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六十六章 征婚

第七百六十六章 征婚

  莺莺先伺候着周泽洗脸,

  然后帮周泽在小桌上支开了餐食,

  特意从兴仁镇崔记那儿买来的猪头肉,茶干,汤泡饭,兴东的乳腐,

  菜很简单,毕竟是夜宵,太油腻也不好,至于下面的,嗯,本就不是给老板吃的!

  “老板,下面那个老头儿,是谁啊?”

  “哦,他啊,老张的爷爷,哦不,是曾祖父。”

  “也是鬼差?”

  “巡检。”

  “和安律师一个样的?”

  “嗯,算是吧。”

  “哦,没想到啊,老张居然也是个鬼二代。”

  “噗!”

  周泽嘴里汤都喷了出来,

  鬼二代,

  还有这说法。

  “对了,老板,老道半钟头前接到了一个电话就急匆匆地出去了。”

  “嗯,我知道了。”

  周泽显得很平静,因为老道嘛,计算出事儿了,也能支撑得到自己等人去救的才对。

  简单地又吃了几口饭,本就是当夜宵对付一下的,吃完后,周泽站起身,走到窗台边抽了口烟。

  安律师发来了微信,说是他们收拾收尾还需要一段时间,最起码,那个狮子得带回来。

  周泽回了个“知道了”,伸手朝着窗台外抖了抖烟灰。

  抽完烟,

  周泽走下了楼,

  看见老张跟那老头儿坐在沙发上,面前放着茶水。

  老头儿站起身,对周泽微微弯腰,姿态放得很低,周泽也对他点点头,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丢了几颗冰块,走了过来,也在沙发上坐下了。

  其实,

  面对周泽时,老头儿心里还是有点不服气的,他这个人,会相术,生前就喜欢玩这个,死后更是琢磨开了,其阵法上的造诣,不逊于许清朗,而且在眼光见识也就是望闻方面,更是超出了老许不少。

  他几乎可以肯定,

  眼前的这个男子,

  把自己的曾孙收在旁边,

  不管有意无意的,

  肯定是拿自家这一脉四代勇烈当了挡箭牌!

  其实,

  周泽这阵子也有这种感觉了,

  当初月牙都说了,老张只负责“貌美如花”,反正他是书屋的政治正确。

  一个疙瘩,总不能都是自私的人吧,总得推出“先进个人”或者“先进单位”出来。

  这叫什么来着,对了,一白遮百丑。

  但老头儿偏偏又不能拿这个事儿去要价,一来,他琢磨着眼前这个男人当初收自己曾孙做鬼差,应该没想那么多。

  二来,

  自家四代勇烈很值钱么?

  人家还有幽冥之海的主人,还有那座泰山压轴不是。

  “快半年前了吧,当初地狱出了个大事儿,有个巨擘忽然苏醒,搅动得地狱风云变色,虽说最后那位巨擘被阴司镇压了,但阴司也因此陨落了不少判官巡检。

  本来该有人干的事儿,也就没人干了,我呢,本来算是被隔离软禁了的,这不,也被踹出来干事儿了。

  之前之所以被软禁,也是和安不起有很大的关系,我负责看守第十九层地狱,安不起当初领着一帮人潜入进来,背着我打开了一些牢笼,事后,我因玩忽职守被责罚。”

  老张低着头,没去看自家老板。

  周泽笑了笑,只是点点头笑笑。

  老头儿一直盯着周泽的脸色,见实在是看不出来什么,只能道:

  “具体的事儿,我去和安不起那货交流。”

  “好。”

  周泽乐得清闲。

  “我这曾孙,还得拜托您多照顾照顾。”

  老张坐得很难受,

  感觉自己像是个流着鼻涕不懂事儿的孩子。

  “应该的,应该的,小张这孩子还是很听话的。”

  “…………”老张。

  “我还有点事儿,需要去处理一下,等明天我再来找安不起吧,你放心,我大曾孙儿在你这儿呢。”

  周泽点点头,

  “安不起说信得过你的人品,我也是信得过的。”

  “人品是信不过的,能信得过的,还是实力。”红鼻子老头儿倒是打开天窗说了亮话,“当初在津门打洋鬼子时,我就晓得这个道理了。”

  老头儿走了,

  老张带着他一起走的,

  说是还要一起去看儿子和曾曾孙子。

  周泽在楼下沙发上坐了好一会儿,见老道还没回来,就先洗澡上去睡觉了。

  一夜无话,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周泽才醒来。

  昨天其实没怎么受伤,但是在对付那只黑狮子时,耗费了太多心力,所以这一觉睡的时间也就长了一些。

  莺莺侧躺在周泽身边,后背给周泽,穿着淡蓝色的睡衣。

  周泽咽了口唾沫,觉得有些口渴。

  起床,

  冲了个澡,

  走到沙发那边躺了下来。

  老许和安律师他们都回来了,书屋的一楼角落位置放着那尊狮子,还有几张符纸贴在上面。

  “待会儿直接吃午饭了,我随便做几个菜。”

  许清朗系着围裙走了出来,他早上也没能起来。

  “嗯。”

  周泽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趁着莺莺去熨烫报纸的功夫,

  周泽拿出手机,

  打开了微博,

  开屏广告上,不再是什么小鲜肉也不是什么家电活动了,

  居然是一个大大的“征婚”广告。

  一个神秘的老者背影照片,

  上面则是写着一些细则:

  姓名:陆放翁

  性别:男

  年龄:七十一

  职业:教育家、思想家、神学家、慈善家(累积捐出善款上亿!)

  家庭关系:无亲属

  爱好:养宠物

  联系方式:扣扣——104、、、934、、、5312、、、

  征婚感言:找一个她,你陪我看人生的夕阳,我给你朝露般的精彩。

  世鸡佳苑2019年最具潜力金婚对象,你决不允许错过的美好机缘!

  周泽把扣扣号在手机里输了一遍,

  得,

  还真的是老道。

  “哈哈哈哈,看见了吧!”

  安律师这会儿也是刚从卫生间里洗漱出来,见周泽拿着手机在看,马上笑道。

  “你也是舍得。”

  周泽感慨道,这个征婚,得花多少钱?

  这也从侧面说明,

  自己不给书屋的员工开工资,是正确的决定。

  他们已经很有钱了,再发工资,岂不是真的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了?

  还怎么进步?

  “钱是王八蛋,不花掉就是废纸,咱都是死了几十年的人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阳间的钱和阴间的冥钞又不能直接兑换。”

  安律师倒是无所谓,

  笑话,

  如果知道能用俗世的金钱就能买得泰山府君的欢心和人情,

  多少人趋之若鹜呢!

  周泽皱了皱眉,道:

  “老道可能不会喜欢。”

  “这年头,送礼送的是人情,谁家真的缺吃少喝啊,我要的不是他喜欢,是他记住这个情就是了。”

  安律师没打算说太多,

  而是敲了敲桌子,

  道:

  “老板,我待会儿出去一下,和那老东西再碰个面,那家伙,收得值,冯四儿那边,不保险,有他在,咱在阴司中层那边也算是多了只眼睛。”

  “你看着安排吧。”

  “行,我这就去了,老许啊,不用给我留饭了,对了,把你车借我用用,我车昨天又报废了。”

  拿了车钥匙,安律师就直接拜拜了。

  “老板,咖啡,报纸。”

  莺莺把东西送上来后就转身进了厨房,给许清朗打下手。

  她是真心想学,许清朗也愿意教。

  在老许看来,女僵尸如果学会做饭,自己也能轻松一点。

  在莺莺看来,自己这叫师夷长技以制夷!

  正当周泽拿起咖啡,刚喝了一口时,就听见头顶传来了“吱吱吱”的声响,

  小猴子极为稳健地落在了周泽对面的沙发上,

  手里捏着阴阳冊。

  阴阳冊方面上,两只猫科动物。

  “怎么了?”

  “吱吱吱吱!!!!!”

  小猴子显得有些激动,又拿出手机晃了晃,然后摇摇手。

  “老道昨晚没回来?”

  周泽有些意外,

  侧过身对着厨房那边喊道:

  “喂,老道还没回来么?”

  “没有。”

  许清朗从厨房走出来,

  “我刚还想和你说来着。”

  “这奇怪了。”

  周泽摇摇头,昨天莺莺就说老道接了一个电话后就急匆匆地出去了,怎么忙活到现在都没回来?

  周泽也尝试打了个电话过去,提示的是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不是真的相亲去了吧?”

  一念至此,

  周泽自己都笑了。

  就在这时,

  周泽的手机响了,

  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你好。”

  “喂,请问是徐乐徐先生么?”

  “嗯,我是。”

  “你好,我们是崇川分局的,你父亲现在在我们这里。

  他情绪有些失控,我们对话交流没反应,希望你本人现在可以过来一下。”

  我父亲?

  但周泽马上想到了一个人,

  深吸一口气,

  目光特意看了一下对面角落里放着的扫帚和簸箕,

  道:

  “好,我马上过来接人。”

  …………

  半个小时后,

  周泽走入了崇川区派出所,

  他原以为老道又是去找大妹子被抓了,

  警察通知自己来缴纳罚款领人的。

  这也不算太大的事儿,毕竟这年头和稀泥风气很严重,尤其是这种上了年纪的,无论是坑蒙拐骗还是啥的,助长了不少为老不尊人的不良风气。

  然而,

  让周泽有些意外的是,

  他没看见老道被拷着,

  只看见老道蜷缩地坐在角落里,

  目光呆滞,浑浑噩噩,

  手里,

  拿着一件织了一半的红色毛衣。

  ——————

  今儿个四更结束,

  求月票,

  求月票,

  求月票,

  距离月底没几天了,

  也越来越紧张了!

  有月票的亲,请投给龙吧!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