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一十五章 莽过头了!

第八百一十五章 莽过头了!

  一个男子站了起来,双手掐印,同时,一道道黑色的阴影从他身上扩散出来,直接向小男孩所在位置扑了过去。

  这些阴影里,有人拿着刀,有着挥舞的钳子,宛若一只只游走在阴暗中的厉鬼被释放了出来。

  小男孩目光一凝,不过没什么其他动作。

  其脖子上的花狐貂当即蹦跶出去,

  一道黄色的闪电稍纵即逝,

  转而又回到了小男孩的肩膀位置,

  似乎是为了配合小男孩所营造出来的效果,

  不是很困的它,还特意打了个呵欠:

  emmm……

  紧接着,

  还没靠近小男孩的这些黑影当即凝滞住了,

  因为那个释放黑影的男人,

  脖子上出现了一条血路,

  而后,

  开始飙血……

  男子跪在了地上,

  双手下意识地去捂住自己喷血的伤口,

  但似乎是因为手上力道的作用,

  只听得:

  “咕嘟”

  男子的头,

  从自己的脖子上滚落了下来。

  头颅落在地上后,还眨了眨眼,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

  而后,

  一缕黑雾从无头身体上飘散了出来,

  小男孩掌心探出,煞气释放,将这道灵魂直接搅碎。

  没有丝毫的留情,也没必要留情。

  只是,苦了刚刚死去的这个家伙,应该不是很弱,然而,真正的对决往往不是和回合制游戏一样:

  你上来砍我一刀,我再上去给你一剑,

  然后大家头顶标出红字“-66”,掉多少血,下一回合该不该打药。

  对方没能知晓花狐貂的存在,也没有丝毫的防备,又在距离这般近的前提下,被直接秒杀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现在,

  只剩下唯一一个还坐在沙发上的男子了。

  男子把烟头放在了面前的烟灰缸里,按了按。

  脸上,

  露出了一抹苦笑,

  自言自语道:

  “我没想到会这样。”

  小男孩点点头,道:“是你们运气不好。”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

  运道不好,也是原罪。

  男子闻言,微微一笑,站起身,看着小男孩,道:

  “你以为,你们就能好得了?”

  还有瓜?

  小男孩也是迟疑了一下,他原以为自己已经把来通城的这群都顺蔓抓出来了。

  现在看起来,

  不尽然?

  还有瓜娃子?

  “你们,还有人?”

  小男孩问道。

  男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道:

  “多的是。”

  “也在通城么?”

  “快来了。”

  小男孩点点头,快来了,也就是还没来,那就等他们来了再说吧。

  不过,

  小男孩还是问道:

  “都和你们一样么?”

  都和你们一样,不中用么?

  男子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尴尬之色,

  很无奈的是,

  他知道对方说的是实话。

  第一个同伴,死得不明不白,但想来也是应该死在了眼前这个小男孩的手上了。

  而且,那个同伴也直接说出了他们这些人的藏身位置。

  然后,

  自开门的那一刻起,

  短短几个照面之间,

  自己的两个手下也被解决了。

  对方以这种态度说他们,也确实有理有据,因为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这边败得有些太快了。

  有种前戏都没做,却已经结束了的空虚遗憾。

  只是,出于一种信念,他还是坚持道:

  “你们这么张狂,是笑不了多久的。”

  小男孩挠挠头,

  看来这帮一起叛逃出来的官差,关系都挺好?

  死了一批其他人还会特意过来给他们报仇?

  这么铁的么。

  男子掌心推向了小男孩,其掌心位置,出现了两道雷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冲向了小男孩。

  小男孩身子本能一颤,他是僵尸,最怕的其实就是雷属性的存在了。

  不过,

  依旧是如法炮制,

  花狐貂再度起飞!

  只是,

  有了自己手下的前车之鉴,

  男子这一次明显没敢怠慢,

  直接收回了射出去的雷电,双手交叉之下,一道道雷电在自己身前聚拢成一个牢笼一样的存在,将自己完全护住。

  花狐貂没敢去尝试进行突破,它怕痛,这种被电击的感觉,它可不想去体验。

  不过,它也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围绕着雷电周围开始不停地转圈圈。

  男子有好几次忍不住想要释放出雷电去攻击花狐貂,但犹豫之下还是没这么选择,他担心一击不中的话自己的防御会出现破绽。

  接下来,

  就是很尴尬的阶段了,

  这也是花狐貂存在的最大价值,

  要知道,

  当初在它的地洞里,莺莺、小男孩和安律师三个人可都是被它一个人靠速度给吃得死死的。

  如果不是最后摸准了这货怕痛的命门,可以靠着付出一定代价获得近身机会,就能因为它怕痛而直接掐住它的话,可能至今,它还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只是,

  下一刻,

  男子的眉头忽然一皱,

  因为他惊愕地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刚刚那个站在自己房间里的小男孩,忽然消失不见了。

  男子心中警兆顿生,

  然而,

  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咔嚓咔嚓咔嚓!”

  地板龟裂,

  紧接着就是直接坍圮,

  小男孩从下方破开了地板直接上来,双手攥住了男子的脚踝,猛地向下一拉!

  男子周身的雷电属性牢笼之前一直覆盖在其四周,却唯独漏掉了脚下,这一次,则是被直接抓住了破绽!

  几乎是下意识地,男子掌心的雷电之力开始疯狂地向下窜去。

  而就在这时,

  花狐貂也抓住了机会,

  在对方那道牢笼被撤去之际,直接一个加速!

  叽!

  男子的一条胳膊直接被切割了下来,

  小男孩顺势上去,另一只手抓住了对方的另一条胳膊,

  “咔嚓!”

  “砰!”

  男子被丢到了地毯上,

  一只胳膊落在远处,另一只胳膊则是呈非人的姿态扭曲到了背后。

  小男孩没杀了他,而是走到他身边,蹲了下来。

  男子面色很是痛苦,却没再叫和喊,没有求饶。

  这一点倒是让小男孩很是意外,

  这么有骨气的么?

  不过,这不是小男孩需要去思考的问题,他不是一个很喜欢去思考其他事情的人,他只喜欢思考自己的感情生活,其余的事儿,都不怎么在意。

  小男孩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周泽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你在哪里?”

  周泽问道。

  他已经来到了小萝莉的家,但哪怕是小萝莉也说不上来小男孩到底去哪儿了。

  小男孩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人在哪儿啊?

  都死了,添包吧。

  这种感觉,真的是很不错。

  “老板,都已经被我解决了,还剩下一个活口,你有什么需要问的么?”

  手机那边的周泽明显愣了一下,

  小男孩更开心了。

  不过,他还是把自己的笑容给抑制住了,在心底默默地对自己说了声:她不喜欢幼稚的男人。

  “可以对话么?”

  “可以的,肉身我还保留着。”

  “那就把手机给他。”

  “好。”

  小男孩把手机递送到了男子脸庞,男子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挣扎能力,只能任凭摆布。

  “你们不会有好结局的!”

  男子沉声道。

  死到临头了,居然还这么嘴硬。

  电话那头的周老板则是有些意外,这他娘的,不像是反派说的话啊。

  但想想随即也就释然了,以阴司的那种尿性,敢反叛出来的官差,到底是好是坏,你还真不好去定义。

  说不定,在这帮人眼里,是那种“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信念也说不定。

  在周泽思索的时候,

  那个男子忽然问道:

  “你们是哪个堂的?”

  堂的?堂口?

  周老板有些难以理解这个问题,可惜安律师不在他身边,也没法问问这是不是阴司的切口,只能回答道:

  “我是通城的捕头。”

  “你们动作挺快啊,这就已经拿到证件了?捕头?捕头的令牌怎么帮你隐藏气息,不应该是鬼差么?”

  “什么意思?”

  “我说你们要隐藏身份气息,不该是用鬼差证么,捕头令牌怎么可能…………”

  说着说着,

  男子停顿住了,

  他似乎猛地想到了什么,

  目光直直地盯着蹲在他身边的小男孩,

  而后,

  用一种很不敢置信地语气,继续对着电话问道:

  “你说,你是土生土长的通城捕头?”

  “是的,其实我们无冤无仇,但谁叫你们跑我地盘儿上来了呢,只能说,这或许就是命吧。”

  “你是通城捕头,那你为什么要对我们下手!

  该死,为什么,为什么!”

  “嗯?”

  “放肆,本座是宋帝王座下刑堂提刑官宋七,奉阴司之令来阳间追查叛逃者的踪迹!

  你们居然,你们居然敢,居然…………“

  “…………”小男孩。

  “…………”周老板。

  “嘟嘟嘟嘟嘟嘟…………”

  宋七木住了,

  通话中断了?

  宋七看着小男孩,脸上神情终于恢复了,那股子怒意,几乎毫不遮掩,他马上对着小男孩吼道:

  “电话断了,给我重新打给你的捕头,我有话要和他说,这件事,我要他给我一个交代,给阴司一个交代!”

  小男孩有些尴尬地挠挠头,

  完球了,

  自己好像没抓住贼,却把钦差一行给当贼人给全杀了。

  不过,

  在面对地上宋七的要求时,

  小男孩摇摇头,开口道:

  “我们老板已经给了交代了。”

  “什么?”

  “老板把电话挂了,

  意思是,

  你也该挂了。”

  “…………”宋七。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