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九十五章 谁活着,谁承受痛苦

第七百九十五章 谁活着,谁承受痛苦

  语气,狂傲至极;

  行为,堪称大逆;

  但或许,

  他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人,也是这么纯粹的一个人。

  甚至,他可以说是赢勾性格上的一个缩影,只是,在某种程度上,他兴许可以说是比赢勾更加的赢勾。

  哪怕他清楚自己现在正在打的是谁,

  也依旧无所畏惧。

  兴许,

  也正是因为这个脾气吧,

  在脱离赢勾之后,

  他也就沦落成现在这个凄惨境地。

  怼天怼地怼空气,

  总是会一不小心运气不好,怼到你惹不起的存在,或者是一群你惹不起的存在。

  但他似乎依旧没有任何悔过的心思,

  本就是从“无”中走出,

  他没什么输不起的,

  多活一天,多说一句话,其实,都是赚的。

  人家说破罐子破摔,他连一张瓦片都没有,又有什么放不开的?

  安律师眼眸深处,忽然释放出了一道黄色的光芒,带着无上威严。

  “嗡!”

  “噗!”

  这速度,

  实在是太快,

  快得让谁都无法反应过来。

  黄色的光束宛若一把利剑,

  直接洞穿了周泽的右边胸口,

  打出了一个贯穿伤,

  拳头大的破洞!

  僵尸恐怖的坚固体魄,在这道黄光面前,却宛若薄纸那般得脆弱。

  不过,黄光也在洞穿周泽身体之后随即消散,显然,这是当初遗留下来的一缕剑气;

  属于,一次性消耗品。

  周泽的身体微微颤抖,

  却依旧没有撒手,

  仍然掐着安律师的脖子,将其举着。

  伤口位置,开始有黑色的煞气浮现,疯狂地吞噬火拼掉残留在那里的剑气,而后,血肉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蠕动,这般恐怖的伤口,也在慢慢地恢复着。

  “看见了么,记住了么?

  要学别只学皮毛,省的出去给我丢人!”

  周泽一边说着一边继续盯着面前的安律师,

  道:

  “来啊,看看,你到底还有多少存货?

  你以为还是当年么?

  你以为现在还是上古么?

  继续拿捏着你的那个狗屁腔调啊?

  我倒要看看,

  你还有多少老本可以挥霍!”

  然而,

  就在这时,

  莺莺左手掌心位置那道细小的伤口里,

  一团团黄色的光芒忽然发了疯一样涌入了进去,

  周泽伸手掐住了安律师的脖颈,

  举起来,

  却没有再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快速地侵入,完全没等夺舍完成就一股脑地强行挤压了进去,

  莺莺脸上的痛苦之色更加的浓郁,

  却又在接下来的短暂片刻里被强行压制了下去。

  她等不及了,

  她也无法再等待了,

  一是心里的愤怒,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严重地冒犯了她;

  二则是在这种情况下,光靠控制一个安律师隔靴搔痒的玩儿法,已经无法把控住局面了。

  莺莺站了起来,

  神情冷漠,

  但是在其左眸之中,

  却流露出挣扎的目光。

  夺舍没有完全成功,还差一点。

  “啪!”

  周泽把手中的安律师直接丢了出去,

  安律师被摔在了墙壁上,滚落了下来,已经昏厥了过去。

  刚刚控制住他身体他心神的那位,

  已经完全脱离,

  进入到了莺莺的体内。

  “嘿嘿。”

  周泽笑了笑,

  想要冲过去继续打,

  继续之前的战斗,

  老实说,

  他在这里被封禁了不知道多少年了,正是浑身发痒的时候,而且,他也迫切地想要对自己的“晚辈”犬舍小狗证明自己这条全村人口中的“天才狗”,

  到底有多吊。

  很像孩子一般地在斗气,

  也算是活了这么久的人物了,

  脾气,却这般得直接,

  甚至愿意不惜冒着被赢勾反制的危险,主动地进入了周泽的身体帮周泽打架。

  但事实上,

  人想要往上爬,

  想要做人上人,

  其目的,

  不就是为了这个么?

  看谁不爽时,不用去虚以委蛇,直接让他惨,让他死,让他完蛋;

  看一件事不顺眼时,直接动手去diss,去喷,去刚。

  这或许,才是真正的强者所喜欢的生活,所追求的自在。

  而不是努力得爬得越来越高后,越来越学会了隐忍,越来越学会了忍气吞声,越来越懂得了小不忍则乱大谋,

  如果是这样子的话,

  还爬个屁啊。

  只是,

  周泽的脚步在向前两步后,

  却停了下来,

  他低下头,

  自己骂自己道:

  “白痴!”

  而前方的莺莺,

  也在向前两步后,

  停下了脚步,

  莺莺低下头,

  和对面是一样子的语气,

  呵斥道:

  “放肆!”

  两个本来要厮打一起的人,

  都被体内的另一股意识给强行压制住了。

  无论是站在周泽还是莺莺的立场角度来说,

  想要他们任何一方去伤害对方,

  都是无法允许的事情。

  “…………”旁边昏迷着的安律师。

  然而,

  大浪潮面前,

  个人的意志,

  终究是渺小的。

  周泽这边尚且还能继续克制住半张脸,

  而莺莺那边,

  却只是艰难地阻碍了一会儿,

  最终,

  她还是动了。

  披散下去的白发在空中飞舞,

  转瞬间就来到了周泽面前。

  她伸出了手,

  指甲的光泽,

  是那么的耀眼。

  “噗!”

  刚刚恢复一半的胸口,

  再度被洞穿。

  “该死,你想让我憋屈死么!”

  周泽破口大骂。

  他不能动,他不能动,那他还进来做什么?

  进来代替你被杀么?

  莺莺正准备彻底顺着这个伤口将周泽身体撕裂时,

  身体又又一次地僵硬住。

  两个人的打架,

  像是以前磨损的VCD光盘,

  播放时一卡一顿的,很不和谐,极不流畅。

  “老子,忍不了了!”

  周泽吼道。

  周泽也动了,

  他一把攥住了莺莺的脖子,

  “轰!”

  莺莺被摔在了地上,

  但同时,

  莺莺的白发直接席卷了过来,

  白发宛若被重新赋予了生命力,

  猛地一扫,

  周泽身子被一股恐怖的罡风强行击退了数步。

  莺莺重新站了起来,

  她的一只手放在了自己左眼位置,

  掌心泛红,

  等手放下去时,

  左眼位置上出现了一道红光,

  这是一道封印,

  将还没有完全夺舍的属于莺莺的意识给暂时压制住,

  而后,

  莺莺抬起头,

  撑开双臂,

  嘴角带着一种天然的高傲,

  看着面前的周泽,

  缓缓道:

  “井底之蛙,

  不知天高地厚!”

  之前的她,借用的是安律师的身体,

  而现在,

  她用的是僵尸肉身,

  自然不可相同对待。

  周泽双臂慢慢地低垂起来,

  眼中的神采在不停地转动着,

  像是在做着最为激烈的挣扎。

  “来啊,除非你让他出来,给我顶回去,或者把我吞了,否则,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阻止我!”

  “妇人之仁,妇人之仁,谁挡在你面前,都可以杀了,你是为自己在活,你的命也是你自己的,不是其他人的附庸,更不是放在被人身上的寄托!”

  “我现在在你身上,你想让我站在这里任人打,任人杀,我告诉你,不可能!”

  “你可以尝试阻止我,我也想看看,你到底能不能阻止我!”

  说着,

  周泽掌心猛地一拍自己的额头,

  恐怖的煞气瞬间逆流。

  而在一片黑暗之中,

  有一个人,

  喊出了“泰山”两个字,

  “轰!”

  灵魂深处传来了一声巨响。

  “该死,该死,该死,混蛋,混蛋,废物,废物!”

  周泽气了,也慌了,

  他感觉,

  自己很可能就要这样憋屈地被杀了!

  远处站着的莺莺一直在旁边看着,并没有趁着这个机会出手偷袭,正如她之前对安律师所说的那样,

  她是来加入他们的,

  而不是特意过来想把他们给集体团灭。

  她想回到他身边,

  两个人,

  一起重新等待,

  重新摸索,

  等到那一天,

  一起以真正的姿态,

  向这个世界宣告他们的归来!

  这是她的设想,

  同时,

  也应该是他的设想。

  正如,

  她在这具僵尸身体的左手掌心上,特意给自己留了一道门一样。

  她和他,

  想法是一致的,

  在如今,

  在当下,

  也只有她,才能配才能有资格,和他站在一起。

  就在这时,

  莺莺左眼中的红色忽然炽热了起来,

  蕴含着一股恐怖的疯狂,

  这股疯狂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强烈的杀意,

  让她都有些惊讶的杀意。

  “嗯?”

  莺莺微微皱眉,

  “怎么,为什么忽然间想要出手了,你刚刚不是还在阻止我的么?

  为什么现在,却又拼命地催动我去动手?

  行吧,

  动手就动手吧。”

  莺莺开始向周泽走来,

  嘴角带着笑意,

  同时轻声道:

  “你还是那么的调皮,是怕无聊么,所以才在身体里放这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

  没有一个女人在你身边陪着,看来是真的不行。

  好吧,

  我来替你收拾一下屋子。”

  将那些,杂七杂八的玩意儿,

  该丢的,

  就丢了!

  周泽站在那里,

  还是不能动,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莺莺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那目光里,

  带着戏谑,

  同时也带着高高在上的审判意味。

  却在这时,

  周泽自己也猛地一愣,

  他忽然发现,

  刚刚在镇压自己的泰山忽然消失了,

  这具身体,

  再度由他恢复了掌控!

  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但他还是在莺莺略显惊愕的目光之中直接出手,

  一拳,

  将莺莺砸翻在了地上!

  …………

  远处,

  花狐貂趴在岩壁上,回头看着身后诡异的交战一幕,它有些不能理解。

  下方,

  正在撕裂掉破碎衣服露出身上一道道爪痕的小男孩则是以一种过来人情圣的视角开口道:

  “很难理解么?

  如果阻止不了,

  倒不如选择自己去亲手杀了对方,

  这样,

  谁活着,

  谁就去承受那份真正的痛苦。”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