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一十章 灭杀

第八百一十章 灭杀

  站在莺莺的角度来说,任何出现在书屋里,颜值在线的,

  女人,

  动物,

  男人,

  都是她的竞争对手,

  只是因为深受封建礼教荼毒的原因,

  以前莺莺可没机会这样去除掉这种碍眼的存在,

  现在,

  机会来了。

  但为了表示自己依旧是被迫听令,并不是善妒,

  所以在打之前,口号还是要喊一喊的。

  “狐狸妹妹啊,你快跟老板求求情啊!”

  “砰!”

  莺莺一拳砸在了白狐的嘴巴位置。

  “…………”白狐。

  “狐狸妹妹啊,你快跟老板打个招呼啊,老板是个好人,不管你犯了什么错,都不会真的怪你的。”

  莺莺瞬间抓住了白狐的双臂,狠狠地一拽。

  “咔嚓!”

  两条胳膊直接被打折。

  “狐狸妹妹啊,你快跟老板跪下来求饶啊,你这样让我很难做啊!”

  “轰!”

  莺莺一脚踹中白狐的膝盖,白狐整个人侧身倒在了地上。

  一边的小男孩很平静地看着这一幕,

  他默默地笑了,

  心里则是想着,好在他没兴趣再找一个同样的僵尸女友。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此刻,站在安律师对面的女人忽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里面,还有男人的叫声。

  显然,

  在精神催眠的对决中,

  安律师把对方玩儿得死死的。

  “吼!”

  白狐发出了一声怒吼,

  她不清楚这头女僵尸为什么会忽然变得这么恐怖,

  或许,

  莺莺本人也没来得及及时意识到自己的体内在拥有了旱魃遗泽之后,所给自己带来的影响,绝不仅仅是下面解冻这么简单。

  白狐的身子彻底膨胀起来,

  完全褪去了人的形态,

  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白色狐狸,

  灯笼般大小的眼睛闪烁着赤红色的光泽。

  它一跃而起,还是想要去救自己的那个妹妹。

  姐妹情深,在此时是真真儿的了。

  饶是站在黑暗中静静观战的周老板也有些意外,按照白狐的性子,这个世界上值得她愿意这般去保护的人,真的不多。

  但周泽并未因此感动而准备去手下留情,

  事实上,

  反而因此更加地不悦。

  当安不起他们出手,表达出了自己的态度之后,

  这只白狐居然还这么犟,

  行,

  那就成全你吧。

  小男孩和莺莺同时出手,

  一人抓住了一条狐狸腿,

  两头大僵尸一起发力,

  哪怕白狐此时化作了兽身,获得了更为强大的力量,

  但是在这种级别的对手面前,

  依旧显得毫无办法!

  “轰!”

  白狐被拉了回来。

  “发发,你轻点儿!”

  莺莺对小男孩喊道,

  随后,

  自己一脚下去,

  直接踩在了白狐的腹部,

  而后一爪子下来,

  刺入了白狐的体内,

  周身煞气宛若不要钱一般,疯狂地涌入白狐体内,破坏着她的生机和身体结构。

  小男孩在旁撇撇嘴,

  既然老板一直没有出声阻止,

  他也就没必要当个好人去留手了,

  上前一步,

  双手直接抓住了白狐的脖颈,而后猛地一掐!

  “嗡!”

  一颗妖丹被强行拘了出来。

  这几乎就是妖族的根本,是妖族肉身力量的本源。

  下一刻,

  浑身是血的白狐重新化作了人形,躺在了地上。

  表情很丰富,

  哀怨、疑惑、愤怒、不满以及惊恐。

  她不晓得为什么会这样,在她看来,自己就算孤身前来这里,也没什么,为什么这帮人转头就对自己这么狠?

  难道是自己的这个妹妹,之前在蓉城时做了什么,惹怒了老板?

  其实,真相真的很接近了。

  本来白狐就算一个人跑到这里,真的也没什么,她不算是书屋的真正员工,且哪怕是真正的员工,其实也有着自己的自由度,也有假期。

  只是大家之所以不怎么休假,是因为,在书店上班,真的和每天在休假一样。

  她错就错在,保护了一个现在让周泽很厌恶的人,而建立在这种主观情绪的基础上,白狐无论做什么,其在某人心里的罪错感都会被放大了十数倍。

  “啊啊啊!!!!”

  安律师睁开了眼,一脸的云淡风轻。

  而他面前的女人则是跪倒在了地上,在其后背位置,则是出现了一张男人的脸。

  因为灵魂在此时被重创的原因,原本合二为一共存共生的两道灵魂,在此时已经有了分裂的趋势。

  而且,是其中的那道男子的灵魂主动地想要去分离。

  同时喊道:

  “我是被狐妖抓来的!”

  “我是被妖怪害的!”

  “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远处,躺在血泊之中的白狐一脸地愤恨,她妹妹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这种戏子!

  且在这个男人明明阳寿已尽之后,不惜毁掉自身的修为去给他续命。

  只可惜,白狐现在喊不动了,否则这时候肯定会怒骂起来。

  而那个女人的脸上,

  则是出现了怨毒之色,

  只是她不是在骂这个现在企图和她灵魂分离的男子,

  而是咆哮道:

  “老娘我就是喜欢俊男的灵魂,怎么样!

  老娘就是喜欢玩儿变脸,怎么样!

  你们有本事杀了我啊,彻底灭了我啊!

  小宝贝,我都拘留你几十年了,你以为你现在就能跑掉么,老娘哪怕是死,也要拉着你一起死!”

  “呼……”

  安律师长舒一口气,

  感慨道:

  “哎哟哟,好感人啊。”

  这时,

  周泽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

  “老板,你怎么看?”安律师问道。

  “一起灭了。”

  “不…………不…………”

  听到这个话,那边躺着的白狐激动得身体开始抽搐起来。

  “好嘞,老板。”

  安律师双手掐印,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破、灭、崩!”

  “啊啊啊啊啊!!!!!!!”

  眼前的这两团灵魂,瞬间被切割和撕裂起来,而后更是化作了火焰,开始熊熊燃烧。

  这段纠缠了一甲子以上的畸形恋爱关系,也在此时,被强行画上了句号。

  远处血泊中的白狐眼角,挂出了两行热泪。

  她和她这个妹妹,并不是一起长大的,而是在她化形之后,四处游荡时,在蓉城认识的。

  有点类似白素贞和小青的感觉,当时这只蓉城的狐妖还没能化形,跟在白狐身边很久,以至于以后她得以化形之后,所模仿的模样,就是自己的白狐姐姐。

  她们曾相伴很多年,形影不离。

  只是后来,

  因为她喜欢上了那位川剧小生,为此不可自拔,乃至于不惜和白狐这个姐姐翻脸之后,白狐就和她分开了。

  但以前的关系,毕竟是断不掉的,这一次,在收到蓉城附近一个妖族传递来的消息之后,白狐马上意识到事情不好了。

  一是因为自己这个妹妹这么作下去,很可能就遭遇天罚。

  二则是因为她知晓书店老板他们此时也在蓉城,惹不惹得到天罚那还得看看命,但如果惹到了老板他们,随便一个出手都不是她现在这种非妖非鬼的存在可以抵挡的。

  但最坏的结果还是发生了,

  自己没能阻止,

  也无法去阻止,

  当大火熄灭之后,

  原地,

  只剩下了一小捧的青灰。

  周泽打了个呵欠,

  他没兴趣去剖析这个感人的爱情故事,

  也懒得去同情这个为爱情不惜一切的狐妖,

  更没那个动力去抨击那位渣男,

  哪怕即使在刚刚被终结前的那一刻,

  那只狐妖还在为了保护渣男演戏。

  但你们在家自己玩儿绝扮演去呗,出来浪,就是你们的不对了。

  周老板这时候也懒得说什么“傻白甜你在地下可以闭眼了”这种场面话了,

  连敬杯酒或者敬根香烟都懒得做,

  他本来就懒得管这件事,只是很多种因素推动在了一起后,才造成了这个局面。

  接下来,

  周泽走到了白狐面前,

  白狐盯着前面的周泽,

  嘴巴微张。

  “我杀了她的妹妹,应该不可能再收服她了。”

  周泽自言自语道。

  这其实是一种铺垫。

  白狐微微一愣,

  她曾经在王轲家里不止一次地对小萝莉说过该如何钻营,该如何去取悦这个老板。

  但小萝莉一直反应淡淡,每次听到自己说这些话时,都显得很不耐烦。

  当时,她还觉得是这个小萝莉太要强了。

  现在,

  她才明白,

  真实原因,

  可能是小萝莉看得比她更透彻,

  比自己更清楚这一年来,这位老板的性格之变化。

  是,

  他是懒,他是咸鱼,

  但他也变得愿意为这种懒为这种咸鱼的生活状态,

  而越来越冷漠。

  其本质,

  和那些不惜一切手段为了坐上王座的那些人,没什么区别!

  “老板。”

  小男孩把妖丹递给了周泽。

  周泽接过了妖丹,问道:

  “这东西,吃了是不是能够加强肉身?”

  “是的,老板,但对于肉身本就很强悍的人来说,只能有普通补品的效果,给那些肉身很虚弱的人去吃,效果会很明显!”

  安律师激动了,

  是啊,

  终于等到了,

  等到了啊!

  在场四个人,

  加上老板在内,仨僵尸,肉身都是刚硬刚硬的!

  剩下的那一个,虚啊!

  这妖丹不就是自己的了么?

  至于再还给这只狐妖?不存在的,既然做错了选择,既然已经给了机会,你没珍惜,就出局吧。

  果然,

  小男孩说得很对,调整好心态,安心做个挂件,好运自然来!

  周泽把妖丹丢给了安律师,同时道:

  “给你…………”

  “谢谢老板,我以后一定尽心尽力为书屋的未来为书屋的明天而…………”

  “给你带回去后送死侍吃吧,他哪怕很难死,却总是一碰就被打烂,这样不好。”

  “奋斗……”安律师。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