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六十三章 相认!(第一更!)

第七百六十三章 相认!(第一更!)

  在大部分淳朴人的眼中,所谓的可怜人都是淳朴的,带着泥土芬芳的苦涩香味,是值得同情和歌颂的。

  但真正干过基层工作的人,才能理解其中的百味。

  最起码,老张是锻炼出来了,唾面自干,俯首甘为孺子牛,都么问题。

  再加上,这事儿做得,就像是安律师说得那般,甭论对错,却真的亏心。

  但人活这个世上,谁不想清洁如白莲花?

  但,

  太难了。

  红鼻子老头儿那个急,那个气啊,再加上这曾孙儿一脸痴呆傻愣的样子,呕心啊!

  妈拉个巴子,

  老子真的是你祖宗啊,你真是我龟孙儿啊!

  “老许,快点儿吧。”

  老张还在催促着。

  许清朗点点头,符纸捏取出来。

  却在这时,

  周泽伸手抓住了许清朗的手腕,

  许清朗有些意外地看了看周泽,

  周泽则是有些意外地看了看这哥仨,

  安律师一脸反派角色的自豪感,

  老张一副委屈巴巴昧着良心做坏事儿的自责,

  许清朗则是一副无所谓公事公办的洒脱,

  合着,

  这仨傻帽子,

  是真的没听出来?

  “老周?”

  “老板?”

  周泽有些哭笑不得,伸手指了指被制住躺在下头的红鼻子老头儿,

  道:

  “你们就没听出来,这不是在骂人?”

  红鼻子老头儿激动地不停地点头,

  真是激动啊,

  太他娘的激动了,

  不愧是能当头儿的人,

  就凭这耳朵不聋,

  他不当头儿谁当头儿?

  ………………

  红鼻子老头儿还是被封印了,但不再是“往死里整”的符纸系列。

  毕竟,

  之前是不知道,现在这会儿你要是给老张他曾祖父给整出个痴呆,到底算谁的?

  红鼻子老头儿坐在椅子上,许清朗则是在外围布置了个阵法,这家小洋楼都塌了,得先布置点儿东西防止动静天大被普通人过来打扰。

  小猴子去平房那边找了些棉絮毯子之类的,给躺在那儿还昏迷的七八个人盖上,大冬天的,躺外面昏迷还真挺危险的。

  老张坐在地上,怔怔地看着红鼻子老头儿。

  老实说,

  没多少激动,

  也没多么欢呼,

  他老张又不是沉香,

  也不是孤儿院长大的孩子,也是享受过家庭的温暖的。

  退一万步说,这年头你问多少人,你爷爷叫什么名字,能写出来的,估计也不会很多,更别说是曾祖父了。

  周泽也有一把椅子,坐在那儿,拿着手机,滑动着屏幕。

  安律师搞的反转,已经上了微博热搜了,事态的发展,是奔着给人家整得身败名裂去的。

  而安律师则是憋着笑,伸手戳了戳红鼻子老头儿的鼻子,道:

  “老菜帮子,没想过有这一天吧?”

  红鼻子老头儿恶狠狠地瞪了安律师一眼,然后又没好气地瞅了瞅自己这个曾孙儿。

  “来呗,做做自我介绍呗,不是我不信你,是你这个脾性,我是真的很难信得过,谁能保证你扭过头不玩儿个大义灭亲?

  说不定你还跃跃欲试呢,至少能感动了你自己。”

  安律师点了根烟,抖了抖烟灰,看了看老张,道:

  “我记得,他叫张卫雨,呵呵,可惜你们老张家也没个族谱什么的,又是从津门迁到通城来的,估计你也不晓得你有这么个曾祖父吧?”

  老张点点头,他确实不知道。

  他爷爷算是共和国第一批警察,以前是当兵的,然后因公牺牲了,他爸那会儿还小,老张曾听他爸说过,似乎他爷爷的爸爸也是在爷爷很小的时候也殉职了。

  总之,

  老张家的传承很艰难,

  因为总是有人去牺牲,去光荣,留下的不是遗腹子就是小孩子。

  这个传统,哪怕是到了自己这边,也没断代。

  不过好一点的是,自己牺牲时,儿子已经在警校快毕业了。

  而且现在,儿子都分配到自己手下入职了,也成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呵,呵呵,呵呵呵…………”

  红鼻子老头儿是真的看着自己这个曾孙就来气,

  这会儿,

  他甚至顾不得去说什么刚刚发生的事儿了,

  而是直接骂道:

  “你缺心眼儿啊,自个儿当警察了不够,还让自己儿子上警校,我那个曾曾孙儿我见过了,妈的,当真是穿着警服一脸光荣啊。

  真他娘的是一个要赶着去光荣的面相,

  哎哟我去,

  我这心里,

  糟心啊!”

  上了年纪的人,对其他的事儿倒是可以看淡了,对子孙后代计,就会看得重一些。

  只可惜红鼻子老头儿因为工作性质再加上前些年出事儿的原因,对外面的事儿也没什么清楚不清楚的,反正两眼一抹黑。

  等一上来,

  查一查,看一看,

  妈嘢,

  拍个五代同堂全家福照片的话,

  有仨椅子上只能摆一套制服,

  自己的孙子以前因为受伤也没活多久,勉强算是半个光荣。

  大曾曾孙儿,更别提了,那傻笑地上镜一看,就适合以后贴在墓碑上供人怀念的表情。

  这可不得把他这个“老祖宗”给气出毛病来了么!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

  老张硬着头皮解释道。

  “我呸!”

  红鼻子老头儿直接对着老张的面上吐了口唾沫,

  要不是现在被封印着,他也懒得折腾这个封印了,

  非得下来直接给这曾孙儿给揍一顿!

  “行了吧,咱能说点儿正经的不,老东西,你这曾孙儿,可是我和我们老板给你救回来的。

  你欠我一条命!”

  跟有原则的谈判,最重要的是啥?

  就是抓住他是有原则的人的这个痛脚。

  红鼻子老头儿鼻子抖了抖,

  他没否认这个,

  这确实是欠了一个人情,

  不过,

  他还是有些意外道:

  “他体内的那个,是个什么玩意儿?”

  一个鬼差,能和自己刚得有来有回?

  红鼻子老头儿也是老江湖了,这点儿眼力见儿还是有的。

  “好东西,我们老板给的好东西。”安律师走到老张身后,双手撑在老张肩膀上,“当然了,也是老张争气,其实一开始吧,我是不同意的。

  因为你这大曾孙,我是真的看不上,其他本事没有,原则性一箩筐,而且就差脑门儿上贴一个条子写着为人民服务出门儿了。

  是我们老板,发善心,才在他牺牲之后,救了回来,嘿嘿,你也知道的,我这些年从地狱出来后,就一直干的是这一行,我呢,也帮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小忙。

  至于你这曾孙儿体内的那个,

  说出来,

  怕吓死你。

  但我还是犹豫该不该对你说,

  算了,

  我先问你个事儿吧,

  我需要你一个点头,

  别老子给你当个导游,又陪吃又陪睡的,

  到最后你一拧脖子,想当个阴司忠臣,我还得给你杀人灭口,多麻烦?

  是吧,

  老张,

  你也是能理解的吧?”

  “啊……额……”

  老张不知道自己是该点头还是该摇头。

  安律师撇撇嘴,

  一本正经地看着红鼻子老头儿,

  笑道:

  “船要塌了,你又不是船长,再说了,咱船长大副们早就寻着新船要登基了。

  我们这些小喽啰们,总得给自己找个救生衣先穿着吧?

  何况,

  我这里可不是什么救生衣或者是儿童救生圈那么简单的东西,

  是一艘……

  嘶,

  是一片新大陆。”

  “呵。”红鼻子老头儿不屑地甩了一声鼻音。

  “别不信啊。”

  “我,张卫雨,就是饿死,就是渴死,就是从这儿跳下去,也不会信你的邪!”

  安律师耸耸肩,

  又拍了拍老张的肩膀,

  老张面露复杂之色。

  “但,为了我这个曾孙儿,我答应,我不会再针对你们,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可以没当发生过,包括我见过你安不起这件事。”

  有的人的承诺,

  一文不值,

  但有些人的承诺,

  却价值千金。

  安律师笑了笑,

  点点头,

  道:

  “好,我信了。”

  然后,

  “哗啦”一声,

  安律师直接撕开了红鼻子老头儿的封印。

  红鼻子老头儿当即挑起,

  抡起拳头对着老张劈头盖脸地就砸去!

  “龟孙儿,你真个真龟孙儿!

  老子刚都说是你祖宗了,你居然还扯呼催促人家封印我!

  龟孙儿,

  看老子不打死你!”

  老张这会儿只敢捂着脑袋,让对方老拳不停地往自己身上落,之前不知道情况还好,这会儿他是不敢还手了。

  周泽摇摇头,从椅子上站起来,指了指四周,

  道:

  “事儿都处理完了么,你们再看着收尾一下,我先回去了。”

  红鼻子老头儿有些忌惮地看了周泽一眼,继续揍自己龟孙儿,没说什么。

  等周泽走后,

  安律师往前凑了凑,道:

  “您想教训自家孩子,也不急于一时,我们老板这是要走了,你就没点什么要表示表示?”

  “表示什么?跟你一样,纳头便拜,叫人家捕头老板?

  安不起,你是落魄了,但我没想到你能变得这么磕馋!”

  安律师咂咂嘴,

  把嘴巴凑到红鼻子老头儿面前嘀咕了几句:

  刹那间,

  红鼻子老头儿也不打孙子了,

  腰挺直了,

  鼻息变粗壮了,

  手开始颤抖了。

  安律师在旁边冷笑了一声。

  红鼻子老头儿一脚踹在了自家大曾孙儿身上,

  吼道:

  “赶紧起来,你欠了人家这么大的人情,我这个当长辈的总得上去感谢感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