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六十一章 揍他!

第七百六十一章 揍他!

  “哎哟我去,事儿都完了啊,房子都塌了,啧啧。

  我说你们怎么都不等等我,等我来了一切事情不就都可以解决了么,哪可能弄得现在这么个大场面。”

  安律师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儿就是当港片里的警察。

  主角配角反派一通惊天动地的厮杀结束之后,

  香港警察出现拿着大喇叭,

  喊一声:

  “我们是警察,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然后导演喊“咔”,

  大家一起去领盒饭。

  瞅着,刚开车来的时候就感到这里咚咚锵咚咚锵的恐怖气息波动,等自己一来,得,消停了。

  舒服,

  惬意。

  再说点漂亮的风凉话,

  嘿嘿,

  享受!

  只是这会儿还没安逸多久呢,

  安律师就看见一个红鼻子老头儿气喘吁吁地从里头蹦跶出来,

  直接向自己冲来!

  “哟,您是……你是……你他娘的是!”

  人们在痛恨一个人到极点的时候,往往会说一句“他就算化成灰我也记得他”,这往往是一句屁话。

  不信你把他搁在火葬场焚化炉后头,让他在一堆灰烬里拿个小勺子给归类总结一下ABCD?

  但在鬼差眼里,

  这却不是问题,

  肉身可以变,模样可以变,性别也可以变,

  但你这灵魂,

  变不了!

  安律师明显也认出了眼前这红鼻子老头儿是谁了,

  单手迅速放在身前,

  低喝道:

  “阴司有序,亡法…………”

  这是关系好到了完全不需要任何口头的累赘,

  连个招呼问问好久不见的兄弟你最近还好嘛都不需要了,

  直接就是最亲切也是最真挚同时也是最为拳拳到肉的招呼!

  “我顶你个肺!”

  红鼻子老头儿不多哔哔,

  直接一拳头砸了过去。

  安律师见状,没敢硬抗,转身一绕。

  “砰!”

  老头儿一拳砸在了车前盖上,直接把车头给砸凹了下去,车子的气囊都弹了出来。

  但老头儿明显没打算罢休,低喝一声:

  “亡法无情,封!”

  刹那间,

  一道黑色的人影出现在了安律师身后。

  安律师马上一个侧身,白骨手一抓以撕,强行折腾出了一个缝隙,绕开了这里。

  然而,老头儿却步步紧逼,誓不罢休!

  安律师当即叫了一声,

  都懒得掐诀了,

  直接向老板那边冲去。

  他是有帮派的人,

  干嘛和你死磕?

  再说了,

  就欺负老子现在出身文字被剥了,

  赶在当初,

  你敢跟老子动手不?

  单挑?

  不存在的,

  老子这里一帮人站着的,

  除非老子肾结石转移到脑子了,

  才去和你玩什么单挑!

  周泽一直都很好奇一件事,那就是巡检的官身被剥夺之后,到底会产生怎样的连锁反应,冯四儿当初是安律师的手下,但冯四儿上次上来所表现出的实力,确实是比安律师强上不止一筹。

  安律师好歹以前是金牌巡检呢,实力如果一直这么弱鸡,谁信啊?

  难不成,

  阴司那边分水岭在捕头和巡检这条线上?

  反正,

  自己哪怕手里捏着这个有史以来含金量最足的捕头腰牌,却没感觉到有半点变化,总不能遇到谁都把腰牌拿出来得瑟一下:

  瞧见没?我这疙瘩纯金的!

  老鼻子值钱咧!

  看来,还是得早点升巡检,到那时候,才会有真正的质的变化。

  不过,

  想心思是想心思,

  但周老板可一点儿都没耽搁自己办事儿,

  眼神一个示意,

  小猴子和老张就一起向前。

  虽说刚刚一个战壕里扛过枪的,但外敌一旦解决,兄弟都能迅速内讧操刀子继续干架,那咱就别客气也别犹豫了,开整吧。

  虽说双方当事人什么都没说清楚,但周泽心里也猜出个七八分,应该是安律师以前在阴司的仇人。

  这就足够了,

  安律师的身份无法见得了大光,

  再者了,

  书屋也缺不了他,

  反正面对这种事儿时,大家都是挺抱团的。

  搁城里,这是一个单位的面子;搁乡下,这是咱们大队的脸子。

  值得庆幸的,刚刚那头道具狮子所带来的仅仅是精神灵魂上的刺激,身上倒是没怎么受伤,喘几口气的功夫,也就适应过来了。

  至少,比以前每次遇到事儿之后大家集体瘫痪要好得多得多。

  小猴子拍了拍胸脯,直接变大,妖猴的气势再度显露了出来,那黑黢黢的毛发,铜铃般大小的眼珠子,周身凝而不散的妖气,大晚上的看起来,还真有那么一股子大妖的气势!

  书屋里的几个人,它都很亲近,这猴子心眼儿傻缺,

  上辈子就知道帮人,给自己帮沟里去了,但这辈子也没变,否则当初也不会把周泽救回来。

  至于安律师,猴子也是很亲近的,和老道那个爷爷身份不同的是,安律师很喜欢带着他去见识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就像是那种喜欢带侄子去游戏机房嗨皮的舅舅。

  红鼻子老头儿只见一个巨大的身影向自己盖了过来,当下迅速后退,但猴子的速度忒快,老头儿没能退得过,还是被赶上了。

  哪怕是巡检大人,在阳间碰到这么一只妖猴,心里也是有些发怵的。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压、封、镇!”

  一记手印下去,

  猴子巨大的身躯一阵摇晃,

  身上的妖气也开始散乱起来,

  却硬是咬着牙,攥住了红鼻子老头儿的一条腿,甩了出去。

  “砰!”

  安律师开来的那辆车再度遭受重击,车窗玻璃碎裂了一地,老头儿滚落了下来,满脸是血。

  他赶忙晃了晃脑袋,调整着呼吸,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还是仗着自己更有经验。

  而这会儿,

  老张也走了过来。

  当警察时客气是客气,规矩是规矩,但现在不是警察的事儿,阴司里到底是个什么局面,老张也清楚,说好听点,叫刑罚森严,说不好听点,简直就是个丛林社会。

  这会儿,

  哪怕自己对这个老头儿再有什么好感,

  也不可能心软。

  毕竟,

  心软的代价很可能是整个书屋所有人都下场凄惨。

  “龟孙儿,你也来!”

  红鼻子老头儿发出一声厉啸,

  身子蹦了起来,

  直接扑向了老张。

  他跟老张之前就打过一架,所以对老张很是熟悉,这会儿,他自然懂得如果继续要寻仇的话,就得落入这种被群殴的环境之中。

  但他没得选,

  要不是当初安不起那货瞎搞,

  自己也不会被连累得前程尽毁!

  说不定,

  他现在还能做做判官的梦呢!

  老张直来直去,他自个儿也是看清楚了,自己搞什么其他东西不在行,至少在眼下,靠一身蛮力效果似乎还挺不错。

  “砰!”

  红鼻子老头儿硬生生地吃了老张一拳,却没被打飞,而是承着这份力道,顺势攀爬到了老张身后。灵活得不像样子,真的是像条蛇一样。

  与此同时,

  他单手位置出现了一把锥子,

  这一刺下去,

  老张哪怕不死也得受个重伤!

  可以说,

  这个表现,

  算是巡检在战斗经验上的秒杀差距了。

  毕竟,红鼻子老头儿当年是跟着聂军门一起经历了剿捻、中法战争、甲午战争、庚子之变,

  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哪怕是死,也是后来当巡警时死在了土匪枪口底下,下去之后在地下也是一路摸爬滚打,能当上巡检,是会有更优秀的存在,但绝对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废物。

  然而,

  也不晓得怎么了,

  老头儿叹了口气,看着下面这二愣子光不溜秋的脖颈,没下得去手。

  他自己都觉得惊讶,

  只觉得自己身下这个大猪蹄子,

  嫩嫩的,

  不舍得去戳。

  安律师却吓了一跳,

  擦咧,

  要是老张被人直接秒杀了,

  自己以后可没脸再在书屋混了啊。

  当下,

  他白骨手上出现了一道粉色的烟雾,化作了一条绳索,直接套到了红鼻子老头儿身上,而后使劲一拽!

  红鼻子老头儿还在犹豫呢,

  被安律师偷袭得手,

  整个人掉了下来,

  在地上被不停地拖动着。

  他却惊而不慌,直接气骂道:

  “安不起,还当是以前么?”

  话音刚落,

  老头儿胸口位置出现了一团黑色的莲花,

  莲花上带着摇曳的黑色火焰,

  直接窜向了安律师。

  莲花上的火焰,可以焚灭灵魂!

  “老板唉~~~”

  安律师同样是惊而不慌!

  他娘的,

  各个都把他当落汤鸡啦,

  老子现在啥都可以缺,

  却绝不缺大腿!

  来啊,

  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你!

  周泽横跨一步,五根指甲向前一扫,莲花直接凋谢,那团黑色的火焰在其指甲上燃烧着,企图攀上来,一路焚烧他的灵魂,却被他的煞气直接阻隔住,只是凝聚在指尖,远远看上去,像是指尖上盯着五团小小的鬼火。

  指尖放在面前,

  看着鬼火摇曳,

  周泽微微侧头,欣赏了一下,

  然后对着指尖吹了口气:“呼。”

  火,

  就这么灭了,

  而周泽的指甲,却毫发无伤。

  老头彻底惊愕住了,呢喃道:“这到底是什么僵尸体魄!”

  普通的僵尸,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安律师再加一把力,

  老头儿被拖拽到了他的脚跟前,

  他一脚踩在了老头儿胸口位置,

  笑哈哈地大骂道:

  “哈哈,还当是以前吗?”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