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七十九章 转折(第四更!)

第七百七十九章 转折(第四更!)

  周泽直接无视了安律师这个问题,

  只是有些疲惫地摇摇头,

  道:

  “收拾收拾,该休息的休息,该守夜的守夜,对了,老张,你没案子时就来这里守夜吧,也能混点绩点。”

  以前老张是没能力抓鬼,现在有了獬豸附体之后,这个问题倒是解决了。

  所以周老板毫不犹豫地抓了这个壮丁,

  没办法,

  小萝莉要回家,

  另外仨鬼差都是外地的,

  周老板又有些看不上那点小绩点,但蚊子腿也是肉,不舍得真的放弃,只能拉老张过来填补空档。

  老张没拒绝,只是点点头,道:

  “好,以后我下班没案子时就过来。”

  反正在哪里打坐不是打坐?

  而且说不定在这儿还能蹭个觉睡,

  不敢蹭老板房间,

  但安律师那儿可以蹭一下啊,也就是打个地铺的事儿。

  吩咐下去之后,周泽去冲了个澡,然后换上睡衣,直接上了楼。

  莺莺在铺新床单,等了会儿,周泽躺了下去,莺莺给周泽盖上被子,然后蜷缩在周泽身边。

  “老板,晚安。”

  “晚安。”

  …………

  醒来时,是第二天的九点,周泽坐起了身子,旁边的莺莺马上给周泽拿来今天要穿的衣服。

  其实做家务真的很累,很多男人往往会觉得女人在家里只是做做家务带带孩子是一件很轻松很享福的事儿,

  那是因为有这些念头想法的男人自个儿是真的没做过家务。

  莺莺在书店并不用做饭,也不用管其他人,只是伺候周泽一个,却也是被占用了一天里大部分的时间,且每次周泽睡觉时她还得在床边一起陪躺。

  偶尔挤出一点点时间玩玩游戏或者学学厨艺,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事儿了,毕竟她老板严格意义上来讲,是个有深度洁癖的事儿逼。

  洗漱完毕,

  莺莺给周泽递上来一杯冰水,

  因为她清楚老板马上要出去,这时候泡贵的咖啡于消磨时间的性价比来说太亏,老板会心疼,所以没泡。

  大冬天的早上,一杯冰水下肚,这感觉,当真是酥爽无比,一般人还真享受不来,也享受不了。

  “早啊,愉快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安律师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穿着一身休闲服,搭配着空荡荡的一条胳膊,还真有一股子身残志坚笑对人生的洒脱感。

  配个小音响加个麦克风,可以去天桥下面赚钱去了。

  就着咸菜,每人都吃了一碗小米粥,而后周泽就坐进了车里,安律师很自觉地上车坐在了副驾驶位置。

  莺莺拿着一个小工具箱过来,放在了后车座上,“老板,器具都放好了。”

  周泽点点头。

  “啊啊啊啊~~”

  安律师又伸了个懒腰,显得很是慵懒。

  二十分钟后,周泽把车开入了医院停车场。

  昨天说好的事儿,今儿肯定要来做,安律师也被他喊来,是为了配合王轲治疗女孩儿的心理疾病。

  只是,

  当周泽领着安律师来到病房门口时,却发现床位是空着的。

  周泽赶忙来到服务台那边,

  问坐在那里的一个护士:

  “请问特护病房里昨天送来的那个女孩儿去哪里了?”

  “哦,你好,刚送手术室了。”

  “怎么了?”周泽有些意外。

  “小产。”

  …………

  器具,放在脚边,周泽坐在走廊长椅上,表情上,看不出喜怒。

  安律师则是站在边上,嚼着口香糖。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

  一辆担架车被推了过来,女孩儿躺在上头,被医生护士一起推入了病房。

  女孩儿还昏迷着,周泽也没急着进去看看。

  电梯门那边打开了,王轲提着保温壶往这里走来,

  “我路上接到电话,说她出了点问题?”

  王轲一边走一边询问道。

  “嗯,小产,孩子流掉了。”

  周泽回答道。

  王轲抿了抿嘴唇,也在长椅上坐了下来。

  低头,

  看见了周泽脚边的装着器具的箱子。

  “其实,我应该高兴才对,自己流掉了,也省的我动手了,心里也没什么负担了。”周泽自嘲式地笑了笑。

  “阿泽,看开点。”

  “我没看不开。”周泽摇摇头,双手揉了揉自己的脸,“只是觉得很没劲。”

  “其实,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的生活,都挺没劲的。”

  “或许吧。”

  周泽耸了耸肩,

  对王轲道:

  “让我朋友和你一起进去看看吧。”

  周泽的朋友,王轲自然不会认为是等闲,毕竟,他自己的女儿,其实也算是周泽朋友的一员。

  “你好,我叫王轲。”

  “你好,安不起。”

  “请。”

  “请。”

  王轲和安律师进入病房了,

  周泽没进去,

  起身,

  走到了楼道口窗户边,撑开了窗子,希望多透一些新鲜空气进来。

  外面,太阳很好,大冬天晒太阳绝对是这个世界最舒服的几件事之一,周泽把手伸到窗外,感知着阳光落在自己掌心上的温度。

  少顷,

  周泽自顾自地道:

  “我矫情个什么劲儿啊。”

  俩钟头后,

  周泽和安律师一起下到了停车场,自始至终,周泽都没再踏足那个病房。

  坐上车,系上安全带,安律师问周泽,

  “你怎么都不问问我治疗效果怎么样?”

  “如果不好的话,你不会一直憋着。”

  “噗哧。”

  安律师笑着点点头,

  “还行吧,我给她做了个失忆,把那段记忆直接封印了,以后,不出意外的话,她还是能继续好好生活下去的。”

  “意外?”

  “意外啊,比如十五二十年后,封印松动了,她再受一点儿刺激,可能会回忆起来,又或者,我忽然嘎屁了。”

  “嗯。”

  “其实,你那位朋友本来还不是很喜欢我这个法子,他这人,做事儿说话都太正统了。”

  “我知道。”

  “但他最后还是同意了。”安律师双手交叉,叹息道:“破掉的东西,再怎么去缝补去遮盖,终究还是破掉了,怎么可能缝补得完美无缺?”

  “嗯。”

  “老板,其实,我一直都很好奇,你对那个女孩儿,很感兴趣?”

  “谈不上吧。”

  “那是为了正义感和同情心泛滥了一下?”

  “也不算吧。”

  “那到底是为什么?”

  “可能是这种,生活被忽然掐死,变得一地鸡毛的感觉,让我有些共鸣吧。”

  “这话说得还真文艺,对了,老板,这事儿既然解决了,明儿傍晚的飞机,没问题吧?”

  之前就订好去蓉城的机票。

  “没问题。”

  “好嘞。”

  周泽把车开出了医院,上了环城高架。

  “老板,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我自己琢磨不出来,不知道该不该讲出来和你分享一下,你帮我品品?”

  “不讲了吧,有点累。”

  “呼……行。”

  前面似乎是出车祸了,一堆车被挤在了这里,只能龟速前行。

  周泽有些烦闷,平常还好,这种堵车的时候,对司机来说,当真是一种折磨。

  一会儿刹车一会儿再轻点油门的,脚都能给你踩酸喽。

  “老板,其实,生活还是需要一点朝气的。”安律师不知道为何有感而发,“其实,我在治疗那个女孩儿时,在她的记忆里,有一个很温暖的时刻,那就是你在储藏室里,把她抱起来时。

  嘿,别说,

  我当时就站在她记忆画面里看着,

  还真觉得那会儿老板你挺帅的。

  带着很清晰的嫌弃,却还是走了进来,明显的不耐烦,真实,带点儿霸道总裁的范儿,如果你能经常去看看她,陪她说话,说不定人家能好转得更快一些,也能省去王轲的不少功夫。”

  “我不会再去看她了。”

  “也是,毕竟不想谈恋爱。”安律师点点头。

  “这个世界上,苦难的人太多,看得太多了,也就慢慢变冷血了,外加,我本来就是个挺自私的人。”

  “嗯,能理解,其实像现在这样也挺好的,看上眼了,帮一把,蹭到自己了,能处理就处理了,至于外面的纷纷扰扰,能埋头装不知道就不知道,知道了也就笑笑,挺好。

  哦,对了,老板,我在病房里听医生说了,流掉的是双胞胎。”

  周泽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安律师,

  “你是嫌弃我现在心情不够低沉?”

  “低沉嘛,找个发泄的途径就好了。”

  就在这时,前面一辆车开始直接强行加塞,周泽没踩刹车,继续往前。

  “砰!”

  撞上去了,

  车身摇晃了一下。

  前面那辆奥迪车上,当即下来了三个男子,其中一个脱去了羽绒服,里头只穿着一件短袖,可以清楚地看见其青色的纹身。

  “瞎眼了啊你,麻痹的,不会开车就滚回尼玛肚子里去,傻逼玩意儿!”

  “艹你马,会不会开车啊!”

  “怎么开车的啊,孙子!”

  普通人遇到这种情况,大概率会吓得坐在车里不敢下去,或者下去后直接道歉,哪怕不是自己的错。

  周泽只是长舒一口气,

  默默地解开了安全带。

  同时对安律师道:

  “你刚那句话说得蛮有道理,当心情不好时,确实是需要找一个途径发泄一下。”

  “嘿嘿,是吧,老板,所以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老天让这帮痞子混混存在,就是留着我们这种人随时取用的,他们也不容易,哈哈。”

  安律师也一边笑着一边解开了安全带,继续道:

  “对了,老板,要不要我先下去装作被他们吓一下,再被骂骂,或者再给我打几拳,求饶几下,

  好给你的出场再做一下铺垫?”

  …………

  今日四更完成,求月票!

  距离月底还有三天,

  大家一起帮忙守擂!

  距离创造记录,不远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