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零七章 狐媚

第八百零七章 狐媚

  这具身体,当初安律师可是挑选了很久的,这张脸,他也是很珍视的!

  打开门,

  外面,

  是寻常的走廊,

  似乎刚刚一墙之隔的种种事情,都没有发生,只是大梦一场。

  安律师的白骨手在面前抓了一下,

  一条黑色的丝线被他攥在了指尖,

  而后向后一拽,

  像是一片幕布被直接扯过来了一样,安律师向前走了一步,整个人进入到了一条小河旁的幻境里,河畔,一个女人穿着大红的衣服正在那里唱戏。

  她很投入,也很认真,哪怕是不速之客的闯入,也没给她带来丝毫的影响,继续我行我素着。

  若是自己那张英俊的脸没被换掉,

  说不定安律师此时还会在这里鼓掌,

  喊一声:

  “技术活儿,看赏。”

  而现在,

  安律师却是半点兴致都没有,

  直接撑开手指,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破!”

  刺耳的摩擦声当即传来,

  仿佛有一把刀,

  直接撕裂了这里的一切,

  小河流水佳人舒展的美景,或许是因为太过美好,所以也就太过脆弱。

  顷刻间,

  眼前的一切,

  都被安律师撕裂得七七八八,

  连之前在河对岸的那个女人,

  也被强行拽到了安律师的面前。

  “再见。”

  道了声别,是为了先前听你唱曲儿给个有始有终。

  下一刻,

  安律师的白骨手指直接刺入了女人的身体,女人身子当即一颤,表情当即变得无比痛苦。

  这种表情,再加上妆容掩饰,更是俏酥入骨。

  只可惜安律师可不是什么初哥儿,尤其是在男女一事方便,他看得很随便,同时也就意味着他看得很轻,自然不会被迷惑住。

  “哗啦!”

  像是一块布帛被强行扯开,

  周围的一切全都崩散,

  安律师还是站在楼道里,

  低下头,

  看着自己掌心里拿着的那块软趴趴的面具,

  不,

  这已经不能叫面具了,

  从触感上来说,更像是人皮。

  滑腻,同时还残留着淡淡的温度。

  安律师眯了眯眼,回到自己的房间,小男孩抬起头,看着站在门口的安律师,问道:

  “解决了?”

  在他的感应里,宾馆是恢复了正常。

  “算是吧,但正主儿跑了,或者说,根本就不在。”

  “啊啊啊啊啊啊啊!!!!!!!!!”

  同一个楼层里拐角处的一个房间中,传来了一个女人尖锐的叫声。

  不少住客都打开了房门查看情况,安律师也走了出去,过会儿,他又回来了。

  小男孩叹了口气,

  感慨道:

  “事儿真多。”

  “是真多,那个房间住着一对来旅游的夫妻,应该是苏省的人,妻子迷迷糊糊醒来,发现自己丈夫的脸没了,只剩下血肉模糊。”

  “死了没?”

  小男孩问道。

  “奇怪的就在这里,可以看出他很疼,很痛苦,但,应该死不了。”

  小男孩摇摇头,看了看时间,道:

  “时候不早了,联系老板,我们一起去机场集合吧。”

  “问题是,我们现在暂且还不能走。”

  安律师从自己口袋里取出了那张有破损的人皮,

  然后走入了卫生间,

  把它放在了水龙头下开始清洗,

  这是要把脸皮上那浓厚的妆容给去掉,

  等清洗完之后,

  安律师再像是晒衣服一样,把这张脸皮给展开,甩了甩,走出卫生间,把脸皮展示在了小男孩的面前,

  道:

  “破损的地方自己脑补一样,然后想想看,这张脸皮,是不是很像一个人?”

  ………………

  吃了宵夜,

  感觉身子暖洋洋的,

  周老板伸了个懒腰,

  打算和莺莺一起散会儿步,消一下食。

  周泽走在前面,

  莺莺跟在后头,手里还拿着老板没喝完的已经不怎么冰的可乐。

  周老板尽量不去想那个刚认识就光荣了的傻白甜女鬼差,

  他只想在这个时候和自家女仆一起享受在蓉城街头压马路的舒适感。

  等过会儿,就可以直接打车去机场,坐大清早的航班回通城,生活将重新恢复以前的轨迹,很好很完美。

  莺莺在尝试着用自己掌心的煞气,给老板把这半瓶可乐再重新冰一冰。

  但让她有些蹙眉的是,

  这可乐被自己拿在手上好,

  居然越捂越热了。

  这让莺莺有些不满意,因为如果这样子的话,等开了春到夏天时,自家卧室里就得装空调了。

  前面,

  忽然又传来了机车的声音。

  是两辆机车,

  在逆行飙车。

  本来,对这种不文明的行为,周老板一般也就看看,不会觉得有什么。

  但你这一次,

  他却皱了皱眉,

  当两辆机车呼啸地从自己身边冲过去之后,

  周泽转身,

  手指那边,

  对自己身后的女仆道2:

  “砸!”

  莺莺会意,

  转身,

  胳膊一甩,

  半瓶阔在空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同时带着巨大的力道,砸中了一个机车,这辆机车直接摔倒,同时撞到了自己一起飚车的小伙伴。

  “砰!砰!”

  机车骑士摔下了车,在地上翻滚着,哀嚎着。

  他们的座驾则摔得更远,哪怕躺在地上了,还在继续转动着轮子。

  “没素质。”

  周泽嘀咕了一声,

  浑然没觉得自己指挥自家女扑公共场合乱丢垃圾似乎也不是什么有素质的表现。

  伸手揉了揉眉心,

  周泽对莺莺道:

  “打车吧,去机场。”

  “好的,老板。”

  大概也就半分钟的时间,一辆黑色的奥迪就开了过来,速度之快,难以想象。

  司机放下了车窗,笑道:

  “是尾号3571的么?”

  “是的。”

  莺莺上前,打开了车门,站在边上,等周泽弯腰坐进车里后,莺莺才跟着一起坐了进来。

  “嘿,也是运气好,刚送完一个客人在前面拐角的地方下了车,这单子就又来了。”

  司机的目光不停地通过后视镜在看莺莺,

  好在周老板此时正闭着眼,没注意到这一幕,否则本着此时脾气不是很好的引子,这位司机还真有些危险。

  “老板,这车有味道。”

  莺莺开口道。

  “味道?不可能啊,我白天才洗的车,美女,话可不要乱讲。”

  司机担心莺莺以这个借口给自己打差评。

  “老板,是狐臭味!”莺莺有些疑惑地看着周泽,继续道:“好像是那只狐狸精,她也来了。”

  “狐狸精?怎么,你们认识啊?就我刚拉的那个女的,嘿,别说,是真的漂亮啊!”

  周泽打开了旁边的车门,下了车。

  莺莺跟着一起下车了。

  他记得白狐之前对自己提过,好像她也想跟着一起来四川,但被自己拒绝了,后来还跟安律师提过,也被拒绝了。

  一直以来,白狐都不算是书屋的人。

  之所以让她一直在书屋里可以不停地出现,来来回回,

  原因很简单,

  她漂亮。

  但现在,

  在这个时候,

  恰巧碰到了她出现的痕迹,

  这让周泽心里有些不舒服。

  本能地,周泽感觉到,变脸的事儿,很可能和她有关系。

  但她一个东北的大妖,跑蓉城来搅风搅雨做什么?

  她不是那种没分寸的狐。

  “喂,走不走啊,走不走啊,我说!”

  司机在车里喊道。

  周泽没理会他,而是拿起手机,拨通了安律师的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播。”

  嗯,

  在通话么?

  …………

  “老板的手机正在通话中,我再换莺莺的手机打一下。”

  安律师拨通了莺莺的手机,那边很快就接了,然后出现的,是老板的声音。

  “喂,你们在哪里?”

  “我们在之前发定位的酒店啊,听了一晚上的川剧,呵呵,老板,我这儿有一个发现,有个东西在这里作祟。

  这我哪能忍啊,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怎么容许那些宵小蹦跳?

  所以我就根据老板你平时对我们的言传身教,根据老板你平日里对我们的关切指导,

  我出手,制止了它。

  然后,我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儿。”

  “不要卖关子。”

  “嗯,我这儿拿了一张人的脸皮,我也不晓得是真的还是假的,但这脸皮被我洗刷刷之后,发现长得和咱书店里的那只狐狸有点像。”

  电话那头的周泽沉默了,

  他一开始没想到安律师居然也经历了变脸的事情,

  不过,

  两件事这么一加,

  巧合,

  是不可能的了。

  “她来蓉城了。”周泽说道。

  “是么,她之前和我说过她想来的,没想到自己偷偷来了。”

  “老安。”

  “嗯,老板?”

  “我平时是不是太宽容了?”

  “老板您一向与人为善,慈悲为怀,其实我一直都很想提醒您,做人不要这么的善良大度。

  一方面是容易吃亏,另一方面是会让有些人不懂得珍惜。”

  “所以,有些畜生,就可以随随便便地不守规矩了。”

  旁边躺在床上的加菲猫灵觉强大,听到了电话里的声音后,身子当即缩了缩,显然,它知道自己也在这不守规矩的畜生行列之中。

  “老板,您发话吧。”

  “把她给我找出来,给我抓住。”

  周泽抬头,

  望天,

  今儿天气不好,看不见星星,

  “也得教教它们规矩了。”

  “晓得了,您放心,天亮前,就给您找到,她下面的味道,我熟悉得很。”

  说完,

  安律师挂断了电话,

  把人皮往加菲猫身上一丢,

  对小男孩道:

  “行吧,大腿发令了,咱这挂件也得摇起来了。”

  小男孩继续看着自己的手机,

  少顷,

  手机里传出铃音:

  “叮叮当,叮叮当……”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