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六十八章 白液追凶!

第七百六十八章 白液追凶!

  “福生无量天尊。”

  老道双手合什,

  用和尚的方式在哀悼。

  反正老道总喜欢这样融会贯通,书屋里的人也早就见怪不怪了。

  周泽靠着门框站着,老实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

  你可以说老道矫情,为了那样子的一个女人弄得这般失魂落魄。

  但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连矫情一下的权力都没有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拼搏的拼搏,努力的努力,不是为了拼搏而拼搏,也不是为了努力而努力,

  大家挣扎所求的,

  无非就是想要获得一个自由自在可以去矫情的机会和条件么?

  “呼…………”

  老道伸手使劲揉搓着自己的脸,

  伸手拿起旁边的纸巾,

  擦拭着鼻涕和眼泪。

  睹物思人,物是人非,他是真的在伤心在难过。

  老道可能不是嫖客里最有钱的,但他应该是嫖客里捐钱最多的,同时,也是最有素质的一个。

  只可惜,

  这个圈子没办法去投票,然后颁个奖以资鼓励。

  “喂,行了,你就一直这么哭着?”

  周泽问道。

  老道抬起头,用发红的眼睛看着周泽,道:

  “老板,那额还能咋整咧?”

  “其实,我一直觉得,在这儿悲伤,是最没有意义的事儿,因为悲伤除了让自己爽,让自己发泄一下。

  它真的什么都改变不了。”

  悲伤是为了让自己爽?

  老道心里琢磨着这句话,怎么这么不对劲呢。

  “逝者已逝,你都说了,她走得很安详,应该来不了书屋了,那就为她再做点事情吧。”

  大部分人,死了后都是直接下地狱的,只有那些有执念的或者有什么特殊情况的,才需要到书屋走一个中转。

  如果人死了,都往书屋跑,那周老板的业绩得美得冒泡。

  “我去给她儿子打钱?”

  老道说着说着,马上摇摇头,道:

  “呸,我才不要,一个窝囊废男人,一个窝囊废儿子;

  靠自己老婆,自个儿妈做这个营生赚钱养家。

  老子不信他们会不晓得这个,会半点都没察觉到。

  他们或许在装傻,或许知道了还支持,总之,那俩王八蛋。

  但,

  那我还能干啥?”

  他甚至连出钱给芳杏办一个葬礼都不合适,

  以什么名义?

  以一个老主顾的名义?

  这叫什么事儿嘛!

  而且,芳杏这次的见义勇为行动,也会因为她身份的特殊,无法跟其他见义勇为的人那般大面积的宣扬。

  “心里抑郁,心里不舒服,总得找个地方去发泄发泄,找个好点的对象,是吧?”

  “好点的对象?”

  老道伸手向下指了指,

  道:

  “楼下的大妹子?

  但额现在没那个心情啊,芳杏刚走,怎么可以这样。”

  周泽忽然很想抬脚给老道脸上来一个鞋印子,

  他本来就不怎么会安慰人,

  又碰上了眼前的这个大奇葩,

  当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老实说,周泽的性格本就有些凉薄,毕竟自小是在孤儿院长大,而后当了医生后又见到了太多生离死别的事儿。

  但不管怎么样,老道这么抑郁着,他是真的有点看不下去。

  “那俩拐子,不是还没抓住么?”

  老道闻言,猛地抬头。

  老板这是啥意思?

  周泽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张燕丰的电话。

  “喂,老张啊,昨晚出的那个杀人案,和拐子有关的那个案子,有消息了么?”

  “老板,这不是我们队在负责,案情很清晰了,现在是在抓捕阶段,人应该已经出了通城了,现在正在联系附近市县的警力进行联合搜捕。”

  “逃哪个方向了?”

  “往北了。”

  “嗯,好了。”

  “老板,你问这个做什么,我…………”

  “嘟嘟嘟……”

  周泽挂断了电话,

  看向老道,

  “人还没抓到呢。”

  “这……那……我们?”

  老道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老板平时是最怕麻烦的。

  周泽走到老道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我帮你去抓他们,怎么样?给你的芳杏报仇。”

  “抓到了,然后呢?”

  老道忽然问道。

  周泽直起了身子,

  伸出小拇指,

  掏了掏耳朵,

  然后放在嘴边,

  吹了吹,

  “老道啊。”

  “嗯,老板?”

  “你好象忘记了一件事。”

  “啥事儿?”

  “我不是个人,我是个鬼,或许,连我自己都忘了,其实我可以不讲规矩的。”

  ………………

  “这是不回来吃饭了么?”

  老许有些无奈地看着一桌子的菜,只有黑小妞坐在边上正在大快朵颐。

  她胃口现在超级好,一边吃还一边夸老许的手艺又进步了。

  许清朗则是坐在边上,慢条斯理地喝汤,同时对莺莺道:

  “人不吃,猴子呢?”

  “猴子也不见了啊。”

  莺莺坐在吧台后面继续研究着菜谱,“刚我见猴子接了个电话,就跑出去了。”

  “行吧,人不吃,畜生也不吃了。”

  老许耸了耸肩,

  指了指面前的一桌子菜道:

  “莺莺啊,待会儿端到隔壁去给芳芳她们送去吧。”

  “好。”

  莺莺放下了菜谱,

  面露期待之色,

  每次去隔壁药房,听他们喊老板娘,

  对于莺莺来说,就是一种非常棒的享受。

  “下次吃饭前,还得一个个打电话,问他们谁回来吃饭么?

  做了一大桌子菜,

  饭点人影都没了。”

  许清朗生气了,

  与做饭的辛苦相比,

  辛苦做了饭却没人吃,

  却最打击人。

  “哪能啊,许师傅,这书屋,离得开谁,也离不开您啊。”

  莺莺马上凑过来,对老许柔声细语道。

  许清朗闻言,笑着摇摇头,起身,去楼上了。

  莺莺咬咬牙,

  朝着许清朗的背影瞪了瞪,

  哼,

  瞧把你得瑟的,

  等老娘学会做饭了,你就可以哪儿凉快待哪儿去了。

  想着,

  莺莺侧过身,伸手拍了拍还在吃饭的黑小妞,

  道:

  “美丽啊。”

  “嗯?”

  “少吃点,留点儿肚子,我买了条大鲤鱼,待会儿做一道鲤鱼焙面给你尝尝,期待不?”

  “期待,期待!”

  黑小妞显得很上道。

  莺莺满意地点点头,

  转身进厨房了。

  黑小妞马上又盛了一大碗饭,

  大口大口地扒饭,狼吞虎咽!

  ………………

  “吱吱吱!!!!”

  小猴子手里拿着一件织了一半的毛衣,

  猴脸懵逼。

  “闻闻,嗅嗅,能找到气味么?”

  “老道你是不是傻,这是芳杏织的毛衣,又不是拐子夫妻织的毛衣,你让猴子给我们导航到停尸间去啊?”

  周泽一边开车一边骂道。

  “哎哟,是的哦。”

  老道拍了拍脑壳,

  哎哟,

  脑壳痛脑壳痛。

  他已经完全乱了分寸,这次没有老张撺掇,老板主动说要帮他抓拐子报仇,弄得他有种被幸福砸晕的感觉。

  总觉得,

  不那么真实呢。

  “老板,你真的要带我去抓拐子?”

  老道很想问问周泽的动机。

  老板这个举动,太不符合他的人设了啊。

  “老道啊,你说,被拐子拐走的孩子,哪怕拐子被抓了,孩子被找回了,但一个过去好几年了,这些孩子就算被解救了,还能回到他们父母身边么?”

  “额,这……”

  “他们,最终会流落到哪里?”

  “孤儿院吧。”

  老道猛地一抬头,他明白了。

  周泽吐出一口烟圈,咬了咬嘴唇,道:

  “其实,你要问我,这辈子最恨什么,我都没那么恨买凶杀我的徐乐,或许也是因为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了吧。

  但我最恨的其实是拐子,

  有时候,

  我也在想,

  我是不是也是被拐卖走的,然后又因为什么什么原因,流落到孤儿院的?

  因为正常家庭,就算要遗弃孩子,至少也会留点儿东西,玉佩戒指那种高级玩意儿不谈了,

  但留个小纸条或者半袋奶粉总是可以的吧?

  我没有,

  我什么都没有!”

  “老板,你吃苦了,你可以拿我当f………

  当复读机,以后有啥心里事儿,和我多说说。”

  “其实还是为了你,看你这个死人样子,我很不爽。”

  “嘿嘿。”老道笑了笑,有种被儿子关爱的感觉。

  “哦,对了,老板,那我们怎么找啊?”

  人海茫茫,怎么找?

  周泽把车停了下来,

  前面,是一片出租房,其中有一块区域,还被黄线封锁着,应该是案发现场。

  周泽再次拨通了老站的电话,然后下车走了过去。

  “你好,同志,这里不能进去。”

  周泽把手机递给了这个小警察。

  而后掀开警戒线走了进去,少顷,他走了出来,从小警察那里收回了手机,重新上车。

  “给,拿这个给猴子闻。”

  周泽把一个黑色塑料袋丢给了老道。

  “啥玩意儿啊?”

  老道把手伸进去,

  粘乎乎的,

  取出来后,

  老道眼睛都瞪大了,

  妈嘢,

  一个用了没多久的碧云涛!

  “嘶!”

  老道下意识地想要把这东西甩掉。

  “别甩啊,甩了味儿就不重了。”

  “…………”老道。

  “这东西才是生命精华,我在那拐子夫妻的床缝底下找到的,快点吧,等着你家猴子导航呢。”

  老道一脸尴尬地捏着碧云涛,

  然后很不好意思地看向坐在自己旁边盯着碧云涛生无可恋的小猴砸,

  “那啥,

  猴砸啊,

  委屈你了哈,

  你将就一下,

  闻闻味儿呗?”

  “…………”小猴砸。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