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五十五章 孙儿(第三更!)

第七百五十五章 孙儿(第三更!)

  性感老道在线发牌微信群:

  安律师:

  “哈哈哈哈,你们知道么,老道刚告诉我,他这些年捐了几个亿出去了!!!

  重点是,真的不是精!!!

  妈的,为什么我的心好痛!”

  小猴子:“吱吱吱!!!!”

  月牙:“666!”

  刘楚宇:“发红包!”

  郑强:“牛逼!”

  老道:“/(害羞)”

  老张:“可以可以,说心底话,老道真的是我最佩服的人之一,我觉得,他代表着……”

  许清朗:“@老张别打报告了,详细地址私聊发我一下,刚老周给的地址有点不准确,怎么定位在池塘里。

  你们不是在抓什么狮王么,改道去抓王八去了?”

  老张:“好,我现在发给你。”

  安律师:“对了,老板呢?”

  小猴子:“@咸鱼!”

  咸鱼:“谁给我改的群名片?”

  瞬间冷场,

  无人哔哔。

  周老板:

  “@许清朗,什么时候到啊。”

  许清朗:“刚出门,大概还有二十分钟。”

  周老板:“行吧,我在看片呢,の未亡人。”

  安律师:“我刚跟老道说了,等过阵子帮他征个婚,省得他老是一有钱就造,我计划着安排一下。”

  周老板:“可以,同意。”

  小猴子:“吱吱吱!!!!”

  安律师:“对了,老板,借一部说话!”

  周老板:“没有。”

  安律师:“你刚不是说你在看么……”

  周老板:“我是在看。”

  安律师:“我艹,我也要去!老张,地址也发我一下,我觉得我需要为通城的社会治安以及通城人民的财产生活保障做出我应有的贡献!”

  小猴子:“锤子,锤子,锤子!”

  ………………

  老张放下了手机,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他倒是不觉得累,反正以前工作习惯就是这样,有时候盯梢时,得连续盯人半个月一个月的,也都这样过来了。

  所以很多刑警,都普遍会有一点泌尿系统的毛病,

  就是这样憋出来的。

  老板刚刚在群里说他在里头干啥来着?

  老张扭了扭脖子,拿出杯子,喝了口水。

  把手掌放面前,

  试了试捏拳,

  觉得这不过瘾,

  老张把自己座位底下的一个警棍拿了起来,

  开始捏警棍!

  他听了周泽的话,得让自己多练练,多适应适应,可不能像之前那般蹦跶起来就差点出洋相了。

  一开始,

  是真的捏不动,

  但老张开始集中注意力发力时,

  他发现手中的警棍开始慢慢地凹陷了下去,

  哈哈,

  老张越捏越开心,

  反正这里也没人,

  他像是个老小孩儿一样,

  继续捏啊,捏啊,捏啊,

  用力,用力,用力,

  他不晓得的是,

  在他前方的反光镜里,

  他的头上,出现了一只独角的虚影,在其身上,也出现了一层淡淡的类似皮革影子一样的存在,整个人像是被一层兽皮给包裹着了。

  ………………

  水泥路的尾部,走出来一个手里拿着酒瓶的老头儿,老头儿鼻子红红的,脸色有点发青,脚步也有些虚浮。

  “妈拉个巴子,都死球喽,都死球喽。

  老子一个人死球喽就算了,怎么后面一个跟着一个死球喽。

  妈拉个巴子,都他娘的是一根经,就没一个能长寿的?”

  红鼻子老头儿边走边喝,边喝边骂,但你又不晓得他究竟在骂什么。

  不像是在骂儿子不孝顺,也不像是在骂村长不是个东西。

  “贼老天,老子是不是欠你个龟孙儿的,老子跟土匪拼了,拼没了就没了,身上中了几个弹眼儿,也是往前倒的!

  但老子的儿子,老子的孙子,老子的曾孙子,怎么也都劳什子去当了个警察!

  儿子跟曾孙儿还都牺牲了,我呸!

  孙子没牺牲,但也没活久,格老子的!

  你这样做不对啊,不公平啊,老子又不是愚公,死前也没跟人装逼说子子孙孙无穷匮也啊!”

  红鼻子老头儿走到了围墙那边,停了下来,

  眼睛眯了眯,

  看着围墙里的小洋楼

  “啧啧,洞内有乾坤,府内有天地,没那么大的福气,还想学人玩儿这么大的把戏,瞧把你能的!”

  红鼻子老头儿把酒瓶里最后一点白酒喝了,

  打了个酒嗝儿,

  踉踉跄跄道:

  “呵,把你解决了,老子再去瞅瞅增增孙子去,妈的,算了,不瞅了,那个小东西也当了警察了。

  哎呀,

  一看就是要光荣的面相啊,

  真是造孽啊,造孽啊!

  老天爷啊,

  你他娘的要牺牲也不能光我这一脉牺牲啊,你不能渴着一只养使劲地褥羊毛啊!

  你换换其他羊不行么?大家都抢着要为社会做贡献呐,谁喊得最响亮,你就让他去贡献贡献成不?

  老子牺牲后,在地狱混了这么久,当了个巡检,前些年还被安不起那个王八羔子坑得受牵连被圈禁了。

  好不容易,阴司缺人了,才重新被放出来,本兴高采烈地上来想瞅瞅自己子孙后代过得咋样来着,

  你就给我看这个?

  不公平,这真的不公平,绝对不公平!

  我不服啊,我不服啊,我不服啊!”

  红鼻子老头儿经过了停在路边的轿车,

  刚走过去没几步,

  他马上又往后退了几步,

  有些疑惑地看着车里坐着的那个三十来岁的二傻子,

  在那里捏着棍子捏着正嗨皮!

  再仔细一瞅,

  车里的这个人脑袋上居然有一只角,

  从玻璃上看过去,

  很像是一头披着人皮的狮子!

  “嘎嘎,得来全不费公布!老子从上海追你追到这儿,你终于还是忍不住上了人身!

  你说说看,好好的在皮布里头藏着多好,非要忍不住出来搞点事情!

  踏踏实实混着,大家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阳间红尘事儿多,但那也是红尘的事儿,和你有半个大洋的关系?

  呵,老子叫你搞事情!”

  “啪!”

  红鼻子老头儿的手肘猛地一撞车窗,

  车窗直接碎裂,

  而后抓住了老张的衣领就开始往外拽。

  老张猝不及防之下,居然真的被红鼻子老头儿给拽出了车门,“噗通”一声,被丢在了地上。

  在老张还没反应过来之前,

  红鼻子老头儿的脚就到了,

  直接踹中了老张的腹部,

  “砰!”

  老张被踹飞出去七八米远。

  当下只觉得肚子里开始翻腾。

  “嘿,起来,咱再练练,哈哈。”

  红鼻子老头儿扭了扭脖子,

  走到老张面前,

  伸手直接抓住了老张的脖子。

  老张身子猛地一颤,腰部发力,一脚踹中了对方的小腿,同时身子一转,反手扣住对方的肘关节位置,猛地一摔!

  “呵呵,就你也配和我…………”

  “砰!”

  老头儿被摔了出去,

  滑行了十多米。

  “呸呸呸,呸呸呸!”

  老头儿一边吐着尘土一边站了起来,

  一脸的诧异,

  自言自语道:

  “不应该啊,不应该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老张指着红鼻子老头儿问道。

  他这次没按照以前的习惯警告对方这是在袭警,因为老张清楚,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瞬间用手砸破车窗玻璃再被自己拽出来踹飞?

  “娘的,你才是东西,你全家都不是东西,你爹不是东西,你祖上都不是东西!”

  红鼻子老头儿也是个暴躁脾气,直接骂了起来,

  “妈拉个巴子,给老子滚出来!”

  说着,

  红鼻子老头儿再度冲向了老张。

  老张严阵以待,

  不停地放缓自己的呼吸节奏。

  红鼻子老头儿嘴角出现一抹冷笑,

  刚冲刺到一半的他双臂忽然撑开。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封!”

  刹那间,

  老张的双手手腕位置出现了两道黑色的掌印,

  “噗通”一声,

  老张双手被按在了地上,

  他自己本人也不得不单膝跪了下来。

  红鼻子老头儿这时候冲上前,

  一脚踹中了老张的头部,

  砰!

  KO!

  老张身子一歪,

  倒在了地上。

  “呼…………”

  红鼻子老头儿砸吧砸吧了嘴,

  “呵,看你硬还是老子我硬,跟老子倔,妈的,老子打土匪时,你丫的你爷爷还在吃奶呢!

  还有,

  你这货你出来不出来,

  你出来啊!”

  老张只觉得脑袋昏沉沉的,很晕很痛,像是要开裂了一样,而后听到那个红鼻子老头儿站在自己身旁大声喊着什么东西。

  “呕!”

  一阵恶心的感觉袭来,

  但老张还是强行克制住了,

  灵台当即一阵清明,

  下意识地伸手,

  拽住了红鼻子老头儿的脚踝。

  红鼻子老头儿一阵愕然,

  什么鬼,

  都被爆头了你居然还能动!

  你到底上的是谁的身!

  “哐当!”

  老张猛地发力,

  红鼻子老头儿被直接掀翻在了地上。

  老张迅速上前,

  用擒拿的方式压住了红鼻子老头儿,

  但他也清楚,

  这次不能再文明了,

  一只手抽出来直接掐着对方的后脖颈位置,

  低喝道: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被压在身下的红鼻子老头儿双手一翻,嘴里低喝道:

  “封!”

  一道黑影出现在了老张身后,

  悄无声息地伸手抓向了老张。

  然而,

  老张后背位置忽然闪现出一道白光,

  直接将这黑影驱散!

  身下的红鼻子老头儿并不知道这个情况,

  他扭过头,

  极为嚣张地放声大笑道:

  “哈哈,动不了了吧,龟孙儿!”

  老张当即举起拳头,

  砸了下去!

  “砰!”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