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九十六章 结束了?

第七百九十六章 结束了?

  “其实,我很讨厌这种剧情,真的。

  狗血,

  俗套,

  忒腻。”

  小男孩继续把身上的衣服给撕下来,

  露出了小男童赤膊的上半身,胸前的两处小滑稽看起来是那么的滑稽。

  “但人在这个时候,往往都会这样,口嫌体正直吧。”

  花狐貂似懂非懂地看着小男孩,

  它其实还是听不懂,

  但这并不影响它觉得小男孩说的话很高级。

  也是,

  和一个生前女强人,死后当鬼差,然后又回到萝莉身,

  能和这么一个生活情感经历如此复杂的女人谈恋爱,

  能够发现她身上那种美又不是单纯地寻求肉体发泄,

  在“情”之一字上,

  他早就已经是宗师级别。

  小男孩对着上头的花狐貂勾了勾手指,

  道:

  “来,我们继续。”

  一团黑色的火焰开始自小男孩身上燃烧了起来,

  这是他在燃烧本源的显示,

  或许,

  是旁边的那种狗粮,激发出了他的热血,

  让他也变得高尚了许多,同时,也是变得冲动了许多。

  “要么你现在离开这里,要么,你可以试着继续阻拦我,看我能不能,给你撕一条腿下来!”

  “吼!”

  小男孩的速度暴增,

  扑向了花狐貂。

  ………………

  “轰!”

  莺莺双手猛地扣住了周泽的手腕,

  而后一翻,

  身体一侧,

  肩膀直接撞击到了周泽胸口位置,

  等撞掉了周泽的重心之后,

  转身就是一个过肩摔。

  “轰!”

  周泽也不甘示弱,

  双腿一蹬,抓住了莺莺的脚踝,狠狠地一拽,侧身上去就送上了沉重的肘击!

  “砰!”

  整个祭坛,不停地在震动着。

  因为这里的特殊性,并没有坍塌。

  但是在外面,

  半个山体都在抖动,

  不停地有滚石砸落下来。

  好在这里也算是杳无人烟的区域,之前唯一的疗养院也被泥石流之中被毁,所以再怎么折腾也不会造成什么其他的损伤。

  两头僵尸的搏杀,

  的确没有想象中那种神仙在天上半山填海的恢宏,

  也没有喊一声剑来,

  御剑千万的磅礴大气。

  很直接,不带丝毫花哨,拳拳到肉!

  只是,

  这种局面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

  尤其是当双方互相各踹一脚彼此倒退分离,莺莺眉心位置,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印记时,

  局面,

  也因此,

  直接被扭转了过来!

  金色的印记带着一种号令天下的威严,

  竟然直接和这座祭坛里的阵法产生了呼应,

  而后,

  祭坛角落里出现了一阵阵“咔嚓”的声响,

  意识进入周泽体内上了周泽身后就一直在祭台上一动不动的半张脸,被一道道紫色的光电不断地劈中。

  “嘶…………嘶…………”

  周泽极为痛苦地跪伏在了地上,倒吸着凉气。

  一道黑色的身影在他身后不断地被扭曲着,

  “你怕了么?你怕了么?”

  周泽怒吼道。

  打不过我,

  就开始催动这里的封印?

  莺莺嘴角露出了一抹嘲讽,

  直接道:

  “你说我仗着祖上的余荫,

  你说你想看看我还有多少老本可以吃,

  那我就满足你的要求,

  给你看看,

  真正的手段!”

  “啊啊啊啊啊!!!!!!!”

  周泽以头抢地,

  继续怒吼。

  “如果不是不想彻底破坏掉这具肉身,你以为你算什么?”

  如果不是怕破坏了他的这具身体,

  导致她很是投鼠忌器,

  之前的交锋,

  绝不会是这种场面。

  有一点,此时的她也得承认,这个家伙的疯魔劲儿,也确实让她有些头疼。

  就像是一条疯狗一般,

  死也要咬下对手的一块肉,

  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很像当年在战场上的他。

  九黎一族在蚩尤带领下,曾无往不利,那是一群真正的疯魔。

  而他,却能带着大军从荒死之地走出,以一种更为凶狠暴戾的姿态,反杀回去!

  “呵呵,嘿嘿。”

  周泽抬起头,

  眼里的黑色开始慢慢消散,

  取而代之的,

  则是赤红一片的浓郁。

  他不服,

  他很不服!

  但再多的不甘,

  再多的愤恨,

  他此时也无能威力,

  他是被封印在这里的,

  这里的一切,

  都是为了镇压他而存在,

  他不晓得眼前的女人具体是用了什么方法,

  但应该是她身上有可以呼应世间大部分阵法的法器残留,

  这帮人,

  从上古活到现在,

  而且在上古时就有着极为恐怖的积累,

  也因此,

  哪怕是到现在,

  他们也确实有足够骄傲的本钱!

  “啪!”

  周泽只觉得自己的识海一空,

  黑影被强行拽了出去,重新飞向了祭坛上的半张脸。

  显然,

  他将被重新封印,

  这场闹剧,

  也终将停止,

  等她将这具身体里的那道意识最后吞没完成,

  生活会重新继续,

  没有人真正的死亡,

  一切都没有发生变化。

  不过,

  她却没有直接收手,

  其额头上的印记已经在崩溃了,显然无法继续承受这种运转,但她仍然没有停止,其目光,直接瞥向了周泽,

  道:

  “我知道,你有你的苦衷,我也清楚,你一直以来的布置;

  你更早就感应到了,我来了,我又回到了你的身边。

  刚刚我察觉到了,

  你体内,

  有什么东西在制约着你,

  我现在就借着这个阵法,

  将那东西给拔拔出来!”

  “轰!”

  周泽只觉得自己灵魂深处传来了一阵撕裂的痛苦,

  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被硬生生地连根拔起。

  而在祭坛边缘位置,黑影也被强行拘留控制在那里,没让他回到自己那半张脸中去。

  因为他一旦回去,

  这里的阵法就将停止运转,

  现在这阵法还有用,她可不想让其停止。

  …………

  周泽的视线彻底黑了下来,

  他像是在不断地下沉,

  下沉,

  再下沉。

  一直到,

  自己的四周,

  终于出现了光亮。

  他看见面前的那座山了,

  此时,

  这座山正在不断地摇晃,且山脚位置,在和本不存在的地面,开始分离。

  山脚下,矗立着许多青铜柱子,还有一地的锁链被搁置在那里。

  很熟悉的地方,

  甚至还有一个熟悉的穿着白衣的男子,

  男子抬头,

  正看着这座泰山正在被连根拔起。

  这是半张脸在这里的化身,上一次,他曾出现过,而这一次,随着半张脸再度进入周泽的身体,这具烙印等于是被重新充能,再度出现。

  他的脸上带着浓郁的不甘和愤怒,

  他输了,

  但这种输法,

  他很难接受!

  他看见了周泽,

  眼光泛红,

  直接对着周泽吼道:

  “让这座泰山直接崩裂,直接鱼死网破!

  他不是在装什么都没听见么,

  他不是在装什么都没看见么?

  他不是一直不言不语么?

  他不是和那位郎有情妾有意么?

  他不是还做了这么多的布置,在等待以后的美好生活么!

  那就让他一切的布置,都竹篮打水一场空!

  把这座泰山崩掉,

  你可以的,

  你完全可以做到,

  让它崩掉,

  至少你现在还有这个机会,

  让他和你一起死!”

  白袍男子(半张脸)极尽地劝说着,

  怒吼地咆哮着,

  他恨赢勾,

  一直都恨!

  而周泽,

  只是站在这里,

  默默地看着这座泰山正在慢慢地被举起,

  静静地看着,

  没有丝毫其他的情绪表示。

  没有质问,也没有哀求,更没有大家一起的恣意大笑,

  他只是站在这儿,

  只是看,

  只是看……

  “你还在等什么,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你还在等什么!”

  白袍男子继续呵斥道。

  周泽缓缓地闭上眼,

  等到他再睁开时,

  眼前,

  莺莺依旧站在那里,

  而他,

  正跪伏在地上,

  灵魂处的撕裂,剧烈的疼痛感正在慢慢地变得麻木。

  他张了张嘴,

  抿了抿干裂的嘴唇。

  眼前的莺莺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

  像是在看着匍匐在自己脚下的罪人,

  她在看着罪人的忏悔,

  在享受着这一刻,

  同时,

  她也在期待着下一刻。

  等我把这个东西给拔掉,

  你就可以恢复自由了,

  我们可以一起,

  一步一步,

  重新恢复上古的荣光。

  一阵阵巍峨沧桑的气息,从周泽身上升腾而出,即将被完全割裂开来。

  这气息让她微微皱眉,

  “这是……泰山么?”

  上古时期结束,该陨落的陨落,该成烟的成烟。

  但作为遗留下来,因为特殊原因,因为特殊机遇,一直没有风化成历史尘埃的存在,

  怎么可能不晓得后来地狱所经历的动荡。

  泰山,

  曾是地狱很长一段时间至高无上的图腾!

  “为什么……泰山,会在他的身上?”

  她有些疑惑。

  不过随即也释然了,

  也是,

  如果是普普通通的东西,

  又怎么可能让他忌惮,

  忌惮到自自己出现之后,

  沉默到了现在。

  祭坛旁边,半张脸的黑影还在不停地嘶吼咆哮着,他在诅咒,他在发泄,他以最为恶毒的语言在咆哮。

  同时,他也在怒喷周泽,这条狗,居然在最后关头,依旧选择了当狗!

  不争气的东西,不成器的玩意儿!

  “轰!”

  无声的轰鸣,

  直接荡漾开去,

  泰山,

  终于和周泽的身体,和周泽的灵魂,

  完成了脱离。

  半张脸沉默了,

  他不骂了,也不吼了,

  因为一切,

  都已经,

  结束了……

  ………………

  待会儿还有一章,大过年的,不卡大家,莫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