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章 吞了吧

第八百章 吞了吧

  这就像是一场过年时的家族聚餐,而且是安置在一个人的家里的聚餐,并非是在饭店里。

  等亲朋好友欢闹过,热闹过,孩童笑过,老人开怀过,

  之后,

  大家都走了,

  只剩下满地的狼藉,

  以及面对收拾整个房间同时洗碗刷盆时的……无奈。

  祭坛里,

  终于恢复了平静,

  怀疑、猜忌、反叛、抉择、信任,

  种种考验人性的因素,在短时间内疯狂地摩擦碰撞,

  而后,

  集体化作了一缕青烟,

  袅袅升起,缓缓消散。

  文青点,

  你可以说这是升华了,

  直接点,

  也可以说这是上天了。

  “噗通”一声,

  莺莺跪了下来,

  栽倒在了地上,

  她眼睛微微睁开,

  嘴里呢喃着:

  “老板…………”

  那位的背影,被泰山化作的风,直接绞杀,其余的,都成了留给莺莺的遗泽。

  用舌尖上的话来说,这是大自然给予人们的馈赠。

  小男往后踉跄了几步,后背靠在了墙壁上,手里,提着“加菲猫”。

  黑影依旧停滞在那里,没有离开。

  周泽转过身,

  看着黑影。

  一个解决了,

  这儿,

  还有一个呢,

  而且这次来蓉城,原本的目的,其实就是他。

  周泽走到了黑影面前,

  没说话,

  没动手,

  只是静静地看着。

  “怎么,要来耀武扬威来了?”

  黑影先开口喊道:

  “这是又蛰伏了这么多年,又有能力可以出来透透气了?”

  “终于找到机会,可以在我面前找回场子,可以把场子找回去了?”

  “气吧?很恨我吧?很恼怒吧?”

  “来吧,你来吧,你说吧,你说话啊,你快说啊!”

  “你说话啊,你肯定要奚落我,没问题,来吧!”

  “你快点啊,麻利点!”

  周泽看着眼前的黑影,

  微微皱眉,

  而后,

  缓缓开口道:

  “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半张脸。

  祭坛之中,

  再度陷入了安静,先前呱噪不停说话的人,不说话了。

  小男孩抓着加菲猫的腿,平息着自己体内的煞气。

  安律师在旁边继续昏迷;

  莺莺还在地上躺着,恢复着气力。

  那一缕蓝色的风于这祭坛周围打了一个转儿,而后又没入了周泽的身体没,就像是出门遛弯儿回来的老人又回到了家。

  因为没人打扰,所以沉默得以持续很久,持续得让人觉得再继续下去,似乎有点过于矫情了,才终于有人忍不住了要打破这场沉默。

  就像是小情侣刚同居时,做家务收拾家里的那个,并不是勤劳的人,只是在这场对生活环境脏乱差的忍受能力比拼上,败给了另一个。

  “呼…………”黑影长舒一口气,哪怕他现在没办法做出这个动作,却依旧摆出了这个姿态,“你说还能有谁?

  我就是想看看,当初把你打陨落的那帮家伙到底有几斤几两。

  是吧,

  把巅峰期的你给打成那样,我要是能灭了他们,是不是就显得我更厉害?

  然后你知道后,会不会直接被气死?就问你气不气?气不气?气不气?

  但很可惜,那帮逼,太不要脸了。

  不过我也没丢脸啊,

  好像还弄死了一个,弄残了几个,然后,我就被他们打散,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嗨,一晃都上千年过去了。”

  周泽伸手指了指甬道的方向,

  道:

  “你…………走…………吧…………”

  黑影还是没有走,有些好笑地问道:

  “你真的愿意放我走?”

  周泽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好,那我真的走啦?你别后悔。”

  “三……十……息……后……抓……你……回……来……”

  “…………”黑影。

  黑影不走了,继续留在原地,三十息,怎么跑?

  等一个“翻云”?

  周泽目光中,闪烁着一抹深邃,

  他曾说过给他一个体面,给他一个自由,

  但他没信,

  机会,

  只有一次,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喂,要不你还是干脆吞了我吧,不行不行,咱折中一下好不好?让这个身体的主人,让我这个后辈小狗狗,来吞了我?

  我和他,也算是本是同根生,肉烂在锅里了。”

  周泽眼睛慢慢闭合。

  “你现在就算吞了我,我强行反抗的话,你能吞到多少?五成?还是三成?

  我主动打消掉自我意识,给他去吞,他可以慢慢继承我的战斗经验以及我所创造出来的功法。

  怎么,

  你们刚刚不是还弄得挺感人的么?

  一个愿意为他直接灭了当初老板的公主,

  一个不惜束手就擒也不引爆泰山和你同归于尽。

  妈的,

  看得老子都要哭喽!

  现在呢?

  继续煽情下去啊!

  你敢么?”

  黑影继续扭转,继续高呼道:

  “喂,你以为他是比我聪明比我信任你?”

  “嘿嘿,我不信,哦不,我可能觉得他是比我聪明,但绝不是比我更信任你!”

  “你知道么,你以为你很神秘,你以为你很厉害,你以为你掌握了一切。

  但实际上,

  人家把你看得透透的!

  他比我更了解你,

  他也比我更敢去赌!”

  周泽的眼皮翻了翻,

  看着面前的黑影,

  嘴角勾勒出了一个弧度,

  道:

  “挑拨离间。”

  “嘿,我可不是挑…………”

  黑影愣住了,

  而后马上意识了过来,

  指着周泽道:

  “他睡了,你上来了?”

  因为说话,

  不结巴了。

  周老板点点头,摸了摸口袋,妈的,衣服都成碎条条了,烟都没了,干脆走到了旁边昏迷着的安律师身边,从他口袋里摸出了一包烟。

  然后给安律师翻了个身,省得他垫着手臂睡会发麻。

  “啪!”

  点了根烟,

  周泽看着黑影道:

  “在你说让我吞的时候,他就下去了,局面就交给我了,你现在可以试着跑跑看,我的咖啡没他那么长,估计抓不到你。”

  “呵…………”

  黑影忽然觉得好没力气,

  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气球,

  被人直接扎破了,

  漏气了,

  也瘪了。

  “你有一根烟的时间考虑。”

  周泽扬起了自己夹着烟的手指,

  然后拿起来,用力地吸了好几口,

  嗯,

  就剩半根烟的时间了。

  “老板…………”

  这时,

  周泽听到了身后莺莺的声音,

  他马上转身,把莺莺搀扶起来。

  地上凉,就算莺莺不怕冷,但地上也太硬了,躺在这里肯定不舒服。

  “…………”旁边昏迷着的安律师。

  “老板…………”

  莺莺依偎在周泽怀里,

  抬起头,

  看着周泽的下巴,

  眼睛巴巴的,

  一直看着,

  生怕周泽会走一样。

  周泽伸手在莺莺鼻子上蹭了蹭,安慰道:

  “没事儿了,都结束了,结束了。”

  “嗯。”

  莺莺把头重新埋进周泽怀里,但很快又抬起来,似乎是生怕周泽忘记一样,指着周泽手指道:

  “老板,烟灭了。”

  是的,

  烟灭了。

  老板,

  该吃饭了!

  周泽把烟蒂丢在了地上,侧过身,看向面前的黑影。

  “我真的很想听听你的心里话,你刚才,为什么不引爆泰山?”

  黑影飘浮到了周泽面前。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周泽反问道。

  “有的,我现在至少还有一个选择权,那就是给你吞,还是给他吞。”

  很大的自由,也能皿煮,让你选择自己到底怎么死,选择自己到底要成为谁的盘中餐。

  周泽犹豫了一下,

  然后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可能,是因为我和你不一样,我没什么志向,也没想过去反攻地狱什么的,我想做的事情,就是每天起来可以躺沙发上晒晒太阳,喝喝咖啡,看看报纸,悠哉悠哉地过下去。

  不用辛苦地工作,不用为钱而烦恼,

  可以颓废,可以无所事事,可以自由自在,讨厌一切,很麻烦很累的事情。

  哪怕这段时间做了不少的事情,但也是基于……

  基于,

  基于我现在的能力,没办法继续保证和保护我过以前的那种生活而已。

  当英雄啊,太累了,当霸主啊,也太折腾了,当人杰什么的,更是好烦。

  上辈子活得太苦太累了,一直到出车祸死的那一刻,我才感觉,我活得好亏。

  现在,我有房子,有很多房子。

  嗯,虽然都是我家女仆的。

  我排斥一切鸡汤,因为大家都奋斗,大家都想成功,大家都能成功的话,也就是一个人都成功不了了。

  可能,在很多人看来,我所向往的生活,我这个人,会很没出息。

  但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我觉得这样过日子很舒服,我自己很满意,我就觉得可以了。

  之前,其实我也想过去引爆泰山,但想想又没那个必要了,懒得再折腾了。”

  周泽说完了,

  还补充了一下,

  道:

  “大概,就是这样吧。”

  听完这些“很没出息”的话后,黑影沉默了,他忽然想起了那位,在斩杀了蚩尤之后,是不是和眼前这位说的上辈子出车祸后的感觉,是一样的。

  都累了,是都累了么……

  远处,

  “加菲猫”听了这番话,

  “叽叽”叫了两声。

  “啪!”

  小男孩一巴掌抽在了花狐貂的脑袋上,

  呵斥道:

  “咸鱼,

  也是你有资格叫的?”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