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八十七章 要账

第七百八十七章 要账

  “吧唧,吧唧,吧唧!”

  泥水下方被践踏着,

  莺莺和小男孩一起扛起了一大块水泥端墙,

  “一,二,三!”

  “呼!”

  水泥墙被丢了出去,砸在了下方,地面也随之震颤了一下。

  安律师也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两个小旗,

  站在边上不停地挥舞指挥着。

  整个场面,

  看起来那是相当的硬核。

  这种土木工程,没有什么问题是一头僵尸解决不了的,

  如果不行,

  那就再加一头僵尸!

  这个世界上,

  能驱使两头大僵尸当泥瓦工的,

  又有几个?

  安律师这会儿居然还有些心潮澎湃,虽然有点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意思,却难以抑制住这种兴奋。

  要知道,

  被自己指挥搬砖的可不是什么普通行尸,

  那个太掉价!

  “一直没找到尸体,是不在这栋楼的区域么?”小男孩忽然开口道。

  “嗯,这栋楼是单独出来的,之前还被老许设置过阵法,所以这栋楼没人住,之前的住户都在其他楼里面,保安有专门的宿舍,也不在这里。

  再说了,

  泥石流下来了,直接被掩埋,连屋子都被直接压垮了,活人在这里会是什么样子你们晓得不?

  就跟个压缩饼干一样,

  啪,

  直接被压扁了,

  马路上经常看见的那些被车撞死的可怜的猫猫狗狗,

  如果在夜里不注意,

  可能第二天早上都被压成贴画儿纸了。”

  “那也总得可以闻到一些血腥味,你闻到没有?”小男孩看向莺莺。

  莺莺摇摇头。

  僵尸,对血腥味可是很敏感的。

  “这个就不管了,死多少人也所谓了,先把要去的地方给清理出来才要紧,那里面要是出了什么问题,那可真的就是大问题了。”

  当初那东西被封印在山洞里,都能整出个僵尸事件,万一出个什么岔子,让那家伙出来了,啧啧……

  安律师可是记得老板说过,之前那阵子他用的僵尸状态之所以打架这么厉害,其实就是cos的那位当时的状态。

  一叶知秋,

  足以知道那货的脾气到底极端到了什么层次。

  莺莺和小男孩继续低头清理,小块的东西就直接用拳头砸碎了,大块的则举起来丢得远远的。

  安律师站在边上一边指挥一边仔细地观察着,

  终于喊道:

  “就是这里,下面就是了!

  一个人下去,

  一个人在上面接!

  入口处我做了个保险柜的门,不要担心泥水倒灌进去!”

  现在想想,安律师自己都佩服自己之前的措施,否则一旦那个门缝里也都灌进了烂泥,这清淤的工程量就真的大了去了。

  小男孩闻言,直接钻入了下方的泥泞之中。

  之后,

  不停地有钢筋水泥被从下面丢出来,

  莺莺在上头接住且直接甩向了其他方向。

  效率,进一步地被加快。

  安律师在边上看着,都觉得有些不落忍。

  终于,

  当小男孩重新浮出时,

  他甩了甩头,

  道:

  “看见保险柜了,就在下面。”

  “哦了!”

  安律师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大家辛苦了,去洗个澡吧。”

  安律师觉得自己真是一个黑心的监工,

  连个盒饭都不给人安排,洗澡票也没有,

  当然了,

  最黑心的还是坐在上头看风景出神的包工头儿。

  咦,

  黑心包工头儿呢?

  刚刚还在那儿的啊!

  安律师有些疑惑地扫了扫四周,还是没找到周泽的身影。

  “老板呢?”莺莺问道。

  “别急,说不定找地方方便去了,我们赶紧找个地方清理一下身子,再休息休息。”

  既然周泽是自己离开的,那么,肯定是自己有把握解决一些事情,况且,安律师也清楚,自己身边的这两头僵尸刚刚也消耗了太多的气力,确实需要缓缓恢复一下。

  …………

  周泽没有离开多远,

  他只是重新走向了山坳那边,

  在距离下面公路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

  周泽停下了脚步。

  商务面包车依旧安静地停在那里,

  只是,

  在面包车后头的崖壁下方,

  却传来了唢呐的声响。

  之前,

  周泽也是寻着这个声音走到这里来的,而眼下,这声音已经很清晰了。

  蹲了下来,

  点了根烟,

  周老板不急,

  正如安律师来打头阵时就想过这次的事儿肯定有不寻常的因素在里头,

  周老板心里怎么可能没数?

  但不管怎么样,

  他来了,

  他就在这里,

  那半张脸对于赢勾又太过重要,

  哪怕这是再直不过的钩,

  他也没其他选择的余地,

  只能张嘴咬上去。

  既然无论如何都要面对,也就没什么慌慌张张的了,正面刚就是了。

  唢呐的声音开始变得婉转和欢快起来,

  紧接着,

  周泽看见一群穿着红衣服的人直立地从下方悬崖壁面上走了上来。

  这一幕,

  周泽以前见过,

  以前白夫人叫手下小鬼到书店里请许清朗时,

  也是这个套路。

  不过,

  这次后头不是什么花轿,

  而是一口黑色的棺材。

  棺材亮丽如新,

  被抬到了马路上时,

  地面也因此凹陷下去了不少。

  刹那间,

  唢呐声停止,

  “砰!”

  棺材落地,

  且凹陷进地面小半米。

  周泽继续抽着烟,继续看着,他倒要看看,到底能耍出什么把戏。

  下方的那些穿红衣服脸上擦着厚重胭脂的人,周泽分不清楚他们到底是小鬼呢还是傀儡纸人,当然了,这也不是重点。

  小喽啰造型再奇特,也不是唱角儿的料。

  “咔嚓……”

  这群红衣人开始一起发力,

  一阵摩擦声之后,

  棺材盖被推开了一半,

  从里头,升腾出了一阵白烟,

  有点像是大夏天打开了冰柜的感觉。

  一个人,被这群红衣人从棺材里抬了出来,摆放在了面包车旁边的路上。

  这个人穿着灰色的衣服,很肥大,不像是官袍,也不是什么特殊的甲胄,倒真的像是睡衣……

  周老板眯了眯眼睛,

  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BOSS出来得这么没牌面的么?

  接下来,

  是第二具,

  穿的是休闲服,也被摆放在了马路上。

  穿休闲服的,头发有点长,周泽距离又有点远,也分不清楚是男是女。

  难不成,

  是夫妻墓?

  这么有牌面的么,

  出来的还是夫妻BOSS?

  然后,

  是第三具被搬了出来。

  周老板微微抬起头,

  这么开放的么!

  然后,

  是第四具!

  玩儿得这么嗨的么!

  第五具,

  第六具!

  这是群葬,死了也要开盛宴?

  第七具,

  ……

  第十具,

  第十一具,

  “咳咳咳…………”

  周泽咳嗽了起来,

  现在,

  已经不震惊了,

  反而觉得有点荒谬,

  这半夜三更的,这荒郊野外的,

  自己跟个二傻子一样,

  蹲这儿一边抽烟一边看“大变活人”的魔术?

  其实,正儿八经的棺材,比寻常人想象得肯定要大很多,里面的空间也挺大的;

  如果不考虑空间舒适度个人隐私这类的问题的话,一口大棺材里放三四具尸体是完全可以塞得下的。

  但眼下可是十多具了,怎么塞进去的?

  这是真的在表演魔术啊。

  一直等到最后,

  连续搬出了三具穿着保安制服的人时,

  周泽才恍然,

  这些,

  都是泥石流之下原本应该被埋葬在下面的人,

  眼下,

  一具具,一个个,

  都被摆了出来。

  所以,

  这是要,

  物归原主么?

  这些人,到底是死是活?

  周泽忽然有些心疼,

  因为他记得安律师之前和自己说过,

  出了意外的几个保安,他都已经赔了钱了,这要是人没死……

  亏了啊。

  或许,真的是心情过于放松了,周老板这时候居然还有心情在想这些事情。

  总共十六个人,被并排地摆放在了马路上,每个人身高有别,但他们的脚底,却处在一个平行线上。

  看来这些小鬼也是有强迫症的。

  周泽又点了一根烟,

  等着看接下来的表演,

  不过,

  下面的那群穿着红衣服的人却都默默地排列在了一起,

  其中一个拿着唢呐的,

  开始慢慢地往山坡上走,

  而且,

  是朝着自己这边走来的。

  周老板继续蹲着,也没站起来,

  看着那个拿着唢呐的人走到了自己的跟前,

  对方笑呵呵的,

  那种僵硬的笑容,

  其实比愤怒的咆哮更为让人头皮发麻。

  对方对周泽鞠躬,

  而后拿起了唢呐,

  又开始演奏了起来。

  这声音,周泽昨天才在通城白事儿上听过。

  老实说,昨天在丧事上演奏唢呐的白事儿师傅,可比眼前这位差远了,这位吹得,当真是百转愁肠,如果录下来,说不定还能弄个唢呐界的《二泉映月》;

  且这位的身份之神秘,可比瞎子阿炳强多了。

  一曲结束,

  对方笑呵呵地带着浓郁的谄媚向周泽再度鞠躬,

  周老板拍拍手,

  回应了一下。

  吹得不错,口活儿很棒。

  而后,

  对方又伸手指了指下面躺着的那一排人,

  又指了指自己手中的所难,

  对着周泽摊开了手掌。

  干嘛?

  等了一会儿,

  周泽伸手去和对方握了一下手。

  “…………”唢呐小鬼。

  对方又摩挲了一下自己的手指,

  继续微笑着看着周泽。

  “哦,你早说啊。”周泽拍了拍脑门。

  对方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手掌再度摊开。

  周泽把自己手中的烟头给掐灭,

  然后放在了对方的掌心上,

  道:

  “别客气,你拿回去抽。”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