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五十四章 阴私(第二更!)

第七百五十四章 阴私(第二更!)

  吕文成的姿态,看起来很是滑稽,却带着一种深层次的诡异,不过,这倒是周泽最喜欢看到的画面。

  周老板这个宅子里晃悠这么久了,又是舞狮子又是上蹿下跳的,结果连个狮毛都没找着。

  现在,

  可算是有了目标了。

  有了目标,就好办事儿了,反正周老板的行事风格就是那么的简单粗暴,能把你打爆绝对不多哔哔一句。

  什么帮谁完成心愿啊,帮谁了结执念啊,周老板没这个闲工夫,世上可怜的人太多,活得艰难的人也太多;

  活人他都懒得去管,死人又怎么管得过来?

  这次按理说吕耀祖的事儿,周泽也不想管的,一是老张的原因,二则是这确实是出事儿了,不管不行了。

  推开门,

  周泽走了进去。

  “额?”

  四肢都在办公桌上趴着的吕文成马上扭过头看向了周泽,眼里带着一抹疑惑,明显愣了一下。

  然后,

  接下来的一幕,

  让周泽都惊讶了一下,

  吕文成居然下了桌子,不过没向他扑来,而是站直了身子,很是疑惑地口吐人言:

  “你怎么会在这儿?”

  嗯?

  又正常了?

  周泽没废话,

  上去就直接锁喉,这是最直接的方式,这两年打架的经验告诉周泽,能上来就这么干就别再废话或者做其他多余的动作了。

  先拿捏住了死穴,再慢慢唠嗑也不迟。

  吕文成见周泽向他出手,

  当下身体一侧,弓步上前,提肘、横胯、单臂顺着周泽的手臂直接延伸了过来。

  这是标准地功夫套路,练家子的路数。

  周泽眼睛眯了一下,但是没改变自己的动作。

  “砰!”

  “砰!”

  “砰!”

  短时间内,

  吕文成对着周泽的手臂和胸口以及脖颈位置,

  连抽了三掌,

  但周泽却岿然不动,

  “吧唧!”

  直接掐住了吕文成的脖子,

  将其给举了起来。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的招式都是无力的。

  “你……你……”

  吕文成被掐着脖子,脸色迅速开始变红,双手抓着周泽的手臂,却根本无法挣脱。

  但周泽却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你……要做……什么……”

  吕文成艰难地问道。

  “你刚刚在做什么?”周泽问道。

  “我……我……在……练习……”

  “…………”周泽。

  周泽松开了手,

  吕文成直接摔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不停地咳嗽着。

  看着周泽的目光里,带着满满地畏惧。

  在他的视角里,

  周泽之前和老张那一通舞狮,已经展现出了实力了,舞狮舞得好,证明功夫好,吕文成以前也听过自家老爷子说过,在民国那会儿,那时的舞狮从业者,那可是真正的丢下狮子头就能拿刀拿枪操家伙去干的狠角色。

  到现在,承平日久,其实也就继承了当年的三分相似罢了,动作改得越来越花里胡哨,但真本事,不可否认地在慢慢地退化。

  吕文成自己也是练家子,他身上是有些功夫的,但刚刚周泽出手时,他却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

  对方的功夫,得可怕到什么地步?

  尤其是这一身的横练功夫,打在他身上,对方眼睛都不眨一下,甚至自己手掌现在还生疼。

  “你说你刚才在做什么?”

  “在……在练习。”吕文成深吸一口气,解释道:“我在模仿狮子的习性。”

  这模仿得,可真是够投入的。

  周泽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这还搞出了个乌龙。

  “呵……”

  但那个狮王,到底藏在哪里了?

  吕文成很想问周泽为什么还在我家,而且还跑到这里来,但想了想,还是不问了,他小时候也是跟着吕耀祖跑过江湖的,眼界自然是不同,那会儿想吃碗饭想混个盘口演出,白的黑的,都得打交道。

  可不像是现在可以顶个“艺术家”“传统文化”的牌子,日子能过得舒服许多。

  在刚才,

  他分明察觉到了周泽眼里,

  是带着清晰且毫不掩饰地杀意的!

  “对了,你刚刚是怎么回事?”周泽问道,“你怎么上来的?”

  这个问题,

  周泽还没想明白,

  自己明明看着他下去,然后自己也下去了,结果自己上来后,却发现对方又在三楼了。

  要知道,

  周泽可没离开楼梯!

  “我下去找我母亲说了些事情,就又上来了啊。”

  吕文成很坦诚地说道。

  周泽很想直接来一句,你在说谎,但想想,对方似乎也没必要说谎。

  但,

  那个叫声,

  又是怎么回事?

  周泽猛地转身,

  目光环视这个房间的格局,

  道:

  “你这个家,是谁修建的?”

  “家父生前修建的,设计图纸也是他做的。”

  周泽点点头,

  拿出了手机,

  拨通了许清朗的电话:

  “喂,怎么了?”

  许清朗那边像是在吹头发,吹风机的声音很刺耳。

  “需要你来一下,我这里碰到你的专业问题,地址我待会儿发给你。”

  “好。”

  许清朗顿了顿,

  又道:

  “急么?”

  周泽犹豫了一下,回答道:

  “不算很急。”

  “那多等半小时吧,我这刚敷了面膜,挺贵的。”

  “你不是能蜕皮么?还整那个有什么用?”

  老许皮肤本就好,现在又加了蜕皮的功能,

  哎呀,

  今天皮肤暗淡了一点,

  脱一层皮;

  哎呀,

  今天有黑眼圈了,

  蜕一层皮;

  哎呀,

  今天长痘痘了,

  继续蜕皮……

  “谁告诉你敷面膜真的有用啦?”

  许清朗没好气地反问道:

  “享受的,只是这个宁静放松的过程。”

  周泽点点头,

  挂断了电话。

  然后蹲下来,

  和坐在地上的吕文成对视着,

  伸手摸了摸吕文成的头,

  道:

  “我还要在这里待会儿,我不会伤害你的性命,但请你不要声张,我不求你的财也不求你的S……”

  周泽摇摇头,

  “总之,你就坐这儿别动,就没事了,懂么?”

  吕文成点点头。

  对吕文成的态度,周泽还是比较满意的,不管他跟他小妈那里有什么不清不楚的,但那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儿。

  你要吕耀祖跟老道一样,只喜欢大妹子,要点脸,你看吕文成还会不会继续?

  周泽干脆也坐了下来,

  和吕文成面对面。

  坐了五分钟后,

  感觉有点尴尬,

  周泽开口道:

  “你父亲是怎么走的?”

  “癌症,发现时就已经是晚期了,拖了两年,没拖住,还是走了。”

  “死之前,他有说过什么没有?”周泽掏出香烟,给吕文成丢了一根,自己点上之后,又把打火机丢给了吕文成。

  “没有,父亲走得很安详。”

  周泽点点头,眼里露出一抹精芒。

  不急,

  不急,

  等老许敷面膜过来后,

  先把这个房子给弄清楚,

  到时候你不说实话,有的是办法让你说实话。

  “这次的比赛,到底是怎样的一个黑幕?”

  “主办方内定了冠亚军,冠军是一个年轻的歌唱组合,他们会来舞狮子,给他们烘托人气吧。

  亚军则是主办方指定的一个舞蹈公司里出的人。

  这些人,都不算是我们圈子里的人,他们哪里懂得舞狮?”

  说到这些时,吕文成显得很激动,

  “家父也是听到这个消息后,气得倒下了,加上身体本身就有……所以就没扛的过去。”

  “内定啊,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办?”

  “只能我们圈子里自己抵制,其实,舞狮人都是有自己的操守的,狮子舞得久了,就像是自己真成了狮子一样。”

  “具体的方法呢?”

  “没方法。”

  吕文成惨然一笑,

  “但比赛时,主办方会邀请各大视频网站和几个直播平台进行直播,提前会做热场,网上也在宣传,到时候我们会做一些抵制。

  先以表演为主吧,把我们舞狮人的风采给展现出来,不管怎么样,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和平台去宣传舞狮文化。

  等到颁奖环节时,我会组织大家一起披着狮子上去阻止。”

  说到这里时,吕文成显得很激动,还不时地挥舞着手臂。

  但听到这里,

  周泽却越来越觉得不对,

  因为吕文成从一开始接待他和老张时,就给周泽一种感觉;

  他像一个人,

  像安律师。

  安律师是个好鸟么?

  明显不是。

  安律师会挥斥方遒做那种铁肩担道义自己往前硬刚半点利益不考虑的事儿么?

  也基本没这个可能。

  哪怕当初牵扯到地狱造反的事儿,安律师也是本着政治投机的心态去参与的。

  啥时候,你让安律师去做老张要做的事儿,你就会觉得很不伦不类。

  所以,

  眼前的吕文成说得越激动,

  周泽就越觉得不符合他的人设。

  聊着聊着,

  外面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哆哆哆……”

  “文成,你在里面吧?”

  是吕文成的“妈”。

  吕文成看了看周泽,没说话。

  但外面的女人明显没走,

  继续道:

  “文成,我刚听见你说话了,你在里面,你反悔了是么?

  其实我觉得这样也好,毕竟你爸刚走,我们今天确实不合适。

  如果你待会儿还是想的话,

  可以下来直接来我房间找我。

  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

  把白色的孝服换成黑色的礼服和黑丝袜了。”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