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六十章 仇人见面!(第四更!)

第七百六十章 仇人见面!(第四更!)

  天知道吕耀祖是从哪里弄到这个带有阵法的盖房图纸的,

  更不晓得他又是从哪里把这个老狮子给收集过来的,

  而且还居然以自己家为阵势,

  将那只狮子镇压在了自家地下室!

  当然了,一个普通人,也不是不可以获得什么奇遇,就像是老道当初被灌了酒买了一大堆认购证一样。

  但现在,

  麻烦出来了,

  水墨丹青的狮子明显特意过来找自己的“本尊”的,

  若是让二者相互呼应起来,

  那麻烦,

  可就真的大了。

  其实,

  你说它到底有多强,战力有多恐怖,还真说不上,但这狮子体内,有被滋养了上百年的浩然正气!

  阴司的人,跑到阳间就瞬间矮了三分,再面对这浩然正气时,直接撇下了半个身子。

  这是天生克制,

  没法子,

  周老板又是捕头又是僵尸的,

  更是被克得死死的!

  尤其是那些画面,

  以及画面中流露出来的精气神,

  当真是刀子一般,

  狠狠地一次又一次地扎在了周泽心底。

  老张还在掰扯着身上的水墨丹青呢,这会儿,看自家老板顶不住了,挂在那狮子身上直接向自己冲来。

  老张反应很快,

  直接拉扯着这水墨丹青开始狂奔。

  因为有着牵扯,

  所以跑得不是很快,

  但后头追赶的狮子,

  身下也有周老板的拉拽,也被降下了速度。

  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双方的距离还是越来越近!

  红鼻子老头儿马上冲过去,双手和周泽一起抓住了那头狮子。

  “噗!”

  老头儿再度喷出一口老血,

  直接喷在了周老板的脸上。

  周老板深吸一口气,

  真想一拳把这老货给砸下去!

  “坑铿锵!坑铿锵!”

  锣鼓声不停地在耳膜边肆虐,

  这种感觉,

  当真是太酸爽了,

  酸爽得灵魂都在抽搐。

  “吼!”

  也就在此时,

  一道怒吼声从远处传来,

  妖猴正在快速地奔跑,

  而后直接落在了老张身后,

  双手砸了下去!

  “轰!”

  狮子被砸落在了地上,

  周泽和老头儿顺势撒手,滚落在了一边。

  头晕脑混,而且带着一种极不真实的感觉,像是从头到脚都被“净化消毒”一遍。

  周泽却还是强行睁开眼,其实身上真的没什么伤,他看向了那边的老张,直接喊道:

  “跑!”

  这时候,

  就像是两把钥匙,

  一把在这里,

  一把则是在老张身上,

  只要老张带着那把钥匙跑得远远的,

  问题就不会失控。

  妖猴显得很暴躁,

  它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显然也受到了影响,

  但妖猴到底和人不同,

  人受到了影响后产生的是无力感,

  但猴子却表现出了一种歇斯底里的狂暴状态!

  “吼!”

  小猴子举着狮子,

  不停地向下砸着!

  “轰!”

  “轰!”

  “轰!”

  连砸三下,

  狮子没碎,

  猴砸跪了!

  “噗通”一声,

  猴子跪在了地上,

  身形开始迅速缩小,

  眼耳口鼻全是鲜血,

  凄惨得不得了。

  而这时,

  狮子也直接甩开了猴子,冲向了还没跑多远的老张。

  小猴子跪伏在地上,小肉爪伸入自己的小挎包口袋里,取出了阴阳冊,直接丢了出去!

  “喵!”

  阴阳冊悬浮在空中,

  黑猫出现,

  对着狮子直接扑了过去!

  然而,

  黑猫似乎更灵敏,确切地说,它更懂得明哲保身,并没有直接去接触这头狮子,而是在其身边环绕。

  当阴阳冊落下来时,

  黑猫身形化作了一道道黑光,将狮子整个包裹了起来。

  “搞错了!”

  周泽站起身,

  犹豫了一下,

  还是冲向了那头狮子。

  身上真的没什么伤,但这精神和灵魂上的伤害与冲击,却是实打实的,但没办法,这个时候就是当铁头娃也得扛过去!

  “轰!”

  周老板再度献身了,

  双手架住了狮子,

  身体当即一阵颤抖,

  “嘶…………”

  周泽倒吸一口凉气,

  脸型也在开始扭曲狰狞起来,

  但周泽还是没撒手,

  两颗獠牙发出了刺目的寒芒。

  “去抓那个,抓那个啊!”

  周泽一边承受着巨大痛苦一边在骂这只黑猫,

  这是实体啊,

  你抓得进阴阳冊么!

  你当它是哆啦A梦的异次元口袋啊!

  黑猫迅速凝聚,带着阴阳冊飞向了前面的老张,在经过周泽身边时,黑猫原本黑色的面庞,还微微红了一下。

  周泽再度发出怒吼,

  眼神中,

  流露出了一抹坚毅,

  刹那间,

  他仿佛又找回到了当初在野人山时的感觉,

  但精神上的扭曲和灵魂上的撕裂,却依旧继续存在着,此时的坚持,真的仅仅叫坚持。

  黑猫冲到了老张身边,阴阳冊落下,发出巨大的吸引力,直接拉扯着老张身上的水墨丹青向那边过去。

  而周泽这边的狮子,似乎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开始更加疯狂地颤抖起来。

  “艹!”

  周泽嘴角溢出了鲜血,

  灵魂深处,

  那座泰山似乎本能地开始摇晃,作势欲出!

  然而,

  一个赤膊着上身的男子却发出了一声轻笑,

  伸手拍了拍身下的泰山,

  道:

  “等……他……开……口……求……我……们……”

  “吼!”

  周泽咆哮得感觉自己嗓子眼儿里都开始激出血花儿来了,

  但他还是硬生生地单膝跪在地上,

  用肩膀死死地扛住狮子!

  而另一边,

  老张不停地拉扯,黑猫不停地撕咬,阴阳冊不住地搅拌,

  终于,

  那条水墨丹青被拉扯进了阴阳冊之中。

  “啪嗒!”

  一声脆响,

  阴阳冊闭合,

  落在了地上。

  封面上,

  黑猫旁边多了一条趴在那里生无可恋的狮子。

  而周泽这边,

  这个舞狮道具,

  也终于消停了下来,

  似乎陷入了沉睡。

  周泽“噗通”一声,

  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耳朵里,

  还在不停的有刺耳的摩擦声传来,

  灵魂上的撕裂感,更是让他痛苦万分。

  着像是高朝后的余韵……

  刚刚的过程,没在身上留下什么伤势,但是此间的痛苦和折磨,只有当事人自己心里才最清楚。

  红鼻子老头儿艰难地爬起来,凑向了那阴阳冊。

  “吱吱吱!!!!!!”

  小猴子连滚带爬地窜了过来,拦住了红鼻子老头儿。

  这阴阳冊,是它的玩具,是老板的东西,是书屋的财产。

  可不容许被外人染指!

  在这一点上,小猴子真的和老道不像,老道觉得钱是烫手的山芋,不撒出去不舒夫斯基。

  但小猴子却继承了周老板的优良品格。

  “去,这猴子,还挺护食,老子是那种贪人家东西的人嘛!

  老子身前生后都做事儿堂堂正正,

  要不是安不起那煞笔,

  咦,

  这是阴阳冊,

  判官的法器!!!!!!!!

  噢噢噢噢!!!!!!”

  红鼻子老头儿忽然张开嘴,

  竟然滴淌下了口水。

  老张这时走了过来,虽说气喘吁吁,但是比起老板他们,他确实好过得多了。

  他弯下腰,把阴阳冊捡起,看着面前红鼻子老头儿流口水的样子,老张忽然笑了,还特意把阴阳冊在老头儿面前晃了晃。

  “见过没,见过没?”

  老头儿马上点头,跟小鸡啄米一样。

  “不给你,不给你。”

  老张也不懂自己为什么喜欢逗弄这个老头儿玩,但看着这老头儿气急败坏的样子,他就真的高兴,就觉得开心,就是觉得有趣。

  他也不晓得一向稳重的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红鼻子老头儿舔了舔唇边,

  压低了声音,

  道:

  “小子,真以为一个巡检是这么好拿捏的么?”

  “你可以试试。”

  老头儿扭头回去一看,是周泽从地上爬起来了,虽说看起来脸色有些苍白,但刚刚这个年轻人硬抗这狮子的表现,他可是看在眼里的。

  那狮子,

  在老头儿视角里,

  其实就是一个自带浩然正气BUFF的法器,

  威力大?真不大。

  破坏力强?真不强。

  却是一切异端的克星。

  “呵。”红鼻子老头儿终究是更顾忌周泽一点,但还是开口道:“别真的惹毛了老子,否则…………”

  周泽扫了老头儿一眼,不客气道:

  “我还没收藏过巡检的腰牌。”

  “…………”红鼻子老头儿。

  威胁,

  生命威胁

  红果果的威胁!

  其实,

  若不是看在这红鼻子老头儿刚刚也出手发力的话,

  光凭对方之前对阴阳冊所表现出来的态度,

  就已经够周泽动杀心了。

  鬼差?

  他杀得真心不少了。

  就说巡检吧,

  呵呵,

  之前在地狱,和铁憨憨一起,一轮血月下去,多少判官巡检直接灰飞烟灭?

  有时候,周老板自己都觉得自己是身在体制反体制的典型。

  “行,行,可以,可以,这脾气,我倒是喜欢。

  唉,

  老子只是看着这个眼馋啊,

  当初要不是被那个煞笔坑了一把,

  老子现在也还是有机会去向着判官的位子努努力的,

  哪像是现在,

  半个戴罪之身,

  千万别让我再瞧见那厮,

  否则老子我非得生吞活剥了他!”

  就在这时,

  一辆轿车极速开了过来,

  一个猛烈的飘逸后急刹,

  定住!

  安律师推开了车门,

  直接嚷嚷道:

  “妈的,你这臭猴子就不能等等我啊,跑那么快,老子开一百二十码都追不上你!”

  红鼻子老头儿忽然间身子一颤,

  扭过头,

  目光死死地盯住了刚刚下车的安律师!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