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七十三章 真正的恐怖

第七百七十三章 真正的恐怖

  掌声,

  很久才停歇,

  周老板为此给出了极大的诚意,

  既然没买票入场,

  总得给主办方一点爱的鼓励,

  反正不要钱。

  甩甩手,掌心微微泛红。

  老道在旁边,感觉自己脑袋被人拿吸尘器,吸了个干干净净。

  他怎么还是看不懂眼前的情况呢?

  到底是人是鬼?

  又是谁在搞鬼?

  恶鬼附身?

  凶灵乍现?

  还是有什么妖魔在侧,正在兴风作浪?

  老道是有点草木皆兵了,因为眼前的情景,让他不去那么想都难。

  然而,

  周泽还是无所谓的态度,

  因为这里,

  干干净净!

  没有鬼气,也没有妖气,

  这意味着什么?

  呵呵。

  “吱吱吱!!!!!!”

  小猴子忽然从老道肩膀上跳了下来,往楼梯口下面走。

  周泽也跟着走了过去,

  老道可不敢一个人留在这里,

  尤其还面对着那个三十来岁的傻子。

  储藏室门口有一个大铜锁,成年男性巴掌大,伸手抓起来,再松开,“咣当”一声,又撞击了回去。

  “这里面关着什么东西?”

  老道很紧张地问道。

  因为周泽没给他做什么解释,所有老道现在脑补得很厉害,没办法,他现在就是个普通玩家的视角。

  周泽伸手,指甲长了出来,

  “咔嚓”一声脆响,

  铜锁断裂,

  掉落在了地上。

  推门,

  “吱呀”一声刺耳的摩擦,

  里面,

  黑黢黢的,

  没有灯,

  而且还散发着浓郁的臭气。

  老道皱了皱眉,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在周泽伸手捂住鼻子,对这个味道有些受不了时,老道已经抬脚冲了进去。

  而后,

  里头传来了老道的愤怒的叫骂声:

  “狗日的王八犊子,额艹你们八辈儿祖宗!!!!!!!”

  “吱吱吱!!!!”

  小猴子站在门口,也挥舞着肉爪,它能感应到老道的怒气。

  周泽没进去,

  而是后退了几步,

  很可笑是不,

  他能不在意这些血腥味,刚刚在这里明明还挺享受的,他也可以不在乎尸臭味儿,毕竟以前没事做也去太平间睡睡。

  但这种活人被圈禁在一个小地方不知道多久后所形成的味道,

  周老板是真的有些不适应。

  这是很不对的行为,

  人家已经这么可怜了,

  你怎么还能嫌弃?

  但这里毕竟没有摄影机,

  而且只有周泽和老道两个人,

  其实,

  就算有摄影机,就算有其他人在,周老板也不屑于伪装自己的情绪。

  老道现在心里,完全被心疼和愤怒所填满,眼睛开始泛红,双拳紧握。

  在他面前,蜷缩在那里的女孩儿,哪怕衣服脏污,哪怕头发蓬乱,但依旧可以看出来,年纪不大,估计都没二十岁。

  正是最为花季的年龄!

  但却被锁在这里,谁都清楚,这个少女在这里究竟已经经历了什么。

  “杀千刀的,王八蛋!”

  老道脑海中浮现出了芳杏的死,

  又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女,

  如果上面的人还活着的话,

  他可能真的会操起东西去杀人!

  不对,

  还有一个活着!

  女孩儿继续蜷缩着,双手放在嘴前,哆哆嗦嗦地看着老道。

  老道想去扶起女孩儿离开这里,女孩儿不敢反抗,身上都是被打的淤青痕迹,显然,在这里的时间里,她已经被折磨得不敢有任何的抵抗。

  “叮铃铃…………”

  然而,

  老道刚刚搀扶起女孩儿,还没往外走呢,那个链子就发出了声响。

  老道尝试用自己的双手去拉拽链子,但很显然,他拉不断。

  “老板,老板!”

  老道对着外面喊道。

  他需要一个开锁匠!

  周泽往后又退了几步,深吸一口气,然后走了进来。

  他看见了女孩儿,

  女孩儿也看见了他,

  周泽脸上,挂着很清晰的嫌弃。

  不做作,没掩饰。

  女孩儿看着周泽,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似乎是觉得自己身上的味道熏到眼前的人,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她笑起来也有些痴痴傻傻的。

  不知道为什么,

  看到这一幕后,

  周老板心里忽然有些心疼。

  在书屋里时间久了,看了太多太多的悲惨故事,那些有着执念的鬼,那些需要书屋中转的鬼,有几个没有个苦悲的经历?

  听得多了,见得多了,

  人的心肠啊,

  也就慢慢地硬了。

  就像是上辈子当医生时,手底下的抢救患者死去了,周泽都不会有任何的动容,只会马上转向另一个患者。

  就像是现在在网上,因为信息通畅的原因,再加上骗子横行的缘故,导致大家对大部分悲惨故事都已经起了免疫。

  不过,

  人毕竟是人,

  总会在不经意间,

  一点小小的东西,

  可以刺激到你内心的柔软之处。

  周泽蹲下来,

  女孩儿没有见到老道时的畏惧,

  反而还主动地向周泽这边凑了凑,

  她的神智明显已经有些不清醒了,介乎于痴傻之间,这是被虐待和折磨的。

  老道有些奇怪,

  这个女娃子怎么了,

  居然对自家老板亲?

  擦咧!

  眼瞎咧!

  这让老道又好气又好笑。

  周泽嘴角挤出了一点笑容,

  女孩儿傻呵呵地露出微笑,

  嘴角,

  有口水滴淌了下来。

  周泽不嫌弃她脏了,也不嫌弃这里的味道了,

  反而长舒一口气,

  伸手,

  掐断了那根原本是农村里拿来绑狗的锁链。

  城市里的宠物狗的主人们,是不舍得用这种粗重铁链来拴狗的。

  掐断了铁链,老道想去搀扶女孩儿,女孩儿却忽然叫了一声,躲开了老道,似乎老道是一个要伤害她的坏人。

  然后,

  女孩儿主动扑到了周泽怀里。

  “…………”老道。

  周泽本想搀扶着女孩儿走出去,但也不知道是长时间没站立还是受伤或者因为其他的原因,女儿还没走几步就摔了下来。

  然后,

  令老道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周泽弯腰,

  把女孩儿抱了起来。

  然后站直了身子,

  抱着她,

  往外走。

  老板的洁癖到底有多严重,老道是清楚的。

  老板的心到底有多冷漠,老道也是明白的。

  老道跟在旁边,生怕女孩儿嗑着碰着,同时心里嘀咕着,今天一整天都看不懂老板呢。

  等走出去之后,老道伸手捂住了女孩儿的眼睛,因为外头,都是尸体。

  周泽在犹豫,

  要不要给女孩儿看看那些仇人惨死的样子,

  以毒攻毒?

  或许,

  能解开心结呢?

  很想当然的想法,

  若是之前,

  周泽不介意这么去想当然的行事,

  至于会不会给女孩儿身心造成更严重的二次伤害,

  周老板是不怎么会考虑的。

  但这一次,

  周泽没阻止老道捂着女孩儿眼睛的举动,

  抱着女孩儿,

  慢慢地一步一步往外走。

  里屋的门框边,

  那个三十多岁的傻子斜靠在那里,

  一边用满是鲜血的手抓着自己的脖子,

  一边傻呵呵地看着周泽怀中的女孩儿。

  “呵呵呵呵呵…………”

  傻子在笑,

  “嗷!嗷!嗷!嗷!”

  周泽感觉怀中的女孩儿忽然抬起头,

  看向了那个三十来岁的傻子,

  眼里,

  没有什么恨意。

  “嗷!嗷!嗷!嗷!”

  傻子继续挥着手,

  然后继续傻笑着。

  “呵呵呵呵…………”

  女孩儿也忽然笑了起来,

  眼角,

  开始有泪水慢慢地滴淌。

  傻子“啊啊啊”叫了几声,

  还伸手擦着自己的眼睛,

  他擦得很用力,

  似乎是在告诉女孩儿别哭,别哭,

  然后他又继续挥手,

  而且还指了指自己身后,

  好像是想让女孩儿去看看自己的杰作。

  老道很警戒地看着这个傻子,似乎生怕这个傻子会冲过来一样,毕竟,一直到现在,老道都觉得这个男人是不是被什么妖魔鬼怪给附体上身了?

  周泽抱着女孩儿走到了外面,

  把她放了下来,

  让她坐在了门口的场子上。

  外头,

  不时有路人经过,

  有人会向这里看看,

  也有大妈觉得周泽等人很奇怪,

  但没人上来多事儿。

  这里,

  不是人烟稀少的山区,

  这里,

  也不是什么愚昧无知的荒野,

  这里,

  在繁华之下,

  是靠近最繁华区域的位置,

  但似乎也是这里的喧嚣,

  同样遮盖住了罪恶。

  谁能想象,

  在这个人烟稠密的地方,在这一栋栋精致的红砖小楼里面,

  会有着这种事情正在发生着?

  周泽站起来,

  坐在地上的女孩儿却主动抓住了周泽的大腿,

  死也不松手。

  周泽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也没去安慰她,也没尝试去和她说话,

  因为周老板自己都不信任自己的嘴炮功夫,

  之后的事儿,

  得交给专业人士去做了。

  比如,王轲,

  也比如,老张。

  傻子没跟着出来,

  因为很快,

  周泽和老道又听到了里面传来了“砰!”“砰!”“砰!”

  傻子又去继续自己的杰作了。

  “老板,到底是什么鬼做的?”

  老道问道。

  “谁和你说是鬼了?”

  周泽有些好奇地看着老道。

  “不是鬼?那怎么死了这么多人,还有…………”

  周泽皱了皱眉,叹了口气,

  低下头,

  看着把头靠在自己大腿上的女孩儿,

  缓缓道:

  “老道。”

  “嗯?”

  “你也漂泊大半辈子了,也在两任老板手下见了这么多的鬼,有个道理,你一直都没读懂么?”

  “什么道理?”

  “那就是,人比鬼,恐怖多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