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九十二章 你这个废物

第七百九十二章 你这个废物

  你刚刚还在鄙夷唾弃的人,

  你先前还在痛骂嘲讽的人,

  你一直不停贬低排斥的人,

  忽然之间,

  掏出了你的看家绝技,

  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半张脸现在是完全要被气死的感觉,

  这熟悉的癫狂,熟悉的僵尸煞气流转,熟悉的气质,

  简直就是当初自己的模版!

  只可惜他现在只剩下半张脸了,

  如果他身体还在的话,

  那么,

  这一刻,

  他就像是被人一脚踩在了“卵”上,

  那滋味儿,

  那酸爽儿,

  那冲击劲,

  贼特么过瘾!

  “无耻!混蛋!混账!

  败类!小人!脏呸!”

  半张脸气急败坏地不停大骂着,

  他被固定在这里,

  此时此刻,

  除了像泼妇一样骂人,

  他没有其他可以做的事情了,

  这是一种无奈,同时,也是一种凄凉。

  周老板直接无视了身边那位“原主人”的逼逼,

  偷师么,

  周老板并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就像是狗村里的老人们喜欢晚上坐在村口榕树下感慨着当年从村子里走出去的那条最牛逼的狗到底是怎样的无上风采的同时,

  村里一个放牛的狗娃,

  捡到了那位牛逼狗留下的秘籍。

  原本桎梏着自己的血红色的刀口,此时完全被消散,周泽体内的煞气,也在沸腾着,宛若被煮开的开水,散发着足以将自己同时也是将身边人一起融化的热浪!

  安律师脸上的惊讶表情慢慢地敛去,

  或许,

  在他的视角里,

  只要那位没有出手,

  那么一切的一切,

  都还是会按照原本既定的方向去继续。

  只是眼前的这位小朋友,有点烦人,明明是大人之间的游戏,明明是另一个层次上的共鸣,他偏偏不甘心,偏偏想要搞事情。

  无上的荣誉,即将落在他的身上,却不懂得珍惜。

  “啊啊啊啊啊!!!!!!”

  跪坐在地上的莺莺发出了一声低吼,

  双拳紧握,

  安律师眼角余光瞥向了后头,

  这头女僵尸居然还在抵抗,

  在面对自己的气息碾压时,

  竟然还能生出反抗的意志来,

  要知道,

  这种机遇,

  若是放在其他僵尸的身上,

  哪怕最终意味着毁灭,

  也是无上的荣耀!

  只是,莺莺毕竟是特殊一些,她整个人的心思都在老板身上,带着一种站在常人视角里很难以理解的偏执。

  这种偏执,让她哪怕是在面对赢勾时,也依旧不假颜色。

  也因此,

  她还在抵抗着,她也还在坚持着,

  虽说这时的抵抗这时的坚持,在整个大环境之下,显得有些苍白和悲壮,但总不可能真的就这样认命!

  好气呀!

  老娘的房产还没都过户给老板呢!

  老娘的厨艺还没学好还没给老板做一顿饭呢!

  就这样想让我滚蛋给你腾位置,

  滚!

  你伺候不了我家老板!

  ………………

  解开了禁制,

  下一步,

  就是直接冲上去,

  周泽绕过了安律师,直接来到了莺莺面前。

  然而,

  安律师只是双手掐印,

  刹那间,

  两条黑色的锁链直接锁住了周泽的脚踝。

  “吼!”

  周泽发出了一声怒吼,

  弯腰,

  扯住了锁链,

  直接将其扭断!

  “葬!”

  安律师目光一凝,掐印转变。

  在周泽的视野里,

  明明莺莺只和自己距离不到三米,

  但忽然之间,

  却像是直接隔着了一条冥河,

  冥河之中有无数的冤魂怨鬼在咆哮在嘶吼。

  周泽手指弯曲,

  低喝道:

  “咖啡!”

  五条黑色粗壮的烟雾直接横扫了过去,

  冥河上出现了一条完全由黑色锁链架构起来的桥,

  周泽拾级而上。

  安律师微微摇头,

  身形在原地消失,

  而后出现在了周泽面前,

  他的身上附着着一层淡淡的青色光泽,

  而后一拳捶打了下来!

  当其他手段和禁锢都无法压制住周泽时,

  只能用上最为原始的暴力美学。

  是的,

  美学,

  安律师的拳头被周泽架住,

  而后,

  周泽张嘴直接咬住了安律师的脖颈。

  只是因为有那一层青色光泽阻隔,周泽的獠牙竟然没能穿透进去。

  安律师顺势侧身,

  一掌狠狠地砸了过来,

  直接劈在了周泽的胸口。

  “砰!”

  周泽没有后退,硬抗了这一记,同时双手抱住了安律师,举起,甩动,再恶狠狠地砸下!

  “轰!”

  别看声势这么大,但地面却依旧毫发无损,甚至连安律师的发型都没有丝毫的变化,那一层绿色的光泽,宛若这个世间最为恐怖坚固的屏障,直接隔绝了外界的一切伤害。

  这是一场很不公平的战斗,

  周老板死不后退,

  而安律师,

  却一直毫发无损,保留着一血。

  也就在鏖斗进行时,

  安律师掌心然互牵扯出一条绿色的光影,

  光影内,

  似乎有一条青蛇在挣扎在嘶吼,

  而后顺势拍在了周泽的肩膀上。

  一时间,

  周泽的右臂炸开了一个小洞,

  绿色的蛇影窜入其中,

  开始疯狂地吞噬周泽体内的煞气。

  周老板没有丝毫的慌乱,

  他的身形第一次退却了,

  却又在下一刻,

  手臂肌肉锁死,

  另一只手的五指抓住了自己的肩膀,

  低喝道:

  “报纸!”

  “轰!”

  五根粗壮的铁链以狂暴的姿态冲入了周泽自己的手臂之中,

  他以自己的身躯为阀门,

  锁死了那道绿光,

  而后以自身为媒介,

  开始绞杀!

  安律师的身体一颤,

  从出现到现在,

  他还没有这般失态过,

  “噗通”一声,

  单膝跪在了地上,

  胸口位置有鲜血开始滴淌出来。

  那层绿色的光,是安律师的护身加持,当他选择把其当作武器攻入周泽体内时,其实就是他最为虚弱的时刻。

  周泽的右臂已经血肉模糊了,

  不过周老板似乎已经习惯了,

  反正这几个月,

  自己不是在断臂就是走在去断臂的路上,

  现在这个模样,

  比之前几次还要好一些。

  半张脸牙齿一直紧紧地咬着铁棍儿,

  他一脸幽怨地盯着前面在看,

  周泽的战斗风格,

  周泽的战斗模式,

  周泽的气息流转,

  他在这里看去,

  满满的都是很多年前的自己!

  就跟自己此时正拿着手柄操控着自己玩儿游戏一样,

  怨念深重啊,

  真的是怨念深重啊!

  这时候,

  见周泽终于破开了安律师的防御,

  半张脸心里居然一阵放松,

  凑,

  总算没给自己丢脸……

  然后半张脸马上反应过来,

  自己怎么会有这种念头?

  安律师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但周泽没给他多少喘息的时间,

  直接冲了上来。

  “老板……是我……”

  安律师一脸惊愕地喊道。

  然而,

  周泽的眼眸里依旧是黑色一片,

  这句话,

  这个神情,

  对其毫无触动!

  指甲横扫了过来,

  切碎,

  切碎,

  切碎!

  安律师眼眸里再度浮现出了绿色,

  眼前人的绝情,

  让这个此时操控着他身子的那位也有些意外。

  要知道,

  这般决绝这般无所不用其极,

  可不是上古时期那位的风格。

  “对不起了。”

  安律师口中吐出了这几个字,

  完全不是安律师本人的语气,

  带着一抹无奈以及隐藏在无奈之下的不耐。

  同一时刻,

  在安律师的眉心,

  出现了一道金色的符文,

  这是一个图腾印记,

  没有僵尸的怨念和诅咒气息,

  有的,

  是一种堂堂正正的威压!

  安律师的眉宇之间凝聚出了一抹阴柔之气,

  有点像是上了妆的李玉刚,

  他依旧单膝跪在地上,

  但在周泽以及在场其他存在的视角里,

  这一刻,

  他的身体被不断地拔高拔高再报告,

  一直到了让大家难以仰望的高度!

  “镇!”

  “轰!”

  周泽只觉得自己周身煞气忽然凝滞,

  踉跄地继续向前走了几步后,

  “轰!”

  一声巨响,

  周泽双腿跪在了地上,

  砸出了一个深坑。

  “镇!”

  第二个镇字出来时,

  周泽身上的皮肤开始龟裂,

  恐怖都压力从四面八方过来,

  像是要将他本人直接撕裂一般。

  “吼!”

  周泽怒吼着强行爬了起来,

  眼前的安律师,

  宛若站在高台上的神祗,

  带着不容侵犯的威严!

  在其身后,

  似乎有一个尊贵的身影,正在对其进行加持。

  这种“尊贵”,超出了“财富”的界限,也完全破除“官位”的桎梏,只知道只要这座身影站在这里时,

  周围的一切,

  自动变得微不足道!

  一切胆敢反抗者,

  都将成为被扫除的对象,

  自动被碾入历史的尘埃。

  “你作弊!你作弊!

  你好意思么!

  你好意思么!

  你什么辈分,

  他什么辈分!

  你这样…………”

  半张脸直接气急败坏地吼道。

  但很快,

  他又一愣,

  自己的立场……

  “哈哈哈,小子,认栽吧,认栽吧,你扛不住的,你现在还不知道你在和谁刚么,她没想弄死你,你还看不出来么?

  这时候,你还腆着脸刚什么!

  放弃吧,

  和我一起沉沦,

  跟着我的步伐,

  哈哈哈哈,

  至少我曾反抗过,

  至少我曾成功过,

  你呢,

  哈哈哈啊哈…………”

  “吼!”

  周泽依旧没有低下头,

  继续在和这股恐怖的威压硬扛着,

  他身上龟裂的皮肤纹路里,

  开始有鲜血不停地滴淌出来,

  整个人,

  直接变成了一个血人。

  他还是没喊铁憨憨,

  铁憨憨也没有任何的表示,

  但周泽就是这样继续死扛着,獠牙摩擦出了火星,却依旧昂着自己的头颅。

  半张脸又沉默了,

  骂道:

  “你这白痴!

  你这废物!

  你这蠢货!

  你这……

  你这……

  不是这样打得,你要这样……”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