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九十四章 管教!

第七百九十四章 管教!

  放开,

  让我来!

  滚,

  你太菜了,

  我来代打!

  周泽听到了这个声音,

  同时也感知到了有一股意识正在尝试进入自己识海之中。

  很奇怪的感觉,

  真的非常非常奇怪,

  似乎自己早就已经习惯了另一种的方式,

  习惯了在遇到真正大危机的时候,

  让铁憨憨出现解决问题,

  似乎这已经成了二人的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而这一次,

  却需要借助另外一位的降临。

  已经习惯了一个,

  眼下忽然要被另一个陌生人进入自己的身体,

  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只是这个时候容不下半点矫情,

  莺莺还跪坐在那里,

  虽然她还挣扎,

  但周泽清楚,

  莺莺坚持不了多久的,

  他不允许莺莺出现任何的意外,

  更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抹去被另一个什么东西给取代!

  为了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一向死抠死抠的周老板,

  愿意不惜一切!

  进入,

  融合,

  掌握身体,

  有了以前和铁憨憨在一起时的经验,

  此时一切的一切,

  都是那么的和谐,

  一个情急地想进来,

  一个顺水推舟地没有任何的阻碍,

  一个需要证明自己不会被吓死,

  一个为了救自己的女人不遗余力,

  目的不同,

  但使劲儿的方向是一致的。

  交出身子控制权的周泽并没有陷入沉睡,

  他仍然保持着清醒,

  他要盯着这里。

  不是盯着半张脸彻底取代自己,完成借尸还魂。

  在铁憨憨苏醒着,在泰山还在自己灵魂深处矗立着的时候,

  半张脸想跨越这两座“大山”完成对自己的夺舍,简直是痴人说梦。

  周泽盯着的不是他,

  而是在盯着铁憨憨,

  当初一起吵架一起从奈何桥上走出来的两个人,

  现在又重新变回了互相地方的状态。

  这个世界,这个人生,

  似乎真的是一个圈,

  兜兜转转,

  折腾来折腾去,

  好像也仅仅是从一个原点重新走回这个原点。

  哪怕是到现在,

  周泽还是不敢相信,

  事情,

  怎么就直接到了这种地步?

  以前的一切一切,

  仿佛都被一举推翻。

  周泽还真的担心赢勾忽然上线,把半张脸的号给顶下去了。

  好在,

  唯一值得庆幸的一件事是,

  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的赢勾,

  在半张脸的意识进入自己身体之后,

  也保持了之前一直奉行的沉默,

  并没有出手干预,

  也没有站出来抢夺这具身体的控制权。

  沉默,

  是今晚的康桥。

  他是在逃避什么?

  还是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面对?

  但他会去逃避?他会去不知所措么?

  他,

  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嘿嘿…………”

  周泽嘴里发出了一声冷笑,

  双拳缓缓地攥紧,

  且慢慢地昂起了头,

  眼眸深处,

  黑色的漩涡开始疯狂地流转,

  宛若星辰正在被搅碎,

  只剩下最为浓郁的凌乱和破灭。

  “嘿嘿…………”

  在第二次笑声中,

  周泽双腿开始发力,

  身体开始上扬,

  很慢,

  却很有力道,

  带着一种发自骨子底的不卑不亢!

  “我是一条狗,

  为人提线木偶,

  我生,

  不是为了我自己生,

  我死,

  也不是为自己死,

  我的存在,

  本就没有丝毫的意义,

  只是所谓大人物掌心里的玩物,

  是他打发闲趣时的消遣,

  伶人以取悦人为业,

  但地位再低下,

  也终究是个人,生来有名死去有碑,

  而我,

  比之伶人不如千倍万倍!”

  话语之中,

  带着浓重的怨念和不甘,

  却没有丝毫自暴自弃的感觉,

  反而给人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前奏。

  周泽直起了膝盖,

  身上开始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这是骨节在承受着极大压力下重度摩擦所导致的,

  身上的龟裂,

  也在不断地加大,

  鲜血,

  也越流越多,

  但这股子气势,

  却正在不断地走高走高再走高!

  “咔嚓…………咔嚓…………咔嚓……………”

  很多人经常用这个比喻:人的身体就像是一台机器。

  但现在,

  才真正意识到了,

  所谓的机器,到底是什么意思。

  全身上下,无数的齿轮在不停地艰难运转,随时可能全面崩盘!

  “然而,

  我不服,

  我不认命!

  多少人梦想着想当狗,

  小小的皂隶,也有人去舔,去当他的狗;

  一县父母,更是有无数人前呼后拥,鞍前马后;

  王侯将相,门下走狗无数。

  而成为帝王家的狗,

  更是无数文人志士的最终梦想。

  成为鬼神之犬,

  更是无上荣耀!

  但,

  我,

  不稀罕!

  我自抹去自己的名字,

  我自抹去自己的过去,

  我自抹去自己的将来,

  我只求,

  今朝,

  我的脖颈上,

  不再带有项圈,

  不自由,

  毋宁死!”

  字字铿锵,宛若宣言,却没有丝毫夸张的感觉,因为他确实做到了。

  在那幅画中,

  他持杯笑对赢勾,

  尽情地嬉笑,尽情地得瑟。

  “吱呀!”

  周泽的双脚下方坚硬的祭坛地面,出现了两个坑,

  但他的膝盖已经站直了起来,

  此时,

  还在继续直腰。

  前面,

  安律师表情开始逐渐凝重,

  其身后的那道金色的人影似乎也在一起凝重,

  在这磅礴的威压之下,

  在这浩瀚人主煌煌之威面前,

  眼前的人,

  居然在一点一点地挺起着腰杆!

  “嘿嘿……

  当初,

  我连他都不鸟,

  现在,

  你还要我鸟你?”

  周泽咬着牙,继续道:

  “赢勾在我眼里,

  都不算是什么东西,

  那么,

  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

  敢让我去拜?”

  “轰!”

  四周的空气忽然一滞,

  炸裂之声传来,

  周泽,

  挺起了胸膛,

  站直了身子!

  安律师慢慢地抬起头,

  其身后的金色影子,模模糊糊的目光中,

  似乎出现了一抹追思。

  追思中,

  是一片荒芜的战场,

  九黎溃败,

  蚩尤被封,

  神州之地,

  人主已定!

  他手持轩辕,

  站在战车之上,

  下方,

  麾下人杰战将一起跪伏,

  魔神天尊神祗,

  也都拜于自己战靴之下。

  那一刻,

  他便是天,

  他便是地,

  八荒之下,

  唯我独尊!

  然而,

  唯有一个人,

  一个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

  穿着破损严重的甲胄,

  身上还沾染着蚩尤和九黎魔神的鲜血,

  却一直站在那里,

  冷眼看着自己,

  目光里,

  甚至还带着淡淡的戏谑,

  似乎在嘲讽他此时的得意,

  宛若在不屑他创造的功绩,

  如同在奚落着他此时的洋洋得意,

  这一幕,

  一直烙印在他的脑海里,

  哪怕至今,

  哪怕本尊早已陨落于历史尘埃,

  却依旧不会忘记。

  那一日,

  自己志得意满,

  神州奠定!

  那一日,

  他披坚执锐,

  众人皆拜他独立!

  “你不是他…………”

  安律师开口道,

  话语里,

  带着一抹追思,

  像是睹物思人,被勾起了回忆。

  “谢谢。”

  周泽开口道,

  他上辈子的斗争,就是为了这句话。

  “咱俩半斤对八两,都是借用的别人的肉身,那就,好好玩玩儿。”

  说着,

  周泽微微低下头,

  呵斥道:

  “蠢材,

  老子教教你,

  这个,

  到底怎么玩儿!”

  “嗡!嗡!嗡!”

  恐怖的黑色火焰自周泽身上升腾而起,

  身上遍淌的鲜血,

  此时像是变成了易燃的燃料,

  使得周泽整个人像是从大火之中走出来一样。

  龟裂的身体,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修复,气息,再度暴增!

  “僵尸,不死不灭,到底什么是不死不灭,你晓得么?

  不是仗着自己皮糙肉厚,去扛揍!

  天地既然弃我,

  我自隔绝于天地!

  老子要不是有这点儿本事,

  他娘的,

  早八百年就已经被人弄死了。”

  其实,

  换个思路来说,

  如果不是你有这个本事,

  你也不用一直在这里承受永恒的孤寂和折磨了,

  有时候,

  死不了,

  也是一种酷刑。

  “吼!”

  獠牙刺目,

  周泽咆哮着冲向了安律师。

  安律师身后的金色身影出现在了前方,

  散开了屏障。

  “嘿嘿!”

  周泽整个人冲撞了过去,

  凶焰滔滔,

  竟然直接从金色的光辉中穿透了过去。

  “老子不拜天地,

  老子不敬鬼神!

  天地万物,

  历史风云,

  在老子眼里屁都不是,

  你都是死了不晓得多少年的人了,

  骨头渣都不剩了,

  还想来吓唬老子?”

  当你面对一个衣着破旧且在拾荒的老人时,

  你会觉得可怜;

  但如果有人告诉你,他是曾退下来的省领导时,

  你会忽然肃然起敬。

  一个人的身份,能够给周围人完全不同的体会和压力。

  而半张脸却无所畏惧,

  自然无从谈何这种压力,

  很简单的破局道理,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

  周泽来到了安律师面前,

  安律师双手再度掐诀,

  却被周泽的手直接掐住了手腕,

  “小娘皮,老子叫你皮!”

  “轰!”

  周泽抓着安律师的手腕,

  直接举起,

  然后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安律师迅速站了起来,

  但还没站稳,

  就被周泽一脚踹中,

  直接倒飞了出去,

  但周泽的速度更快,

  竟然直接追上了安律师,掐住了他的脖颈,高高地举起。

  这是大不敬的举止,

  安律师凝声道:

  “放肆!”

  周泽直接低喝道:

  “嘿嘿,

  瞧你爹把你给惯的,

  都是当祖奶奶奶奶…………奶年纪的人了,

  还把自己当小公举呐!

  今天,

  我就代替你爹,

  好好管教管教你!”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