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六十二章 祖宗!

第七百六十二章 祖宗!

  安律师觉得自己现在肯定笑起来像是一个大反派,

  搁电视剧电影里属于那种无论多嚣张多不可一世,

  最后肯定也会被正义的主角燃烧起小宇宙干死的那种。

  但他无所谓,电影如果和现实都一样的话,谁会去看电影?

  他安不起今儿就得嚣张嚣张,毕竟从落魄到现在,想明天就反攻地狱,不太现实,但这不影响他现在抓紧时间先收一点点儿利息。

  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多亏啊。

  周泽蹲了下来,眼角余光看着被安律师踩在脚下的红鼻子老头,

  膨胀了膨胀了,

  想当初刚入这行时,

  一个小萝莉都能把自己掐得死死的,甚至还给自己定了个“死亡时限”,玩儿了出用完销毁的策划。

  可这一转眼,两年过去了,自己都能跟个没事儿人一样开始逮巡检了。

  人确实是一种很喜欢回忆的画面,但人都是习惯性地回忆美好的变化,其实这也是一种自我沉浸和自我陶醉,以这个过程,获得自我的一种满足感和认同感。

  比如那种:我从当初刚离开家乡的一无所有,奋斗到如今,终于变得负债累累。

  这种过程,

  许就不会有多少人愿意去回味的了。

  老张似乎没能看出来自家老板现在正在陷入一种“自我感觉良好”的状态之中,

  直接过来瓮声地打破了氛围,

  道:

  “老板,这人怎么处理?”

  周泽抬了抬眼皮,努努嘴。

  意思很简单,

  这事儿怎么处理肯定归安律师安排,毕竟仇人是他的,怎么发落才能效果最好且可以避免后续可能产生的麻烦,自然由他来做决定。

  你咸吃萝卜淡操心个什么劲儿?

  老张挠挠头,他也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关心这个,但也不懂得到底是遭了什么邪性,看见红鼻子老头儿像是一块准备烹饪的肉搁在地上时,心里忽然的有些不落忍。

  好像不是什么同情心爆发,总是,莫名其妙的。

  老张看向了安律师,安律师笑笑,道:

  “都到这个地步了,怎么可能还留着他,也别回书屋了,我给他带去旁边市里,让老许过来,一起布置个阵法,该怎么料理就怎么料理了吧,尽量做到收尾干净。

  反正书店里有老板那个特殊情况压着,咱只要别太粗心,日后阴司就算想查,也查不出什么。

  最重要的是…………”

  安律师弯腰,

  伸手在红鼻子老头儿脸上拍了拍,

  道:

  “这位老哥在阴司的人际关系,可是差得很哟,他如果真的在上头莫名其妙地失踪了,只会有人叫好,至多按照正常程序走一走。

  没真正的高层知会一声的话,谁会费心思去去办这个事儿?”

  反正自家老板有那牌子特殊性压制着,阴司的目光在这里会不由自主地略过去,自己这边再小心点儿,杀的又快臭皮糖,事儿还真不大。

  早期曾混过阴司官场的安不起,最懂那帮官僚到底是什么尿性了。

  红鼻子老头听着他们的对话,脸上露出了惊愕的表情,他不是惊愕于自己的下场结局,而是惊愕于这帮人在处理阴司正牌巡检时的这种无所谓的态度!

  我是巡检哎!

  不是你早上从菜市场张阿姨那里买回来的五花肉!

  红鼻子老头儿忽然觉得有些荒谬,阴司的眼睛之下,居然还藏着这么一小块阴影,自己刚刚居然还追着那狮子到这里来!

  简直就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真正需要被清除的,

  在这里啊!

  这帮人,

  无法无天,无法无天啊!

  老张听了安律师的打算,弯下腰,在红鼻子老头儿面前蹲了下来,看着红鼻子老头儿。

  看着看着,

  老张又摇摇头,

  站起身。

  老安的车不能用了,都被打报废了,好在许清朗很快开着他的车过来了,这次是真的连趟儿都没赶上。

  “都结束了?”

  许清朗问道,刚刚他还在琢磨去哪儿买鸽子以及鸽子的十八中烹饪手法。

  没想到先出发自己的居然被安律师枪了个先,等自己一路摸索找过来时,事情都解决了。

  许清朗无视了那个被制服的老者,而是先去看了看地上的狮子,伸手摸了摸,这狮子有些年头了,还破损严重,但哪怕是这样,却依旧有着一股子苍茫悲壮的气息弥漫出来。

  “这是法器啊,被人特意祭炼过的,本就是承载着意念的灵物,有了自己的性格,又被人雕刻以阵法加持滋养。

  啧啧,

  这玩意儿,还真的是巧夺天工了,好东西,顶好的东西。”

  许清朗难得这般失态,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早早就有二十几套房的原因,他对很多事情都看得越来越淡了,尤其是在他师傅的事儿前阵子刚被处理过之后,他现在还真有些一门心思埋头在阵法研究之中的痴迷劲儿。

  “老许啊,来,给加个封印!”

  安律师对许清朗招了招手。

  许清朗走了过来,弯腰,看着下面躺着的红鼻子老头儿。

  也没问人家怎么着了,但既然是被书店里的人制住了,接下来该怎么着就这么着吧。

  许清朗拿出了几张符纸,开始准备封印,同时问道:

  “是往死里整还是只是束缚一下?”

  这就跟下药一样,

  有些药晕吧一下人也就没事儿了,至多恶心几天,但有些药,人醒来之后可能脑子就不好使了。

  封印也是同理,一些霸道点的封印,会对灵魂造成难以想象的伤害,但效果却更好,不容易出现被挣脱的意外。

  “往死里整呗。”

  安律师不以为意,都这会儿了,也不说什么优待俘虏了。

  只是想着这次事儿做完之后,回去得多烧点纸钱,否则这反派的视角持续得太久了,万一真得沾染上反派的霉运咋办?

  许清朗点点头,示意自己晓得了,开始重新画符。

  “安不起,你行啊,你厉害啊,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再蹦跶几天!”

  “哟,不劳您惦记,我哪,现在活得舒服着呐,嘿嘿,等以后,更会舒服得要上天,可惜,你是没机会看见了。

  说实话,要不是你脾气一直太臭,一直在那儿装清高,做孤臣,我倒不是不可以给你通融通融,但抱歉,在你这里,我是真的赌不起。

  这次,只能算你倒霉,咱们也不分对错了。

  至于说我以后倒霉不倒霉的,呵呵,我就不信你这老小子看不出来,阴司到底还有几天的蹦跶时间,这天儿,就要变了!”

  “狗屁,要不是你当初整的那些幺蛾子,我能被关起来?我能被前程都毁了打发上来干这些抓鸡抓猫的事儿!

  阴司要变天了,也就是你这种违法乱纪的小人一边作祟一边给自己心里找的借口!

  老子当初大清眼看着都不行了,但打洋人时,我们含糊过么?

  安不起,

  我做鬼也不会……”

  红鼻子老头儿停住了,

  因为他忽然发现,

  自己马上连做鬼的机会都没有了。

  安不起也不可能让他再有机会回地下去当鬼了。

  老张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因为他也是听出来了,这个老头儿,在阴司那边也算是个口碑不错的,脾气臭,认规矩认死理。

  老张还真钦佩这种人,虽说这种人当自己同事时,你会非常地讨厌。

  但老张也没再开口求情什么的,这是拿大家的命和安危去求情,他老张没这个脸,也干不出这种事儿。

  许清朗符纸画好了,对老张道:

  “老张,帮忙压一下。”

  老张还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在想心思。

  安律师瞥了一眼老张,喊道:“老张?”

  老张还是没回过神。

  “张警官?张sir?张叔叔?张爷爷?张阿姨?

  张燕丰!”

  红鼻子老头儿眼睛忽然瞪大了!

  老张也马上醒悟过来,“哦,怎么了?”

  “压一下他,让他别乱动。”

  “哦,好。”

  老张弯下腰,双手抓住了老头儿的肩膀。

  老头儿一双老眼就这么盯着张燕丰,

  嘴巴开始颤抖,

  颤抖,

  再颤抖。

  “我去,你这老狗这是要发情啊?”

  红鼻子老头儿没理会安律师的嘲讽,

  喉咙蠕动了一下,

  吼道:

  “张燕丰,

  老子是你曾爷爷!

  老子是你曾爷爷!!!!”

  老张有些歉然地点点头,道:

  “对不起了,我也没想到我会做出这种事儿,但没办法,抱歉了。

  你想骂,就骂我吧,如果能让你舒坦的话,你一路走好,对不起,抱歉了,真的。”

  “妈拉个巴子,

  张燕丰,

  老子是你祖宗!”

  老张点点头,同时又看向了老许,示意自己已经压住他了,可以开始封印了。

  人民警察,唾面自干的本事,在此时表现得淋漓尽致。

  老张又不是第一次面对不了情况误会自己的群众了。

  “张燕丰,你这个龟孙儿!”

  “是,是,我是,你骂吧,骂了我心里也能舒坦点。”

  “张燕丰,我是你祖宗啊!”

  “是,是,你是我前辈,我该向你学习,但这次不行,唉………

  你骂,继续骂吧,用力骂,只要你能消消气,只要你能安心地去。”

  “…………”红鼻子老头。

  ————我是被骂的分割线————

  今儿太累了,脑子也有些乱,龙不敢强行为了爆发写下去了,

  得留一个空档让大脑暂停一下。

  今儿就两更,等龙把思路理一理,明天争取补回来。

  莫慌,抱紧龙!

  .。m.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