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零四章 车祸现场

第八百零四章 车祸现场

  俗话说,人不要脸则天下无敌。

  眼前这一幕,应该是最为极端的展示了这句话的最高境界,我疯起来,真的连脸都不要了!

  虽然知道此时脑海中有这种想法似乎有些不对,有点不尊重受害者,不够具有同情心等等……

  但周老板还是有些难以自抑这种小轻松的感觉。

  或许是这种事儿经历得多了,就像是寻常人对殡仪馆总有着特殊的敬畏神秘感,但对于常年在这里上班的大爷大妈来说,也就是自己每天上下班打卡同时骂领导怎么不被火化的单位而已。

  伸了个懒腰,周泽的目光开始在四周逡巡,其实,应该是找不到什么了,因为之前在这里时,自己也就感应到了这个有点傻萌的女鬼差,没觉得戏台上有什么异样。

  男变脸演员跪伏在了地上,

  双手捂着自己的脸,

  开始痛苦地大叫,

  鲜血,

  开始不停地滴落下来。

  可能,这一幕,将会烙印在下方很多食客的终身记忆之中,等以后再在什么时候再在什么场景下忽然听到“变脸”的话题时,可能身子还会下意识地颤栗起来。

  失去脸皮的脸,配合着火锅里的红油翻滚,当真是相得益彰。

  也在此时,

  下方的食客们,终于确认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有些匪夷所思和夸张,但事情真的发生了。

  然后就是……

  尖叫声哭泣声嘶喊声,

  场面陷入了混乱。

  女鬼差迅速下楼,推开人群直接上了戏台。

  周泽这边随手抓起桌子上的一块炸酥肉,咬了一口,对身边的莺莺道:

  “查一下航班,我们最好明早就走。”

  趁着警察叔叔还没来这里之前,周泽和莺莺也离开了这家饭店,让周老板有些小喜悦的是,自己还没付账,确切的说,在那个时候,也没人想着要付账了。

  行走在蓉城的街头,周老板没打算再回都江堰,反正坐飞机还得在这里坐,干脆在双流那边找个宾馆凑合一晚上得嘞。

  只是,

  还没走多远,

  就听到后面传来了机车的声响。

  在蓉城的晚上,经常会活跃着一些飙车党,开机车的开改装车的,屡见不鲜。

  机车从周泽右边超过,而后一个甩尾,车轮在地面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几乎是眨眼之间,车身衡摆了过来,一个穿着黑色紧身皮衣皮裤的女人坐在车上,摘下了头盔,露出了傻白甜的面容。

  “老板,你喜欢这种装束么?”

  莺莺问道。

  傻白甜的身材其实一般般,但哪怕是一般般,也都能在皮裤大法的衬托下,给人一种很S的感觉。

  莺莺觉得自己的身材应该更好。

  如果穿这套衣服的话,应该能让老板更喜欢。

  不要怀疑一个女人的直觉,她能在零点零一秒的时间里,瞬间察觉到自己身边的男伴是否忽然间对外界的其他异性释放出了求配种的荷尔蒙信号。

  不过莺莺不会吃醋,她是从底层一路苦出来挣扎出来的,和那个斗,和那个争,最终笑到了最后。

  如果把莺莺的故事稍微改编一下再换个背景,

  简直就是清宫大戏辛者库宫女逆袭,

  从女配一路横推到女主的励志大剧!

  “我觉得我们更应该关心的是,这个女人脱衣服穿衣服换衣服的速度,怎么能这么快。”

  这才多少一会儿啊,

  我们走的时候你还在戏台上查看情况呢,

  现在就换装完成开着机车出来了?

  傻白甜一脸凝重,对周泽道:

  “大人,您是不是感应到什么了,上车,我们一起去追。”

  我感应到了我得离开这里,不然又得被卷入“大家一起来抓鬼”的游戏环节之中。

  但这些话直接对一个傻白甜的女鬼差去说,似乎有点太残忍了。

  到底不是安律师那种老油条,经历过千锤百炼。

  而且,在这个傻白甜身上,周泽似乎看见了自己的曾经。

  曾经,自己也是兢兢业业,一颗赤诚之心交给阴司,整天想着的都是为了维护阴阳和谐而努力奋斗。

  然后现在堕落了,腐化了,撬阴司墙角甚至是直接杀上官的事儿也不是做了一次两次了。

  也因此,在看见这么热心工作还这么热心肠的女鬼差时,周老板还真有一种自己内心深处被小小触动的感觉。

  当然,十动然拒是肯定的。

  “我去按照我的方法找,你继续按照你的方法找,我们到时候如果有了突破,再碰头。”

  “大人,我这里还有一些关于这件事的线索要向你汇报一下,我…………”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也是,大人应该早就察觉了,所以才会和我一样来到那家饭店。”

  傻白甜信了,

  然后她马上调转了车头,踩下油门,“轰轰轰”,机车迅速地驶离。

  这时,周泽的手机响了,是安律师的电话。

  “喂,老板,我们在成都了,在双流下的车。”

  “找家宾馆吧,再把定位发给我,我马上过去。”

  “行,马上啊。”

  刚刚一顿饭,因为怕警察叔叔来了又要做笔录,所以周泽也没来得及吃多少,这会儿想着在待会儿去和安律师他们汇合后,去宾馆附近找个地方吃个夜宵。

  或许,

  蓉城现在唯一还值得留恋一下的,应该也就是它的夜宵了。

  少顷,安律师在微信里把定位位置发了过来,周泽和莺莺拦下了一辆出租车,直接过去了。

  至于那个傻白甜女鬼差,周泽觉得她需要亲自经历一个承担一些事情,才能够成长,自己这么做,也是在锻炼她,是为她好。

  到达目的地位置,

  周泽和莺莺下了车,

  莺莺嘟了嘟嘴,

  周泽则是抿了抿嘴唇,

  此时,他们已经站在安律师选的酒店面前了,

  这是一家很有特色的主题酒店,

  酒店牌坊上和墙壁上,贴着一个个川剧脸谱,

  招牌上则是写着:

  “变脸主题酒店”

  “这么巧的么?”

  周泽揉了揉眉心,他认为,这应该真的只是巧合,否则哪有这么多大人物没事儿做就整天排着队前仆后继地算计自己?

  “老板,我们换一家酒店吧?”莺莺建议道。

  “我同意。”

  然后,

  周泽和莺莺去了街头对面的情侣主题公寓,交了钱拿了钥匙,进了房间。

  里头是粉红色的圆床,

  卫生间里居然还摆放着一张水床,

  同时还有塑料做的一系列类似手铐小皮鞭一类的道具,

  还有铁架子,

  啧啧。

  “有伤风化啊。”

  周老板感慨道。

  大概大部分男的带自己女伴走入这种类型的宾馆房间后,都会嘴上哈卖批,心里笑嘻嘻。

  “老板,水床唉,你要洗澡么?”

  莺莺指着水床问道。

  周泽有些意外地问道:

  “《女仆的自我修养》那般书里,也教这个?”

  “嗯啊!”

  “那等咱们回去得多进一些这本书,应该会很好卖。”

  周老板从善如流,准备脱去衣服洗个澡放松一下。

  这就像是刚学会开车拿到证的人,很兴奋很期待地想要获得真正上路的机会一样。

  周泽觉得自己应该满足一下莺莺的这个期望,

  毕竟大过年的嘛。

  周老板做事儿讲究一个有始有终,首尾呼应。

  所以在莺莺进去冲洗水床的时候,他点了根事儿前烟,同时打开了电视。

  让人有些失望的是,电视是正常的,没有直接一开始就设定播放的是什么劲爆的画面。

  这个等会儿可以写进床头柜上的意见单里,做任何事,细节得注意到位啊。

  电视首发频道是蓉城新闻,

  画面中居然正在播放的是晚上那家饭店吃饭时的情况。

  等主持人说了本台一名记者当时正在那家饭店陪丈人丈母娘吃饭时,

  周泽才恍然,

  否则真的难以解释一向以慵懒著称的蓉城新闻为什么一下子就变得这么迅捷了。

  周老板再度以其他视角目的了这次变脸的事故,当事人没有死,被送去了医院,也已经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

  但事故发生的原因,却众说纷纭,主持人甚至扯到了是当事人修炼变脸艺术走火入魔,导致了这种意外的发生。

  行吧,

  你也是能扯。

  “老板,睡放好了呢。”

  莺莺在卫生间里喊道。

  这话翻译过来的意思无限接近于“官人,我要”。

  周老板点点头,把烟头掐灭,起身时,新闻里忽然来了一个插播新闻。

  “据本台最新得到的消息,在武侯区双楠路附近,刚刚发生了一起机车和卡车相撞的事故,前方得来的报道时,骑机车的是一名年轻女孩儿,女孩儿当场死亡。

  事故发生的具体原因,目前还在继续调查之中。

  在这里,我们需要警告一下广大的机车爱好者们,喜爱机车是你们的权力,但你也得遵守交通秩序,毕竟机车速度快,也很容易造成意外。

  蓉城交警大队也表示,将会在近期开展一系列的专项整治行动,针对违法飚车行为,进行眼里的打击,为广大人民群众的出行安全,保驾护航!

  同时,我们也在郑重地提醒大家: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