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五十二章 舔狗!(第四更!)

第七百五十二章 舔狗!(第四更!)

  风有点大,

  大得周老板差点闪了腰。

  尤其是最后吕文成的一个“妈”,

  简直像是灵车漂移,

  天秀。

  不过,也就是一开始有点震惊,其余的感觉,倒是没有。

  可能,吕耀祖老人确实是一个比较专情的男人呢?

  私生活的事儿,归私生活,周老板懒得去理会,他不是来这里听墙角的,打探别人家的阴私,

  同时也对什么未亡人的剧情什么的,

  没什么兴趣。

  吕文成明显和他“妈”关系不一般,二人几乎依偎在了一起,吕文成的手也在不时地移动着。

  似乎,

  在这个地方,

  在这个地点,

  在这个环境下,

  能给他带来更大的感官刺激?

  这时,吕文成的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松开了自己“妈妈”的手,一边示意他要去处理个事儿一边往前面的楼房走去。

  而这个年轻未亡人,

  则是继续跪在那里烧着纸钱。

  周泽趁机绕进了灵堂,

  吕耀祖的遗体躺在冰柜里,四面墙壁上,全都是挽联花圈,各个单位各个公司什么的,其实,这玩意儿一般都是拿来给活人看的。

  尤其是在哀悼会上,这些挽联将以送的人的身份影响力排序,进行摆放,逝者已逝,活人装逼。

  周泽把冰柜打开,把吕耀祖的遗体翻了个个儿。

  既然外头刚刚出现了那种剧情,

  就很容易让人对吕耀祖老人的死因产生一些揣测了。

  周泽不是法医,但凭借经验,还是能看出来一些东西。

  事实上,吕耀祖身上可以看出的东西,真的很多很多,因为这痕迹实在是太多太多,他应该是得癌症死的,身上还残留着很多治疗后的痕迹。

  至少,周泽没找出来谋杀的痕迹。

  而且,看吕耀祖老人进书店之后的表现,也不像是自己被谋杀的样子。

  把遗体放了回去,冰柜盖好,周泽扫了一眼冰柜旁边的一个黑色狮子,上面系着红绳,应该会作为吕耀祖老人的陪葬品。

  老人舞了一辈子的狮子,拿这个当陪葬品,也算恰当。

  甚至,在旁边一个桌子上,居然还有锅碗瓢盆摆放,整整齐齐。

  看这样子,不像是要送去火化的啊,难不成想走关系偷偷土葬?

  不过,这也和自己没关系。

  就算人家真的土葬了,周泽也不会无聊到去打举报电话。

  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周泽只能悄悄地离开了灵堂,但他几乎可以笃定,之前那个发出狮吼声音的东西,应该就在这个家的范围里。

  小洋楼有三层,修建得很气派,底楼是厨房客厅,不过周泽没从底楼上去,而是爬墙,直接上了屋顶。

  屋顶有三分之一的面积是一个小玻璃棚,上面盖着一层黑布,周泽走过去,掀开黑布,透着月光,看见了里面摆放着的都是狮子。

  有些,明显上了年头了,有点破旧,有些,则应该是新的,没怎么用过。

  棚子上面还挂着一个相框,里面有不少老照片,大多是演出的时候,里面的吕耀祖那时还年轻。

  其中有一张照片里,周泽还看见了还没换衣服的吕耀祖牵着幼年时吕文成的手在一起的合影。

  周泽在里头走了一遍,也没发现什么异常的,屋顶那边有台阶,可以直接下到三楼的阳台,当周泽走下去时,隔着窗帘那边,可以听见房间里的吕文成正在打电话,只是没等周泽具体听听他在说什么,他就情绪激动地把电话给挂断了。

  往后退了几步,侧身,

  吕文成推开房间门,

  很激动地快步走出,

  直接下了楼。

  周泽扫了一眼对方离去的背影,没跟上去,而是直接进了人家的书房。

  确实是书房,装修得很豪华,一点都不低调,尤其是正中间靠墙位置的那个固定在墙壁和地面上的大保险柜,像是在脑门儿上贴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老子很有钱”。

  地毯,墙壁的挂件,包括那几幅真迹画卷,不至于说是天价,但也是各个价值不菲。

  “舞狮这么赚钱的么?”

  周泽走到办公桌前,上头很干净,没什么文件和东西,真的就是个纯装饰品。

  看了一会儿,还是没发现什么异常,周泽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地吐出来。

  最关键的还是那个狮吼的声音,出现了一次之后就再没动静了。

  难道说非得明天白天去庙会玩儿老鹰吃小鸡?

  周老板是真的很想在今天就把那个东西抓出来一劳永逸地解决掉。

  “啧啧。”

  咬了咬牙,

  周泽放弃了,

  还是决定离开。

  只是,

  当周泽刚刚走出这个房间时,

  却忽然听到了一阵低喝声,应该是在底楼的位置。

  周泽没爬墙下去,而是走了楼梯,在底楼客厅里,四个精瘦男子正在那里两人一组的进行着舞狮练习。

  动作整齐划一,虽说没有上装备,但眼神和动作,都很流畅,也很到位。

  这是一群手底下有真活儿的人,算是舞狮这个行业的基石。

  只是,周泽没看见吕文成。

  因为吕文成是活人,不是鬼,而周泽也不是个练家子,所以不清楚吕文成他本人,到底是不是会舞狮?

  子承父业本是常事儿,但周泽总是觉得,吕文成不大像是那种会一门心思练习舞狮的人。

  周泽还看见了那个吕文成的“妈”,像是烧好纸钱回来了,从客厅里经过时,几个在练功的人一起向她弯腰问好,态度很恭敬。

  甭管心里头怎么想吧,至少面子上的功夫做足了,而且这还是在没有外人在场的时候。

  周泽就站在楼梯口这边,左看看右看看,吕文成刚刚不是下来了么,难道说是有事儿就直接出去了?

  周泽拿起手机,拨通了老张的电话。

  “喂,老板。”

  “吕文成出去了没有?”

  “没有啊,我一直看着大门位置,没出去。”

  “嗯。”

  周泽挂断了电话,他相信老张的这个二十年老刑警的侦查眼光,除非吕文成和自己一样,选了一个偏僻点的围墙位置翻出去了。

  但出个自家门还翻围墙,他脑子有病啊?

  刚挂了老张的电话,手机就又颤抖了起来,周泽扫了一眼,发现是安律师的电话:

  “喂,老板,哈哈,你听我好好给你讲讲我安排的事儿…………”

  “长话短说。”

  “额…………”安律师一股脑地热情都被憋了回去,只能道:“老板你可以上上微博,现在事情已经反转了,哈哈哈,之前网上那帮二货骂老道有多狠,现在骂那个女人就有多狠,而且加上一堆辅料的爆出来,事情已经…………”

  “行了,我知道了,等我回去后我慢慢刷新闻享受。”

  “额,好,老板你在哪里忙?”

  “干嘛?”

  “我给你去送夜宵啊。”

  “吃过了。”

  “哦,那就算了。”

  “我以为你会过说想过来帮我的忙的。”

  “您就放过我吧,老板,其他事儿还好说,我是真的不愿意陪老张玩儿什么名侦探柯南的游戏。”

  “这次的事不是…………”

  “啊!”

  一声惨叫,忽然从楼顶传来。

  在一楼还在练功的众人马上停了下来,有些莫名其妙。

  周泽马上挂断电话,快速上楼,

  楼顶,楼顶,楼顶!

  然而,

  当周泽真的跑到楼顶上时,

  却发现楼顶没有任何的异常。

  还是之前自己第一次上来时的样子,周泽还特意去那个小棚子里头看了一下,也没什么翻动的迹象。

  就在这时,之前在楼底练功的几个人也跑了上来,不过他们没来得及上楼顶,在三楼就被拦了下来。

  “我没事,刚在办公室里不小心摔了一跤,没事儿了。”

  吕文成一只手捂着自己的额头一边对自己的这帮师弟解释道,

  “师弟们继续下去练功吧,功夫不能落下,尤其是在我父亲你们的师傅刚走的时候,至少,得让他老人家看见咱们的态度。”

  “是,师兄。”

  “是,师兄。”

  几个师弟见吕文成确实没什么事,就又扭头走下去进修练功了。

  而站在楼顶边缘位置的周泽,

  眉头则是紧皱起来,

  自己刚刚明明是看见吕文成下楼的,然后当楼顶发生惨叫时,自己又是第一个上来的,结果吕文成却出现在了三楼,拦截了也是一听到动静就往上跑的这帮师弟,

  他吕文成到底是怎么上来的?

  把师弟们劝下去了后,吕文成就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把门也关上了。

  周泽从楼顶位置又走了下来,

  又站在了之前自己所站的位置,

  慢慢地掀开了窗帘一脚,侧身往里看,

  他看见吕文成正坐在办公桌后头,手里拿着手机,像是在发消息聊天。

  难道说,这个屋子里,还有暗梯?

  似乎现在只有这一个解释了,而且还很勉强,只是一个舞狮人而已,又不是做间谍部门,没必要把家里搞出那种阵仗来吧?

  心里想着这些,目光有些走神,等周泽再把注意力放在吕文成身上时,

  却看见吕文成正“站”在办公桌上,

  说是站,

  其实是双手双脚都趴在了办公桌上,

  伸出舌头,

  在舔着自己的手,

  舔得忘情,

  舔得忘我,

  不时地发出“呲溜呲溜”的声响,

  口水也随着舌头不停地飞溅着,

  像是一条……舔狗。

  ————

  今天四更完成,求月票!

  大家再检查一下票夹,

  谢谢大家。

  莫慌,

  抱紧龙!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