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八十四章 发糖

第七百八十四章 发糖

  “呼……舒服啊!”

  安律师穿着他的豹纹睡衣从卫生间走了出来,两只手拿着毛巾在使劲地擦着头发,似乎是要擦出拍海飞丝广告的效果。

  “哟,这是手臂又恢复了?恭喜你,以后可以雙飞了。”

  白狐慵懒地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根香蕉慢条斯理地在嗦着。

  这香蕉还是从猴子那里蹭来的,小猴子贪吃,却不小气,尤其是白狐一直仗着都是妖族的份儿上,在小猴子那里,可全然不拿自己当外人。

  安律师的目光在白狐包着香蕉的红唇边狠狠地刮了几眼,

  没说什么,

  走到吧台后面的冰柜里,取了一瓶饮料,打开后“咕嘟咕嘟”地一饮而尽。

  “你们明儿又要出门了?”

  白狐指了指放在角落里的几个行李箱问道。

  “需要向你报备么?”

  安律师反问道。

  “嗯哼,我也就是问问,我现在暂时没地方去了,只能在这儿待着,对了,对面那家网咖是被你们接手了是吧,好像已经在装修了,可以给我留一个房间么?

  我要带独立卫生间的。”

  “就你屁事儿多,找几张卫生纸往地上垫吧一下,再变回狐狸,解决完排泄之后变成人,把纸给包起来丢垃圾桶不就完事儿了?”

  白狐眨巴眨巴了眼睛,默默地对安律师竖了一个中指。

  “男人就是这样啊,想上你前,什么都哄着你,上完之后,就是躺边上点,嫌热。”

  “这年头房价贵啊。”安律师也不是什么面嫩小生,面对这种调侃,早就无所谓了。

  来啊,

  飚车啊,

  谁怕谁!

  “我给房租就是了。”

  “切,说得像是谁在乎钱一样,我跟你说,在这家店里,除了老板他本人,没人在乎钱这种东西。”

  安律师觉得,在亲耳听见老道说他捐了几个亿出去后,似乎连带着他自己本人,也被“净化”了一遍。

  哦不,

  是升华了。

  “对了,那个老东西,你们是不是也要解决一下啊,我都被他弄了两次了,可不想有第三次了。”

  白狐一副人家很怕怕的表情。

  第一次,是在白狐自己的会所里,被许清朗的师傅斩断了尾巴,打得几乎无法化形;

  第二次,感应到了,想回书屋帮忙一起找回上次的场子,结果又稀里糊涂地中招了。

  现在想想那时的画面,白狐心里还有些颤栗。

  这一而再再而三的,谁受得了啊?

  “这个你不用担心,过阵子就去解决。”安律师打了个哈哈。

  至于怎么解决,用什么方式解决,他不认为自己需要对这只白狐去解释。

  有些人,终究是隔着一层。

  “老林子那边也不安生了,那边的给我传了几次信儿了。”

  “上次你说那边有龙脉还是有什么的,是那个么?”

  “龙脉只是传说,这一次,是真的似乎是出了点儿问题,好像是哪个被封印的大妖亡魂破印出来了,正在恢复呢。”

  “那边大仙儿多,你们靠人数也能压死它了吧?”

  “再看吧,反正我是懒得回去趟这波浑水了。”

  这时,黑小妞从坐着轮椅,从隔壁菜园子出来了,手里捧着一篮子瓜果,放在了吧台上,然后又自己推着轮椅回去了。

  “哟,这小两口现在变得可真懂事儿。”白狐笑道。

  “活着,都不容易,想更好地活着,就更不容易了。”

  “脑壳痛脑壳痛,最讨厌看男人装深沉的样子,怎么滴吧,你这双手刚复原,是不是想马上找个场子去舒服一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脑子里在想什么。”

  莺莺从楼上走了下来,

  安律师扫了一眼,

  然后眼睛瞪直了,

  因为莺莺现在的装束真的好奇怪。

  以前在卧室里陪老板睡时,她穿什么睡衣,安律师自然是不知道的,但在人前,莺莺基本都是很保守的穿衣风格,有点轻女仆装的感觉,而且是一点也不暴露的那种。

  而现在,

  莺莺上身穿一件皮夹克,下身是小皮裙,里面是白色丝袜,头发披肩,乍看时,真的有种以前看鬼片时王祖贤的感觉。

  年轻版的王祖贤。

  莺莺走到吧台边,和往常一样,问安律师:

  “喝咖啡么?”

  新的一批货要到了,得赶紧把陈货处理掉。

  “额,刚喝了饮料,现在不要,额,那个,莺莺,你要出去?”

  “昂,出去。”

  莺莺微笑着点头,

  “老板刚给我发微信了,说马上就回来,然后带我出去看电影。”

  “这穿得,挺好看的。”

  这倒不是在敷衍,是心里话。

  莺莺本就很好看。

  “谢谢你,安律师。”

  莺莺的目光看向了坐在沙发位置上的白狐,微微皱眉,道:

  “那是老板的位置。”

  “嗯,我就喜欢闻着他留下的味道。”

  白狐似乎是为了调侃莺莺一样,装作很迷恋地把脸凑到了沙发上轻嗅着,身形舒展,尽量妩媚。

  莺莺倒是没气急败坏,只是很无奈地道:

  “你不知道自己体毛多啊,

  等你下来后我还得帮老板重新清理沙发。”

  白狐的脸当即沉了一下,

  “哼”

  起身,

  换了一个沙发坐了下来。

  “喂,我说啊,以前怎么没见你跟你那老板出去时打扮得这么好看啊?”

  “要你管啊。”

  “管啊,当然得管啊,我看呐,是某个小蹄子,是真的开始动春心了,我说也是啊,自家的肉,看护了这么久,也是时候拿把刀叉切了吃了吧?”

  “你不是在林可家的么,怎么又回来了?”

  “我想这里了,不行么?”

  “骗人。”

  “我为嘛要骗你?”

  “刚下来时,看你躺在那儿,真想拿出手机给你拍张照,再加个标题。”

  “书屋佳人?”

  “失意的三儿。”

  “好哇,小蹄子,姑奶奶我撕烂你的嘴!”

  白狐作势要起身,

  却在此时,

  书屋的门被推开了,

  周泽从外面走了进来。

  白狐当即重新坐了回去,没敢再放肆。

  笑话,

  她可是知道这个男人对这个僵尸女仆到底多么保护的,自己这时候上去开玩笑调侃,人真的说不定直接不解风情一巴掌再抽过来,

  何苦来哉?

  “老板,你回来啦,吃饭了么?“

  “吃过了,走吧。”

  “好。”

  莺莺走出了书店,和老板一起走在南大街上。

  今儿气温有点回暖了,但哪怕是之前最冷的时候,在南大街上,莺莺这种装束也不算穿得少了,毕竟,这个世界上,不要温度要风度的男男女女,都太多了。

  一开始,

  是周泽走在前面,

  莺莺习惯性地跟在后面;

  随后,

  是二人并排在一起走;

  紧接着,

  莺莺鼓起勇气,伸手,搂住了周泽的胳膊。

  小心翼翼地看了自家老板一眼,见老板没反对也没反感,莺莺马上低下头,心里窃喜地保持着这个姿势继续往前走。

  时下普通的小情侣逛街,其实也就离不开个吃吃喝喝,只可惜,莺莺这边对这类不怎么在乎。

  说是看电影,但周泽也没直奔南大街的影院,而是继续沿着橱窗,在昏黄的路灯下,散步。

  老道还在那边继续办理着丧事收尾,

  接下来的头七到五七的事儿,倒是和自己二人无关了。

  看了一整天的白事儿,周泽没有半点烦躁,反而觉得自己此时的内心,格外的平静,像是得到了一次净化和梳理。

  这时候,

  再散散步,

  走走逛逛,

  漫无目的,

  也是一种享受。

  周泽伸手摸了摸口袋,

  莺莺见状,

  马上松开手,去了对面的便利店买了烟和打火机回来。

  在走回来的路上,就打开了香烟盒,咬住一根烟,点燃,抽了一口,等正好走到周泽旁边时,才把烟取下来,送到周泽唇边。

  旁边有不少情侣路人,一些男的见到这一幕后,眼睛都直了。

  心里可能都在想着:

  同样是男人,怎么差距这么大呢?

  自己在家抽个烟还得偷偷摸摸地到厨房对着抽油烟机……

  “今儿这身衣服挺好看的。”

  如果是其他男的,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女方今天的新装束,或者没及时夸赞,很可能会面对恐怖的疾风骤雨。

  但在莺莺这边,只有窃喜。

  “老板,你喜欢就好。”

  在周泽抽烟时,莺莺又伸手搂住了周泽的胳膊,他喜欢这种感觉,非常非常喜欢,尤其是现在二人正在大街上,有种向所有人公开宣布的成就感。

  其实,

  有件事儿,

  莺莺没说,

  之所以今天这样打扮,

  是因为老板发>问的是:

  “晚上去看电影吧?”

  以前,

  老板都是直接说:“晚上看电影。”

  小小的变化,

  却让莺莺心里瞬间雀跃。

  懂得满足的人,才更容易体会到幸福。

  “啊,对了,老板,前面那家照相馆,我照片放那儿忘取了。”

  莺莺和周泽一起来到了前面的照相馆里,

  “老板,我定制的相框。”

  “哦,都快一个月了,我都快忘了,呵呵,等下啊,我找找,哟,找到了,给你。”

  周泽往旁边凑了凑,

  看见莺莺手里捧着的相框,

  照片上,

  莺莺坐在“刀山”顶端,

  身后是碧蓝的天空,

  莺莺笑得很美很灿烂。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