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零一章 睡觉

第八百零一章 睡觉

  “其实,我也知道,你这次是逃不掉了,我们大老远的来,就是为了你的。”

  周泽看着黑影,又摸摸地点了一根烟,

  “无论是站在他的立场上还是站在我的立场上,让你走掉,都不现实,也无法做出这种选择。

  这不是对与错,而是我们需要,而你是我们的需要。

  但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

  如果有机会的话,

  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让你重新来过的机会。

  你在我灵魂深处,哦不,是在他灵魂深处,有灵魂烙印保留着,每次进来后,那个灵魂烙印就像是充了电一样,还能蹦跶几下。”

  “我当初连他都没信,我会信你?”

  黑影直接反问道。

  “我也就随便说说而已,其实,我自己都不信我能不能完成这个承诺,到时候再看吧。”

  “说这些废话,有什么意思?”

  “至少,让我在吞你时,减少掉一丢丢的负罪感,毕竟,你刚刚还帮了我的忙,但正如你说的那样,肉烂就烂在自家锅里,我觉得这样挺好。”

  “这话,我信。你的承诺,我还是不信。”

  “嗯。”周泽点点头。

  黑影开始慢慢地融化,

  化作了一滩飘浮在空中的液体,

  同时,

  喊道:

  “张嘴…………”

  周泽张开了嘴,

  黑影没入其中,

  没有喝水的感觉,

  这感觉,

  就像是抽了一口烟。

  只不过这口烟不能吐出来,

  害得周老板被呛到了,

  开始咳嗽干呕起来。

  “老板……”

  莺莺帮周泽轻轻拍着后背。

  过了许久,

  周泽才缓过劲儿来,

  摇摇头,

  道:

  “没事了,没事了。”

  那位既然进去了,周泽也相信他是自己消磨掉了意识,要知道,这时候自己体内有铁憨憨和泰山在镇守,半张脸想玩儿什么暗度陈仓的把戏是不可能的事儿。

  一个主要目标以及一个忽然出现的大目标,都被解决了,

  下面,

  周泽将目光看向了远处墙角位置。

  小男孩拽着加菲猫走了过来,

  “啪!”

  加菲猫被小男孩丢到了周泽面前,

  它的一条腿,

  明显折了,

  此时正哼唧哼唧地匍匐在地上,对周泽闪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

  它知道,

  它的生死,

  都在眼前这个男人的一念之间,

  甚至于,

  它自己都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明明前不久,刚刚被揍过一顿,结果自己还是说反就反了。

  跳反没多久,老大就被镇压了,

  傻貂心里也很苦。

  周泽抬起脚,

  花狐貂眼里满满的绝望,

  估摸着自己都在心里给自己念诵往生咒了,如果它会的话。

  “砰!”

  周泽一脚将花狐貂踹飞,飞到了小男孩面前,被小男孩一把攥住。

  “交给你了,杀了炖肉也可以。”

  小男孩点点头。

  之前,他擅自做主先打断了花狐貂的一条腿,其实也是一种求情的姿态。

  腿,养一养,还能复原,但这命,丢了可就再也找不回了。

  周泽一向喜欢把不稳定的因素给丢出去,

  就像是炸弹丢旁边人身上就觉得炸不到自己的安全感,

  比如他之前把阴阳冊丢给猴子当玩具,比如现在他把花狐貂踢给小男孩去饲养。

  丢又不舍得丢,用又懒得用,怕扎到自己手,

  这烫手的山芋,还是内部消化掉了吧。

  “走吧,都结束了。”

  周泽和莺莺互相搀扶着,向甬道里走去,

  后头,

  小男孩把花狐貂的尾巴围绕在自己脖子上,像是给自己戴了一个貂皮围脖,同时,安律师也被他扛在了肩膀上。

  一行人,出去后没有在这个泥沼泽里待多久,直接翻了山,到了山坳那边停车的地方。

  安律师的五菱宏光面包车里,塞满了人,外头还搁着几个,好在命都很坚挺,没被山风吹着冻死。

  周泽无奈地叹了口气,

  指了指身后的小男孩道:

  “找盆凉水,给他滋醒,

  让他把这群快递先送出去。”

  “…………”昏迷中的安律师。

  ……………………

  折腾来折腾去,下了青城山住进宾馆已经是快天亮的事儿了,进入房间后,周泽洗了个澡,然后也顾不得吃东西,直接上床就躺着。

  莺莺也抓紧时间洗了澡,擦干身子后钻入了被窝,没有她,老板睡不着。

  等到翌日中午时,

  周泽才睡醒,

  老实说,昨儿的一觉睡得并不舒服,脑子里总有一种“嗡嗡嗡”的声响,也不停地在做梦梦到一些画面。

  这应该是记忆和经验的叠影在作祟吧,也不晓得这种状况需要持续多久,确实很影响自己一向很重视的睡眠质量。

  周老板都有些后悔了,自己贪这个便宜干嘛,昨天直接让铁憨憨吞了半张脸不就完事儿了么。

  但拿这个去抱怨,又显得自己有点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感觉。

  推开宾馆的窗,

  远处,是一片雾蒙蒙的山峦,给人一种静谧长远的意境。

  这座蓉城边上的小城市,从一定程度上来说,确实是比蓉城更为宜居。

  只是很多很多人还是为了所谓的机会,所谓的孩子教育,所谓的面子等等,继续一股脑地塞入了这座叫做“大城市”的人肉搅拌机里,微笑着流泪。

  昨天,铁憨憨说下线就下线了,周泽也没好意思问,

  你丫到底是真的不认识旱魃还是在装逼?

  或许,

  二者都有吧。

  但你要说铁憨憨没感应到旱魃的靠近,那应该是不可能的。

  自己没能察觉出来,安律师也没能察觉出来,但铁憨憨怎么可能没察觉出来?

  不过,周泽并不觉得旱魃有多可怜,他也没资格没立场去可怜别人,这就像是抗日时期的中国百姓去可怜岛国那边百姓日子过得困苦一样,

  有病啊?

  如果不是最后铁憨憨出手,莺莺现在都变成旱魃了。

  呼…………

  深吸一口气,

  再重重地吐了出来,

  这次蓉城之行,算是画上了句号了。

  自己和莺莺都获得了极大的好处,应该算是大丰收了。

  接下来,

  周泽倒是不怎么急着回去了,

  上次来蓉城还没好好地玩过,

  这次倒是可以好好地逛逛。

  体验一下这座以悠闲而闻名的城市,到底和自己有多契合。

  “老板,你醒了啊。”

  莺莺捂着自己的额头从床上坐了起来,她似乎有些发懵,睡眼朦胧的样子。

  周泽有些意外地回过头,看着莺莺,问道:

  “你睡着了?”

  “嗯?嗯!嗯!!!啊!”

  莺莺居然惊呼了出来,

  “我居然睡着了!”

  …………

  中午,在外面面馆里吃了面,莺莺坐在周泽旁边,托腮。

  女仆一脸的凝重,像是在思索着很了不得的大事情。

  周老板要的是红汤,吃起来,怎么说呢,习惯了许清朗做的饭之后,外面的餐馆做出来的东西,只能叫勉强可以入口。

  好在以前靠醋靠辣椒靠酸梅汁配饭的日子也过来了,倒是没那么多讲究,能吃个饱腹就行。

  放下筷子,拿着唯怡豆奶喝了一口,

  看着莺莺发呆沉思的模样,周泽笑道:

  “发什么呆呢,不就是睡了一觉么,有什么大不了的,估计过阵子,你可能连饭都要吃了。”

  莺莺的身体确实在发生着变化,尤其是这次接收了旱魃的“馈赠”,可能这种变化,也会因此加速。

  记得上次莺莺好像说过,

  她下面,

  没那么冷了?

  嘿嘿……

  莺莺摇摇头,很认真地说道:

  “老板,我不是在为这个发愁。”

  “那是在为什么发愁?”

  周泽认为莺莺是在为她身体的变化而烦恼,毕竟,不管好坏,一个人习惯了一个东西之后,再让这个东西发生变化,本身就会很不舒服。

  尤其,这变化的还是她自个儿的身体。

  “老板,我是在想,这身体如果在变的话,能不能快点变啊。”

  “嗯?”

  “这样一点一点地慢慢变,人家什么时候才能怀小宝宝啊。”

  “噗!”

  周泽嘴里的豆奶几乎喷了出来。

  “老板,你慢点吃,慢点吃。”

  莺莺赶忙拿起桌上的餐巾纸给周泽擦拭嘴巴。

  “莺莺啊,这个不急,不急。”

  这时,

  周泽的手机响了,

  他拿起手机,发现是药店里的电话。

  因为今年年终奖发得很足很丰厚,药店今年也就没关门歇业,大家都是本地人,也就年三十的晚上回去吃了个团圆饭,之后就正常地上班了。

  其实,现在这个年代,工作上的向心力以及员工的凝聚力很简单,喊口号喊什么企业文化,都是干嚎,

  钱和福利给足了,一切都好。

  “老板,我们药房全体员工给您拜年了!”

  “哦,新年快乐,新年快乐。”

  “对了,老板,那位病人醒了,现在还不能动,但是很坚决地想要出院呢。”

  那位病人?

  是谁来着?

  周泽想了想,

  哦,

  想起来了,

  是那位姓苟的蓄电池!

  很显然,芳芳是对那位勾薪有了感情了,并不是那种单纯的感情,纯粹是一种员工看业绩表的感觉。

  “行吧,我们医护工作时要尊重患者自己的意向,不能打着为他好的旗帜去为他做选择。”

  周泽很严肃地教育自己手下员工。

  “明白了,老板。”

  芳芳有些自责,感觉自己确实忘记了一个医护工作者和的精神素养,还是自家老板觉悟高啊。

  “嗯,记住了,等他出院前,提前通知老道让他去送送。”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