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七十四章 真相和经过

第七百七十四章 真相和经过

  老张来了,带来了一群警察,老道留在了现场,陪着女孩儿。

  女孩儿明显更依赖周泽,

  但周泽想了想,

  是陪着女孩儿一起面对一群又一群警察做笔录呢还是坐在车里躺椅靠后惬意地抽烟呢?

  周泽还是选择了后者,

  嗯,

  有时周老板都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淡漠了一点,

  哪怕偶尔的内心柔软感动,

  也无法持续太长的时间。

  此时,

  周老板正坐在车里,

  喝着冰可乐。

  没错,

  他刚还特意去入口处的小超市买的饮料。

  警察封锁了现场,忙里忙外,这是大案,四条人命,早就超过了所谓拐卖案。

  老道在那里应付警察应付得口干舌燥,当然肯定得把自家老板摘了出去。

  有老张在旁边配合,警方的注意力也确实没有转移到周泽那边去。

  村民们把这里围了好几圈,大家都在观望着,瞧着热闹。

  灭门案,

  拐卖案,

  傻儿子杀了全家,

  而豁!

  随便拿出一条,都足够引起村子巨大的轰动了,甚至能够成为村民日常交流以及对外联系时卖弄的巨大谈资;

  何况这次是三箭齐发,

  周泽可以看见这些村民们激动的面庞,

  男男女女宛若集体高朝。

  周泽一直很讨厌这种围观看热闹的文化,

  围观就围观吧,如果是带着善意的唏嘘和同情在这里看,倒也无所谓了,但偏偏一个个都是面带笑容跟看人间喜剧一样,就很让人觉得腻歪了。

  摇摇头,

  摸了摸口袋,

  烟没了,

  很伤。

  正当周老板推开车门,准备去超市再买包烟时,

  他看见王轲的车开了过来。

  王轲看见了周泽,停下了车,走了出来。

  “哥,来了啊。”

  周泽打了个招呼。

  人就是这么虚伪的一个生物,

  之前还在心底调侃过王轲本身就很励志的周泽,

  此时脸上洋溢着温和的笑容。

  “嗯,我先去前面。”

  王轲看了看周泽,又看了看前面,虽然心里清楚这件事应该是和周泽有联系,但聪明地没有问周泽,而是直接挤开了人群,向里走去。

  他要去见他的“病人”,

  老张特意打电话给了王轲,

  其实,

  警局不是没有自己专门的心理顾问,

  如果是平时,也不会去请王轲的。

  因为王轲太贵,

  作为一个在上海圈子都有不小知名度的心理科医生,他的出诊费,还是太高了。

  老张是通过书屋的关系联系的王轲,

  王轲没任何的犹豫,也没提任何的条件,就直接来了。

  周泽扫了一眼,发现小萝莉和小男孩居然也都坐在王轲车里。

  他走了过去,伸手敲了敲车窗。

  小萝莉很有礼貌地对周泽招手:

  “叔叔好!”

  嘚,

  林可在睡觉。

  周泽的目光看向了旁边的小男孩,

  小男孩对周泽微微颔首。

  “呵……”周泽笑了笑,“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小男孩耸了耸肩,

  为了爱,

  无所畏惧。

  “给我把他的烟拿来。”

  小男孩翻身到了前面,从车子抽屉里取出了王轲放在里面的烟,递给了周泽,同时解释道:

  “我和王蕊现在一起上钢琴班呢。”

  “行,早点学会,晚上回书店弹给我听,我想听《命运交响曲》。”

  “你很喜欢这首?”

  小男孩有些意外。

  “不是,因为提起钢琴曲,我暂时就只记得一个贝多芬外加一个《命运交响曲》。”

  周泽很实诚,

  “啪”一声,

  点燃了烟。

  靠在车前盖上,

  没朝里看,

  低着头,

  默默地吐着烟圈。

  之所以现在不走,不是为了等接老道一起回家,而是因为有一个亮闪闪,肯定会来找自己。

  与其等自己回到书店,刚躺下,拿起报纸,他急哄哄地过来了,倒不如自己现在等着他过来。

  果然,

  亮闪闪来了,

  他顺着夕阳的光芒走来,

  似乎要闪瞎一切犯罪分子的狗眼。

  周泽忽然笑了,

  笑得挺开心。

  老张有些莫名其妙,也有些局促,他走到周泽面前,伸手,从周泽这里要了根烟,然后点燃,很急促重重地抽着。

  “你很紧张?”

  周泽问道。

  没等老张回答,

  周泽继续道:

  “别紧张。”

  老张抿了抿嘴唇,伸手指了指后面,有些忐忑地问道:

  “老板,那后头一家四口,是你的手笔么?”

  周泽有些意外地瞥了老张一眼,道:“你们警方就调查出了这个?”

  老张摇摇头,“不是,我们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逻辑推测,现场的一些证据也指向了我们的推测,但我觉得,我还是得需要过来问问你。”

  “然后呢?”

  周泽问道。

  老张愣了一下,

  然后?

  什么然后?

  “如果我告诉你,是我做的,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办?

  我告诉你,人是我杀的,你会拿出你的手铐抓我么?”

  老张沉默了。

  “又或者,你要用你体内的獬豸的力量,来和我来一场皇城PK?”

  “这…………”老张。

  “但你还是打不过我,哪怕我不喊那位出来,你也是打不过我,更何况,那位还醒着,你晓得吧?”

  “我晓得。”

  “然后,你还是愿意为了你的信仰,还是要坚决对我出手么,去拼一个奇迹,把我干趴下,然后抓住我,把我绳之以法?

  但你怎么把我送到法庭上去呢?

  怎么审判我?

  审判,

  一个鬼捕头?

  说我,纵鬼杀人?

  你把我绳之以法之后,你再来个人情和法理不能兼得,然后,你就自残?自裁?

  还是,

  自宫?

  又或者,你…………”

  “老板!”老张忽然打断了周泽的话语,同时看着周泽的眼睛,道:“老板,如果这真的是你做的,我觉得你做得对。”

  这次轮到周泽愣住了,

  抿了抿嘴唇,

  低头,

  笑了出来,

  笑着笑着,也就不笑了,

  他伸手拍了拍老张的肩膀,

  “谢谢你,老张。”

  “我说的是真心话,我没你想象中那么…………”

  “住口!”

  “…………”老张。

  政治正确,不容丝毫玷污!

  “该抓,还是得抓我的,该坚持,还是得坚持,哪怕有点傻,你这个护身符,得一直光亮着,亮闪闪的,举高高的,懂么?

  还有,

  不是我杀的,

  我来这里推开门后,

  里头的人,

  该死的就都死了。”

  老张闻言,

  明显地长舒一口气。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我进去后,就看见那个傻子在‘打年糕’呢。”

  “嗯,根据初步勘察的结果,我们大概还原了一下案发经过。

  住在那里的女主人,应该是被男拐子和女拐子一起杀了,很大可能是他们之间起了什么冲突。

  因为那两个拐子又是另一起案件的杀人凶手,而他们,同时又和这户主人家曾做过人口交易买卖。

  主人家应该是先收留招待了他们,然后可能是希望他们走吧,省的连累了自己。

  然后冲突爆发了,

  女主人拿着菜刀,应该是想强行驱逐他们,却在冲突中,菜刀被夺,被砍死了。

  男主人是被用绳子勒死的,死在了卫生间。

  从现场痕迹来看,男女主人的死亡,应该是两个拐子一起合力造成的。

  然后他们之间,不知道什么原因,也爆发了冲突。

  毕竟,

  24小时内,杀了那么多人,他们自身的精神早就处于不正常状态了。

  然后女拐子在冲突中被误杀了。”

  “那那个傻子呢?”周泽问道。

  “那个傻子……主人家的儿子,最后和男拐子起了冲突吧,也不知道男拐子是想杀人灭口还是怎么的,总之去了里屋。

  然后被男主人家的儿子,给反杀了………”

  “嗝儿……”周泽。

  “根据我们对案发现场细节的初步侦查,大概就是这么个经过吧,现场并未发现其余人存在的痕迹,哦,除了这个。”

  老张伸手进口袋,

  捏出一个烟头,

  随手丢在了地上。

  也没好意思提醒自家老板,以后别在案发现场随便抽烟。

  “那个女孩儿呢,找到家人了么?”

  “救护车刚到,她正在被检查身体,待会儿会被送去医院,王轲也来了,也在做心理治疗。

  女孩儿的身份还没确定,我们还在搜查这个屋子,想试着找到女孩儿的一些东西。

  不过,王轲刚刚说了,女孩儿不是一开始就是痴傻的,现在的这种状态,应该是最近期间造成的。”

  周泽抿了抿嘴唇,这个,他猜到了。

  自家儿子已经傻啦吧唧的了,

  再找个傻子来配对?

  最后又生出一个傻孙子?

  这对老夫妻,没那么傻的。

  经受过这种折磨,哪怕意志原本很坚定的人,也会崩溃的吧,而且,受害者只是一个年轻女孩儿,她怎么可能承受的住?

  就在这时,

  老张的手机响了,

  他一边接电话一边向人群那边看去,打电话的人应该在那里头。

  “喂,好,什么?好,我知道了。”

  老张放下了手机,

  咬了咬牙,

  抬起头,

  看着周泽。

  “怎么了?”

  周泽问道。

  老张握紧了拳头,

  对着面前的车前盖就是一拳砸下去。

  嗯,

  王轲的车,

  周泽不心疼,

  砸吧,

  再大力。

  老张深吸一口气,

  又重重地吐出来,

  表情有些荒谬地看着周泽,

  道:

  “医生说,女孩儿很可能已经怀孕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