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一十四章 莽就是了

第八百一十四章 莽就是了

  可能,下面那个探点的保洁老头,自己都没料到,他的命,在这时,居然和寒假里的英语作业给等同了起来。

  再补一刀,

  小学生的。

  小萝莉走到书桌边,坐了下来,吩咐道:

  “老板那边的意思是,能解决就解决,能顺蔓摸瓜就顺蔓摸瓜,总之,别客气就是了。

  他们既然敢来,那我们就敢让他们一个都回不去。”

  “好嘞。”

  小男孩点点头,示意自己晓得了。

  招招手,

  原本趴在书床头柜上的加菲猫“蹭”的一下,飞到了他的肩膀位置。

  花狐貂的腿伤没有完全恢复,但实际上,可能对于常人来说,腿脚受伤了肯定会导致行动不便,但对于花狐貂来说,却算不得什么。

  它只是觉得,好痛。

  也是,那么快的速度,也不是靠脚蹬出来的。

  站在花狐貂的角度来说,它还是和小男孩更亲近一些,一是因为小男孩是正统的僵尸,身上的味道让它很舒服。

  当然了,周老板的僵尸血统更高,但他身上另一股味道却更重。

  回头,再看一眼坐在书桌上抄写英语作业的小萝莉,

  心里,

  居然有了一种男耕女织的感觉,

  笑了笑,

  小男孩直接从阳台上翻身跳了下来,

  稳稳地落地。

  前面花圃那边的保洁老头缓缓地站直了身子,盯着往这里走来的小男孩,似乎是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他不晓得自己的伪装是怎么被发现的,实际上,不是因为他的疏忽大意,而是因为小男孩曾从许清朗那边要来过不少符纸,布置在了王叔叔家别墅的四周。

  老许以前和现在,都会不停地练习符,基本都是些低级符纸,量大管饱吧,他也用不掉,书屋里谁要用就自己去拿。

  小男孩搜罗来了不少,有点像是把单位里的福利偷偷带回家用的意思。

  拿来练手的符纸就不要期待它们能有什么可怕的威力了,但有时候往往能起到一些出人意料的效果。

  就比如眼前的这个伪装成保洁老人的家伙,他绝没想到,自己清理的花圃地面李,居然埋着不少符纸。

  小男孩稳步向前,

  保洁老者站直身子后,气质也随之一变,他一伸手,撕下了伪装的面皮,露出了一张男子的面容,嘴角位置,还带着些许玩味的笑容。

  他很高傲,

  很高傲,

  这眼神,

  有点像是省里做冷板凳的机关小干部来乡镇上视察一样,

  事实上,越是这种的,下去后,越喜欢摆谱,总想着把平日里丢失的官威给连本带利地收回来,以弥补自己平日里装孙子装久了后的心理失衡。

  他依旧保留着那股子矜持拿捏。

  只是,

  这股子的矜持,

  在小男孩面前,

  没什么意义。

  小男孩来了,

  小男孩举起了拳头,

  小男孩的拳头砸了下来,

  没什么好再叙述的了,因为这本就是一个动作。

  “砰!”

  男子被一拳砸飞,

  在地上翻滚了三十米的距离,

  而后脸朝下,

  身子趴在了地上,

  双腿双脚不停地抽搐起来。

  这就,

  结束了。

  小男孩回过头,

  看向了身后别墅的阳台位置,

  心里只觉得,

  这笔交易自己赚了啊。

  比起要抄很久的英文单词,

  还是直接一拳下来来得更为爽快。

  小男孩走到男子身边,将他拽起来,男子鼻青脸肿,已经是出气儿比进气儿多了。

  这绝不是什么巡检,甚至可能连捕头都不是,按照级别,应该也算是鬼差吧。

  这次从阴司叛逃出来的是一批官差,肯定不可能全是领导,而且,这种鬼差级别的存在,数量应该不会太少。

  试想一下,

  一个鬼差,甭管你是在中秧上班的还是在地方上班的,

  你终究只是一个鬼差而已,

  居然腆着脸,

  带着矜持的笑容,

  直接面对了小男孩的一拳。

  还真是,

  可爱得紧。

  事情比想象中顺利得太多,

  小男孩掌心位置出现了煞气,直接对着对方的额头压了下去。

  对方脑门位置当即浮现出了一张惊恐无比的脸,

  惊呼道: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是鬼差,我是鬼差,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

  我是下面来的,我是下面来的,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

  身子破了,还有灵魂,而阴司里的人的根本,本就是灵魂。

  小男孩停手了,

  按照之前的吩咐,问道:

  “你们其他人,在哪里?”

  “我说,我说…………”

  …………

  所以,

  当一个小时后,

  小男孩的身影出现在了四季酒店门口时,一切的一切,也就显得很是顺理成章了。

  “噗通!”

  小男孩把这个男子丢在了面前的垃圾桶内,

  他一直背着他避开了人群视线来到了这里,

  之所以没杀他,只是担心提早弄死他会打草惊蛇。

  现在,

  既然目的地到了,

  而且他也清晰感应到了几股不属于普通人的气息在这家酒店里,那么,眼前这个家伙,就没用了。

  煞气释放,

  直接将这家伙的灵魂给搅碎,连哀嚎的机会都没留给他。

  一个年份比莺莺更长得多大僵尸,

  在做事儿时,

  能不哔哔就绝不多哔哔,

  就像是莺莺在周老板面前会“嘤嘤嘤”同时乖巧可爱一样,

  小男孩除了对书屋里的人尤其是对小萝莉会表现出一个小孩子的感觉以外,

  在对外人时,

  他骨子底的冷血,

  会马上释放出来。

  事实上,书店里要么是上古妖兽要么是僵尸要么是喜欢把人种田里的女农,

  一个个平时看似生活和谐,友爱相处,

  但要是没有那条喜欢躺在沙发上看报纸晒太阳的咸鱼坐镇,

  这帮人真的失去了约束之后,

  天知道到底能弄出多大的乱子!

  小男孩抬起头,

  指甲伸出,

  像是蜘蛛侠一样,

  直接顺着墙壁开始往上爬去,

  他没去通知书屋里的人,

  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打回去,

  包括对小萝莉那边也一样。

  因为他觉得不需要,他认为自己能够解决面前的事情,

  他是有点独了,

  但你不能说他在坑队友。

  要怪,只能怪对手太菜,使得队友连个人头都捞不到毫无游戏体验了。

  事实上,也是这群从中秧过来的官差们自己太过眼高于顶,只要他们花点时间稍微打听一下,就能清楚通城鬼差在江浙沪鬼差圈子里的名气。

  事实上,

  自从上次在徐州一趟之后,

  书屋也就没再经受过来自同行的骚扰了。

  但他们不一样,当小男孩靠近那间房间时,还能听见里面的谈话。

  不过,很快,里面的氛围就陡然一变,似乎是他们发现了自己的一个同伴灵魂消失了。

  可能是某种可以标记灵魂的东西吧,一旦真的死了,那里会有反应。

  小男孩微微一笑,

  看来自己之前扛着那家伙走那么远,并不是在白费功夫。

  只是,这群人可真是明目张胆得很啊,明明是叛逃出来的,却连气息都不做隐藏,就这么大大方方地聚集在这里。

  这是有多,

  目中无人?

  或许,在他们看来,这只是一场很简单不过的行动,他们都敢从阴司叛逃出来,再面对阳间的最底层鬼差时,自然是满满的优越感。

  只可惜,

  通城的书屋可不是小小的地方鬼差派出所,

  这里,

  随便提拉出一个个子最矮的,

  都敢直接杀上他们的门。

  懒得继续偷听什么,既然老板的要求是,能斩草除根就斩草除根,也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里面有三个气息,杀了俩,留一个舌头,完美。

  小男孩将自己口袋里的那张安律师制作的扑克牌给取了出来,随手丢在了地上。

  而这时,

  房间门也正好被打开,

  一个面容严肃的女人站在了门口,

  似乎是正准备出门,

  正好对上了站在门口的小男孩。

  一大一小,

  二人目光相对,

  下一刻,

  女人的瞳孔猛地收缩,双手下意识地开始掐印!

  小男孩速度更快,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直接打断了对方的掐印进程!

  让一头僵尸近身且近身得这么离谱,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马上就被揭示了。

  小男孩右手关门的同时,

  左手抓住女人的手腕猛地发力,

  “砰!”

  能干脆解决的事儿,就最好要多干脆就有多干脆。

  女人的身子被狠狠地砸在了地板上,

  一时间,

  一阵骨节崩塌的声音传来。

  女人GG,

  鬼差的肉身,虽然不是生命的全部,却也是在阳间时最大的依托,只要能把他们的身体给砸碎,他们不会直接死亡,但也就变得和植物人没什么区别了。

  房间里的沙发上,还坐着两个男子,一个还拿着烟,二人都目瞪口呆地盯着这个方向,似乎这忽然出现的变故,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小男孩微微一顿,

  他在思考,

  思考如果老板在这里,

  面对此情此景时,他会去说什么。

  不能太高调,太高调的话容易立Flag。

  但又不能太低调,太低调的话自己就无法得到足够的爽感。

  小男孩想了一会儿,

  终于想到了老板若是在这里时会说的话,

  他清了清嗓子,

  道:

  “你们好,客房打扫。”

  ………………

  求一下月票。月票,月票,月票!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