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五十一章 宣誓

第七百五十一章 宣誓

  这就,

  结束了?

  周泽隐藏在狮头下面的脸,

  微微皱眉。

  本来我是拒绝的,

  但我刚玩儿起来,

  就要喊“咔”?

  周老板忽然发现,自己居然还有一点意犹未尽。

  但,

  还是见好就收吧。

  周泽从梅花桩上跳了下来,老张也跟着下来。

  狮子丢下,落地时,周泽腿部一抽,很重的狮子直接被抽飞,落在了另外两具狮子的旁边。

  要是让铁憨憨知道,自己居然在拿僵尸体魄舞狮子玩儿,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气炸?

  现在应该还是在沉睡吧,看来是没醒。

  “同道是缘,请这里喝茶。”

  周泽和老张一起过去坐了下来。

  旁边桌上的几帮人马上投来了善意的笑容,这帮人还是比较纯粹的,认真本事,也服真本事。

  也是,

  这年头,

  没那点纯粹的心思,也很难坚持再做这一行了,不说赚多赚少的问题,为了舞这个狮,从小到大地去打熬身子练功夫,又有多少家庭愿意让自己孩子坚持下去?

  让周泽有些意外的是,倒是没人上来攀交情,比如问你是在哪里混的?在哪里高就?那里演出费多少多少。

  这也给周泽省去了很大的麻烦,毕竟他就是个假冒的。

  坐在这儿,喝茶,喝了一个多钟头,又来了两批来吊唁的人,一批口音听起来像北方的,另一批则是像西南地区的。

  这让周泽很是奇怪,

  舞狮子的这个行当里,

  还有个江湖狮王的名誉么?

  这天南海北地一起舞狮艺人一起聚集过来,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参加一个老前辈的葬礼?

  等到午夜时,茶水被撤掉了,厨房开始生火,做饭。

  是吕耀祖的儿子带着几个同龄的人在准备,应该是吕耀祖的徒弟吧,下的是面条,水面,撒上葱花儿,一桌一个料碟,有醋和辣椒,自己看着加。

  周泽和老张默默地喝了一瓶彼岸花口服液,也慢慢地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

  整个院子里都是吃面条的“呲溜”声。

  大家吃得都很快,都是练家子,饭量和食速都是可以的。

  等吃完后,主人家的人上来撤走了碗碟,又每桌上了一壶茶。

  终于,

  要开始讲正事儿了。

  吕耀祖的儿子吕成文站在院子中央,先对着在座的几十个客人拱手一圈,

  开口道:

  “这次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了,狮王争霸赛,要在我们通城举行,本来我父亲是很看重这次的活动的。

  我父亲坚持舞狮一辈子,一直梦想着能够把舞狮这一门中华传统文化发扬光大,让更多的中国人喜欢和爱上这门艺术。

  其实,

  这些年,

  大家的日子应该是比以前好过了吧?”

  在场不少人都露出了笑容,倒是没谦虚和客气。

  以前的日子确实是很不好过,差点直接断了营生,但这些年,日子是一天比一天过得红火了,演出也多了,红包也多了,在场的哪个在家乡没收一打徒弟的?

  周泽倒是和老张对视了一眼,

  狮王争霸赛?

  跟电影剧情很像了啊,

  就是不晓得会不会有八国联军的高科技狮子,

  当然了,

  这也只是歪歪一下。

  “本来,这次的狮王争霸比赛,是由我父亲奔走促成才有这个雏形的,这次比赛的奖金,也有一百万。”

  奖金一百万,是很大一笔钱了。

  但在座的这些人,倒没太过激动,他们现在的收入,一百万,其实也不算特别大的数目,辛苦个一两年,谁赚不出来?

  他们这次之所以聚集到这里,其实是为了另一件事,而吕耀祖老先生的去世,也恰好是赶上了这个点。

  “家父生前曾不止一次地对我和对我的师兄弟们说,舞狮一道,讲究的是一个狮王刚气!

  不低头,不谄媚,我们是舞狮人,但我们得把自己当作一头真正的狮子去活!

  主办方的意思很简单,比赛时,我们不光是得放水,还得在赛后给他们做托儿,承认他们内定的冠亚军技高一筹!

  家父生前听到这个消息,直接气倒了,现在也已经仙去。

  作为他的儿子,也作为通城狮门的传人,我只能在这里和大家表个态,声明一个态度。

  这种黑幕,

  我们通城狮门,

  绝不配合!”

  “对,直娘贼,不配合!”

  “恁他娘的,鬼才和他去玩儿什么黑幕!”

  “真本事地干,真本事地比,还想玩儿潜规则,呸,这帮外行人弄出来的大赛,就是玷污了咱们整个行业!”

  大家群情激愤,

  就连周泽和老张也挥舞了一下手臂,

  喊了一下“反对,反对,坚决反对!”

  然后手臂放下,继续划水。

  “我想,诸位,也应该都收到邀请函了吧,去,还是要去的,但该怎么做,我们要讲良心!

  谁拿冠军,得凭真本事,

  不计私利,

  不计私仇!

  现在是个很开放的年代,也是一个讲科学的时代,但我还是希望大家和我一起在狮头的见证下,重申舞狮人的精神!”

  大家马上一个个开始对着狮头发誓,

  各个说得掷地有声,

  氛围很热烈,

  让人不禁有些心潮澎湃,

  不知道的还以为天地会在这里聚会,大家嚷嚷着要反清复明了。

  “这个吕成文,口才不错。”老张把嘴凑到周泽耳边小声道,”所以,那个狮王的愤怒,是对这个赛事的主办方么?”

  因为他们想要玩儿黑幕,所以狮王动怒了?

  周泽没回答,只是继续听着。

  很快,

  热络的宣誓环节结束。

  大家开始依次告别,

  其实,这只是通一个气儿而已,喊了几声口号,但具体的操作法子,并没有说出来,估计也是怕走漏风声吧。

  周泽和老张也起身,准备随大流离开。

  吕文成和周泽握手时,有些意外道:

  “兄弟,你们是要参加这次比赛么?我在参赛名单里,没看见你们。”

  “我们只是来祭奠一下吕老先生。”

  “谢谢两位的心意。”

  吕文成对周泽和老张鞠躬。

  随后,

  周泽和老张走出了大门,上车后,老张没急着发动车,而是有些疑惑道:

  “后天么,现在已经过了零点了,也就是明天的庙会了。”

  吕耀祖老人下地狱前的话语还在耳畔回荡,狮王发怒了,要死很多人。

  “事情,没那么简单。”

  周泽把座椅靠背放了下来,整个人近乎半躺着,他还是喜欢这种状态和姿势。

  “那个吕文成,说话做事都太好了,和那些上门吊唁的客人明显不是一个层次水平的人,这种人,就跟安律师一样。

  有好处,他会上,吃相会很难看,但人前人后会摆出一副很斯文的样子。

  反倒是刚刚的那些客人,显得倒是江湖义气多一些,心眼儿少很多。”

  “我等会儿回去就去查查这个比赛的事情,反正那天我们警局肯定也会抽调警力去那里维持秩序的。”

  “那你就调查呗。”

  周泽仰起头,

  揉了揉自己的脖子。

  老张见状,伸手过来想帮周泽揉揉,他们以前盯梢时,也经常这样,互相揉一揉。

  “别别别……”

  周泽马上拒绝。

  “别客气,没事的。”

  “不是客气,是嫌弃。”

  “…………”老张。

  平时被莺莺按惯了,还你个糙手糙脚的汉子来捏,真不适应。

  “我们现在是回去?”

  “回去干嘛?”

  周泽摇摇头,“等会儿我再进去看看,这个家里肯定有问题,我不信什么狮王发怒,肯定有其他的原因。”

  “那一起去?”

  “一蹦跶就撞屋顶,你跟着去添乱?”

  “额……”

  “回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多练练,看看自己潜力多大,也适应适应。”

  “好,我知道了。”

  “行吧,里面的人该出来的也应该都出来了,我再进去看看。”

  说完,

  周泽下了车,

  这次没走大门,

  直接一个箭步冲向了围墙位置,

  跳上去后指甲一抓一蹭,就翻过了围墙,落地悄无声息。

  曾经,通城监狱周泽都爬过,这一点儿,私闯民宅什么的,真的只是毛毛雨而已。

  听说美国那边私闯民宅被发现了,主人一枪毙了你也没话说,但在国内,你试试?

  慢慢地绕过了小洋楼,周泽向后头的平房那边走去。

  平房厅堂那边有个年轻的女孩儿坐在那里,穿着一身麻衣,正在烧着纸钱。

  应该是吕耀祖的孙女吧。

  周泽没打算惊动他,打算绕过去后先检查一下吕耀祖的尸体。

  这里头肯定是有古怪的,之前听到的那声狮吼,应该是有其他东西在作祟,但不大可能是真正的狮王。

  这就跟岸边那边的人传颂的海神大人,其实就是一条海蟒罢了,一个道理。

  谁知道这时候吕耀祖的儿子吕文成往这边走来,周泽只能先后退一步,把自己隐藏在黑暗之中。

  吕文成对正在烧纸的女孩儿显得很亲昵,父子关系应该不错,搂着她的肩膀,像是在劝慰她不要太伤心。

  女孩儿还在哭,

  扑倒在了吕文成怀里,

  吕文成抚摸着她的头发,

  宽慰道:

  “没事的,没事的,别太伤心了,把自己身子伤坏了,我会心疼的,

  知道么,

  妈。”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