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一十二章 地狱风波起!

第八百一十二章 地狱风波起!

  东海航空的飞机抵达了通城机场,

  上一次去和回来,周泽等人坐的也是东海航空,不是因为这家航空公司的服务到底有多好,性价比有多高。

  而是因为每天只有两班航空会往返通城和蓉城之间,其中另一个是川航的飞机,但它会在武汉经停一下,直达的,只有东海航空这一家。

  也因此,

  这就不难解释,

  安律师下飞机时居然和一位年轻的空姐互相约好今晚去酒吧喝酒了。

  空姐的眼光没那么低,安律师的魅力也没高到离谱,刷一次脸不见得会成功。

  但奈何人安律师来来回回刷了好几次了都,终于刷上了。

  等下飞机时,

  走在安律师身后的小男孩有些意外地问道:

  “这些空姐都只固定飞一个航班和路线的么?”

  “废话,当然不是,她们基本都是电脑排班,飞国际航班的可能固定一点,国内的很少固定。”

  “那你怎么……”

  “所以说我是运气好啊,嘿嘿。”

  安律师走下了舷梯,双手张开,有些自得道:

  “自从认识到需要改变心态后,感觉整个人的运气都边好起来了,生活,真他娘的美好。”

  小男孩撇撇嘴,

  他记得以前听白狐吐槽过安律师,说他这个人,脑子里一半是金液一半是墨汁,

  然后被人拿了一个棍子狠狠地搅拌过了,

  咦,

  恶心。

  现在看来,至少白狐看男人的水平还是有的。

  老道开着车在机场门口接机,等大家伙回到书店时,已经是下午了,等待大家的,是丰盛的一餐。

  许清朗做了洛阳流水席,

  虽然是精简版本的,

  但也足以让大家伙吃得酣畅淋漓。

  洛阳菜的一个很鲜明的特点就是开胃下饭,对于刚刚从外归途回家的人来说,是最合适不过的接风预备。

  饭毕之后,

  周泽才觉得自己真的回来了,

  习惯性地坐到自己的沙发位置上,

  莺莺去找报纸准备泡咖啡,

  书屋里弥漫着一股子纸墨香味,

  窗户外的南大街依旧人流如潮,

  仿佛一切的一切,

  都已经回到了正轨。

  四川之行,算是比较圆满的结束了,接下来,就是许清朗师傅的事儿了。

  周老板一直很讨厌去做一个事儿逼,但对这件事,他却不得不紧着来,实在是那位师傅真的是太能折腾,不给他提前料理掉,他估计又会给你准备出什么惊喜。

  见老许还在那边忙着收拾碗筷,周泽就打算过会儿再喊他聊聊那事儿。

  老道这时主动凑了过来,道:

  “老板,那狐狸是不是出啥事儿了?”

  白狐回来后,就一个人安安静静地躺在远处角落一个晒不到阳光的沙发上,目光微沉,散发着一种与世隔绝的出尘气质。

  她现在有能力变回人的形态,哪怕失去了妖丹让她元气大伤,但现在作为五尾妖狐的她,完全可以不在乎那些损失了。

  这可以说是一种生命层次的蜕变。

  “怎么了?”

  周泽明知故问。

  “就是,就是……”老道挠挠头,“就是感觉好像没以前骚了,这是换路线了么?”

  “嗯,改走冰雪女神路线。”

  “哦,好的吧。”

  “对了,隔壁的蓄电池,还好么?”

  “挺好的,昨天还说要出院呢,芳芳告诉了贫道,贫道想着,这人啊,和咱书店有缘啊,没有缘分能躺咱隔壁躺这么久了么?

  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躺,都快躺倒元宵节了。

  所以贫道就打算去送送啊,

  结果那人见贫道我来了,估计是感动的吧,可能也是自己舍不得咱们,毕竟在一个地方住久了也习惯了嘛。

  十年修得同船渡不是,这做邻居,也是得来不易的机缘啊。

  他居然说不要我送了,他不走了,坚决不走了!”

  周泽闻言,笑了笑,

  “挺好。”

  “是啊,这人啊,还真实诚,以前没看出来啊,现在才感觉,他是一个真正重感情的人啊。”

  “可能是人家怕给你添麻烦,你多留意一点,防止人家怕给你添麻烦偷偷走了。”

  “晓得了,老板,人家懂礼貌面皮子薄,但咱们这种做主人家的怎么能小气吧啦的呢,贫道已经和隔壁菜园子的死侍沟通好了,让他连带着药房一起监视着,绝不能让人家无声无息地走啊,要走肯定也得贫道亲自去礼送。”

  “很好。”

  周泽满意地点点头。

  老道这个安排,深合他意。

  “老板,咖啡。”

  “老板,报纸。”

  “老板,糖块。”

  莺莺把一系列该准备好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周泽惬意地躺了下来,

  午后的阳光照在身上,

  舒服,闲适,悠哉悠哉,

  其实,

  人都是一样的,

  忙来忙去的,所追求的,无非就是这种躺下来无忧无虑的时光。

  只是,

  好景不长,

  周泽还没来得及去喊许清朗问一下他对他师傅位置的调查情况呢,

  一个高大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书店的门口。

  老张面色有些发黄,眼眶发黑,一副饱受折磨的模样。

  这种情况,要么是作息失调,要么就是纵欲过度。

  很显然,

  老张不可能是后者。

  周泽对自己之前和老张分享的“绿”和“不绿”的问题,有着很强烈的信心。

  那么,老张到底是怎么了?

  煞笔可还在老张的体内,应该不是獬豸那边出问题了吧。

  如果真是的话,还真是巴不得,

  这獬豸若是继续往通城这里派分身,

  都快赶得上热情好客的常凯申校长了。

  “老板,你们回来啦。”

  老张打着招呼。

  安律师这会儿正准备出门,看见老张站在门口,当即一拍额头,

  “哟,我都忘记了还没吃饭呢。”

  随即一想,

  “咦,不对啊,我刚吃了饭的啊。”

  老张对安律师笑笑,主动坐到了周泽对面,这一次,破天荒的,他没踩点来蹭饭,因为他最近真的是吃不下东西,哪怕有彼岸花口服液,也没心思吃东西了。

  “我说老张,你怎么了?这神色不对劲啊,我那儿还有不少壮阳的姨妈巾,回去你带点儿走,贴鞋子里当鞋垫用,能补肾。”

  安律师走到老张身边,拍了拍老张的肩膀。

  老张有些无奈地点点头,道:“最近在打坐冥想时,总是会看见一些画面。”

  “画面?”

  周泽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继续问道:

  “什么画面?”

  “在一条大道上,我看见很多的尸体躺在那里,然后,在尸体堆里,我听见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很熟悉,很熟悉。”

  周泽眯了眯眼,他自己曾有过几次梦回地狱的经历,所以并不认为老张这个真的只是梦魇了。

  更何况,

  老张就算是想做梦也得先有能力睡觉才行啊。

  “是谁在喊你?”

  “像是,像是……”老张抿了抿嘴唇,道:“像是上次那个出来的,我的曾祖父。”

  “他?”

  周泽看向了安律师,道:

  “那个老头儿最近和你联系过没有?”

  “我擦,老板,你当这是BB机还是大哥大啊。

  移动又没派人去地狱开个分公司做一个‘地狱通’业务。

  这要联系,得我先布置好一个结界,向他传递一下消息,然后再等待他给我回应,前提还是双方都事先约定过一个大概的时间段和位置节点。”

  “那你去联系一下。”

  “好。”安律师看了看老张,以前,他可能觉得老张只是一个牌面,一个形象,甚至是一笔失败的投资,但现在,人老张也有一条大腿可以抱了,自然不是昔日吴下阿蒙,“我顺便再一起联系一下冯四儿。”

  如果真的是老张的那个曾祖父联系了老张,意味着地狱肯定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因为自己等人最近不在通城的原因,原来留下的结界标点对方联系不到自己,所以在不得已之下通过所谓的“血缘感应”关系,给老张传来了警讯。

  安律师这时候也没办法去赴空姐的约了,直接转身上楼回房间。

  周泽则是把身子往沙发上一靠,

  老实说,

  周老板是最希望地狱不要出事儿的那批人之一,

  他没什么反攻地狱的念头,也没这个冲动,他觉得现在的日子,挺好的。

  他也一直在为了维系这种生活而努力,

  而一旦地狱真的起了大风暴,出现了大动荡,

  他这个捕头,

  想继续在通城的这家书店里悠哉悠哉下去,

  可就很难很难了。

  “对了,你和那位陈警官怎么样了?”

  “啊,额,没怎么样了。”老张回答道。

  “到底算是怎么了?”

  “她走了,转院了。”

  “哦。”

  “老板,你们这次去四川,顺利么?”

  “挺顺利的。”

  就在这时,小男孩走了出来,他身上背着书包,走到门口时,还对周泽道:

  “我去王叔叔家做作业去。”

  这次去四川,可落下了好几天的寒假作业。

  “替我向你王叔叔问好。”

  “好的。”

  小男孩点点头。

  这时,

  原本躺在角落里的白狐听到王叔叔三个字,扭过头来,却没有跟着来一起走,而是继续匍匐在那里,像是在思考人生一般。

  周泽拿起报纸,

  准备随便看看,

  谁晓得刚拿起来,

  楼上就传来了安律师的一声惊恐的咆哮,

  “我艹!”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