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九十七章 钢铁直男铁憨憨!

第七百九十七章 钢铁直男铁憨憨!

  泰山到底是什么,

  是矗立在阳间泰安的那座巍峨高耸?

  还是屹立在地狱中央的无上孤寂?

  又或者,

  是曾经存在此时却早已消散的历史尘埃?

  而在这一刻,

  从周泽灵魂中抽出来的,

  是一道蓝色的风,

  它不猛烈,却很柔和,带着一种淡淡的风雅,哪怕是被连根拔起,却也只是散发着洒脱的气息。

  她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她已经成功了,

  眉心的印记从她额头飘浮出来,

  她原本想催动着这座阵法再刚猛一点,直接把那两个东西彻底封印住,但她犹豫了,因为当她看见这一缕蓝色的风时,

  她改变了主意。

  她曾是这片世间最为尊贵的存在,

  无数的臣民,无数的魔神,

  都会对她致以最为真诚的笑容,

  她想要星星,就真的会有大魔上天去为她摘下,

  同时会有世间最为优秀的炼器师,将星辰炼化成精美珠串,让她戴在晶莹的脚踝上。

  她想要什么,都会被满足,

  如果说她身前的那位伟岸身影,

  得到了这个世上最为至高的权力,

  那么她,

  则是得到了这个世间所有的宠爱。

  女儿娇蛮,

  她享受这种娇蛮,

  她喜欢掌握一切,

  她喜欢被整个世界呵护宠着的感觉,

  哪怕沧海桑田之后,

  她也依旧不愿意改变。

  她想要什么,

  就必须要得到什么,

  她追求什么,

  什么就必须留在她的身边。

  现在,

  她看上了这一缕蓝色的风,

  她想拥有它,

  想让它成为自己新身体的一件新披风,或者是围脖。

  她想让他睁开眼时,

  看见最美的自己,

  她想让他知道,

  她还是当年的那个她,

  坐在山花烂漫的坡上,

  看着他旌旗招展地领军归来,

  阳光撒照在他的甲胄上,

  很亮,亮得晃眼。

  所以,她将这印记分割了出去,蓝色的风,是她的,那道黑色的影子,自然是他的。

  这算是,

  她为二人准备的重逢的礼物,

  他应该会喜欢,

  那个黑影,他可以将其吞了,再说,本就是他身上分离出去的,他应该很恨它吧。

  阵法也因此陷入了凝滞,

  礼物,

  得等她彻底控制这具身体后再来发送,她不愿意任何的一切不稳定,给自己和他的冲锋,造成哪怕一丝一毫的瑕疵!

  就像是之前,她准备动手时,体内的意识忽然对她的动作产生了影响。

  这种情况,

  不能被允许再出现一次了。

  你,

  该死了。

  她盘膝坐下,

  手掌再度放到了自己的左眼位置,

  之前布置的封印解开,

  只差最后一点了,

  把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意识给彻底吞噬,

  她将以这具身体重新归来!

  …………

  莺莺感觉自己的四周都是浑浑噩噩的一片,

  在此时,

  她的记忆似乎都在被侵蚀被压迫着,

  有一个恐怖的存在,

  正在观察着洞悉着她的一切,

  而后,

  她将摧毁这一切。

  这种被人阅读的感觉很不好受,像是在做着最后的身体检查,检查出一切的夹带,然后被送去奥斯维辛的“洗浴间”。

  但最痛苦的,并不是最后的结束,而是此时,这种压迫,这种等待,这种直接到下一秒就可能来临的破碎。

  莺莺很冷,

  她的意识在自己的记忆里不停地被穿梭着,

  像是有人正拿着遥控器,

  快速地翻阅着这一切。

  莺莺知道一切都将结束了,她想在结束之前,再在自己记忆里重温一下自己和老板的点点滴滴,就当是最后的告别。

  只是,

  那位恐怖的存在似乎不愿意这样做,

  确切地说,

  那位恐怖的存在对这个不感兴趣,但她并非对所有的一切全无兴趣,她其实也是在找,也是在看,只是她和莺莺的关注的重点,截然不同。

  黑色的街道,

  破损的路灯,

  坑洼的马路,

  战斗的余波刚刚消散,

  莺莺发现自己被绑在了一根电线杆上,

  她没有惊愕,也没有慌乱,

  又是了,

  又是了,

  又是这个画面,

  该死,

  她要看老板,

  她不要再回这个记忆画面了!

  老板,

  老板,

  我要老板!

  但现在的一切,都由不得莺莺自己去掌握,哪怕是她的记忆。

  在她面前,

  周泽站在那里,

  手上托举着一枚尸丹,这是她的尸丹。

  但眼前的这位,不是老板!

  她的老板是那个喜欢躺在沙发上晒太阳喝咖啡的慵懒优雅的美男子,

  不是眼前这个目光冰冷存在!

  在周泽身边,那道背影再度出现,她似乎真的很喜欢他,喜欢关于他的一切。

  哪怕是记忆,

  哪怕是记忆里的画面,

  她都不愿意有丝毫地错过。

  她留在这里,她等在这里,

  她一遍遍地看着他,

  看着他的过去,

  过去两年,

  她不在他的身边,所以她想要将一切补习。

  至于之后,

  他的身边将会有自己,

  那是他们二人即将一起去创造的未来。

  莺莺很想问一句,为什么你只有背影。

  其实,

  这个问题,

  在祭坛角落里还在昏迷着的安律师也曾疑惑过,

  后来,

  安律师想着,

  可能是赢勾喜欢后入这个姿势?

  所以她一直以背影……

  好在,安律师知趣儿的没在幻境中把这个可能说出来,

  否则他现在就不仅仅是昏迷了。

  尸丹,

  在莺莺嘴边和周泽嘴边不停地来回,

  背影就站在周泽身边,声音里,带着些许缅怀,这其中,还有些许的感动。

  “你不想破坏我以后的身体,所以没吃这个尸丹吧?”

  听到这话,

  莺莺直接翻了个白眼,

  这个女人,

  真凑表脸!

  如果现在可以自己选择,

  如果可以在自己记忆画面里动,

  莺莺真想直接张开嘴,

  将尸丹给一口吞下去,

  让你在这里你侬我侬,耽搁时间!

  比死亡更恐怖的更折磨人的,

  是在死前,

  再被狠狠地撒一把狗粮!

  每一次的犹豫,尸丹每一次的来回,

  似乎都在不断戳中着那个背影的软肉,

  她的呼吸,她的情绪,

  也在这不断地尸丹来回中,

  被不停地刺激着。

  终于,

  伴随着莫名多出的那句话:

  “这是我,留给她的身体。”

  这个画面结束了,

  莺莺觉得自己距离结束更近了。

  只是,

  当眼前一黑,

  再度出现光亮时,

  莺莺几乎要暴走了!

  夜里的街道,

  旁边是一条河流,

  啊啊啊啊,

  又是这个画面!

  莺莺坐在地上,抬起头,

  她看见周泽站在她面前,

  他很坚决地抓住自己的左手,

  然后,

  用他的指甲在自己掌心轻轻一划,

  一个伤口,

  出现。

  那道美丽的背影再度出现在他的身旁,似乎这一幕,才是她最想也是最愿意看到的记忆画面。

  他在为自己的归来做准备,

  他给自己挑选好了身体,

  他为自己开好了门,

  他为自己把这具僵尸的身体进行了改造。

  背影很激动,

  因为可以看出来,

  她的肩膀正在晃动。

  她是矜持的,她也是骄傲的,哪怕现在早就不是上古时期,但她的血脉,她的曾经,依旧让她的下巴不会放下来!

  只是,

  在这里,

  她没有丝毫的掩饰和遮掩,

  因为这只是记忆画面,

  他看不见,

  他不会看见自己的失态,

  至于这里还有一个“目击者”,

  却已经无所谓了,

  在自己最后一次品味了这些关于他的记忆画面之后,

  这个“目击者”就将彻底消亡,

  她依旧是矜持的,依旧是高傲的,

  没有人曾看见自己现在的失态模样,

  看见的,

  都已经死了。

  她看着此时的他,他的眉宇很平静,他的眼眸深处,带着让人无法看透的深邃。

  他没变,

  哦不,

  他变了,

  换做以前,

  他不会做这些,

  他也懒得做这些,

  现在的她,和他,才算是真正地走到了一起,才算是真正地靠近在了一起。

  繁华落幕之后,剩下的,才是真实;

  水面慢慢低沉,余下来,才是石出。

  感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她在心底这般说着。

  然而,

  就在此时,

  这个画面,

  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到底发生在了何处,

  没人清楚,

  但就真的像是哪里有些不一样了。

  莺莺记得自己先前刚开始被这个女人夺舍时,

  看见过这个画面里,

  眼前的周泽说过,

  这是我为你准备好的身体。

  其实,莺莺记得当时这位啥都没说,只是很生气很生气很生气的样子!

  然后,

  划开自己的掌心之后,

  他就去找天上的佛去单挑了。

  记得那一次自己对他意见超级大,他要玩可以,但别把我家老板身体折腾得都要散架了啊!

  老板晚上回宾馆后,身子那叫一个虚。

  然而,

  这一次,

  记忆画面中的他,

  再次开口了,

  “这是我,为你挑选的身体,我已经为你改造好了。”

  似乎因为她的出现,她的进入,而发生了一些变化,当初的一些心理活动,仿佛被映射进来。

  这对于这个女人来说,

  是世间最为动听的情话,

  你听,

  他在为自己着想,

  你看,

  他在我们的未来装备。

  他知道我还在,

  他知道我会来找他,

  他知道的,

  他也在等我,

  他一直在等我,

  现在,

  我来了,

  我来了。

  然而,

  就在此时,

  记忆画面中的周泽,

  忽然又多说出了一句话,

  这句话,

  让这美丽的背影忽然一顿,

  宛若晴天霹雳:

  “谁…………叫…………我…………家…………狗…………喜…………欢…………你…………呢…………”

  忽然间,

  莺莺睁大的眼睛,

  那个女人的背影则是完全僵硬住了,

  两个女人,

  在同一个时刻,

  忽然明白了一件事,

  那就是:

  “这是我,留给她的身体。”

  “这是我,为你挑选的身体,我已经为你改造好了。”

  这两具话里的ta,

  不是她

  而是,

  他……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