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九十三章 放开,让我来!

第七百九十三章 放开,让我来!

  此时此刻,外面的一切事情,莺莺都无心去管顾了,她能清晰地感觉到,有一道恐怖的意识,正在一寸一寸地掌控着自己的身体。

  一旦自己的身体被对方完全掌控,那么自己将面对的,是属于自己的终结。

  她将被抹除,

  就像是用黑板擦擦去黑斑上的字迹一样,

  干净得,寻常得,理所应当得,

  就像是她白莺莺从来都没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样。

  记忆深处的画面,开始逐渐浮现出来。

  像是人生最后时刻的独白,

  寓意着结束前的翻页;

  这其中,

  最漫长同时也是最短暂的,

  是一段黑色的岁月。

  说它漫长,因为它有两百年的时常。

  说它短暂,因为它只有片刻几次的光明。

  沉睡,沉睡,沉睡,

  偶尔白夫人会出现几次,

  陪自己说说话,

  告诉自己外面是个什么样,

  白夫人和她说过很多东西,

  说过现在的生活,

  说过过去的生活,

  当然,

  也和其他正常闺蜜一样,

  也和她说过男人。

  就像是一道道光,在黑暗中给自己带来希望一样,在那个时候,沉睡在棺材里的自己,其实内心渴望的,就是在不知何时的下一刻,自家夫人会再度出现。

  虽然,后来事实证明,白夫人给自己,编织了一个谎言构造的梦。

  大家闺秀,

  沉塘,

  背叛和爱情,

  凄厉而美好,绚烂且凄凉。

  不过莺莺后来也明白了,

  这不是白夫人故意在骗她,

  这个梦,

  甚至不是特意编织给她白莺莺的,

  也是白夫人编织给她自己的。

  国仇家恨,太重,太重,义父的惨死,死在了自己的牙齿之下,也是一抹难以回首的沉重。

  就像是活人喜欢给自己编织一个美好光鲜的过去一个道理,

  死人,

  往往会喜欢给自己弄一个自认为更好一点的死因。

  漫长且短暂的黑暗过去之后,

  天亮了,

  莺莺看见了自己第一次和老板初见时,

  他把自己从棺材里抱起来,

  他的双手在自己腰间,

  自己能感知到他当时的酥爽快感,

  似乎搂着自己,

  就像是搂着了一件珍宝。

  而后,是在书店里,自己将舌头送入他茶杯里搅拌,又偷偷摸摸地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不晓得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只是觉得有趣,

  只是觉得好玩。

  随后,

  她看见了自己被老板用指甲抓得惨叫的画面,

  那是自己第一次对他出手,也是自己最后一次对他出手。

  一开始,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他这般着迷。

  后来,

  发现了,

  是他身上有那位的存在,

  他的气息,陪他睡觉,

  可以让自己觉得舒服,让自己觉得安心。

  可能,连他也是这般认为的吧。

  她也一度是这般认为,

  只是后来,

  她才发现,

  不是的。

  因为当那位出现时,

  她心里只有惶恐,却没有半点想要去靠近的意思,甚至,还觉得很是排斥!

  这是什么人啊,

  怎么还霸占着自家老板的身体!

  怎么能和自家老板这么近,

  该死,

  可恶!

  或许,

  两百年的孤寂,

  让她害怕孤独,

  而当他的女仆,伺候着他,伺候着一个有着深度洁癖的事儿逼,

  仿佛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生活的重心,

  她知道他需要她,

  她也明白他离不开她,

  这就足够了,

  被人需要的感觉,

  真的很美好,

  这就可能真的是一种“天作之合”。

  到之后,

  画面开始变化,

  她看见在那个夜里,

  在书店门口,

  那位恐怖的存在占据着老板的身体,刚刚将第一次出现的许清朗的师傅给打爆,

  他拿着自己的尸丹,

  站在自己面前。

  尸丹在他的嘴边和自己的嘴边不停地徘徊,

  他的眼睛,

  那般深邃,

  深邃得让人根本不敢深入去细看,怕直接陷入了暗无天日的无边黑暗之中,自此沉沦,无法自拔。

  “这具身体,得留着,给她。”

  莫名地,

  心底,

  忽然响起了这句声音,

  莺莺不晓得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有这道声音出现,

  她记得明明那时候,

  他根本就没说话。

  也就在此时,

  在这一幅记忆画面之中,

  莺莺忽然发现在他的身侧,

  出现了一道女子的背影,

  这是一道极美的背影,垂条青丝,带着庄重且不失妩媚,尤其是站在他身边时,似乎才是世间真正的绝配!

  “这具身体,得留着,给她。”

  声音再度出现,

  到底是谁在说,

  哦,

  他当时其实是这个意思么……

  画面再度变化,

  变成了徐州那一夜,

  他又一次出现了,掌控了老板的身体,然后刚刚又一次把那只癞头和尚抽飞。

  他走向了自己,

  而自己,

  正坐在地上。

  他在看着自己,

  自己也在看着他,

  她很想喊他滚,

  但她又清楚,

  没有他,

  老板和自己今晚就必须死,

  但一想到这个男人正在占据着老板的身体,

  她就感到很恶心,

  是的,

  恶心!

  这或许,

  就是女人吧,

  女人是一种复杂的生物,

  在面临生死关头时,

  居然还能思考这事儿到底恶不恶心。

  他很粗暴地抓起自己的手,

  用指甲,

  划开了自己的掌心,

  自己强硬的体魄在他面前,

  真的是宛若纸糊的一般,

  轻易得就被切割开了一道口子。

  与此同时,

  那道女人的背影再度在画面中浮现,

  依旧是站在他的身侧,

  依旧是那么的动人心魄,

  一个背影,就已经有这般恐怖的杀伤力了。

  “这是我,为你挑选的身体,我已经为你改造好了。”

  声音再度浮现,

  而莺莺的脑海中,

  又迅速浮现出在一开始和变异的安律师照面时,

  自己一拳打出去,

  安律师强行撑开自己的掌心,

  和自己掌心接触时的画面,

  一道黄色的光芒,

  正是顺着这里的伤口进入的自己的身体,

  那是他,

  给她留下的入口……

  居然,

  居然,

  居然是这样……

  好,

  你们郎情妾意,

  你们你侬我侬,

  你们掌握一切,

  你们制定规则,

  但,

  凭什么让老娘我给她让位,

  老板那么懒,

  老板那么爱喝咖啡,

  老板那么喜欢享受,

  老板还有那么重的洁癖,

  如果没有我,

  老板怎么活!

  ………………

  半张脸:

  我就算是死,死在封印里,被赢勾吞噬回去,都不会多看一眼你这条没出息只知道妥协不懂得反抗的狗!

  哎……不是这样打的,你得这样!

  这种感觉,有点像是在网吧里看一个菜鸟操作着自己最擅长最喜欢的英雄,

  然后那只菜鸟玩得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让你怒火中烧,

  觉得这个英雄被他操作真的是对这个英雄的亵渎!

  或许,

  这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其他的因素吧,

  但大概率,还是比较纯粹的。

  因为当周泽那股子气息升腾起来时,

  半张脸虽然一直在破口大骂,

  但真的是把自己周泽代入到了自己的当年,

  而自己,

  可是连赢勾都能坑的存在,

  怎么能这般窝窝囊囊的输!

  你用其他方式去打架,输了也就算了,

  你既然偷师老子,

  就莫得理由去输,

  而且还是在老子面前!

  莫挨老子,

  老子要日决你!

  “身无畏,意无畏!

  在你的头顶,连天都没有,又哪里跑出来什么皇?

  僵尸,

  人神共厌,

  天地同斥,

  本就走的是天地苍茫间最狭窄崎岖的一条路,

  怎可忘,

  狭路相逢勇者胜!”

  半张脸大吼道。

  然而,

  他发现自己吼的东西似乎是太高深了,

  至少,

  在他眼前,

  周老板还是很艰难地在那尊身影面前挣扎着,血在流,灵魂在焚烧,身躯在一步一步地走向龟裂。

  这不是武侠,

  而且,

  就算是武侠,

  也只是在闭门修炼时用这些口诀来装装样子,

  再装也得一边念口诀一边放一些修炼画面,再打一个“半年后”或者“三年后”的字幕出来吧。

  哪有这种一边挨揍一边听个口诀就能直接神功大成雄起的?

  这时候,

  周泽根本不敢去细想此时站在安律师身后的那道金色身影到底是谁了,

  不敢想,

  真的不敢想,

  想多了,

  怕自己下一秒就真的撑不住,

  直接被压垮了。

  这个时候,自己居然还能硬气地继续昂着头刚着,真的是超水平发挥了,但哪怕是这样,自己也能清楚地感知到,这具身体,正在濒临瓦解。

  至于旁边那位的逼逼,

  听是听了,

  但这就像是高考前一天晚上给你上了人生励志辅导课,打了满满的鸡血,但那又有什么用?

  “僵尸,不拜天,不敬地,你…………”

  半张脸喊着喊着忽然觉得这喊得好没意思,

  因为自己再喊,似乎也没啥子效果,

  眼前的这个瓜娃子,

  咋看都是要随时玩球的感觉。

  你要是被揍死的,那也就算了,身为僵尸,拥有超越寻常一切的体魄,结果被硬生生揍死了,该!

  死得不冤,就像是军人马革裹尸,渔民葬身在大海深处,悲壮是悲壮,但也算是一种宿命的安排吧。

  但眼前的这位,

  是快要被吓死了啊!

  妈的,

  尤其是这看得太有代入感了,

  就像是,

  就像是,

  就像是自己要被吓死了一样!

  半张脸心里那个郁闷啊,

  自己被分解了身体,以类似当年封印蚩尤的方式封印在这里不知道多少岁月,承受了不晓得多少的痛苦,

  到头来,

  等到的居然是这一幕?

  气炸,

  气炸,

  气炸!

  我忍!

  我得忍!

  我必须要忍!

  我一定一定要忍!

  啊啊啊啊啊!

  忍不住了!

  “小子,给老子开放你的识海,老子亲自来!”

  …………

  …………

  PS:其实真不是故意断章什么的,毕竟,总不能一口气一章把下面的百万字剧情一口气都写出来,一章总得有结束的时候。

  这段剧情,很重要,龙也写得比较谨慎,其实有一点还是可以放心哒,这本书写到现在,其实龙都是为了正在追读和喜欢这本书的大家在写。

  所以,

  莫慌!

  所以,

  求月票。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