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六十五章 四代勇烈!

第七百六十五章 四代勇烈!

  车停了,

  周泽看了看车门,

  有些心疼,

  但想想这车是老张的,

  就释然了。

  反正老张的车被老张的曾祖父弄坏,

  也算是理所应当,兜兜转转都是他们一家人自己的事儿。

  老张下了车,去搀扶滚下去的祖宗。

  周泽看了看老张的背影,觉得今晚回去后老张可以去知乎写一个帖子:

  “论生活中忽然多出了一个曾祖父是什么感觉?”

  “呵呵。”

  周泽笑了笑,

  然后在心里道:

  “别说,还真挺方便的,你这张老脸,还真好刷。”

  王霸之气一露,

  大部分的问题也就都解决了,

  看老头儿的被吓的模样,这最后一哆嗦,算是圆满射出了。

  “去……找……阎……王……刷……啊……”

  “你看,你又调皮。”

  周泽伸了个懒腰,

  拿起旁边的一瓶水,

  喝了一口。

  “对了,有件事,我一直没来得及问你,记得当初在地狱时,你到底是怎么笃定有人能给我们开路的?

  你就确信我能从奈何桥上走出来?”

  “不……确……定……”

  “你撒谎,那一批九黎的兵,你没动他们,估计你没动的东西,还有不少,你这留着不舍得用,不就是为了以后等可以堂堂正正回来时一起用的么?”

  “呵………呵………”

  “你笑什么,被我心虚了?”

  “狗……就……好……好……看……门……”

  “啧啧,行吧行吧,不问了,不问了,我也懒得去和你下地狱干嘛去,现在这生活挺好,我挺珍惜的。”

  老张搀扶着红鼻子老头儿回来了,

  红鼻子老头儿这次干脆连副驾驶都不坐了,

  跟着自家大曾孙一起坐后头。

  “别怕,其实我们店里的企业文化,挺随和的。”

  周泽开口安慰道。

  老张很想开口问一下咱店里的企业文化是啥?

  “等到了店里,我让我们店里的老道陪你唠唠嗑,或者带你在通城逛逛。

  见识见识咱们通城的风土人情,哦,对了,老道年岁至少看起来和你差不离吧,你们应该有共同语言。”

  老张闻言,抓着自家曾祖父的手忽然一紧。

  “嘶……你掐我干嘛,瘪犊子,不晓得自个儿现在手劲儿有多大啊?”

  老张苦笑着摇摇头。

  周泽重新发动了车子,最后一哆嗦,算是完成了,但具体的交接和接下来的安排,还是得等安律师回来去和这个老头儿说。

  一是周泽没这个闲工夫,怕麻烦,二来,老是自己亲力亲为,容易让人看低了去。

  一刻钟后,

  车子到了书店门口,

  周泽下了车,推开店门,走进去之后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鸡汤味儿。

  饭桌上,摆放着一个大砂锅,旁边还有几个小菜,莺莺正端着一份凉拌西红柿走出来;

  此时的她,系着粉色围裙,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老板,你回来啦。”

  “嗯。”

  周泽在饭桌边坐了下来。

  莺莺把凉菜放在桌上,偷偷摸摸地道:

  “老板,我给你点了外卖,在楼上房间里,你去楼上吃吧。”

  周泽闻言,

  微微皱眉,

  然后见莺莺一脸诚恳的样子,

  还是点点头,同意了。

  自家莺莺是真的体贴,连那种让男人硬逼着自己下咽然后竖起大拇指不停地说“好吃”的苦逼环节都给自己省略了。

  这世间,不知多少个男人都没能跳过这个关卡,当然,这也不能跳,这不是为了不打击自家媳妇儿做饭的积极性好让以后媳妇儿继续做饭下去嘛?

  当然了,

  周泽连什么烟熏火燎的给你皮肤弄坏了什么的,这个环节也可以跳过了。

  所以,有个僵尸女仆是真的省事儿。

  外头,

  也下了车的红鼻子老头儿在安律师的搀扶下,没急着先进书店,而是眯着眼,扫了一眼书店左边隔壁的药房,又扫了一眼右边隔壁密封着的菜园子。

  “格局,气场,不错嘛。”

  “嗯。”老张在旁边应了一下。

  “双龙补气的格局,本来是困龙局的,但硬生生地掰扯回来了,成了龙吞虎食的气象。

  这重点抓的,还是一个左边和一个右边,啧啧,够狠的啊。

  一个夺气运,

  一个抢生机,

  严丝合缝,了不得了不得。

  这书店,是谁装修的?”

  “阵法的话,应该是许清朗吧,他做菜的手艺很不错。”

  老头儿点点头,迈步走入了书店。

  “哎呀呀,哟,这地儿装修不错啊。”

  老张搀扶着自家曾祖父进来了。

  莺莺眼睛一亮,

  当即道:

  “张警官,这次是真的来得正好,吃吧!”

  “额……嗯,好。”

  老张搀扶着红鼻子老头儿坐了下来,

  红鼻子老头儿是真的扭到腰了,不是那种战斗时的变化,至少那时心里有点数儿,这一次,是被赢勾忽然出现的气息给直接震得心神失守摔下去的,这可就出问题了。

  再加上这身子,本就不是原配的。

  “你们吃,交流交流感情,我就先上去了。”

  周泽起身,指了指饭桌上的菜,

  “别客气,多吃点。”

  摆出一副不打扰你们爷孙俩叙旧的高尚姿态,

  随即,

  周泽走上了楼梯。

  莺莺则是解开了围裙,打了一盆水带着毛巾上去准备给老板洗手擦脸。

  红鼻子老头儿拿起筷子,

  夹了一口菜,

  没急着放嘴里,

  而是煞有其事地认真地看了看自己这大曾孙儿两眼,

  道:

  “未来,有没有什么安排?说说吧,好好说说。”

  老头儿算是理解为什么安不起那样子的一个人,愿意心甘情愿地叫人老板,愿意在这个疙瘩待下去了。

  这地儿,

  是真的卧虎藏龙,

  说不得,

  风云变幻之际,

  这家书店就是古代王朝的潜邸,

  这里的人,都将成为从龙之臣。

  说不动心,那是假的,他虽然讲原则,讲规矩,但也不是死脑筋,以前无牵无挂的,无所畏惧,现在呐,总得给自己子孙后代想想未来。

  这种被老天爷被这命运唆使得上杆子一代代光荣的传统,

  当真是让老头儿牙疼得很。

  “就继续当我的警察吧,然后帮书店做做事儿,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老张这般回答。

  “呵,瞧你这点出息。”

  老头儿没好气地瞪了自家曾孙儿一眼,把筷子里的菜送入嘴里,

  当即目光一凝!

  “噗!”

  一口东西,

  直接喷了出来。

  “哦,我的疏忽,我的疏忽,这个口服液,你得喝,喝了这个才能吃饭。

  这里的饭菜很好吃的,我常来蹭饭,呵呵。”

  老张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取出两瓶彼岸花口服液,一瓶放在老头儿面前,一瓶自己打开喝了。

  红鼻子老头儿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老张,

  这是什么口服液的事儿么?

  这菜,

  这菜简直!

  还有,

  我的大曾孙子唉

  你是真的二愣子啊,

  就这菜,

  你还每天特意踩点来蹭饭?

  你没猫病吧!

  老张喝了彼岸花口服液,然后笑呵呵地夹了块鸡肉,送入嘴里。

  “噗!”

  老张吐了出来。

  红鼻子老头儿放心了,看来还没病入膏肓。

  “这菜是死人做的么,这么难吃。”

  老头儿嘀咕道,可不是给他说中了么。

  算了,不吃了,

  老头儿亲自去柜台那边,翻出一瓶五粮液,这还是老道藏的,他没客气,拿了过来,给自己跟老张都倒上。

  端起酒杯,

  抿了一口,

  道:

  “龟孙儿啊,其实,我本来可以不趟这次浑水的,但我都是为了你…………”

  “那就不趟了吧,您早点下去吧,该干嘛干嘛。”

  “…………”老头儿。

  老张是想让自己这个忽然出现的祖宗早点下去,否则赶明儿书屋人都回来了,大家都得“小张”“小张”地喊了。

  老头儿则是被这个不孝子孙给憋出了内伤!

  给个台阶要死啊!

  “帮还是要帮的,说实话吧,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阴司是眼看着夕阳西下,但想掐死你们,还是简单得很。

  我就舍了这把老骨头,帮衬帮衬你一把。

  唉,

  儿女就是讨债的鬼啊,

  这话说得真没错。”

  红鼻子老头儿又喝了一口酒,自顾自地叹息着。

  老张也是叹息了一声,他是有原则的人,但又不是傻子,眼前这个老人到底是个什么心思,他不清楚?

  既然这样了,

  老张也不藏着掖着了,

  直接道:

  “其实,少点儿心思就好,大家都不吃亏,咱老板的性格,怎么说呢,是个咸……

  是个怕麻烦的,脾气也不是很好,喜欢直来直去。”

  意思就是提点自家曾祖父,

  该麻溜地下跪就麻溜地下跪,

  该表忠心就表忠心,

  自家爷孙,

  还能笑话你不成?

  “呵呵,你以为我是在拿捏这个巡检的架子?”

  老张没回答,但眼神示意:你以为你不在拿捏?

  “龟孙儿!”

  老头儿一巴掌拍在了老张的脑袋上,

  马上把自己的脑袋也压低了,低喝道:

  “我这个巡检身份,没你想象中那么值钱,至少,在你那个老板和安不起眼里,真的没那么值钱。

  要不是有你的关系,他们现在早就把我这个巡检当一块瘟猪肉一样处理销毁掉了。”

  “那什么值钱?”

  “砰!”

  红鼻子老头儿又是一记毛栗子,

  再压低了声音,

  呵斥道:

  “你是真傻啊,

  没我们老张家四世勇烈之气在,

  你以为他能好端端地在这个疙瘩一直悠哉悠哉地过小日子?”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