带路,二人很快过了庭院来到了后面,后面的面积也很大,现在农村很多地方的房子,都是一栋新盖的楼房搭配上旁边的平房老屋,养狗养花办事儿时都方便得很,居住条件上真的比城市里的小疙瘩房要惬意得多了。

  屋子前面,摆放着三个狮子,当然不是真的狮子,而是舞狮的道具,红白黄。

  里面布置着灵堂,

  外面则是摆了很多张桌子,不少人正坐在那里喝着茶水,低声地聊天。

  氛围上,有点像是武林帮派在偷偷摸摸地聚会。

  周泽看见了平房正厅里端放着的吕耀祖的遗照,老头儿面色严肃,俨然宗师风范。

  也挺有意思的,看样子遗体还没去火化,应该是在这里停灵,但自己刚刚才把人家灵魂送下地狱了,这灵,停不停,其实真的没有意义了。

  周泽本想过去上个香,也算意思一下,但当他准备往前走时,却发现周围人的目光都在看着他,那个之前领着周泽二人进来面相上和吕耀祖有五六分相似的中年男子则是伸出手,拦住了周泽。

  然后指了指放在旁边的三个狮子,道:

  “二位,按照规矩,先来一段吧,亮亮活儿。”

  啥?

  还要我们舞狮子?

  周泽侧过脸,看向了站在他身后的老张。

  老张居然深吸一口气,主动地走到狮子旁,选中了一个白狮子拿了起来,走回到了周泽身边。

  主动异常,

  跟他来蹭饭时一样的主动!

  “老板,来吧,我们可以的。”

  “我来陪你玩儿杂耍的?”

  周泽反问道。

  他可没这方面的兴趣爱好,他喜欢做的事儿就是躺在那儿不动,而不是举着个狮子挥汗如雨。

  “为了找线索,委屈一下吧,老板,想想那些庙会上的孩子。”

  老张压低了声音道。

  “呵呵,我又不是他们爸爸。”

  老张赔着笑脸,把狮子头递给了周泽。

  “呵…………”

  周泽有些无语,但还是把狮子头接了过来。

  把狮子头戴上去,周泽压低了声音道:“问题来了,你会么?”

  “不会啊。”

  老张的回答很实诚。

  这时,

  中年男子走到一边,那里还放着一个摄影机,正对着这个方向,同时,他按了音响播放键,BGM出动!

  “傲气面对万重浪,

  热血像那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如精钢,

  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我发奋图强做好汉…………”

  雄浑经典的《男儿当自强》响起,

  周泽和老张还是在下面一动不动。

  在座的都是行家,应该是同行,来这里吊唁,得先亮一手活儿,看看招子亮不亮,才能决定是否有去给逝者上香然后和大家这些同行一起坐下来喝茶的资格,这应该是这个圈子里的老规矩。

  “看来这两个兄弟是觉得干地没意思。”

  旁边一个吃茶的精瘦高个男子站起来,走到旁边,把一块黑布扯了下来,那块地方,居然是一排梅花桩,而且是很高的那种,倒不是钉在地面里,而是类似于一种固定推车的方式,完全由铁铸造而成,方便演出是携带。

  “老张,你能跳上去么?”

  周泽问道。

  “额……”老张。

  “干脆把这帮人打一顿,直接问清楚就好了。”

  大半夜的,这又下着小雪,适合坐在床边喝喝茶或者品品咖啡,而不是在这里耍把式。

  “老板,这事儿我感觉没那么简单,咱们得先混进去他们这个圈子,你不是说獬豸在我体内么,我试试看,我觉得应该可以。”

  看来,

  是白天没被车撞死的这件事,

  给了老张很大的信心。

  “我觉得还是把这帮人打一顿更实际一些。”周泽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

  “老板,我…………”

  就在这时,

  “吼!”

  一声低吼声传来,

  周泽的眼睛猛地一凝,

  其身后举着狮子尾巴的老张也是一愣。

  狮子的叫声是怎样的,其实没真正听过的人很难去想象,有点像是开了那种扩音喇叭又加了广场音的感觉。

  但现场,除了周泽和老张以外,没有第三个人听到这个声音。

  “老板,是真的有狮王么?”

  “天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周泽的目光扫视全场。

  “快点儿啊,麻利点儿。”

  “对啊,别藏私啊,让大家看看真功夫!”

  “对头,对头,先搞起嘛,先搞起嘛。”

  “莫不是瞧不起额?”

  “瓜娃子唉,你摸撒子嘛!”

  天南海北的口音汇聚起来,大家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其实舞狮子是一门讲究真功夫的手艺,现在最出名发展最好的两广那边,讲究的是一个南派功夫,其余各地也有着自己的传统演习方式。

  这个和跳舞不同,你在舞台上蹦蹦跳跳有点基本功跟得上节奏也就可以糊弄一下了,但在这边狮子就这么重了,还得上下梅花桩,讲究的可是硬功夫。

  一群人在催促着,

  周泽真想让那个什么狮王现在出来,

  咬几个人,

  看他们还嚷嚷不。

  只是狮王并没有出来,在发出了那一叫之后,它就隐藏于无踪了,周泽可以感应到它应该还在这里,却没办法确定它的位置。

  这应该不是鬼,它甚至可能没有形体,而是一种特殊的存在。

  甚至,

  可能是一种……

  信仰。

  而且,事情的性质也发生了变化,之前那个舞狮老人在书店里无论怎么“胡言乱语”,只要没确定,都可以当作没事儿发生。

  勤奋尽职工作很难,但想办法尸位素餐,是个人都会。

  然而,

  现在,

  既然已经感知到了那位狮王的存在,

  又被提醒了他准备在后天的庙会上搞事情,

  那么,

  作为通城的捕头,

  自然不可能不去管。

  周泽舔了舔嘴唇,把狮头戴起,老张在后面也弯腰托举起了狮尾。

  “老张啊,你就用力去跳,相信你的潜能。”

  “哦,好。”

  老张马上应声,同时有些小激动地自言自语:

  “从年轻时看电影后,就想着有一天自己也可以舞狮了。”

  周泽:“(━┳━_━┳━)”

  怪不得……

  “做个好汉子,

  热血热肠热,

  热胜红日光……”

  当BGM到达高朝时,

  “走!”

  周泽一声低喝,

  身上煞气散发出了一些,

  整个人一跳,

  原地跳了超过两米,直接上了梅花桩,且稳稳地站住。

  身后的老张用力一蹦,

  身形直接飞跃了起来,

  跳得太高也太远了,几乎要从梅花桩的这头跳到那头去了。

  周泽见状,

  马上一拽狮头,拉了老张一把;

  老张整个人在空中被周泽吊着转了五六圈,这才抵消掉了他刚刚用力过猛造成的冲势;

  同时,老张双脚还在盲目地踩踏着,像是在做着极为高难度的太空步。

  最后,

  周泽再向下一拽,

  狮子的布匹发出了一声脆响,

  老张身形迅速下来,落地时踩在了周泽身后的梅花桩上,身形一晃,将将稳住。

  “呼…………”

  老张长舒一口气,

  太刺激了。

  在场的行家里手们,

  直接惊愕住了,

  实在是被一手惊艳得动作,

  给秀得头皮发麻!

  少顷,

  周泽还没想好下一步的动作时,

  所有人居然一起起立:

  “啪啪啪啪!!!!”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