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一十一章 五尾妖狐(六千字大章!)

第八百一十一章 五尾妖狐(六千字大章!)

  安律师心里那个苦啊,

  无奈,纠结,沉重,

  带着那种深深的压抑,

  狠狠地搓,

  狠狠地拽,

  拉扯成一根麻绳。

  周泽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安律师的肩膀,道:

  “开玩笑的,你吃吧。”

  安律师一愣,

  脸上下意识地出现了笑容,

  一番变脸之下,

  脸上的表情化作了一株老褶菊。

  这一刻,心里居然有种领导还没忘记自己的温暖。

  不过,

  下意识间,

  安律师再看周泽时,脑子里猛地意识到,这似乎是老板手段,但他还是强迫自己把那种想法给摒弃掉。

  想得越多,越容易错,倒不如能放下的都放下,洒脱一些。

  也不执着什么了,也不强求什么了,该到自己手上的,终究还是会落到自己手上。

  众人皆咸我独鲜,

  何必呢?

  至于这是不是老板驭人的手段,估计不是吧,老板的性格,也懒得去想这些,可能,纯粹是因为老板觉得自己最近忙前忙后太辛苦了,所以给自己一点犒赏?

  尸丹被安律师收下了,安律师不停地深呼吸着,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而此时,

  大家的目光都有些不自然地会落到面前的白狐身上。

  周泽在白狐身边蹲了下来,

  白狐看着周泽,眼里有一股彷徨,似乎,她自己现在都不知道该以何种情绪去面对周泽。

  是恨?是悔?还是不解?

  同样的,

  周泽也没去解释。

  那一对畸形恋人,站在那只母狐狸的角度,她的爱情确实伟大和凄美,再搭配上一个渣男,简直就是窦娥冤的翻版,还因为加上狐仙传说的原因,只可惜当初没有一位好事的文人对此写一个话本出来,否则也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故事之一。

  但他们爱他们的,关起门来怎么玩儿都可以,出来收人的脸皮,这就是罪过了。

  当然了,

  周老板没兴趣当这个救世主,他又不是蓉城鬼差,也懒得管这个事儿。

  也是他们运气不好吧,如果不是那位傻白甜女鬼差的死,周泽现在估计人已经在通城下飞机了。

  白狐也没错,她想要保护自己的那个妹妹,站在她的立场上来说,是理所应当的选择,且没有被书屋的压力所屈服,依旧抗争到了最后,姐妹情深,不带假的。

  所以,

  这会儿,

  看着面前血泊中的白狐,

  周泽忽然有了一种轻微的罪恶感,

  仿佛自己此时就是很多影视剧文学作品里的经典反派角色。

  虽说,当反派的感觉也挺舒服的,但终究还是有一点点的不爽利。

  手指,

  放在了白狐的脖颈位置,

  指甲慢慢地长了出来。

  白狐挺着脖子,没有求饶。

  周泽闭上了眼,指甲端在白狐脖颈的皮肤上轻轻地摩挲着,先蹭蹭,随时准备进去。

  只是,对于被害人来说,这种自己被杀之前还在做的前戏,

  往往十分难熬。

  “她…………死…………了…………”

  白狐喃喃道。

  “是的,她死了,你想跟着她一起去么?”

  周泽问道。

  你想去的话,支应一声,我送你下去。

  “我……想……活……”

  白狐很实诚地说道。

  她这一世修为,从一只山林野兽走到今天,太不容易了,寻常人生下来,就是人,哪怕境遇不同,家庭不同,但起步点就是人。

  而她,一开始就是一只在山林里惊慌失措的狐狸,连野兽这个称谓,她都够不上。

  弱小、无助、迷茫……

  “你恨我么?”

  周老板一向与人为善,很善于做人做事,所以,在这个世上,他的仇人,真的不多。

  “我说我不恨……你信么?”

  白狐反问道。

  周泽沉默。

  “多大点事儿……在林子里……见多了……真的……我不恨……”

  弱肉强食,丛林法则,都是她真正经历过的生活。

  周泽收回了手,站起身,直接往地下通道外走去。

  莺莺看了看白狐,马上跟着老板的脚步一起往外走。

  安律师摸了摸兜里的妖丹,对白狐微微点头,没再说什么,转身往外走。

  小男孩松了松自己脖子上的黄色围脖,也往外走去。

  等走出了地下通道,凌晨的风吹拂而来,让人一扫之前的压抑沉闷。

  安律师默默地走到周泽身旁,低声道:

  “老板,春风吹又生啊。”

  走在后头的小男孩微微扶额,心里感慨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周泽没说话。

  安律师犹豫了一下,又道:

  “要不,老板你们今天先走,我再去把养老院的人重新安置一下,明天再走?”

  其实,这次是小男孩误会了,再怎么当挂件,这白手套的本分,安律师得尽啊。

  如果老板下不去手,他得去当这个恶人,斩草除根。

  周泽打了个呵欠,

  看向身旁的安律师,

  “老安。”

  “嗯,老板。”

  “记得如果是当初我刚当上鬼差的时候,刚刚那只狐妖,估计能轻松地就弄死我吧。”

  “那确实,但现在不同了,咱随便派两个人,就弄死那只狐妖了。”

  安律师开始酝酿情绪,揣摩上意,是阴司混的好的必备技能,领导这是准备定基调了,

  忆苦思甜,歌颂过去的努力,再展望一下未来,

  好,

  下面,

  开始吹!

  艾武瑞巴蒂,舔起来!

  “在老板你英明的领导下,书屋取得了长足的发…………”

  “但我真的相信她不会恨我。”

  “啊……”

  安律师卡壳了,老板你这思维跳跃,我有点跟不上啊。

  “她刚刚跟我说什么来着?”周泽问道。

  “丛林法则什么来着。”

  “嗯,她既然能看得破,刚刚又为什么要拼命地阻拦?”

  “这,或许是因为她妹妹已经死了吧,为了一个死去的人,再和活着的人较真,她感觉不划算。”

  “不,不是这样的。”

  周泽转过身,

  看向刚刚走出来的地下通道,

  “不是这样的,她很怕死,她也很惜命,她其实和你很像。”

  “…………”安律师。

  这是在夸我?

  “所以,我一直觉得,她刚刚的表现和反应,真的不对。”

  “那老板你为什么不……”

  安律师手掌做了一个“切菜”的动作。

  “我也不知道。”

  周泽在原地蹲了下来,

  手指在自己下巴胡渣上摩挲着,

  “但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第六感,你懂么?”

  “额,我懂。”

  “我总觉得,事情会有一些变化。”

  “那老板,我们现在…………”

  “蹲着。”

  “哦。”

  安律师在周泽身旁蹲了下来。

  莺莺和小男孩面面相觑,然后一起蹲了下来。

  “老板,我们已经蹲着了。”安律师道。

  “嗯。”

  “嗯?”

  “嗯。”

  “接下来呢,老板?”

  “继续蹲着。”

  “老板英明。”

  ………………

  白狐依旧躺在血泊之中,当周泽等人离开后,她的眼睛,开始逐渐变得空灵起来。

  她轻轻地侧着头,看着前方不远处的那一捧青灰。

  有些事儿,不光是周泽,连她自己本人,都难以理解。

  自己居然会为了这个妹妹,在明知书屋等人来临且已经给自己警告的前提下,依旧会为了救这个妹妹去拼命。

  为什么,

  自己这次会这么执着?

  就连她自己,其实都有些莫名其妙,在冲动结束之后,也觉得有些疑惑。

  她知道自己和那个妹妹当年有很深的羁绊,她这次来,是为了警告她,保护她,但她不认为自己应该做到这个地步,会这么去拼命!

  只是,先前的一切情绪,一切冲动,都是那么的真实,真实得她自己都无法置信!

  这,

  还是我么?

  好在,

  这疑惑,

  在自己的那位妹妹和那个姘头的灵魂一起被烧成灰之后,一下子,全解开了。

  横亘在自己灵魂深处的某一道封印,

  倏然解禁!

  白狐的脑海中,

  浮现出了一幅画面,

  画面很淡,很熟悉,却又很陌生。

  她应该是经历过的,但这段记忆,似乎被封印着,直到刚刚,才自己自动解开。

  到底是谁,给自己下过封印?

  白狐心下骇然,

  她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己的灵魂,居然被人动了手脚,而自己这大几十年来,却居然毫无察觉!

  画面中,

  白狐正坐在戏台的包厢位置,

  下方戏台上,

  一个小生在唱戏,嗓音动人,引得满堂喝彩!

  白狐的腿上,匍匐着一只青色的狐狸,狐狸目光一直盯着戏台,看得入迷了。

  一幕落下,又一幕出现,刚刚的小生换妆上台,继续表演,而且是变脸,周围的氛围,直接被推上了高朝。

  小生目光囧囧,模样和身段以及气质,都是顶尖的。

  但白狐却看着不喜,对于阅男无数的她来说,看这个男人几眼就能大概猜出这个男人的秉性。

  流水过落花,今朝搭伴今宵散吧。

  可不算是什么痴情踏实的主儿。

  她起身,抱着怀中的青色狐狸离开了戏台,回到了客栈房间里。

  房间里,

  青色狐狸不停地上蹿下跳着,显得很兴奋。

  她指着这狐狸笑骂道:

  “小浪蹄子,这还没能化形呢,就动了春心了,讨打!”

  青色狐狸主动跑到白狐脚下,抱着白狐的腿,不停地蹭着。

  “他可不是什么良配,再说了,你还没能化形,这红尘的事儿,你想经历也经历不了的。”

  青色狐狸有些伤感,但还是继续求着白狐。

  可以看出来,

  这只狐狸,

  刚刚是真的对那个小生动了情,一见钟情,可能就是如此吧。

  白狐靠在床边,看着这只小狐狸不停地哀求着自己,看着她上蹦下跳。

  呵呵……

  白狐无奈地摇摇头,

  然而,

  她又猛地想到了什么,

  她坐起了身子,

  看着脚下的青色狐狸。

  “姐姐我这一辈子,没真的踏踏实实地爱过一个人,露水情缘,相敬如宾,倒是有过,但也只不过是一段时间内的互相欣赏。

  其余的,倒真是谈不上,也不曾进过哪家的婚房,也没打算和哪个男人长相厮守。

  世间多是无情郎,姐姐怕,也懒得去受那个苦。

  但这红尘历练,少了这么一环,却总是难以圆满起来,唉。”

  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这或许,就是狐妖的劫难,也是狐妖的劫数,只是,她哪怕什么都清楚,哪怕什么都知道,却依旧不敢不管不顾地扎进去。

  她怕真的爱得全心全意之后,

  想再脱身,

  就难了。

  到时候,修为啊,道途啊,什么都没了。

  她很自私,她不想把自己当作飞蛾去尝试扑火。

  所以,

  在这一刻,

  她看向了面前的青色狐狸。

  “你愿意去和他在一起?”

  青色狐狸不停地点头,她似乎是感觉到了,自家姐姐,有办法帮自己实现这个愿望。

  “机会嘛,倒是有这个机会,化形的事儿,我也能帮你。”

  青色狐狸很激动。

  “但,妹妹,这忙,也不可能白帮,我也需要你帮我,这红尘之劫,你去爱吧,也顺带,帮姐姐渡了吧。

  姐姐不敢去爱,怕受伤,既然你不怕,就交给你了。”

  说着,

  白狐的身后出现了四条尾巴,

  她的修为,其实早就凝固在这里了,传说中的九尾妖狐,那是真正无上的存在,但每增加一条尾巴,对于白狐来说,都是难以跨越的阶级。

  白狐伸手,

  脸上露出了果决之色,

  “啪!”

  一条尾巴,被她自己斩断,她的身体颤抖着,面色开始苍白,却依旧强忍着,将这条尾巴,送到了青色狐狸面前。

  尾巴飘落,

  落到了青色狐狸的尾部,

  青色狐狸当即变成了二尾,

  继承了白狐的一条尾巴之后,

  她的身体开始迅速发生着变化,

  化出了人形,

  可能是因为尾巴的原因,又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因素影响,

  化作人形的青色狐狸,和白狐很相像,只是出落得比白狐稍微稚嫩一点点。

  她惊喜地打量着四周的一切,

  她看着自己的双脚,

  看着自己的双腿,

  很是雀跃,

  然后她直接跪在了白狐面前,

  “谢谢姐姐的成全,姐姐的大恩大德,妹妹来世再报!”

  白狐轻轻抬手,

  有气无力道:

  “去吧,去做你想做的事儿去吧,那边的梳妆箱里,有不少金银珠宝,你都拿了去吧,你法力有了,但要懂得谨小慎微,需知道,这惶惶人间,虽然酒囊饭袋浑浊物居多,却依旧不是我们这些妖可以随意放肆的地方。”

  “那,姐姐你呢?”

  “我回老林子,修养一阵子去。”

  “谢谢姐姐,姐姐,你多保重。”

  青色狐狸对白狐又磕了三个头,起身,拿起那个梳妆箱,向外走去。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看着那和自己几乎无二的背影,

  白狐眼里露出了一抹茫然,

  这一刻,

  她仿佛看见的是自己亲自走了出去,

  自己亲自,去,飞蛾扑火。

  她举起手,

  把掌心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位置,

  “这一段记忆,还是封存了吧,就当她原原本本地,去给我渡了。”

  …………

  地下通道里,

  躺在地上的白狐恍然,

  原来,

  封存记忆的,

  是她本人。

  而就在此时,

  那一捧青灰,忽然飞溅了起来,洋洋洒洒不断地飞舞,

  一条晶莹的尾巴在这里飘飞,

  在尾巴后面,

  出现了一只青色狐狸的脸,

  狐狸对着白狐轻轻一拜,

  没有怨恨,没有嫉妒,

  只有,

  感激!

  她是知道自己的任务的,也知道白狐曾在自己身上下的谋划,

  白狐让她去代为飞蛾扑火,全了其道心,但青色狐狸没有丝毫地怨念。

  这是她自己要求的,也是自己甘之如饴的!

  她爱过,爱得轰轰烈烈,爱得无怨无悔,爱得全心全意,爱得放肆,爱得毫无底线!

  但至少,

  她痛快过了,她逍遥过了,她体验过了。

  她的存在,

  在刚刚结束了,

  连带着她的那位一起,

  在安律师的咒法之下,

  被烧得干干净净,

  不管是喜剧还是悲剧,到最后,结果其实都不重要了,她要的,只是一种体验,一个过程,有此,足矣。

  “妹妹…………”

  白狐轻声喊道。

  青色狐狸的虚影消散,

  那只晶莹透明的尾巴,

  缓缓地落到了白狐的身上。

  白狐眼里,再度含泪。

  她的妖丹被拿走了,但无所谓了,她的身体开始蜕回狐狸,一只弱小可爱的白狐躺在了那里。

  这条白狐有三条尾巴,在那只晶莹的尾巴落下去之后,变成了四条。

  而后,

  白狐发出了一声轻吟,

  第五条尾巴,

  居然长了出来。

  此时的白狐,毛发无比的晶莹,眸子里,带着一种圣洁和参透红尘的意味。

  她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要这么拼命了,

  因为在她的本能中,她救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妹妹,她的妹妹,其实就是自己的一部分。

  她刚刚,其实是在救自己。

  只是这救,还不如不救,

  可能,

  这就是天意吧。

  白狐慢慢地爬起来,

  迈着步子,

  向外缓缓走去,

  其身后,

  五条洁白的尾巴,将她衬托得无比庄严。

  …………

  四个人,

  蹲在出口位置,

  吹着风。

  安律师不时地摸摸自己口袋里的妖丹,

  再联想一下地道下面估计还躺在那儿咳血的白狐,

  他心里平衡多了。

  自己这次,总归是有了收获;

  而且,

  最重要的是,

  书屋里,

  终于有一个人,比自己倒霉了!

  人活着啊,就得靠对比才能更加懂得生活的味道,谁都不是圣人。

  正当安律师美滋滋地在享受这种对比所带来的快感时,

  地道前面,

  忽然发出了一缕微弱的白光,

  而后,

  一只有着五条尾巴的白狐,

  从里面慢慢地走了出来,

  她高傲,她圣洁,

  没有丝毫丢失了妖丹的萎靡,

  有的只是生机勃勃的重生,宛若涅槃!

  我擦!

  安律师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剧本错了吧,

  它不是快死翘翘么,

  这怎么眨眼间就突破了啊!

  三条尾巴,直接变成五条了,我的天!

  这还要个屁妖丹啊,人家可能还看不上了!

  安律师看向了周泽,

  道:

  “老板,我觉得莺莺还需要一件皮草。”

  周泽不置可否,

  目光盯着前头的白狐。

  只可惜,

  安律师的眼药水没有用,

  完全冷静下来的白狐,失去了一切挂碍约束的白狐,

  其数百年的智慧,加上对男人心理的了解,

  让她在舔的本事上,

  比安律师是只强不弱。

  白狐默默地屈膝,

  缓缓地低下头,

  五条洁白的尾巴慢慢地落下,

  以一种很小受很可怜很委屈很柔弱,且带着恰到好处的一点点骚的姿态,

  对着周泽,

  低下了头颅。

  虽是狐身,

  却口吐人言,

  腻腻地道:

  “老板哎~~”

  一旁的莺莺心里忽然一紧,发现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周泽笑了笑,没有急着去问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是缓缓道:

  “我不喜欢狐狸,以前,倒是想养一只猫。”

  “喵~”

  小男孩的黄色围脖主动叫了一声。

  小男孩直接对着花狐貂来了一记毛栗子。

  白狐闻言,

  弱弱地摇摆了一下头,

  伸出舌头,

  在自己的肉爪上轻轻舔了舔,

  用一种可以瘙到人心的音色和语调,

  低吟了一声:

  “喵~~~”

  同时,

  白狐抬起头,

  嘴巴张开,

  一缕白色的魂魄从嘴里飞出,

  直接落到了周泽的面前。

  这是她的精魂,

  她主动上交了自己的精魂。

  可能,在外人看来,她是在讨好,在献媚;

  但实际上,

  在场的人,

  包括安律师,包括小男孩,包括她自己,

  都清楚,

  她这是在,

  求活!

  周老板可以妇人之仁,放一头重伤的三尾妖狐一条生路,因为他自信对方要么不敢来报复,要么就是没那个能力来报复。

  但当她变成五尾妖狐之后,

  这就无法保证了。

  如果她的表现有一丝一毫地差池,

  可能刚刚晋升五尾的她,

  就将在下一刻被格杀!

  白狐自认为,她有一定的希望在女僵尸、小男孩以及安律师三人围剿之下离开,

  但她更清楚,

  在那位老板体内,

  还住着一个更为恐怖的存在。

  老板,

  可一直没出手呢。

  周泽没要这一缕精魂,

  而是挥手之下,

  将精魂飘到了莺莺的面前,

  白狐微微愕然,却依旧不动声色。

  莺莺则是有些茫然,给我干嘛?

  “收下。”

  周泽说道。

  “好的,老板。”

  莺莺轻轻张嘴,将这一缕精魂吸入口中。

  就此,白狐的生死,都在了莺莺的一念之间。

  一时间,

  莺莺忽然明悟了过来,

  随之,

  就是激动了起来,

  一念掌握妾侍的生死哎,

  这,

  才是大妇的赶脚!

  周泽伸了个懒腰,

  开口道:

  “行了,回家。”

  ……………………

  怕被骂断章,干脆一起写好发出来,这章6K字,抵得上两更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