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八十一章 白事儿(上)

第七百八十一章 白事儿(上)

  老实说,周泽还挺期待老张拿回来的奖金的;

  至于锦旗什么的,

  倒是无所谓了,

  难不成自己推开书店门进去,

  最先入眼的是一面荣誉墙,

  上面写着“先进集体”“先进个人”“环保先锋单位”或者“创卫标兵”?

  这种审美,

  太有年代感了,

  周老板get不到。

  但奖金不同,虽说数额不可能太大,但这种可以占公家便宜的感觉,是真的让人愉快啊。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

  哪怕你不缺什么,你不少什么,你不需要什么,

  但你能从公家那里扒拉回东西,

  亲戚朋友邻里乡亲就觉得你牛逼,有本事!

  老张还发来微信,问要不要接受记者采访,被周泽给直接拒绝了。

  周老板又没那个把“深夜书屋”变成“网红书屋”的打算,

  打什么名气啊,

  到时候一堆蹭热度的苍蝇上门拍照,

  自己还怎么躺那儿喝咖啡?

  想到了采访这个事儿,

  周泽就看向前面的老道,

  问道:

  “对了,老道,上次征婚的事儿,咋样了?”

  安律师可是下了血本了。

  老道眨巴眨巴了眼,道:“号里加了一堆男的……”

  “哈哈哈。“

  周泽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这时,

  周泽看见老张的车开了过来,

  紧张地搓手,

  领奖金了。

  这感觉,

  比得上周老板在医院里第一次拿年终奖的感觉。

  老张的车开始减速,准备停车,

  然而,

  就在这时,

  一个骑着电瓶车的女人恰好过来,也不晓得怎么滴,她直接摔在了老张的车前头,老张马上刹车,并没有擦碰到。

  周老板站起身,

  老道则是直接咋呼道:

  “哎哟我去,碰瓷到刑警队长头上了么。”

  老张马上下车,去查看情况,还把那个女人搀扶了起来。

  人这身份摆在这儿呢,

  不怕扶!

  周泽有些羡慕老张,这年头,哪怕身家千万的人,也不敢在路上随便扶人啊。

  往那边走近了,周泽听见老张在喊:

  “你还好么,你还好么?”

  女人看起来年纪也就二十七八的样子吧,但嘴唇发白,额头也有摔跤时摔出的血,凭借上辈子当医生时的经验来看,这个女人应该是有比较严重的营养不良,很可能还是贫血。

  “抱歉,对不起,哥,对不起哥,我没事儿。”

  让人意外的是,

  这个女人似乎没有半点要讹钱碰瓷的意思,

  反而显得很局促和不安。

  她艰难地站了起来,只是电瓶车已经摔破了,前面的前盖儿都已经脱离了。

  女人还想继续开电瓶车回去,但她刚扶起来一半,身子一晃,又要摔下去了。

  周泽眼疾手快,给抱住了,近距离看了一下女人的脸,道:

  “你贫血很严重吧?”

  “啊,还好,没事。”

  女人不习惯其他男人的怀抱,本能地又开始挣扎起来,

  “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真的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哥,给你车蹭到了么,多少钱,我赔。”

  这话是对老张说的,

  老张马上摆摆手道:

  “没擦到,没擦到,我送你去医院吧?”

  老张都当了二十来年的刑警了,看鬼的本事可能不行,但看人的本事,那真的是没问题,这个女的到底有没有问题,是不是碰瓷儿的还是逃犯,基本能瞅出个八九不离十。

  “不用去医院了,不用去医院了,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我家里还有事儿,还有事儿。”

  周泽帮女人把电瓶车扶了起来,之前电瓶车上掉落的东西也捡起来,发现是一包白布,还有一大沓冥钞。

  一点一点的捡起来,再规整好,

  给她重新放进袋子里。

  “你家住哪儿?”周泽问道。

  “姜灶镇上。”

  周泽点点头,对老张道:“你送她回去吧,这车,暂时不能开了。”

  而且女人这个样子,再开车出个什么意外,也忒不值了一些。

  这时,

  老张的手机响了,

  老张接了电话,应了几声,有些为难地看向周泽,从兜里取出了一个红纸包裹着的红包,递给了周泽。

  这应该是奖金了,

  周泽接过来,

  摸了摸,

  唉,

  真薄啊……

  “老板,西城区那边有个抢劫事件,我得去看看,这,您受累,送一下吧。”

  周泽瞥了老张一眼,

  心想这点儿奖金个够老子烧个油钱?

  不过看了看这个嘴唇发白的女人,还是点点头,道:

  “行吧,我送。”

  老张上车走了。

  女人想要自己推电瓶车,

  却被周泽制止,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我把车找个店去修,然后我打车回去。”

  “来,上车吧,老道,把车开出来。”

  “好嘞。”

  老道去开车了,周泽把女人的东西给丢进了车里,“我送吧,别推辞了,你是在我店门口摔倒的,那人还是我朋友,万一你再出个什么意外,你家亲戚疯狗一样来咬我怎么办?”

  听到这话,

  女人脸色有些难堪,

  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还是坐进了车里。

  老道发动了车,姜灶镇距离这里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

  周泽和女人一起坐在后排,指了指女人带着的东西,问道:

  “家里有白事儿?”

  女人点点头,伸手梳理了一下自己耳鬓边的头发以掩饰尴尬和局促。

  “老人走了?”

  女人摇摇头,

  过了一会儿,

  才怯生生道:

  “我丈夫。”

  “抱歉,节哀。”

  女人点点头。

  “妹子啊,你家是住镇上还是住乡下啊,你指指路,我顺着你指的走。”老道一边开车一边喊道。

  “好,谢谢大爷。”

  “没事儿。”

  终于,

  在乡间水泥路转悠了几圈后,

  车子终于开到了一户二层楼的前面,

  这个二层楼和周围的邻居的楼房比起来,当真是显得有些寒酸了,还是红砖头墙面,也没刷个墙或者贴个瓷砖什么的,周围的住户房子看起来很光鲜亮丽,而这栋在这其中,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楼房前面的小菜地应该是被推掉了,

  上面搭起了两个棚子,

  左边的棚子是请来的鼓乐队,右边的棚子则是有人专门在扎纸人和做金银元宝。

  老道把车开到菜地那边停下了,

  女人推开车门下了车。

  周泽也下车,想抽根烟。

  “谢谢你们,真的很不好意思。”女人对周泽和老道鞠躬。

  “客气了,明天车让他给你送来。”

  周泽指了指老道。

  老道傻呵呵一笑,他是愿意的。

  “谢谢,费用我明天给你们,真的是谢谢,你们进来喝口水吧?”

  周泽看了看后面的白事儿棚子,摇摇头,道:

  “不了,你忙吧,事情应该挺多的,哦,对了,你抽点时间去医院做个检查,或者买点巧克力,没事做就逼自己吃几块。”

  本身就贫血,

  再加上丧夫的事儿,

  身体真的很容易垮掉。

  很多人对于贫血这事儿不够重视,事实上这个毛病,很可能会引发出大问题。

  “好的,谢谢。”

  就在周泽刚把烟点上时,

  棚子里忽然跑出来一个头上戴着白布的年纪估计上五十的大妈,

  直接拉扯着嗓子指着这边周泽等人尖叫道:

  “哎呀妈呀,儿砸啊,你睁开眼看看啊,你看看啊,丧良心啊,丧良心啊!

  你这前脚刚走,你媳妇儿就坐别的男人的车回来啦,哎呀,哎呀,丧良心啊!”

  周泽闻言,

  微微皱眉。

  女人马上转身向大妈,有些局促和不安地跺跺脚,哭道:“妈,不是这样子的,不是这样子的。”

  “哪个不是这样子,我亲眼见到的,你男人尸骨未寒呢,还没下葬啊,还没拉去火葬场烧成灰呐!

  你就忍不住了啊,你就等不及了啊!!!!!

  你这杀千刀的,

  我儿砸生前对你多好啊,

  你再忍不住也要等人真正入土为安了啊!”

  “妈,不是的,他们是送我回来的。”

  “哎呀,你们这对狗男女,呸,王八蛋,混蛋,狗日的,天杀的脏批!”

  周老板伸手指着老妇人,

  目光一凝,

  直接低喝道:

  “嘴巴放干净点儿!”

  “哎呀,这还威胁上我了,好啊!

  大家都出来看看啊,

  乡亲们啊,

  都出来看看啊,

  这野男人对我吼呐,真是懂得心疼人啊,哈哈哈哈,真是懂得心疼人啊!!!!!”

  “妈,你别这样,求求你别这样。”

  女人哭着走到老妇人面前哀求。

  旁边不少乡亲们靠拢过来,一起瞧着热闹。

  “你给我滚!”

  老妇人一把推开了女人,

  女人身子现在本就不好,

  脚下一不稳,

  直接摔在了田埂上。

  “杀千刀的,蛆了心的玩意儿,我真是当初瞎了眼,才让你进了我家的门!

  我儿子就是你给我克死的,

  你这克夫的命!

  你给我滚,给我滚,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我儿子都已经死了,你给我滚得远远的,老娘我现在看见你就来气!”

  这时,

  一个女娃娃哭着跑了过来,抱住了老妇人,

  “奶奶,不要骂我妈妈了,不要骂妈妈了。”

  老妇人恶狠狠地瞪着倒在地上的女人,

  一只手抱着孙女的头,另一只手指着这个女人道:

  “我警告你,你给我滚,苗儿,我孙女儿,绝不可能跟你!

  我不可能让你带着我亲孙女儿跟你出去再找野男人!”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