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九十一章 你这学的是谁!

第七百九十一章 你这学的是谁!

  半张脸的咆哮声宛若此时的背景BGM,

  他似乎在借着这个机会,

  把自己被强行分割封印在这里不知多少岁月的苦闷和怨恨一股脑地给发泄了出来。

  在这个时候,

  周泽没有时间去和他争论什么,

  当莺莺跪坐在地上时,

  周老板耳朵边,直接传来了自己清晰的心脏跳动声,仿佛整个世界的韵律都在此时被放慢了一拍。

  任何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逆鳞,而眼下,周老板正是被刺中了那块决不允许被别人侵犯的位置!

  安不起的面容,

  安不起的身材,

  安不起的身份,

  但在这个时候,

  周泽心里想着的,

  就是把眼前这个拦住自己的家伙,

  直接撕碎!

  管他是谁,

  都不可以,

  都无所谓!

  十根指甲长了出来,

  带着愤怒的决绝,

  直接扫了下去!

  哪怕眼前是一个大铁块,在此时也将会被瞬间切割成碎块。

  然而,

  安律师没有躲避,

  也没有后退,

  他只是往前走了一步,

  一时间,

  宛若斗转星移,

  一道刚猛无比的气浪席卷而来,

  “砰!”

  气浪砸在了周泽身上,发出了刺耳的震颤声,周老板身子一弯,指甲刺入到了地面,强行稳定住自己的身形不会被倒吹回去。

  抬起头,

  两颗獠牙显露而出,

  “吼!”

  咆哮声中,

  充斥着难以言语的愤怒!

  小男孩在这个时候没有站在旁边看,而是直接向着安律师后背位置冲了过去。

  花狐貂忽然飞出,

  直接窜向了小男孩,

  在这一刻,

  花狐貂似乎不用任何的指引,也不用任何的逼迫,它本能地,它心甘情愿地愿意为这个人,确切的说,是为了这具身体里的那位存在而战斗!

  “嗖!”

  “轰!”

  小男孩只觉得双臂一阵发麻,整个人连续倒退了好几步。

  花狐貂落在了地上,四肢着地,目光中带着些许戏谑,盯着小男孩。

  而后,

  它居然还抽出时间,

  扭过头,

  看向后头的周泽,

  眼神中却不完全是快意,反而,有一些复杂。

  但这一抹复杂,在小男孩再度出现时,被彻底掩埋,它身形化作了黄色的匹练,

  为什么是黄色的,

  因为这是加菲猫的颜色。

  “嗖!”

  “砰!”

  “嗖!”

  “砰!”

  小男孩每次想要靠近时,都被花狐貂给挡住,它不给你近身的机会,也不会以身涉险给你抓住它的可能,就是仗着它的速度,在干扰你,在迟缓你,就像是对子儿一样,把小男孩钉在了这个地方,无法向前影响到前面的战局。

  “老板,我…………”

  跪坐在地上的莺莺,

  脸上露出了迷茫之色,

  她的白发开始变长,原本的披肩发,在此时居然超过了及腰,垂落到了地上。

  一股其他的气息,正在她的身体逐渐蔓延,

  这是夺舍,

  对着一头僵尸,

  夺舍!

  “上次来我就发现了,她的身体,被影响得很严重,我当时还在奇怪,为什么她会被带在身边!”

  半张脸充满怨念地盯着周泽,

  继续嘶吼道:

  “现在你看见了吧,现在你发现了吧!

  你是不是一直还引以为傲,她待在你身边,你让她进化了?

  让她不再是普通的僵尸,

  让她的进步速度比其他僵尸苦修还要快得多?

  但真相呢?

  你以为,

  事情有你想象得那么美好么?

  她是进化了,她的生命层次也的确是提高了,

  但这一切发生的原因,

  并不是你所认为的岁月静好,

  而是,

  一开始,

  她的变化就是有目的的!

  就是拿来,

  给另一个人腾地方!

  他没有告诉你么,没有告诉你自己和那位的关系?

  上古的神话,你没听说过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怎么就不想想呢,

  你怎么就不多想想呢,

  她要回来了,

  他给他提前准备好了屋子,

  而你,

  你这条狗,

  你有什么资格去反对,

  你有什么理由去反对,

  你只是一条狗,

  你没有权力干涉主人家的事情,

  现在,

  你终于认清你自己了么?

  你那可笑的幻想,

  是不是终于破灭了?”

  周泽眼睛赤红一片,

  上半身符文也显现了出来,

  他强行站起身,

  迎着恐怖的气浪继续向前,

  他终于来到了安律师面前,

  他撕破了气浪的阻隔,

  他的指甲挥舞了下来!

  安律师却很平静地在结印,

  一切的一切,

  显得是那么的慢条斯理,

  仿佛眼前的一切危险一切预兆,都只是春风拂面的微雨,不值一提。

  印落,

  一道红色的切口出现在了周泽的胸口位置,

  这是一把刀,

  一把由煞气凝聚而成的刀,

  和其他的刀不同的是,其他的刀是要从外面进去,再出来,而这把刀,却是从里面凝聚,而后,拔出!

  刚刚的结印,

  居然调用的,是周泽体内的煞气!

  拿自己的东西,打自己,这种手法,闻所未闻!

  “噗!”

  身上的符文瞬间失去了光泽,

  周泽仿佛被抽调了绝大部分的力气,

  “噗通”一声,

  跪倒在了地上。

  安律师的手指顺势打算上扬,

  到时候,

  周泽胸口位置的那把刀,会紧随其后完成一个完美的收割,

  但他犹豫了一下,

  并没有这么做,

  只是掌心轻轻一握,紧接着十指伸展。

  “哐当!”

  周泽的双臂位置,

  双腿位置,

  总共出现了四把刀,

  且直接洞穿了身体,钉在了地上。

  安律师十指慢慢地抬起,

  又慢慢地下压,

  祭坛的地面也因此凹陷了下去,

  宛若一个技工师傅在将螺丝钉一点点的转紧,转…………死!

  “哈哈哈哈,没事儿,别不甘心,别不甘心,真的不用不甘心!

  你知道你现在在面对谁么?

  如果是输给别人,

  你可以不服气,

  你可以不愿意,

  但输给她,

  真的,

  没什么好介意的!

  她的存在,

  和你体内的那位并不差多少,甚至,论出身而言,比你体内的那位还要尊贵一些!

  你是一头僵尸,

  你用僵尸的力量去对付她,

  你说你可笑不可笑!

  这个世界上,

  敢说比她更懂僵尸的人,从上古时期到现在,算上死去的人,也决不会超过三个!

  败在她手上,你也不要冤,也不要叫屈,

  这是你的命运!

  看吧,

  那个女孩儿,

  那个可爱的女僵尸,

  她马上就要被夺舍成功了,

  她将一举成为至高无上的载体,

  但她本人,

  将随之湮灭!

  这就是当狗的下场,

  这就是狗的归宿!

  你说我当年为什么要反抗,我就是看透了这一切,我没有选择,我没有其他的选择!

  他说过,

  他说我的天赋让他都觉得惊艳,

  他说过,

  他说我进步的速度超过以往任何一条看门狗!

  他甚至说,

  他以后会找机会,

  让我独立出来,

  他说要给我新的生命!

  哈哈哈哈啊哈!

  你信么,

  我不信!

  你看看,

  你也信过吧,

  你也幻想过吧,

  现在呢?

  现在呢!

  挺好,

  真的挺好,

  虽然这样子有点太不是个东西,格局也太小了,但说心里话,能在临死之前,再看着一条同类的狗,伤心欲碎到绝望。

  呼呼呼…………

  舒坦啊,

  快活啊,

  自在啊,

  哈哈哈哈…………”

  耳边的呱噪,

  周泽直接无视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

  有些东西,

  并非真的完全没听进去。

  最重要的一点在于,

  这一次,

  和以往不同,

  以前遇到这种级别的对手,

  铁憨憨会自己主动要求出手,

  把对方按在地上暴打一顿后,然后能吃就吃,能吞就吞。

  这一次,

  他还是没有动静,

  似乎就像是一个旁观者,

  冷眼看着自己被钉在了地面上。

  而自己,

  这一次,

  也没有再喊他,

  并没有在心里去做任何的呼喊,

  可能正如半张脸所说的那样,

  如果莺莺在自己身边时身体的变化,是为了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

  那么,

  此时再说什么,再问什么,好像都不再有什么意义了。

  甚至,

  周泽不敢去问,也不敢去喊,

  他害怕得到那个冰冷的答案。

  “放弃吧,和我一起,走上归路!

  放弃吧,你和我还不一样,她不杀你,你没看见么,她不杀你!

  她只是控制着你,在压制着你,

  她在等待那具身体夺舍结束,

  她在等待自己归来!

  你现在不要太过悲伤,

  因为接下来,

  你会遇到更悲伤的事情,

  她会重新变成你的女僵尸,

  她会继续和你生活在一起,

  她不是来杀你们的,

  她是来……加入你们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周泽脑海中开始不停地浮现出莺莺给自己泡咖啡的画面,

  不停地浮现出每天醒来,莺莺就睡在自己身侧的画面,

  浴室里,她跪在地上给自己打沐浴露;厨房里,她在尝试学习做饭。

  而这一切的画面,

  在顷刻间,

  被换上了一个高贵冷艳的神情,

  而自己,

  继续留在画面的原地!

  “嗡!”

  周泽眼里的赤红迅速变黑,

  宛若浓墨被打翻,

  身上的气息也陡然一变,

  人在疯狂到极点之后,

  反而到了另一个极端,

  身体依旧因为愤怒而颤栗,

  但内心,

  却化作了死一般的冷寂!

  一道道黑雾出现,

  将周泽身上红色的刀口给吞噬,

  当一切禁锢都被淹没之后,

  周泽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安律师微微皱眉,似乎遇到了自己不能理解的事情,因为那位,并没有出手。

  而刚刚还在大喊大叫大骂痛快不已的“半张脸”,

  此时真的是“半张脸”瞬间被气成了猪肝色,

  他嘴巴张得大大的,

  然后以一种比先前的愤怒更夸张十倍的情绪直接咆哮道:

  “你!你!你!

  你这学的是谁!!!!”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